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不会回去”

京港台:2024-2-11 22:43| 来源:BBC News 中文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不会回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33岁的宇文拖着行李箱,离开了位于北京丰台区的一间30平方米的loft套间,踏上回乡过年的长途客车。 他说,那一刻自己心里不停地默念,只要坚持几天就又可以回来了。 ”

  这天距离农历新年(2月10日)不到一周的时间,大客车途经的街道也早已装饰一新,充满了年味。 这个失业大半年的北方小伙却开心不起来,心情犹如北京的气温一样,几乎降至冰点。

  他说,这次回家过年更像是“一道坎”。 “如果可以选择,我一定不会回去,”他说。

  逃避“热情的亲戚”

  在中国,农历新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客居异乡的人们,都会在节前几天不远千里赶回家乡。 这种每年一次的大规模人口流动俗称为春运。 民间有过“年关”之说,指的是返乡途中的舟车劳顿,年前年后的日夜操劳和繁琐礼尚往来。 对宇文一样的许多年轻人,还有经济拮据和社会压力下回不回乡的纠结,回乡后父老乡亲面前可能受到的工作,收入和情感方面上的“拷问和审视”。

  近年来,离乡别井的年轻人对于回家过年一事变得“三思而后行”,甚至有人为了逃避“热情的亲戚”而选择在外地过年。 今年,在中国社交媒体小红书和抖音上,“过年不回家”成为了不少人讨论的话题。 有人发表文章称“宁愿待在出租屋,也不想回家过年”,也有失业的网民调侃说“别人提钱回家过年,我提前回家过年。 ”

  对于在北京生活了10年的宇文来说,他从来没想过今年会因为失业而抗拒回家过年。 拥有一流本科和硕士学历的他,去年年中被一互联网企业裁员,失去高薪工作。 之后,便走上艰难的求职之路。

  起初,作为在北京曾经月入2万元人民币(专题)的宇文并不觉得找工作是件困难的事情,但当投出的简历陆陆续续地石沉大海后,他开始变得十分焦虑。

  “从开始我会觉得比较自如或者是心态比较平稳,之后开始觉得震惊,震惊就是我没有想到会这的么难,哪怕是我面试4、5轮,每一轮都面试超过一个小时的状态下,我都会被筛掉,到8月的时候就变成了一种绝望的状态。 ”

  

  宇文提早回家,希望尽量避开亲戚。

  他说,在自己失业后的大半年里,他投出了超过1000份简历。 尽管往后他降低了期望薪资并开始考虑中小型企业,他至今依然未能获得一家公司的录用机会。

  防疫解封后中国的经济未能如预期恢复,甚至一度出现“通缩”的迹象。 无论是从官方论述还是民间的感受,“不景气”似乎成了形容如今中国经济的常用词。 2023年6月,中国青年失业率飙升至21.3%的历史最高水平之际,当局甚至一度暂停发布类似数据。

  求职之路没有任何起色,宇文为了节约日常花销,决定提前回河北老家过年。 但他表示,自己并不期待回到家里,但生于传统北方家庭的他,不得不遵守习俗,回家祭祖、拜年。

  “我的父母知道我的情况,他们并没有给我太多压力,但碍于情面,我们并没有告知其他的家人。 “ 他说,自己已经和父母商量好,在面对亲戚的拷问时双亲会帮他”蒙混过关“。

  “特别是我的姑姑,她会问得非常详细,你的工资多少?单位包不包饭?公司福利如何?等等。 “他无奈地说道。

  宇文说,腊月二十九到大年初二这四天必须要见亲戚,其他时间我会完全避开,然后年初三就返回北京。

  避年

  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深圳,健身教练清风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决定不回家过年了。 “谁不想回家过年呢?但今年没赚什么钱,父母要是问我,我就说我没有买到票。 “他说,年后会去一间位于南山区新开的健身房担任店长一职。

  28岁的清风在江西老家的高中毕业后,选择参军并成为了一名武警。 2019年退役后,他去了上海,在那里的一家健身房找到一份教练的工作并结识了现在的女朋友。 之后,因为女友要到香港(专题)攻读硕士学位,他也在2023年9月搬到深圳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一行(健身)在深圳的工资没有很高,最多拿到1万5,可我在上海可以赚2万块一个月。 “他说。

  他说, 自己仅有一次没有回家过年。 有一年在上海工作时因为出去旅游,想给自己一点生活才选择没有回家。

  

  清风的女友在香港读书,所以他去年搬到深圳。

  而今年决定不回家却是因为经济原因,“本来我是有存款的,因为去年投资股票失败,现在存款没有了,我家里其实是不知道的,我一直隐瞒家里。 ”

  中国新年通常是已婚人士才需要给亲人发红包,但清风说,自己从去年就开始给长辈包红包。 “因为我爸妈说以前老人家都给我发红包,所以现在要还回去,现在回去会给外婆、舅舅他们一人一两千块,总共需要发万把块钱,差不多是我一个月的工资。 ”

  他表示,现在手头上并没有多少钱,只是刚好够生活,这次不会去,可以暂时省下这笔钱。 他坦言,即使今年回家,也会有很大压力,害怕父母对自己的失望。 还有就是,由于经济不景气,他并不知道新的健身房开业后会否有稳定的客源,“近来有很多大的健身房倒闭,但也跟他们负债率高有关。 “ 但他相信他们选址深圳的商务区,可以吸引不少白领上班族,”能不能做起来,只有做了才知道。 ”

  就在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一星期的2月2日,中国A股再度大跌,一度失守2700点大关。 有媒体统计,这次的波动中有约5000支股票下跌。

  逃避“被催婚”

  同在深圳的小八也选择不回家过年,也是除了三年疫情外第一次这么做。 不过她不是出于经济考虑,而是家里的年味本身就淡和害怕“被催婚”。

  已过35岁小八解释说,祖父辈的亲人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世,所以从小就对在家过年没有特别的印象。 另外,由于她的父母关系不好,经常过年也互相地不会给对方一些好脸色,这让她对过年回家感到“不安生”。

  还有一点,即使她常年在外,父母有的时候就是在微信上面会提到“催婚”这个话题 。 “...... 我妈就会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男的,就说要跟我相亲,就是这种情况很离谱。 ”

  根据中国官方数据,中国的结婚人数已连续九年下降。 2022年约有680万对夫妇登记结婚,较2021年减少了80万对,成为自1986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小八说, 她认为并不能为了满足父母的期待就随便找人结婚。 她说自己从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左右开始就一直被父母念叨要谈恋爱、结婚生子。 “一直说到现在。 “在她看来,30岁是一个坎。 那时她觉得迫于各种世俗的压力,有个不错的对象,就该结婚,但现在的她却认为如果没有合适的对象,“还不如找到一个自己特别喜欢的生活方式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

  小八现在就职与一家留学事务机构,负责项目管理。 她说,自己的生活非常简单,除了上班和周末出去运动,平时都是和猫咪待在家享受自由自在的时光。

  今年过年,她已经计划好要好好吃顿大餐,犒劳一下辛苦一年的自己。 之后便会回到自己的出租屋,和猫咪一起看春晚,再上网和网友们一起“吐槽”晚会的节目,就当是过年了。 对于那些幸福家庭的团年饭,她表示自己“一点都不羡慕”。 她还表示自己身边很多同事都不准备回家,当然有的人是因为抢不到春运车票。

  “我们准备在深圳自己组局过年。 ”“我们凖备在深圳自己组局过年。 ”(应受访者保护隐私的要求,本文中的受访者均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3-5 13:0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