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缅甸军政府遭逢挫败 可能牵动中国对缅政策

京港台:2023-11-22 05:41|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缅甸军政府遭逢挫败 可能牵动中国对缅政策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缅甸反政变部队最近加大攻势,军政府承认面临猛烈攻击。观察人士分析,这显示军政府在缅甸的统治合法性已受到严重挑战,更凸显北京错估了缅甸的民主抗争规模,可能让其思考是否要继续支持军政府,而缅甸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一系列攻击,有可能让军政府势力在数个月内遭到瓦解。

  “这是我们的终局之战,每个人都在竭尽所能参与行动,”谈到近期的缅甸情势,一名人在澳大利亚声援缅甸民主抗争行动、因议题敏感而化名为小蕊的人士,语气振奋地对美国之音表示。

  小蕊所指的是,近日缅甸数个与“民族团结政府”(NUG),也就是与缅甸军政府反对者所领导的组织结盟,在当地数个城镇发起的攻击,其中,又以“1027行动”声势最为浩大。

  “1027行动”是以开始日期为名,由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MNDAA)、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和若开军(AA)组成的“三兄弟联盟”(Three Brotherhood Alliance),在缅北掸邦(Shan State)进行的协同攻击,成为军政府自2021年2月夺权以来面临的最大挫败。

  于此同时,网路上流传一篇由反对派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所发的通告,预告将对掸邦果敢老街发动总攻击,要求外籍人员尽速离开。

  综合香港01等媒体报导,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发言人李家文11月20日向中国媒体证实,网路上流传的通告真确,目前已有2万多名华人离开老街返国,不过仍有2、3万名华人留在当地。

  但除了缅北战况激烈,与缅甸数个武装民族组织及民族团结政府有密切联系的小蕊说,像是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人民防卫军(PDF),近日就在缅甸中部曼德勒(Mandalay)的敏建县(Myingyan District),攻下军政府控制的警察局,显示缅甸多地的武装团体正蓄势待发,希望在最短时间内“收复失地”,与军政府进行更大规模的作战,而她认为,这可能会让在缅甸具有广大利益的中国,改变其对军政府的立场。

  中国可能不再挺军政府?

  小蕊告诉美国之音:“对于中国而言,中国当然支持军政府,但我认为现在是他们需要重新审视政策的时候了。”

  缅甸对于中国来说很重要。分析人士认为,缅甸有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中缅经济走廊,北京欲借此打通缅甸陆路直通印度洋的经济及战略目标,自然希望军政府在缅甸维持其统治合法性,以确保其在缅利益不受影响。

  不过,随着缅甸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攻势扩大,目前还传出部分团体已经封锁缅甸两条通往中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道路。部分观察人士认为,这恐阻碍缅甸与该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跨境贸易,也可能让军政府头痛不已。

  澳大利亚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管理学院国际企业学系副教授慧慧嬁(Htwe Htwe Thein)分析,近期缅甸少数民族武装组织的作战,已导致政府军100多个据点陆续遭到攻占,这大大鼓舞了这些团体的士气。此外,缅甸部分武装团体还协助打击,在缅北危害到中国公民的诈骗行动,这一系列举措的确有可能让北京长期支持缅军政府的立场有所动摇。

  慧慧嬁告诉美国之音:“现在叛乱团体已表明可以成功解决这些(诈骗)问题。 因此,这给中国政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显示缅甸军政府事实上无法恢复该国的稳定与和平。中国政府对此忧心忡忡,因为他们在缅甸拥有战略和经济利益,因此此时中国政府可能正重新考虑,是否继续支持军政府。”

  不过,美国智库“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亚洲计画的东南亚高级研究员麦尔斯(Lucas Myers)则对美国之音表示,由北京目前仍持续与缅甸军政府接触可见,中国政府对缅甸当前情势仍采取观望态度,暂时看不出改变立场的迹象。

  麦尔斯说:“目前的情况喜忧参半。长期而言,这些武装团体表现出非常睿智和战略性的态度,并试图对北京说,你看,我们是比军政府更可靠的伙伴,你应该支持我们,且中国政府也没有强迫或真正过度直接干预,以阻止这种攻势继续进行。但同时,北京似乎仍在公开与军政府会面,显示前者仍将军政府视为其主要伙伴,并长期押注他们。”

