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上海前首富一度成全球超级大买家,如今称不再扩张

京港台:2023-12-7 22:44| 来源:腾讯新闻 | 我来说几句


上海前首富一度成全球超级大买家,如今称不再扩张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从复旦辞职下海,上海前首富一度成全球超级大买家,如今称不再扩张

  

  广州市海珠区琶洲CBD,2023年5月复星出售其紧临珠江的“南方总部”大楼,买方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实控的知识城集团,成交价格约40亿元。

  本轮调整后的上证50指数将在12月8日生效,复星医药等5只股票正式被移出样本名单。上证 50 指数是A股大蓝筹的重要参照标杆,根据上交所编制规则,这一指数包含50只“规模大、流动性好”的股票,半年调整一次。

  复星医药10月31日公布的三季报显示,其2023年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9.44%,扣非净利润降幅高达89.84%。复星医药对此解释非常“合理”:“市场对新冠相关产品的需求大幅减少”。

  市场资金不会说谎,复星医药的股价,已经相较2021年8月因mRNA新冠疫苗和抗新冠药物阿兹夫定利好而探上的峰值,下降了七成,市值亦缩水超1500亿人民币(专题)。

  起步之地

  医药产业是郭广昌复星系帝国的起步之地,也是复星系的核心资产。

  1985年,18岁的郭广昌从浙江横店郭宅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后留校工作。1992年,郭广昌“下海”,起步业务是营销咨询,是“92派”的代表人物。

  1994年,郭广昌和另外四名复旦校友组建复星实业(复星医药前身),进入医药赛道,以疾病核酸检测试剂作为核心产品,首款实体产品是PCR乙肝诊断试剂。

  创业五人组中,小郭广昌四岁的复旦师妹谈剑,后来成为了他的第一任夫人。谈剑的爷爷谈家桢,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复旦大学副校长,亦是50年代院系调整后复旦大学生物系首任系主任,被认为是中国现代遗传学奠基人。此外三位创始人——梁信军、汪群斌、范伟,均为复旦大学遗传工程专业1991届毕业生。

  世纪之交,有个广为人知的说法:20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当年6月,成立四年的复星实业,头顶“复旦大学生创立”、“生物医药高科技企业”的光环,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募资3.48亿元。

  可以参照的是,1998年,上海市地方财政收入不过392.2亿元。

  郭广昌后来曾回忆这段经历:当时IPO还是实行总量控制的审批制,上海市政府以及计划委的领导听取了复星的汇报后,把“IPO的资格给了复星”。复星由此成为上海首家民营上市企业。而在复星IPO前的1998年初,31岁的郭广昌已经当选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同样也是在1998年,国企改制拉开序幕。

  郭广昌后来说,“我们上市融得的资金让我们有能力参与到国企改制的历史进程中”。其实不仅如此,公司上市带来的贷款授信和发债的便利,以及投资带来的丰厚回报,也让复星可以进一步利用金融杠杆(电视剧),体量加速膨胀——

  2000年,复星参与合资组建唐山建龙钢铁。2002年,复星入主豫园商城(600655.SH)。豫园商城是1990年上交所成立之时率先挂牌 “老八股”,此后也成为复星系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重要运作平台。

  2003年,豫园商城、复星产业投资作为一、二大股东,合资成立德邦证券,复星拿下券商牌照;同年,复星控股南京南钢(600282.SH),与国药集团合资成立国药控股(后于2010年在香港(专题)上市,代码 01099.HK)。

  2004年,复星旗下地产板块复地集团在香港上市,同年复星投资招金矿业(后于2006年在香港上市,代码01818.HK)‧‧‧‧‧‧复星和郭广昌个人控制的一众产业,也开始被市场称为“复星系”。

  这就是郭广昌常说的,复星“第一个1亿元是靠生物制药赚来的;第一个10亿元是通过资本与产业相结合达到的。”

