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躺平8年的全职女儿,密谋把亲妈送进医院

京港台:2024-5-24 13:22| 来源:知音真实故事 | 我来说几句


躺平8年的全职女儿,密谋把亲妈送进医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妈妈的烂牙

  我妈晨练回来,嘴里像嚼了颗喜糖,甜到眉眼里去了。她欲言又止,我捉弄她,故意不问。憋了30秒不到,她捂着嘴贼笑:“你猜怎么着?嘉年他爸后牙掉了。”

  “哟,妈,”我故意打趣:“捡到大金牙咱得赶紧搬走啊!”

  我妈拍我一掌:“别闹。他后牙掉了,原来补的牙没有能勾住的地方,不能用啦。”

  “那他还剩几颗?”

  我妈竖起两个手指,比了个耶:“我告他了,你这个情况得种牙,嘉年他爸还没回话呢。乐彤她妈——就那个新搬来的时髦老婆子,她就啧啧了,说种牙可贵了,一颗好几千。嘉年他爸瘪着嘴——”

  我妈模仿老头走风漏气:“他说,‘那我可种不起,我这一嘴牙,花两千块钱就心疼死了’。”

  她噗嗤又把自己逗笑了,幸灾乐祸那味儿真是藏都藏不住。

  我只好捂她的嘴,“您嘴里三颗种植牙,总价一万多块呢,您别张嘴,别露富,俺怕贼惦记。”

  时光回溯到2022年6月,我平静的生活被牙疼打破,我的牙髓被龋洞击穿了。

  我天天抱着半边肿脸喊妈妈,我妈往往叹口气:“懂,我懂,这样的痛苦,我早在四十年前就经历过了。”

  如果我哭惨了,她会把自己的故事讲得更惨。

  大约二十几岁的女青年,个儿高挑、人好看,就是张嘴有烂牙。烂牙处在左后槽,起初嘈嘈切切错杂弹地疼,吃点药就没事了,过了两年,疼到梦中惊坐起。

  那时家中发生变故,我爸早逝,我妈工资不多,又要照顾两娃,日子过得清汤寡水。既然穷,她就得抠,抠到不买药,硬扛。

  她试遍了不花钱的小偏方,比如含花椒粒、咬棉花、咬筷子。这些偏方不知道有没有起效,反正她熬了一年又一年。我趴在她嘴边,打着手电,眼看着那颗牙越来越黑、越来越烂,最后消失不见。

  在我印象中,我妈有两次逼我对她动粗的经历。第一次,她把钳子、改锥、锤子放到我面前,张大嘴:“来吧,拔掉它!”

  我懵懂无知,果然去拔了。但她一张樱桃小口,我的虎头大钳根本没用武之地,摆了好多姿势,她也流了很多泪,最后双双叹气:算了吧。

  第二次,她给了我一根线头,告诉我,这线是缝鞋用的,结实着嘞。线头的另一端,套了个圈,她已经自己动手,牢牢地绑住仇牙。

  “我数三二一,你用力。”她说。

  那时我已经懂事了,急得直跳脚:“妈,干嘛不拴门把手上,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猛一拽门你就解脱了?”

  等拽门太煎熬,她下不了手。

  自然,我也下不了手。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过于狼心狗肺,对我妈遭的罪,没能感同身受。即便她疼得几天不能睡,我依然没省一句:“饿死了!妈,饭呢?”

  高中,我离开她去住校,甚至忘了她牙疼这件事。有天收到她的消息,她去补牙了。

  她终于熬不住,找了家小诊所。医生告诉她,消肿以后才能拔,消肿就得吃药。她很虎,求医生上麻醉。医生也很虎,麻了,三下五除二,给她补了,总花费50元。

  不到两个月,补丁掉了。

  这是她四十多年牙痛史中,在牙齿上最大一笔消费。后来她也疼,熬不住了,买些1块钱10片的止痛药吃吃,聊表安慰。

  我高中毕业,跟着同样落榜的同学四处流浪,主观上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客观上到处打工。高中学历能做的选择太少了,选择少,人就容易自卑。有天受了气,哭着喊着回去找妈。

