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广州男子自称多尔衮后裔,还曾要求国家"归还"故宫

京港台:2024-3-3 11:41| 来源:读史奇闻录 | 评论( 19 )  | 我来说几句


广州男子自称多尔衮后裔,还曾要求国家"归还"故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公元1912年2月12日,清宣统3年12月25日,随着中国最后一位皇帝爱新觉罗·溥仪颁布退位诏书,自秦以来在中国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至此彻底画上了句号,曾经高高在上的旗人们为了避祸纷纷选择改汉姓。

  比如,曾经被认为“尊贵无比”的“爱新觉罗”们也纷纷把姓氏,改为了“金、赵、肇、罗、艾、姜”等。

  新中国成立后,曾经的“皇室贵胄”都成为新社会的普通公民,在各个领域里面发光发热,就连曾经的末代皇帝溥仪,也在获得特赦之后成为了全国政协委员。

  

  溥仪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却有那么一小撮人开始做起了不切实际的梦想,想要恢复“祖先的荣光”。

  今天故事的主角爱新觉罗·州迪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不但自称是满清“和硕睿亲王”多尔衮的直系后裔,还公然扬言要国家把故宫“还”给他·····

  “多尔衮”十世孙

  爱新觉罗·州迪汉名周佑钱,广州人,据说汉名是他爷爷取的,希望孙子以后能“富贵”起来。周佑钱的英文名字不太文雅,叫做Dick,因为他喜欢穿黄色的衣服,所以外国人也会喊他“ Yellow Dick”。

  

  据周佑钱自己收藏的“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记载,他是努尔哈赤十四子多尔衮的十世孙,先祖1650年为避祸来的广州,之后一直在此定居。

  周佑钱兄弟十个,他排老七,小时候就“迥异于常人”,有很明显的“先祖特征”:左手拇指的旁边多长了一个手指头,在周佑钱7个多月的时候,被中山医院的大夫给做手术剪掉了。除此之外,他还能跟张飞一样“睡不闭眼”。

  周佑钱自小时候就很崇拜清朝的“列祖列宗”,每回去给“列祖列宗”扫墓的时候,都表现得很是虔诚。

  

  多尔衮

  周佑钱一家都没忘记所谓的“皇室身份”,尤其是他的父亲,经常以“大清忠臣”自居。他们家里的衣服均以黄色为主,就算是困难时期,他们家也没有放弃这一“传统”,大小衣物必须得和黄色沾边,就算是腰带也得是黄色的。

  当然,毕竟时代不同了,周佑钱的父亲自小就告诫儿子,虽然不能忘了“祖宗”,但也不能太过张扬。大清亡了就要低调一些,尽量别对外透露自家的“王室”身份。

  在父亲的教导下,周佑钱小时候不敢叫自己父亲为“阿玛”,但他又不愿意喊“爹”或“爸”,于是在外面喊自己爹叫“阿叔”。

  

  1976年,周佑钱作为知青去了广东省惠州市博罗县,之后想方设法地跑去了香港(专题),并于1980年获得了在香港的定居权。

  只有中学学历的他想要在香港生活下去显然并不容易,为了生存下去,他去冲印店里面当过业务员,也去给公司老总当过司机,开了一段时间之后周佑钱觉得赚这钱还不如自己单干,于是又跑去开了出租车。

  后来,周佑钱离开香港回到了广州居住,只不过,这一次的他相较于过去而言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只见周佑钱留起了长发,让妻子把他的头发扎成清宫戏里面的发型。当然,或许是觉得“祖宗”的金钱鼠尾太丑,他的辫子又粗又长,和“只留脑后少许,上下二条结辫以垂”的“祖先发型”差别很大。

  

  金钱鼠尾

  除了留辫子外,周佑钱还穿起了明黄色的衣服,以示自己的“尊贵身份”。

  大闹火车站

  真正让周佑钱出名的,还是2005年的大闹火车站事件,那一天,周佑钱想要买一张去北京火车票,结果尴尬地发现:没票了。

  

  众所周知,每逢春运,想要买一张回家的火车票都是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连抢票软件都没有的2005年。当周佑钱排了半天队终于要到最前面,却被告知当日票已经售罄了时,他终于忍受不住,冲到售票窗口大声对工作人员质问道:

  “什么叫做没票了?竟敢不卖给我票,知道我是谁吗?”

  

  一边说,周佑钱一边脱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黄袍马褂”。本来火车站里面出现一个留着清朝发型的人就已经很引人注目了,他把衣服一脱更加吸引眼球了。

  虽然周佑钱表现得有些哗众取宠,但工作人员还是耐心地为他予以了劝解:“先生,我们今天的票的确没有了,您看要不延迟一天出发?”

  周佑钱听后更加愤怒了:“我是大清的王爷,你这个奴才竟然敢违抗我?”不管工作人员怎么劝解,他都一口一个“奴才”、“王爷”的,工作人员没办法了,只得将站长找了过来。

  

  当站长赶到现场时,发现周佑钱已经和周边的旅客们吵起来了,还大言不惭地叫他们平民、奴才:“你们这些平民祖上都是大清的奴才,现在为什么忘了自己的祖宗?要是搁以前,你们都得给我跪下磕头。”

  为了避免事态扩大,伤着了周佑钱,站长赶紧将他请到了办公室里面。站长没想到的是,他的一片好心反而让周佑钱当成了“敬畏”,站长还没说什么,他先开口了:“你,给我开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

  

  站长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周佑钱这种人,虽然很是意外,但过硬的工作素养还是让他迅速反应了过来:“不好意思,先生,我们的火车票是定额发售的,今日去北京的票都已经售罄了,你看是否选择择日出行呢?”