  仅仅9年之后,2007年,复星集团以复星国际的名义,在香港整体上市。此时,通过持续的资本运作和资产并购,复星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横跨医药、地产、钢铁、矿产、零售、媒体、游戏、证券、保险、期货、私募等一众领域。

  郭广昌本人也在这一年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0位,个人财富360亿元。

  “急速扩张、瞬间长大”,“投资为业”,这是当时媒体对复星的评价。在2008年新经济杂志报道中,郭广昌自己则说,复星的发展得益于“在合适的时间做了合适的投资”。

  

  2007年7月,郭广昌和夫人王津元在慈善晚宴上举牌,王津元同样毕业于复旦大学,曾在上海电视台担任记者和主持人,现为复星公益基金会荣誉理事长。来源:视觉中国

  超级大买家

  2018年,又一个十年。这年的4月29日,复星开发的三亚豪华水族酒店亚特兰蒂斯开业,郭广昌登台发言,数度哽咽。

  郭广昌后来说,他想到了30年前的1988年,他和12名同学从上海出发,拿着永久自行车厂赞助的3000块钱和复旦大学一封介绍信,一路骑行到海南。在南海之滨,他暗下决心:“总有一天我会再来寻找一片属于我的土地!”

  实际上“远方”一直是郭广昌的心头所好,文旅产业也是复星海外并购的开始。2007年香港上市,复星有了境外投融资的平台。投资嗅觉灵敏,也从中受益颇丰的郭广昌,开始寻求海外并购。

  2009年11月,复星成立“国际业务发展部”。2010年1月,郭广昌请来了福特时期的美国交通部副部长、小布什时期的美国财长约翰·斯诺,在复星“年度经理人大会”上演讲,并聘其为董事会顾问。2010年2月,复星和凯雷投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全球寻求与中国有关的投资机会”。

  也是在2010年2月,复星出手了:出资2832万欧元收购了法国老牌连锁度假村“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7.6%的股权。2015年2月,经过多轮谈判,复星又出资9.58亿欧元,溢价44%,拿下地中海俱乐部的九成股权,后者也成为复星的全资子公司

  2015年3月,复星以9185.12万英镑收购了世界上第一家旅行社,有着178年历史的英国托马斯库克(ThomasCook) 5%股权,后又多次增持。2015年4月,复星买下加拿大(专题)“国宝”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 25%的股份。

  这些真金白银的投资,当然不仅仅是为了郭广昌的“远方”。2017年,上述这些海外旅游资产,加上复星的三亚亚特兰蒂斯酒店和旅游地产、太仓阿尔卑斯度假小镇、丽江地中海国际度假区,合并打包到复星旅文,在香港上市。

  又是一次典型的郭广昌式的操作,复星系就是这么长起来的。

  作为巴菲特的拥趸,保险+产业的模式一直为郭广昌津津乐道。在大举“买买买”的这段时间,本身就制造流动性的金融机构,亦是复星的重点:

  2012年,复星与美国保德信公司联合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2013年,复星与国际金融公司(IFC)共同设立鼎睿再保险。

  2014年,复星以10亿欧元收购葡萄牙最大的财险和寿险公司忠诚保险(Fidelidade,现在依然是上市主体复兴国际下的第三大公司),以4.33亿美元收购美国保险公司梅多布鲁克(Meadowbrook)并更名为美国保险集团(AmeriTrust Group),以68亿日元(约4.18亿元人民币)收购日本(专题)IDERA资产管理公司98%股权。

  2015年,复星以2.1亿欧元收购德国私人银行H&A(Hauck & Aufhäuser)99.91%股权,合计以25.07亿美元完成对美国特种保险公司艾伦索尔(Ironshore)的全资收购,投资组建并控股英国资产管理公司RPIM(伦敦地产是重要投资标的)。

