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愤怒被点燃!15万德国人涌向国会大厦...

京港台:2024-2-5 10:00| 来源:环球网 | 评论( 17 )  | 我来说几句


愤怒被点燃!15万德国人涌向国会大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反极右翼大规模示威”“全国罢工”“经济萎缩”“政治功能失调”……最近,这些词语经常被国际主流媒体用于报道德国的新闻,这个在人们印象中稳定、繁荣的欧洲最大经济体,似乎进入了一个矛盾集中爆发的时期。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德国再次爆发抗议极右翼势力的示威活动。当地时间3日,大约15万人聚集在位于柏林的国会大厦前,高呼着“团结起来反对法西斯主义”“整个柏林都在阻止德国选择党”等口号。“周六,柏林人向全世界展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柏林晨报》称。德国媒体人绍尔布莱撰文说,最近一段时间,类似的抗议已在约200个城镇举行,但德国的问题“不只是极右翼崛起”,在这个国家的许多地方,不满情绪正转变为蔑视,人们不仅拒绝现任政府,而且拒绝整个政治体系。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说,如今,德国政治比近期记忆中的任何时候都更加难以驾驭和充满压力,与此同时,这个国家正充斥着抗议和罢工,经济困境也正在浮现。

  

  “德国终于醒了”

  反极右翼示威活动已在德国持续3周多时间。自调查媒体Correctiv上个月爆料,一些德国选择党成员和新纳粹分子去年11月在波茨坦召开的一次“秘密会议”上讨论驱逐数百万移民(专题)的计划后,德国民众的愤怒情绪一直未平息。他们担心“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重现——纳粹德国曾试图驱逐、消灭犹太人。德国选择党被视为极右翼政党。

  3日,全德国总共约20万人参加示威活动。综合美联社、德国电视一台报道,尽管柏林当天断断续续下着雨,但有大约15万人来到国会大厦前,在“我们是防火墙”的口号下,抗议者将那里变成标语、旗帜、雨伞的海洋。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和社民党领导人艾斯肯3日一同出现在集会现场,他们手持写有“向纳粹出示红牌”的海报。从北部港口城市不来梅特地赶到柏林参加示威的施密特说,绝对不能让德国人在1930年代经历过的事再次发生。据报道,3日柏林的示威活动现场有700名警员执勤。

  其他城市3日也举行了抗议活动。德国电视一台称,奥格斯堡有近2.5万示威者聚集,由于人数太多,市政厅广场被封锁。纽伦堡和弗赖堡的集会规模分别大约为2.5万和3万人。4日,不来梅等多座城市同样举行了示威活动。“他们挤上轻轨火车、公共汽车,在毛毛细雨中步行或骑自行车——他们又来了。”德国《时代》周报说,“这是一年中充满希望的日子”。德国《明星》周刊称,现在发生的事情是历史性的。

  德国《时代》周报编辑绍尔布莱日前在《纽约(专题)时报》发文说,已有超过200万人走上街头反对极右翼,抗议活动无处不在,其中一些是德国数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奇怪的是,Correctiv的报道并未告诉我们任何猜不到的事情。”文章称,多年来,德国人一直对极右翼崛起保持一种“谨慎的客观态度”。现在,“德国终于醒了”,“最近几个月我们开始明白以及波茨坦会议所揭示的事实是,极右翼并非意味着拥有可怕的想法,它关乎的是实施可怕的想法”。凭借着获得资金、支持以及今年在3个联邦州赢得选举的真正机会,极右翼比二战后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权力。

  德国总理朔尔茨3日在社交平台上写道:“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众多公民于本周末再次聚集起来,反对遗忘、仇恨和煽动仇恨。这是我们民主和宪法的强烈信号。”但在德国选择党看来,政府正在号召举行反对这个国家部分民众的示威。在3日的社交媒体帖文中,该党对“针对德国唯一真正反对党的运动”进行了谴责。