  站长好声好气地说话反而起到了反效果,觉得脸上无光的周佑钱怒道:“我是王爷,是大清和硕睿亲王多尔衮的十世孙,是大清的贵族,一张火车票的事还要王爷我教你?“

  

  站长早就听人说过,2002年起有个男子经常到处说自己是清朝的“王爷”,“溥仪的堂弟”,心想今天算是见着真人了。他也不再客气,直接严肃地告诉周佑钱:

  “我们的票都是定额的,没有就是没有,谁来都一样!再说,清朝都亡了快一个世纪了,你有什么特权!”

  

  最终,啥事没办成的周佑钱灰溜溜地离开了。

  “王爷”和“福晋”

  大闹火车站事件之后,周佑钱算是彻底出了名。没过几天他就接受了几名广州市的媒体记者的采访,周佑钱的“皇宫”也第一次展露在了世人的面前。

  周佑钱家的房子是仿清风格的,多为木制,房间里面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黄绸子。在最大的一个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供奉祖先牌位的地方,牌位的两旁挂着两幅画像,一个是努尔哈赤,一个是多尔衮。

  

  只见周佑钱一边跟记者们讲述“大清朝的光辉历史”,一边带着大家往里面走,走着走着他突然聊起了“大清祖产”:

  “故宫里边那些东西都是我们大清列祖列宗攒下的家业,都是属于我们爱新觉罗的,国家就应该把故宫还给我们。就算不全还,也得让我们进去选一选,把属于我们多尔衮家族的财产全都拿回来。”

  正当周佑钱和记者们滔滔不绝地聊着“归还祖产”的问题时,他的妻子回来了。只见周佑钱的妻子穿着一身黄色的旗袍,脖子上还挂了一长串的念珠,见到周佑钱之后跟他行了一个看起来生疏又蹩脚的清式礼节,并称呼他为“王爷”。周佑钱也很正式地叫了一声“福晋”,然后让她“退下”。

  

  周佑钱为了保持“血统纯正”,妻子也找得满人,只不过两人的血缘近了一些,导致生下来的儿子在智力方面和常人存在一定的距离,不过周佑钱对此倒是并不担心,他觉得既然是多尔衮的子孙,将来怎么可能会过的不好呢?

  溥任:你还是做回一个寻常百姓吧

  周佑钱这个所谓的“溥仪堂弟”的身份姑且不论真假,当时世上倒真存在着一位货真价实的溥仪之弟:爱新觉罗·溥任。

  

  溥任

  溥任是醇亲王载沣之子,溥仪的异母弟,当初溥仪潜逃东北建立伪满时,溥任没有跟着去,新中国成立后,他还遵父命将王府卖给了工业学校,把文物捐给了政府,此后一直专注于教育和清史研究,从来没有鼓吹过自己的“皇室身份”。

  对于这位货真价实地“活着的王爷”,周佑钱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拜访一下”。

  2007年,周佑钱去辽宁抚顺“祭完祖”后,专门前往北京拜访了深居简出的溥任。对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堂弟”,以及他身上那一身莫名奇妙的明黄衣服,溥任并没有什么“故国情深”,而是耐心的劝诫他:

  “你不要眷恋清朝,也不要去搞特殊化,改去清装,做回一个寻常百姓。”

  

  像溥任这种将自己定位为共和国公民,而不是“前朝贵族”的“爱新觉罗”并不在少数。比如一代书法大师启功先生,虽然他是根正苗红的雍正皇帝第9代孙,但却一直自称“姓启名功”,别人给他写信“爱新觉罗·启功收”,他就标明:

  “查无此人,请退回。不信你查我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所有的正式档案,从来没有叫做爱新觉罗·启功的人。”

  溥任、启功这类真正的前朝宗室都选择当一个普通公民,更加凸显了周佑钱的行为的狂妄。更何况,他这个“多尔衮十世孙”的身份,还大有问题。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据正史记载,多尔衮除了在松锦之战前育有一女外,终其一生再无后代,也正因此,多尔衮死后顺治才专门将豫亲王多铎之子多尔博过继给他当养子。

  结果没过多长时间多尔衮这个“皇父摄政王”就被顺治给剥夺了封号,多尔博又被还回去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野外遗子”。

  与此同时,按照周佑钱所说的“先祖1650年南迁”算,到2005年时已经过了355年,那他自己就不可能是第十代人,应该是第十四代人。

  

  按照清朝规定,广州满族八旗不能定居在离城40里的地方,不能经商,因此广州满族八旗解放前基本上都认识,居住地也很统一,而周佑钱祖居之地据查证是当年汉八旗的居住之所,他祖上还经过商,更是一件“有违祖制”的事情。

  更何况,周佑钱在自己印的名片上写他的另一个名字叫做“毓迪”,按照爱新觉罗家族的字辈“永绵奕载 溥毓恒启”算,那他就不是溥仪的堂弟,而应该是溥仪的堂侄。

  

  也正是因为周佑钱身上的历史性错误太多,而且他的行为实在太过哗众取宠,周佑钱的“多尔衮十世孙”的身份并没有得“爱新觉罗”们的认可,觉得他不可能是“爱新觉罗”,甚至连满族人都不是。

  对于这些来自外界的质疑,周佑钱坚予以了坚决否认,他坚称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多尔衮十世孙“,并且一定能找到相关史料证实自己的身份。

  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没有能找到周佑钱是多尔衮十世孙的相关资料问世,他自己也销声匿迹了,也许此事只能问多尔衮本人去了吧。

相关专题:广州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0 05: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