  此后,我窝在她身边,码字为生,一晃七、八年。新人难出头,稿费养活不了自己的时候,我的傲气也磨得差不多了,只能向现实折腰,研究榜单爆文,跟风写些什么“老子天下无敌”之类的套路。

  这时候,一年数次哼哼唧唧、坐立不安的我妈,就成了我奋发图强、多薅稿费的动力。

  只是到更年期,再加牙疼,我妈的脾气也越来越躁。而且也和以前躁得不一样,她不想咬花椒,想咬砒霜;不想动钳子,想动斧头。

  她很会感慨:“活了半辈子,为什么要被烂牙欺负半辈子?”心高气傲的老妈,开始怀疑人生价值。

  我实在受不了,准备了500元巨款准备给她看牙。可她这人又犟又无情。

  “牙都没了,有啥好看的。”

  500元她收了起来,给我攒着,还叫我将来做个大事给她开开眼。

  她从来认不清现实,看不透她女儿其实是个凡人。

  2017年左右,她陪我去电脑城换新电脑。出来等公交的时候,我妈忽然又暴躁了,时而抬头看天,时而低头看地,在路边走来走去。

  “妈,牙疼?”

  “悄悄的!(方言:闭嘴)”她盯着我的笔记本盒子说。

  “咱们去医……”

  “咦,看把你能的,就你钱多!”

  “可是……”

  “你悄悄的!”她又盯着我的笔记本盒子说。

  她扫兴,我能比她更扫兴——这医院,去定了!

  吵架会加剧她的牙疼。她一边倔强一边委屈,最后索性捂着嘴不讲话,埋头疾走。我拦她挡她,终于拽住她,终于把她塞进出租车。

  省城的医院比几年前小镇子的口腔诊所正规。

  医生说:“不用张嘴。去交个费,先去拍片子。”

  交款处说:“一百元。”

  拍片处说:“对,咬着这个,闭好眼睛,不要乱动哈。”

  我说:“妈,你别站着,坐下来给医生瞧瞧!妈!别走啊!妈!等等我!欸——”

  我妈怒了:“骗钱的,都是骗钱的!”

  就这样,我妈的烂牙,熬到了2022年。

  

  密谋改造

  2022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我没钱了;二,我牙疼了。

  我的钱怎么没的,是个说来话长的悲剧,总之就是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谈了一场不恰当的恋爱。

  牙疼,是个意料之中的悲剧。早在两年前,我刷牙时就发现后槽牙上那根隐秘的黑线,当时心中一凉,杵着牙刷使劲凿它,每天凿它两三次,在我不屑的努力下,它越凿越大,变成了个坑。

  我不是没想过拔它,我只是不甘心,总想着等一等,再等一等,等它疼。

  想起我妈的抗牙疼秘史,我就直打颤。我等它向我宣战,结果它敲锣打鼓的第一天,我就缴械投降了。

  丁细牙痛胶囊、布洛芬缓释片、甲硝唑、阿莫西林,我一吃一大把,我妈喊:“孩儿啊,药不能这么吃,抖音上刚有人乱吃药肾衰竭走了。”