  恐错估形势 北京料调整对缅经济和战略布局

  但麦尔斯也说,中国政府把赌注重押在缅甸军政府上,可能显示他们严重低估了目前当地的民主运动形势。

  麦尔斯说:“我确实认为这对缅甸来说是一个新的转捩点,目前的运动确实代表了先前努力的巨大变化,更一致地希望看到缅甸真正建立一个更民主、更包容的联邦制度。 但中国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现在中国仍然认为军政府有种种缺点,像他们现在就对敏昂莱(Min Aung Hlaing,缅甸军政府领导人)很不满,因为中国不乐见军政府允许诈骗活动发生,但从根本上来说,北京看不到其他选择。”

  麦尔斯还说,美国在去年于国会通过了《缅甸法案》(BURMA Act)、以及民族团结政府在华府开设办事处,这两项举动都被北京视为缅甸抵抗军政府的团体与美国过于接近的信号,这让中国对其感到不安,因此也从去年开始加强与军政府的接触,但北京认为缅甸抵抗军政府的团体,得到美国某种代理人的支持,目前来看恐怕也是错误的判断,影响着中国在缅甸的布局。

  有鉴于缅甸军政府的部队,在武器配备上具有压倒性优势,长期关注缅甸情势、法国远东学院学者雷德(Jacques P. Leider) 指出,当地抵抗军政府的运动势如破竹“令人出乎意料...在对中国和缅甸国家支持的贸易及经济利益上,造成的破坏与冲击相当可观”,这可能让中国短期内调整对缅政策,巩固其在当地的利益。

  雷德透过电子邮件以书面回覆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虽然(中缅)边界情势不会无限期瘫痪(中缅)关系,但随着权力转移、以及对路径的新的控制,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角色将得到认可,军政府的地位受挫,中国将重新调整其经济和政治政策,以因应(缅甸)新形势。”

  军政府节节败退 缅甸渐露民主曙光?

  对于目前的缅甸情势,缅甸军政府支持的总统明穗(MyintSwe)稍早坦承,“若政府无法有效管理边界区域的事件,缅甸将会四分五裂”。

  法国远东学院学者雷德指出,军政府使用的政治措辞无疑暴露,其在某种程度上对于反对军事政变武装行动的恐慌,也显示缅甸军政府的权力正在萎缩。

  雷德说:“可以肯定的是,目前的情况将进一步激起反抗情绪。对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或称‘三兄弟联盟’来说,最近的行动取得了巨大成功。军队的处境并不利于当局,因为损失是战略性的。”

  “威尔逊中心”的麦尔斯也说,‘三兄弟联盟’的“1027行动”,确实为缅甸全国上下反军政府的抗争合作“打开大门”,这对军政府来说是相当致命的一击,因为兵荒马乱的缅军虽然在武器上占有优势,但他们目前能投入反攻的兵力却不足。

  麦尔斯说:“他们可以用空袭和突袭来对反抗势力进行报复,但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来发动、夺取并守住他们失去的这些领土。我认为这至关重要,如果反抗运动能够持续对缅甸所有这些战线施加压力,军政府就无法有效应对。”

  科廷大学的慧慧嬁也与麦尔斯和雷德的看法一致,她说:“在军政府已经失去了很多哨所、士兵及弹药的情况下,他们现在处于最弱的状态。也许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但基于十月底的战役告捷,情况也许已获得逆转,反对派现在气势如虹。”

  密切关注缅甸情势的活动人士小蕊也认为,持续两年多的缅甸内战目前已露出一丝民主曙光,她甚至乐观地预测,缅甸一波又一波的抵抗运动,有可能让军政府势力在数个月内瓦解。

  小蕊说:“我认为缅甸这场‘春季革命’(Spring Revolution)已经走了一半以上。有些人说不用一年时间,我们将赢得这场战争。”

相关专题:缅甸,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3-4 15: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