  2016年,复星斥资1.75亿欧元收购了千禧银行(Millennium BCP)16.7%股份,成为葡萄牙最大上市银行的最大股东。

  复星系和郭广昌,俨然成为国际市场上热门的资产超级大买家。

  中国最大的“酒老板”

  但在2017年,情况有了变化。当年6月,(原)银监会窗口指导各家大行,要求排查包括复星在内数家企业的境外授信及风险分析。

  7月底,时任商务部副部长的钱克明表示,“非理性对外投资得到有效遏制”。

  郭广昌正在“从上海到纽约(专题),到圣保罗、福塔莱萨,到哈瓦那,再到里斯本和巴黎”长达11天的环球差旅中。他在巴黎飞往上海旅程中表态:“最近对海外投资、中国金融乱象的梳理和规范,非常必要和及时,肯定能消除不少非理性投资和潜在威胁金融安全的东西。”

  同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交部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该意见称:限制境内企业开展与“国家和平发展外交方针、互利共赢开放战略以及宏观调控政策不符的境外投资”,包括“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和“在境外设立无具体实业项目的股权投资基金或投资平台”。

  复星投资开始转头向内,但并没有停步,核心赛道转向大健康和大消费领域。但脚步明显有些不适应:无论是对婚恋网站百合佳缘的投资(2017年),还是参与匠人手作电商平台“东家”(2018年)、在线瘦身平台薄荷健康(2019年)融资,似乎并没有在市场上掀起太大的波澜。

  之后,新冠疫情来了。虽然旅文板块深受冲击,但核心板块复星医药股价却节节攀升,积累了资本能量,嗅觉敏感的郭广昌开始看上A股的核心赛道——“白酒”。

  2020年10月18日,甘肃白酒龙头金徽酒(603919.SH)发布公告,复星通过“豫园股份”(即原来的豫园商城,600655.SH)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达到38%,成为金徽酒最大股东。

  2020年12月31日,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拍卖仪式在遂宁举行。复星以45.3亿元拍下,实控其旗下上市公司舍得酒业(600702.SH)。

  此时,整个A股的白酒上市公司不过19家,而且头部品牌多为国资控制。一举拿下两家白酒上市公司,郭广昌和复星系也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酒老板”。

  郭广昌自己则亲自担任了舍得酒的代言人。在他并不经常发布的微博中,常常包含舍得酒的硬广。他公开说:“复星未来的发展战略会紧密地围绕家庭消费,白酒自然是重中之重。”

  “能卖出去的企业是好企业”

  但到了流动性紧张的时候,白酒也要出手。

  2023年7月,金徽酒发布公告,豫园股份将其持有的金徽酒5%的股份转让给了山东铁路发展基金控制的“铁晟叁号”,总价5.99亿元。此前的2022年9月,豫园股份已经把金徽酒13%的股份卖回给原实控人“甘肃富豪”李明的甘肃亚特,持股比例由38%降至25%。

  按照官方解释,复星出售金徽酒股权是要解决与舍得酒业的“同业竞争”问题。但市场已经普遍相信,这是复星为了解决流动性问题,“卖卖卖”的一部分。

  2022年6月开始,穆迪多次下调复星系(公司家族)评级,评级展望为“负面”。穆迪认为,复星的债务压力风险较大,现金不足以偿债。这让本身就因为疫情业绩承压的复星,流动性更加吃紧。

  市场不信任的情绪的积累,叠加郭广昌出国久久不归的传闻,也让复星系上市公司股票开始被低价抛售。

  2022年9月初,第一财经等媒体曝光了北京市国资委要求市管企业“企业梳理与复星集团合作情况,并研判相关合作风险”的一份“特急”文件。市场更加风声(电视剧)鹤唳。

  就在此时,2022年9月13日,久未露面的郭广昌发布了一条微博,表示“刚刚结束了海外几个月的差旅行程,所幸赶在台风“梅花”之前回到了上海”。两天之后,他又亲自上阵做公关,义正言辞地说:“彭博新闻社的一篇所谓“监管部门要求摸底复星”的报道严重地背离了事实”。