  我管不了,疼啊。

  体验到了不足老妈五分之一的牙疼,我就开始疑惑,她怎么忍住不动存折里的那些个数字,去和烂牙来个决断的。

  牙不疼了的那天,我拉出小电驴,请我妈陪我去拔牙,我妈欣然应约。

  小区门口就有家牙科诊所,但我还是选择了十二公里外的另一家。我谎称医院搞活动,说服老妈去蹭我拔牙的光,免费洗牙。实际上,我是相中了医院的一个老头。

  老头位列太原市种植牙医生TOP10榜,据说种牙数量超过了5000颗,牙牙相连,能环绕我妈整整三圈。我想让他瞧瞧我妈那一嘴烂牙。

  我曾捧着手机,查遍了全市拔牙的套餐,惊讶地发现牙齿越靠后,拆迁费就越贵。一颗牙花费少则二三百,多则两三千,这实在让我望而却步。

  偶然翻到种植牙广告,我萌生了兴趣。深入了解后我做好攻略,假如给我妈种牙,选什么品牌,种牙流程、价格如何等,我都做到运筹帷幄。

  出发时,我提前秘密和诊所业务人员透露了目的,业务人员完全配合我演出,我妈一到就拉去拍片,然后给她慢吞吞地洗牙,顺便把片子偷摸摸地拿到我面前。

  一个业务员,一个医生,一个待宰羔羊,埋头凑一起,叽里呱啦地打造一份种牙方案。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我妈口腔的具体情况:左右两侧、上下两边,担任咀嚼大任的四颗后槽牙中,三颗全部烂完,其中两颗根儿都不剩;因为严重的牙周炎侵蚀,右下侧牙床骨缺失一大块,殃及稍健康的一颗蛀牙;左上的后牙因为缺乏下牙配合咬合而野蛮生长,大而不中用;担任撕咬任务的门牙因为同时要揽起后牙的活儿,导致门牙参差不齐、错落有致,不齐到咬不住,有致到咬不碎。

  连医生都感慨:好一嘴烂牙。

  “你妈是不是肠胃不好?”医生见我点头,解释道,因为我妈只能咬烂食物,大块食物囫囵咽下去,自然会加重肠胃负担。

  我恍然大悟,我妈常年胃酸胃胀。感染新冠后,有一次发烧呕吐,吐出来的食物颗颗粒粒的,我奇怪她怎么咽得下去,她说习惯了。

  我当时满不在意,哪里料到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医生的建议是,种三颗后牙,增生的牙齿磨掉多余的部分,补个牙冠。至于前面的门牙,需要戴牙套去矫正,时间周期至少是两年。

  两年的“刑期”对我妈太漫长,我动了恻隐之心。听说种植后牙后,矫正门牙并非必要,我就爽快答应了:只种植,补牙冠。

  我妈六十岁了,医生建议国产种植牙就好,进口种植牙当然更好,但也更贵。我把网上搜罗的知识再和他交流一番,最后决定使用进口某品牌,一颗牙叫价6590元,三颗打折后一万五,赠送免费洗牙,免费拔我的一颗烂智齿。

  是的,幸亏我的烂牙是颗没用的智齿,拔掉就一劳永逸了。

  

  一出好戏

  议定后,我妈忽然戴着围兜子,掀门蹿了进来。

  “什么东西要一万五?”

  我不动声色:“那个,刚他们说,有个种植牙的客户,一颗牙花一万五。”

  业务员点头:“阿姨,你的牙疼了半辈子,牙槽骨都没了,你不怕感染成血液病?”

  经我妈自动翻译,这话变成了:“阿姨,免费没有了,要不你把银行卡里的钱都刷出来?”

  我妈警惕起来,听了业务员和医生的解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种牙幸福一生,不种病痛一生。

  于是她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都是命。拔牙洗牙都不医保,血液病没准能医保呢,感染就感染吧。以后牙都掉没了,戴一口假牙就好了。不种,反正不种,我一个大活人都不值一万五嘞。”

  我妈神情惶恐地开始拆围兜子,医生赶紧给她摁住。

  “我们现在有一种牙,因为刚上市,优惠力度很大,”业务员老奸巨猾,声情并茂诱惑我妈:“三颗牙,原价一万七,咱们搞活动,五千。”

  我妈拿一副“你当我傻?”的神情继续听她狡辩,我一招拿下她。

  “这是因为他们听说我文章写得好,要我免费给他们写一篇软文,推广这个品牌的牙和他们的医院。”我瞄了眼老头,补充道:“还有医生。”

  我妈只相信她愿意相信的。在她眼里,女儿端着电脑在家中办公,是吊打全国99%打工人的精英分子,她女儿是全国顶流作家的最强劲对手,即使稿子被编辑扔到垃圾堆里,那也是编辑不识货,绝不可能是她女儿不优秀。

