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北大、人大学子怒斥清华大学是混蛋”?!

京港台:2023-11-30 12:29| 来源:雷叔写故事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北大、人大学子怒斥清华大学是混蛋”?!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北大最新动态!

  “北大(专题)、人大学子怒斥清华大学是混蛋”?!

  刷到这种帖子,好奇心不允许我放过这口大瓜。

  

  翻阅完若干聊天记录后,我终于知道两校学子为何如此愤怒。

  因为清华人(专题)夺走了他们的“鹅腿阿姨”。

  就是下图这位穿着红色羽绒服,戴着粉头盔,被同学们团团包围的阿姨:

  

  这位阿姨姓陈,今年54岁,是江苏连云港人。

  20多年前,她和丈夫到北京谋生。两人在工地卖过盒饭,在北大卖过水果,还干过烧烤。

  五年前,他们决定在北大门口卖自己研发的烤鹅腿。

  期间,还把业务拓展到了人民大学。

  虽说生意不算火爆,但也积累了一批铁粉。他们帮阿姨建了鹅腿微信群,方便提前联系订购。

  

  前阵子,鹅腿阿姨转战清华。

  没想到,这款美味夜宵彻底征服了清华人的味蕾。

  清华学子不仅建起了一个又一个鹅腿群,而且还在群里疯狂下单。

  

  

  每逢夜幕降临,他们齐刷刷地跑向校门口,等待阿姨和载满鹅腿的电瓶车现身。

  即便温度早已降到零下,海淀凛冽的寒风也丝毫阻挡不了他们领取鹅腿的热情。

  

  于是,鹅腿阿姨每天都在经历着——

  完蛋了!我被清华学生包围了!

  

  而当清华鹅腿群从1个迅速增长到8个的时候,每一个鹅腿爱好者都有了深切的危机感……

  

  清华的吃货们任性地下着单,北大、人大与鹅腿的缘分却注定走向兰因絮果的结局。

  阿姨说,由于人手不够,做不出那么多鹅腿,近期都不会去他们那边了。

  

  这下,两校鹅腿爱好者们的心彻底碎了……

  

  素来有气性的北大人难忍鹅腿被清华独占的现实,他们高呼着:

  “北大不能失去鹅腿阿姨,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打响了鹅腿保卫战。

  

  现在,痛失鹅腿的他们日夜在群里策反阿姨,祈求阿姨雨露均沾。

  

  

  实在不行,还可以给阿姨当实习生或者学徒……

  

  他们的哭声感天动地,一度震动微博热搜。

  

  旁观者们这才知道,想让清北相争,只需一只鹅腿。

  十年烤腿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看到这种热搜,吃瓜群众们除了“哈哈哈”之外,只想感慨一句:

  “我以为这帮天之骄子整天沉迷学术,没想到真正能让他们沉迷的是烤鹅腿。”

  而转念一想,鹅腿阿姨的朋友圈可真不得了。

  这个平凡的女人真正做到了“网罗天下英才”。

  

  她这资源,不干猎头太可惜了。

  

  看着中国未来的政商学界精英为自己掐成一团,鹅腿阿姨也很无奈。

  她并不是厚此薄彼,而是实在忙不过来。

  “一天就只能做这么多,送好几个学校的话,我们也做不过来。”

  “我们一般凌晨2点多睡觉,早晨7点多就得起床,继续腌制、烤制、进货,经常一天忙到只吃一顿饭。”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阿姨和她丈夫这样说道。

  看着北大学子呼天抢地求投喂,叔叔阿姨也表态了。因为他们以前一直在北大卖水果,和北大感情深厚,所以很多时候还是会优先满足北大人的鹅腿需求。

  而且,给北大学生的价格还更便宜呢:

  “我们给北大学生买是15元一个,别的学校贵一点,16元一个,这并不是区别对待,只是因为去别的学校确实要更远一点。”

  想来北大的鹅腿荒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缓解。

  至于名字没上热搜的人民大学,虽然该校拥有17个鹅腿群,但它仍然只是个“鹅腿备胎”式的存在。

  为了解决被鹅腿卡脖子的问题,人大食堂已经投入了充分的科研力量进行技术攻关。

  

  目前人大已经研发出了三种口味的鹅腿。

  蜜汁味的:

  

  麻辣味的:

  

  还有原味味的:

  