  有自媒体将复星比作“热锅上的大象”,放在这个时间看,颇为形象。

  复星这次风波的本质是流动性危机,就是现金不足以按时偿还债务。对于长期依靠投资并购扩张的复星而言,叠加经济周期,出现这次危机并不让人意外。

  郭广昌在2016年就曾在一次路透社的采访中,做出一个总结:“公司整体战略之一就是将之前的非流动性资产变成流动性资产,公司旗下各个业务板块都会这么做。”

  换句话说,当各种质押、授信的杠杆还不够用,IPO退出似乎也没有合适项目的时候,剩下的就是出售资产了。在2023年3月的亚布力论坛上,郭广昌说得更直接:“能卖出去的企业是好企业”。

  在周期低谷,能出售的都是优质资产。2022年8、9月,复星减持了核心上市公司豫园股份(600655.SH)和复星医药股份。这是复星医药1998年上市以来,复星系首次减持股票。

  时代周报统计,郭广昌回国后近60天的时间里,复星系通过出售资产和减持230亿元人民币,年内套现已超400亿元。

  彭博社报道则援引花旗分析师报告的情况:2022年10月24日,复星对分析师表示,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出售高达110亿美元资产,聚焦核心业务——制药、零售、旅游、保险。

  不再以“扩张”作为主要发展方向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复星系长期持有南钢也在出售之列。

  2000年代,钢铁是复星系的四大支柱产业,也在地产和基建高歌猛进的年代为复星系带来了丰厚的受益。2023年4月,复星国际发布公告,南钢集团(中信集团实控)行使优先购买权,从复星系手中以135.8亿元人民币买下南京南钢60%的股权,这将原先的意向购买方沙钢集团挤出门外。

  12月6日,南钢控股发布公告,相关交割完毕,实际控制人由郭广昌变更为中信集团。入股20年之后,复星系不再持有南京南钢任何股权,南京南钢再次回到国资怀抱。

  而复星在2000年首次涉足钢铁行业的建龙钢铁体系内的四家公司(天津建龙、建龙控股、北方建龙、简舟控股),早在2023年1月就已经公告出售:作价67亿元人民币。

  这也带有很明显的郭广昌风格,复星系在投资的时候,往往喜欢一举拿下控制权,在出售资产的时候,也毫不留恋,直接清空退场。毕竟,他是“舍得”酒的老板。

  决心,亦或说压力很大,甚至券商牌照也拿来出售了。

  证监会11月数据显示,目前境内持牌券商共有146家。复星曾在2000年代试图控制兴业证券,但因德隆系风险暴露,引起监管对此并购的关注,最终未果。此后,作为复星系自己组建的“亲儿子”德邦证券,一直是复星系核心的金融牌照。

  2023年6月,证券时报证实,以山东省财金集团为首的山东国资,拟从复星系收购德邦证券部分股权,以最终控股德邦证券。而此前5月的德邦证券披露的质押公告已经显示,德邦证券现大股东上海兴业投资(郭广昌个人实控)已将德邦证券46.81%的股权,质押给了山东财金集团等鲁系国企。

  

  近年来民营券商实控人易主国资情况,实控方变更时间依据监管核准批复时间。来源:公司公告,作者绘制。

  境外资产也在出售之列,2023年5月,豫园股份(600655.SH)将2018年收购的珠宝培训、鉴定机构比利时国际宝石学院(International Gemological Institute)卖给了黑石亚洲基金2号(Blackstone Capital Partners Asia II),作价4.55亿美元。

  实际上,2023年以来,复星已经兑付境内67.3亿元人民币债券,境外27亿美元的债务。

  2023年8月31日,在复星国际2023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郭广昌说:不再以“扩张”作为主要发展方向。他也说,“发展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根本核心”。   

相关专题:上海疫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8 03: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