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前日本大使回忆录揭北京粗鲁的“战狼”外交做法

京港台:2024-2-14 07:03| 来源:自由亚洲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前日本大使回忆录揭北京粗鲁的“战狼”外交做法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关注中日关系,最新动态追踪!

  被喻为“中国最害怕的男人”的前日本(专题)驻中国大使垂秀夫,于去年(2023年)12月卸任,回到日本不到一个月已密锣紧鼓接受访问,分析中国形势。

  踏入2024年,垂秀夫应老牌杂志《文艺春秋》邀请,一连两期著写数万字的回忆录,文章细数他在任4年间,受到中方多次不礼貌的待遇。包括“女战狼”华春莹向他训斥日本军国主义屠杀台湾(专题)人;中方亦违反《维也纳条约法公约》拘日本外交大使;并在大使熟悉的日本料理店安装偷听器。垂秀夫在回忆录毫不客气批评,中国的“战狼”外交做法正破坏中日关系。

  与“女战狼”交战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日本一定成功举办东京奥运会”,2021年前日本驻中国大使垂秀夫的新年贺词,以流利的国语向中国人宣读自己的愿望。

  出身于日本外交部“China School” (中国派)的垂秀夫,三次在中国担任外交工作,2020年获委任日本驻中国大使。被喻为“中国最害怕的男人”的他未能连任4年,于去年(2023年)卸任后,先后接受日本多间杂志访问,2月起在《文艺春秋》连载他在任时的回忆录,详细描述他与中国外交部要员多场的冲突事件,揭露中日双方“火花四溅”。

  在回忆录中,垂秀夫先分享上任一年后舌战“女战狼”华春莹的经历。2021年12月1日,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应邀出席台湾智库国策研究院的“影响力论坛”,在视像会议上谈到台湾的安全问题,发出“台湾有事(日语“有事”是指军事、经济上的胁迫、侵略的紧急事件”)等同日本有事”的论述。此番言论一出,中国外交部立即召见垂秀夫,当时垂秀夫先著下属“不要理会”,但中方立即以“你若不来,以后拒绝你们所有的会面”威胁他到场。

  

  垂秀夫唯一的“交流空间”,是2021年11月访问黄檗山万福寺。微讯相片

  垂秀夫迫于无奈下走入中国外交部,听罢华春莹的长篇严词,礼貌地先恭喜华春莹晋升为外交部部长助理,惟华春莹依然板起脸,并开始叙述中方的历史观。华春莹向垂秀夫说因为日本“日本军国主义”而屠杀大量台湾人,曾经驻台湾的垂秀夫即反驳:“没有人比我了解『台湾问题』,日本曾统治台湾的历史与军国主义是无关的,这是『日清战争』签下条约(马关条约)下的结果。”

  垂秀夫形容华春莹表现得有点词穷,只反驳:“亦有人说,日本军国主义是由19世纪开始的,你这些『新说法』真的不能接受⋯⋯”

  

  《文艺春秋》一连两期刊载垂秀夫的回忆录。(李子俊摄)

  

  在回忆录,垂秀夫形容华春莹“立场行先”,对她印象很差。(TBS News截图)

  违反《公约》 大使被拘

  “台湾有事”被召见后,几个月后垂秀夫面临更大的挑战。据报道指,2022年2月21日,中国共产党党报《光明日报》评论部副主任董郁玉,在北京新侨饭店被捕,与董一同进午餐的一名日本外交官被带走,一度被拘留。

  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向记者说:“外交人员在中国从事了与身分不符的活动,中方有关部门对此依法依归,对人员进行了调查与询问。”

  垂秀夫在回忆录指,涉事的外交官已向国安展示了护照与工作证件,中方的拘捕行为已违反了有关保护大使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当时垂秀夫立即向中国外交部提出抗议,今次与他会面的是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吴向垂秀夫称“日本外交官做了些不寻常的会面”,这句话惹怒了垂秀夫,垂秀夫大骂对方说法是“指鹿为马”,又联同13国家大使提出反对,最后被拘捕的日本外交官获释放。

  日记者:中方将垂秀夫变作“绝缘体”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驻北京记者向本台透露,自垂秀夫上任以来,中方加强对日领事的监控,之前中共会派国安跟踪大使,现在连民间的“中日交流活动”也禁止日本外交官参与,基本上日本外交官包括大使垂秀夫是被“隔绝”的状态,目的是要日本外交官成为“绝缘体”。

  垂秀夫在回忆录进一步印证这些新闻界的消息。他说上任之后邀约多名相熟的中国知识份子食饭,他们均拒绝应约。垂秀夫只能拍摄桌前美食跟这些拒绝一同进餐的“好朋友”分享。另外垂秀夫亦知悉,他们相熟的日本料理店也被安装了偷听器,纵使与驻北京的日本记者食饭,也只能风花说月,避谈政治。

  每年3月天皇生日庆典也会邀请嘉宾入日本大使馆交流,垂秀夫指近年发函邀请数十人,每个被邀请的客人也受到国安压力,最后也没有到场。垂秀夫工馀爱摄影,在中国爱拍摄山水美景,他亦自言是一名摄影师。垂秀夫在任期间,曾举办摄影展,一开始被外交部阻止,之后改以个人身分举办,换来十多名公安在门外把守。公安更把门封锁,禁止市民进入,并取去相框内的“摄影作品”,垂秀夫认为此举“是要令我感到不愉快”。

  

  刚上任为中国大使垂秀夫于2020年仍然对中国客气,表示对中国有感情。(ANN News截图)

  “六四”之后第4天 赴北京担当外交工作

  垂秀夫是日本外交部资深的“中国通”,他透露自己先后3次在中国担任外交工作,第一次是1989年6月4日之后第4天上班,当时入住的宿舍仍留有枪弹孔的痕迹,至今仍然记忆犹新。他亦特别提到,一般驻中国日本大使一职均任职8年,他在职4年便要离开,他曾向日本政府称“要我回来便回来”,他既没有眷恋亦不感意外。

 

相关专题:日本,北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8 17: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