  感觉看起来都很香。

  希望其他高校的食堂,也能照着人大速度,尽快卷起来吧。

  现在,鹅腿阿姨和鹅腿叔叔只希望自己的热度能快点过去。

  毕竟一把年纪了,还要纠结“烤”清华,还是“烤”北大,也挺辛苦的。

  外加还有很多社会人士看到热搜后“冒充”学生,进群抢鹅腿,这让本就紧张的鹅腿供给愈发雪上加霜。

  叔叔阿姨从早忙到晚,忙得双手又肿又红,也只能做两百多个烤腿。要是天天遇着疯狂下单,怎么吃得消啊……

  

  (鹅腿阿姨的丈夫接受记者采访,对于自己和妻子忽然走红,挺不安的。)

  就在鹅腿阿姨祈祷网红生活尽快结束的时候,水木学子却在尝试研究这样一个课题:

  这口鹅腿,究竟为什么成为顶流?

  除了“好吃”这个小学生都会回答的理由外,清华校友们认为,主要还是学校周边可供选择的夜宵、外卖太少了。

  

  还有,近年来针对高校周边不合规小吃摊的整顿,也让大家的口腹之欲无处宣泄。

  

  莘莘学子对夜生活有着诚挚的渴望。

  光靠一个鹅腿阿姨,显然解决不了这样的供需矛盾。

  要是能在食堂里开个夜宵档,挖掘一下内部阿姨们的潜能,或许就能解决大家晚上嘴馋的问题,抚慰学霸们上完晚自习后的疲惫心灵,顺便还能给后勤集团增收。

  毕竟豆汁都能安排,鹅腿应该也不在话下吧。

  

  大学或许无法让我们成为学术大佬,但它平等满足了每个人做学术八戒的权力。

  很多人的大学记忆都和“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哪怕其他记忆都飘忽了,母校流传的鬼故事和食堂传说也能永远沉淀在脑海深处,历久弥新。

  

  毕业之后,我们最想念的恐怕还是食堂的饭。

  

  

  

  那些曾经被狠狠吐槽的食堂黑暗料理——

  爆炒妙脆角:

  

  西红柿炒鸡蛋:

  

  香蕉炒草莓:

  

  橘子炒青菜:

  

  绿豆沙炸鸡腿:

  

  火龙果炒鹌鹑蛋:

  

  现在想来,也别有一番风味。

  除了食物,食堂里的人和故事同样是大学记忆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

  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各种社团都爱去食堂开会搞活动。尤其是辩论队,最爱去食堂备赛。

  队员们喝着五块钱一杯的珍珠奶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直到食堂熄灯也不愿散去。

  临走的时候,队长还不忘提醒大家:“回去记得把衣服晾一下,不然满宿舍都是油烟味。”

  还有那些做饭特别好吃的风云人物,他们的存在让我们的大学生活拥有了美好的注脚。

  比如上外赫赫有名的齐一胜——

  这位齐师傅在上外松江校区食堂下了9年面条。

  由于他家面条格外好吃,所以同学们尊称他为“面条王子”。

  30岁的时候,面条王子决定离开上外,返乡创业。

  得知这个消息后,有人伤心欲绝,为此吃了整整一周齐师傅下的面条。

  上外的同学们还为面条王子精心准备了一场告别。

  在校园十大歌手的舞台上,同学们邀请他做特约嘉宾。

  于是,他戴着厨师帽,站在台上给大家献上了一曲略带哭腔的《海阔天空》。

  

  各位读者的记忆里,大概也有属于自己的齐一胜吧。

  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今身在何处,但每每想起他们时,总希望每一个齐一胜都能拥有海阔天空的美好未来。

  回忆完了校内食堂,不妨再怀念一下校外的美食一条街。

  华灯初上,年轻的我们曾在那里走走停停,吃吃喝喝,透过地摊经济了解中国社会的百态。

  那铁锅里翻腾的蛋炒饭,那油锅里浮动的萝卜丝饼、火腿肠、里脊肉,还有各色糕点、烤串、糖葫芦、豆腐脑……无一不向我们阐释着“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的生活真谛。

  

  或许这些路边摊早就不在了,但关于它们的种种回忆却始终萦绕在我们心头。

  当现在的我们带着满身班气回忆青春时代邂逅的烟火气时,大约也就有了“白头宫女话玄宗”的意境。

相关专题:北大,清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6 01: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