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俄媒:俄罗斯再次向西方发出准备谈判的信号

京港台:2024-2-26 09:02| 来源:欧亚新观察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俄媒:俄罗斯再次向西方发出准备谈判的信号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近日,俄“军事评论”网站发表了维克托·比留科夫题为《俄罗斯再次向西方发出准备谈判的信号,能找到听众吗?》的文章,认为普京希望绕过乌克兰直接与美国进行谈判,但西方国家对此反应冷淡,在美国大选前不可能进行和谈。现将该文编译如下,供参考。文章观点不代表欧亚新观察工作室立场。

  2月9日,俄语互联网充斥着下列标题:“关于乌克兰问题的谈判,去纳粹化与伊隆·马斯克”、“普京与卡尔森采访谈到的主要问题”等。不谙政治的人,只听过“住在屋顶上的卡尔森”,一位动画片中的人物。

  但是幸运的是,这种担心毫无理由,因为从本文的前几行起就很清楚,显然说的是另一个卡尔森。更准确地说——在一定圈子里大名鼎鼎的美国保守派记者塔克·卡尔森。即使有人没看过这个采访,也一定有所耳闻,因为这条新闻已成为俄罗斯各大媒体的头条。西方对此同样不会视而不见——美国的权威媒体也连篇累牍进行了报道。

  笔者不会分析这一采访,因为几十位专家已经分析过了,而且普京在其中并未说出什么新东西——这不足为奇,因为这次采访主要是面向西方受众的。许多专家认为,这次采访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向西方听众阐明俄罗斯的立场。但笔者认为,普京接受采访另有目的。

  这次采访的主要目的是再次向西方发出明确的信号:俄罗斯准备就乌克兰和平协议举行谈判,并等待“西方伙伴”采取相向的步骤。本文将探讨的正是这一问题。

  

  “俄罗斯不拒绝谈判”

  普京在接受卡尔森的采访中,至少提到了20次“谈判”这个词,关于俄罗斯是否准备就和平解决乌克兰军事冲突举行谈判,至少提到4次。这说明和平谈判是这次采访的中心议题之一。起初普京声称:“我们与乌克兰在伊斯坦布尔举行过谈判,达成了一致,他(泽林斯基)清楚这一点。而且谈判代表团团长阿拉哈米亚先生迄今仍在领导执政党、拉达中的总统党。他甚至草签了一份文件。普京说,后来泽连斯基公开向全世界宣称:“我们原本准备签署这一文件,但约翰逊先生(当时的英国首相)来了,劝我们不要这样做,并说最好与俄罗斯继续作战。我们恢复与俄罗斯的战斗接触,他们将向我们提供一切。我们采纳了这一建议’。

  普京反问道:他们能否回到这一点?这就是问题,他们是否想这样做?普京说:”此后乌克兰总统颁布了法令,禁止与俄罗斯举行谈判。让他撤消这一法令就可以了。我们从未拒绝谈判。”

  随后卡尔森问普京是否准备给美国打电话,提议谈判。普京再次回答:“我已经说了,我们过去不拒绝谈判,现在也不拒绝——关键在于西方,而乌克兰无疑已成为美国的附庸。”

  普京在随后的采访中又说,如果北约愿意的话,可以摆脱这种局面而不丢面子。“让他们想一想如何有尊严地做到这一点。假如有意愿,存在多种方案。但他们至今还在鼓噪、叫嚣:要在战略上击败俄罗斯,在战场上击败……但现在显然意识到,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即使有可能。我认为,这不可能,永远不会发生。我认为,现在西方的掌权者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如果是这样,有这一认识,现在想一想,下一步怎么做。我们准备进行这一对话。”

  在采访结束之际卡尔森希望再次明确—— 他理解得是否正确,俄罗斯是否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乌克兰局势?卡尔森得到了明确无误的答复:“是的,我们之前已经做过了。我们在伊斯坦布尔准备了一份大型文件,乌克兰代表团团长草签了这份文件。他在部分条款上签了字,而不是全部......假如他们最终签署了协议,战争早在18个月前就结束了。然后约翰逊首相来了,跟我们说不要签了。我们为什么要自寻烦恼,纠正别人的错误呢?”

