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新加坡对中国干预提高警觉……

京港台:2024-2-9 05:31| 来源:美国之音 | 我来说几句


新加坡对中国干预提高警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新加坡政府近日首次引用《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令》,准备将一名归化港商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观察人士分析,这显示这名人士的活动已经影响到新加坡的政治利益,但观察人士认为,相关法令恐怕难以有效吓阻中国在当地的统战活动。

  新加坡内政部辖下的外国关系与政治信息披露注册处,于2月2日向商人陈文平(Philip Chan Man Ping)发出通知,表示有意将他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后,陈文平5日对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表示,已经辞去新加坡香港商会会长职务。

  新加坡政府的最新举措,或使得陈文平成为新加坡《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令》(FICA)于2021年通过后,首位被依此法处置的人士。新加坡内政部表示,陈文平可能受到外国势力影响,并表现出愿意促进外国利益的意愿。

  新加坡内政部说,陈文平已经收到注册处的通知,将有14天向注册官提交陈情。 如果被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他也可向内政部长上诉。

  对此,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庆文(Eugene Tan Kheng Boon)分析,这显示新加坡政府认为,陈文平的活动已经影响到本国的政治决策,而他背后的外国势力据信与中国有关。

  陈文平活动恐影响新加坡政治利益

  陈庆文告诉美国之音:“出于安全原因,(新加坡)政府并没有透露,陈先生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或被列名,但从《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令》中可以了解,陈先生很可能为他的外国委托人秘密进行了一些事情。尽管政府没有具体说明外国委托人是谁,许多新加坡人认为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且他的活动旨在影响新加坡的政治进程和决策, 这是政府为何决定采取这项行动的基础。”

  现年59岁的陈文平在香港出生,他于1990年从香港移民至新加坡,据悉于1993年成为新加坡公民。 虽然陈文平已卸下新加坡香港商会会长职务,但他仍是由香港移民组成的新加坡九龙会会长,也是施诚地产(C&H Properties)总裁、地产投资公司群益私人物业有限公司(Mutual Benefits Realty )的董事总经理,并积极参与新加坡当地华社活动。

  陈文平曾于去年三月前往中国,以中国全国政协海外列席代表的身份,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两会。陈文平于当时接受中国媒体《华人头条》采访时表示,讲好中国故事“是我们海外侨胞义不容辞的责任”。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Chong Ja Ian)指出,不只是陈文平,去年同时间很有可能也有其他新加坡籍的人士,参与了中国各层级的政治或是海外联谊会,但是这些人并没有被新加坡政府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因此官方的立场在目前并不是特别明确,但此举显示新加坡认为,与中国共产党有关的人士持续不断对狮城内政进行干预,逼得当地政府必须 出手采取防范措施。

  庄嘉颖对美国之音说:“来自中国的政治影响和干预,其实在满长一段时间都是受到新加坡官方的关注,觉得说这会给新加坡带来一些潜在的风险。这次对陈文平的登记(为具政治影响力者),其实在某程度上,是代表了这种来自中国的风险一直地持续,然后新加坡官方觉得要采取一定的一些反应措施。”

  不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月5日在被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询问时表示,“中方一贯不干涉别国内政,无意就此事发表评论”。

  即便被列为政治影响力者也非罪犯

  根据新加坡内政部公告,若陈文平被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他每年必须向新加坡政府披露1万元新币(约7,442美元)或以上的政治献金,也必须申报他的外国关系和任何移民福利。

  不过,新加坡管理大学的陈庆文提醒,即便之后陈文平提交的陈情注册官并不采纳,也不意味着陈文平成为犯罪分子,他仍可以从事他的职业和进行社交活动,只是未来陈文平的发言或行为是否是代表他个人、亦或是代表其他的“外国势力”,将备受检视。

  他说:“新加坡的组织和个人,和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联系并没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若这个组织或个人成为外国政府的特务或代理人,这就有可能让当局认为有执法的必要。若陈文平被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他必须定期向政府披露政治献金及移民福利等等,但我认为它也会让其他人注意到,陈先生表达的可能不是他的个人观点, 而是他外国委托人的观点。这条法令的真正作用,是为了确保新加坡的政治和政府仍然是由新加坡人决定,不受外国干涉。”

  难挡中国统战活动

  虽然新加坡政府极力防止外国势力干预内政,但在美中大国竞争走向持久化的同时,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所(ISEAS - Yusof Ishak Institute)及美国智库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先前的调查报告都不约而同指出,北京在东南亚加强外宣统战,试图利用当地媒体“说好中国故事”。

  据《华盛顿邮报》去年的报道,新加坡前资深外交官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担忧,如果太多新加坡华人认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版本的“中国梦”,作为新加坡成功基础的多种族社会凝聚力将被摧毁。

  对此,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公共政策与全球事务学系助理教授骆明辉(Loh Ming Hui Dylan)表示,虽然新加坡已试图就侵犯国家安全的行为“划出红线”,但当地政府目前的作为,仍难以让某些国家已策动的行动喊卡,而这些行动确实有可能在未来损害新加坡的国家利益。

  骆明辉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一些国家将继续尽可能介入和影响新加坡。我认为(陈文平)这个例子告诉我们的是,当一些活动变得过分或是不可接受时,新加坡会准备做 出回应及采取行动,但这不会改变或阻止或阻止这些国家的长期计画。”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庄嘉颖也说,新加坡政府当然希望将陈文平被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后,有效吓阻中国在新加坡的统战活动,但是成效如何仍有待观察。

  冲击中新关系程度有限

  虽然陈文平与中国和香港政商界有紧密联系,不过谈到此次事件对于未来中新关系的影响,南洋理工大学的骆明辉认为,受冲击的程度有限。

  骆明辉说:“新加坡和中国有着长期深厚的关系,最高层也有高度的政治互信,所以我认为这起事件不会对两国之间,造成任何持久的破坏性影响。我们必须保护自己的利益 。事实上,如果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对此采取不成比例的反应或感到如此不安,那将会适得其反。”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Lawrence Wong Shyun Tsai)才于去年12月访华,并与与中国达成包含互相实施免签30天等24项协议。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已于先前宣布,进行新中两国间的跨境数位人民币试点,使得新加坡成全球首个宣布此措施的国家。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也表示,陈文平未来从事的政治相关活动,很可能都需要定时跟新加坡呈报,但除此之外,陈文平其他不违法的行为并不受限,因此北京也不至于反应过激。

  美国之音向陈文平和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发出评论请求,但是到截稿时没有得到回复。

相关专题:李光耀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20 13: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