  据德国《星期日图片报》4日报道,一项民调显示,今年年初,德国选择党的支持率为23%,但在“驱逐移民计划”舆论风暴后,其支持率下降至20%,但仍然是德国第二强大的政治力量。

  “一切似乎都在发生变化,但并不是变得更好”

  问题不只是极右翼崛起。德国《慕尼黑水星报》说,社会安宁正在崩溃,国家正处于动荡之中。美国《纽约时报》说,德国农民原本反对削减补贴的抗议,很快演变成反政府示威,一些抗议者甚至竖起绞刑架。这个国家还进入了“罢工季”。据“德国之声”3日报道,德国火车司机已多次罢工,机场安检人员、短程交通系统工作人员也都在上周加入罢工行列。

  与此同时,经济困境也在浮现。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说,自俄乌冲突以来,德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到能源价格高企、全球贸易混乱的冲击,成为去年世界上表现最差的主要经济体之一,且目前看不到反弹的迹象,而该国的罢工潮令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供应链进一步受到扰乱。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日称,作为欧洲长期以来的增长引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去年萎缩了0.3%。“很明显,德国是去年欧元区主要经济体中表现最差的。”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克拉尔说。上世纪90年代末,德国曾被称为“欧洲病夫”,如今,它又要被贴上这一标签了吗?德国财政部长林德纳上个月在达沃斯论坛年会上称,德国只是有点累了,需要“一杯咖啡”。但英国广播公司(BBC)对于这种说法不以为然,称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今年上半年的数据将表明德国陷入衰退。除了受俄乌冲突影响,德国经济还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包括基础设施老化、劳动力短缺等。

  “政治新闻网”称,与此同时,人们对德国主流政党解决棘手问题能力的信任正在减弱,现在的“红绿灯”政府是德国战后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政府之一。朔尔茨将自己描述为稳定的保证人,但事情没有像他计划的那样。

  德国媒体人绍尔布莱说,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人们拒绝政府、拒绝整个政治体系的这种感觉在德国不断强化。确实,德国人不得不应对很多事情:俄乌军事冲突、能源危机、通货膨胀以及最近加沙战争带来的苦果。她写道,尽管移民数量增加,但德国仍然缺乏具有专业技能的劳动力,公共基础设施也正在崩溃。再加上政府雄心勃勃的绿色转型议程因“残酷的内斗”而受阻,人们看到一幅“暗淡的画面”,“一切似乎都在发生变化,但并不是变得更好”。

  “政治极化”和“经济碎片化”同时发生

  另外,德国担忧自身所处的安全环境正在恶化。据《纽约时报》3日报道,最近,德国国防部长皮斯托里乌斯开始警告德国人,应该为与俄罗斯的数十年对抗做好准备,且德国必须迅速重建军队。

  报道称,德国防长的言论反映出,这个多年来一直回避强大军事力量的国家,其领导层的相关看法出现重大转变,“警报越来越响”,尽管德国公众对于本国和欧洲安全从根本上受到俄罗斯威胁不太相信。

  “现在不是德国政治功能失调的好时机。”“政治新闻网”欧洲版说,在全球不稳定加剧、今年的美国大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欧洲所依赖的安全架构的背景下,欧盟或许比冷战结束以来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德国发挥领导作用,但后者的国内政治却变得功能失调。

  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教授崔洪建4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政治极化”和“经济碎片化”现象同时发生,这导致德国政府为社会发展提供帮助或指引的能力大大减弱。与此同时,德国在政治、安全等领域对美国存在相当大程度的依赖,这对其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而言也意味着诸多限制。

  崔洪建表示,想要解决或改善目前面临的挑战,德国不仅要在各政党之间达成共识,而且要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寻求新的共识。如果朝着极端化方向发展,反而会形成新的巨大不确定性。在经济上,德国应该继续朝着支持开放经济和自由贸易的方向调整,如果像其他一些国家一样推行保护主义政策,无异于饮鸩止渴。

相关专题:德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7 01: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