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卷入以哈社媒大战 反犹喧嚣引起反弹

京港台:2024-2-16 12:07|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50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卷入以哈社媒大战 反犹喧嚣引起反弹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打了四个多月的以色列-哈马斯战争不但在加沙地带残酷地进行着,也在社交媒体上激烈地展开。观察人士注意到,自从去年10月7日哈马斯突袭以色列以来,在中国严格管控的互联网上,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反犹太主义内容的数量和强度显著上升。

  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政府似乎默许了网上的反犹太主义言论的激增,甚至把这些反犹言论当作反美反西方外交努力的工具。

  当美国国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2月初在国会山质问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时,围绕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在操纵以色列与哈马斯战争舆论方面所扮演的角色的各种猜测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了。

  美国国会2月1日举行的听证会重点关注了X、Meta、Snap和TikTok等领先社交媒体平台及其对儿童和心理健康的负面影响。听证会前一天,TikTok在以色列的主管巴拉克·赫斯科维茨辞职。他在X上宣布了辞呈。

  “我们生活在一个犹太人和以色列人的生存受到攻击和危险的时代。在这样一个不稳定的时期,人们的优先事项变得更加尖锐... Am Yisrael Chai(以色列人民活着),”赫斯科维茨写道。

  赫斯科维茨拒绝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请求。但有报道说,曾经担任过以色列前总理纳夫塔利·贝内特顾问的赫斯科维茨在递交辞呈之前向TikTok高管写了一份备忘录,指控该平台歧视在加沙被哈马斯扣押的以色列人质。

  根据这份备忘录,人质家属被告知他们的视频“过于政治化”,被拒绝在TikTok平台上播放。与此同时,亲巴勒斯坦团体却获准在TikTok发布广告。

  赫斯科维茨在备忘录中表示:“这样一来,美国用户被大量付费广告狂轰滥炸,展示加沙儿童的苦难(当然不提联合国指出的大量进入加沙并被哈马斯窃取的人道主义援助)...而其他人却无法向这些观众展示以色列人质危机所造成的人道主义悲剧。”

  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周受资坚称TikTok平台上不允许出现支持哈马斯的内容和仇恨言论。

  谈到赫斯科维茨的辞职时,格雷厄姆反驳道:“他放弃了一份好工作,因为他认为你的平台被用来帮助那些想要摧毁犹太国家的人……”

  由于潜在的国家安全担忧,美国正在审查这款中国拥有的应用程序。由于担心中国政府获取用户数据以及影响人们在该平台上看到的内容,一些美国议员呼吁查禁TikTok。

  “当今影响数字叙事和战争的主要平台是X、Instagram和TikTok,”“打击反犹主义”(Combat AntiSemitism)组织的首席执行官萨沙·罗伊特曼(Sasha Roytman)解释道。据他们的网站称,“打击反犹主义”旨在识别和应对针对犹太人日益增多的威胁。

  “年轻一代确实受到了这场战争的影响。他们打开Instagram或TikTok,花几个小时滚动获取信息,却无法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内容与在主流媒体上看到的内容进行比较,”罗伊特曼继续说道。

  罗伊特曼认为,人们形成观点是由于能够结合和比较各种知识。反过来,了解这个概念的人可以通过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些短消息来影响其他人的意见。

  “这就是中国和TikTok发挥作用的地方,”罗伊特曼澄清道。“TikTok归中国所有。这意味着所有者也可以拥有叙述权以及让人们看到或看不到什么内容的权力。”

  据信,这种说法较少受意识形态驱动,更多是受冷淡的中美关系的驱动,尤其是中国与美国的竞争,特别是在中东地区的竞争,而耶路撒冷被夹在北京和华盛顿之间。

  分析人士称,哈马斯10月7日在以色列发动袭击后,中国对以色列采取的敌对立场与以色列与美国的密切关系直接相关。

  TikTok数据显示,2023年10月23日至30日期间,带有#standwithpalestine(与巴勒斯坦站在一起)标签的平台帖子浏览量为2.85亿次,而#standwithisrael(与以色列站在一起)帖子的浏览量为6,400万次。TikTok每月用户超过10亿。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援引以色列TikTok影响者的抱怨称,哈马斯10月7日发动致命袭击后,他们的收视率下降,并且感到TikTok对亲以色列的内容存在偏见。

  内容创作者还公开表示曝光率大幅下降,指责TikTok以“违反社区准则”为由屏蔽了与以色列相关的内容。

  “我们意识到TikTok通过算法来促进对亲巴勒斯坦内容的支持。我们的问题是如何反击并提供相反的叙述,”罗伊特曼说。

  去年11月,TikTok在一封比较其平台与Instagram标签的信中为自己辩护,反驳所谓TikTok存在反以色列和反犹太人偏见的指控。

  网络传播研究所对这一比较进行了调查和分析,发现TikTok上的内容是否推广或被静音,两者之间存在直接关联,主要取决于“内容是否符合或反对中国政府的利益”。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以中政策中心研究员图维亚·杰林(Tuvia Gering)澄清道:“我不认为中国控制TikTok的方式是告诉它该做什么。但这是一家中国企业,很理解指挥官的心态。所以如果中共站在巴勒斯坦一边,当然不会援助或帮助与之对立的另一方。”

  杰林说:“习近平并没有命令TikTok屏蔽以色列的帖子,同时允许巴勒斯坦的帖子。但TikTok的负责人自己或许相信中共的说法,认为‘可怜的巴勒斯坦人vs残酷的以色列人’这种论调会更吸引人。”

  萨沙·罗伊特曼对这一理论做了更进一步的解释。

  “中国在国内控制平台、信息以及信息的传递。我们看到中国传播了更多的反犹主义言论,”罗伊特曼说。“一个例子是:我们有一个关于反犹主义的教育项目,可是我们的中文网页却被中国封锁。这使得我们无法对谎言进行反击。”

  根据罗伊特曼的说法,中国、俄罗斯和伊朗正在共同合作,相互学习并交流宣传经验。

  罗伊特曼说:“我们在俄罗斯看到关于犹太人和以色列人控制世界和媒体的反以色列宣传信息,我们也在微博等中国的社交平台上看到类似内容。”

  Cyabra是一家调查在线社交媒体威胁的公司。在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致命入侵后,Cyabra立即对网络舆论的趋势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信息的传播部分是由于虚假账户的激增。

  在哈马斯与以色列战争的头两天,Cyabra分析了Facebook、X、Instagram和TikTok上的200万条帖子、图片和视频,识别出数以万计(最终占四分之一)的亲哈马斯的虚假个人资料,散布虚假信息和进行宣传。

  以色列中国政策中心研究员奥菲尔·达扬(Ofir Dayan)表示:“当反犹太主义和反以色列情绪在冲突期间像野火一样蔓延时,我很难相信政府以及TikTok不知道或鼓励这种情绪。”

  最近几周,TikTok高管访问了以色列,并会见了该国总统艾萨克·赫尔佐格。他们在声明中承诺对TikTok进行监管。

  “他们愿意,这很好,但尚未实现,”达扬指出。“最终,以色列在这里没有施加压力。他们不能被迫删除内容。最终这取决于他们和他们的自愿选择。”

  美国国务院在其网站上指出,克里姆林宫利用反犹太主义运动来进行所谓的宣传。支持针对反犹太言论进行监管的人们敦促美国政府效仿中国。

  “最终目标是监管和教育双管齐下,”罗伊特曼总结道。

  “美国政府雇员已经被禁止使用TikTok。我们希望看到各国根据自己的情况通过立法来对网上的反犹言论加以管束。”

相关专题:犹太人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7 10: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