  由此可见,在和平谈判问题上俄罗斯领导人在等待西方领导的相向步骤。只要采取这些步骤,和平谈判就会开启。卡尔森本人采访后在迪拜世界政府峰会上发言时宣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准备在乌克兰问题上做出严肃妥协”。

  西方媒体对谈判建议的反应

  只是西方暂时并不急于采取相向的步骤——拜登(专题)当局不打算这样做,因为民主党敌视俄罗斯的立场世人皆知。以德国总理朔尔茨为代表的欧洲小伙伴仍在表现出与美国老大哥团结的姿态。实际上美国暂时将支持乌克兰的重任压到欧洲肩上,因为共和党封锁了对乌克兰进一步的经费支持,主张冻结冲突。

  自由派媒体在一定程度上谴责了卡尔森的此次采访,朔尔茨在白宫与拜登会晤时甚至称这是“荒谬的”(不足为奇,鉴于他前往那里的目的是表示与“大哥”精诚团结,请求国会为乌克兰划拨经费)。《新闻周刊》杂志报道,欧盟有可能对卡尔森实施制裁。

  至于俄罗斯总统关于谈判的建议,美国媒体反应不一。

  例如,《纽约(专题)时报》在《普京向美国喊话:让我们以我的条件达成乌克兰交易》一文中,引用一位专家的话写道,俄罗斯领导人相信,他现在可以从实力的立场举行谈判:“普京先生主要的战术目的是试图迫使西方达成有利的停战交易—— 能够巩固俄罗斯对乌克兰领土的控制,可能导致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建立对俄罗斯更加友好的政府。普京感觉,在他看来,这是迫使西方摆脱这一态势的最佳时刻。这意味着在没有乌克兰参与的情况下与俄罗斯直接谈判”。

  文中作者强调,普京可能视2024年为达成交易的最佳时间,可以让俄军调整部署,“以后在乌克兰追求更大规模的目的”。这样一来,作者的意图显而易见——不能与俄罗斯达成交易(这完全符合民主党政策的范式)。

  其他媒体,例如《华尔街日报》,承认普京接受美国记者采访的信息极其重要,然而关于建议和谈判却只字未提:“周四在Carlsons, TuckerCarlson.com网站和X社交网络平台上公布的采访,是乌克兰爆发军事冲突以来普京首次接受西方媒体代表采访,使普京有机会巩固自己在国内的权威,并展示他仍然能够做到在总统大选前一个月让西方听到他的声音。”

  同时某些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相当正面地评价了普京的谈判建议。例如,参议员约翰逊声称,美国的政策应致力于让普京坐到谈判桌前,而不是战胜俄罗斯:“普京提出的许多意见是准确的。真相昭然若揭,我们这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许多人只是忽视这一点,却让人们相信,乌克兰可能获胜。普京不会输,他也不打算输。”

  结论

  一些俄罗斯政治学家,例如,巴兰奇克,分析了美国媒体的报道之后得出结论认为,尽管美国公开宣称不可能与普京举行谈判,然而在私人渠道这一讨论很可能已经开始。这样的结论虽然没有得到事实的确认,但拥有足够可信的证据。

  关于谈判方案,俄罗斯能否找到西方的受众?目前要准确无误地回答这个问题是相当困难的,只有过一段时间才会清楚。对基辅的经费、军事援助的确在减弱,然而西方国家的论调暂时并未改变。显然,美国民主党和与之勾结的“左派”团体、政客不准备与俄罗斯对话。

  因此,普京接受采访更多是针对美国的保守派掌权者,如果共和党在美国大选中胜出,可能直接影响乌克兰冲突进程。特朗普、马斯克和卡尔森正是属于这类建制派,莫斯科认为可以与之展开对话。

  这一希望在多大程度上是现实的,时间将证明,然而无论如何,笔者对在美国大选前展开认真的谈判表示怀疑。

相关专题:俄罗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2 08: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