  鉴于这个认知,我妈对我的软文值一万两千块一点都不惊讶,她喜了:“嘿,我女儿文章写得可好了,你们找她准没错,物超所值——五千块种牙还是太贵,钱再优惠点。”

  我妈砍价完全无理可循,因为她就想让业务员觉得她不可理喻,轰她出门。但业务员脸不红心不跳,借着请示领导为由,出门玩了3分钟抖音,回来就眉飞色舞:

  “阿姨、阿姨,我们领导实在是太欣赏你女儿的软文了,而且这个产品又在推广期,我们最低最低只能给您降两千块,请您女儿务必要为我们提供3篇软文稿。”

  三千元,我妈还是舍不得。她有退休金,可这老太抠得很,还打算继续攒着,给她一篇软文值一万多的女儿将来干大事。

  到底什么事才算大事,我们母女存在严重分歧。

  我妈漂泊不定了半辈子,到60岁才攒够了自己的一套房,有房的幸福让她经常对着我傻乐,她最希望我能在35岁前也拥有一套房,也能对着她傻乐。这是她认为的“最大事”。

  只有帮我攒够一沓一沓的钱,她才觉得无愧我喊她一声“妈”。

  我姥姥就是这么爱她的,这份爱沉甸甸像传家宝,经她手传承给我。在现在事事都要钱的社会,钱,是爱最直接的表达。

  我怎么能花光她的愿景呢?

  我妈不想金币哗啦啦地流出去,她想逃,我堵着她,大手一挥:“我掏钱!”

  “不用!”我妈唾沫星子都要啐我脸上了:“你干嘛一定要花钱?”

  “你是我妈,我给你花钱,天经地义!”

  她不好当众撕我的脸,脸上的表情像在表达:你不是我女儿,你是家贼!

  诊所的小助理们很给力,一边胳膊搀一个,把她架进手术室,医生趁机麻利地上手打麻醉,就这样,她开始种牙了。

  休息区等待的顾客中,有个声如洪钟的白发老头,向我举起大拇指:“好样的!好闺女!”

  手术是医生负责的,好闺女需要和业务员谈付款的细节了。

  我妈眼里的三千元,是我需要实实在在付出去的一万五千元。我卡里没钱,花呗有5000额度,且付款受限制,不能分期,借呗有10000额度,可以一次性借出。

  借就借!

  我并非没想过怎么还款,总觉得再多压榨一下自己,还是能有点油水渗出来的。我当时的想法是,只要我多码点字,实在不行,兼职去跑外卖。

  反正,我下了决心,要给我妈种牙。我心里对她说:“对不起,拖了这么久,我才开始爱你。”

  付款是愉快的,合同签得也是大方的,我和诊所唯一没写进合同里的约定,就是对实际付款费用守口如瓶。

  

  捉襟见肘的女儿

  接下来一年时间,我妈时不时就要被拽到诊所去受罪。

  不包括数次拍片检查,只植牙手术一项就分了好几步:

  先要切开牙龈,在牙槽骨上打个洞,植入种植体、缝合,等牙槽骨和种植体融为一体。缺失牙槽骨的那一侧,放骨粉填补,等骨粉成长为真正的骨头。

  半月过后,拆线。在种植体上戴帽帽,就是安装愈合基台,使埋在牙龈里的种植体暴露,引导种植体周围的软组织愈合;

  又过两个月,种植右上牙。又过半月,对左上增生的牙动手,切除多余部分,咬牙模,准备做牙冠;又过半月,左上做牙冠,左下做牙冠。

  转眼就是年底。这一年中,我妈的嘴角屡屡被扯得血淋淋,她双眼含泪骂了我很久、很久。

  有天半夜,我突然惊醒,见她一双泪眼朦胧,问她怎么了,她答:疼。

  这个疼,是让我喜欢的。这是在她一方贫瘠的牙龈上动土的痕迹,是她几十年牙疼史的终结,是她开始用后槽牙细嚼慢咽的曙光,是女儿进化史上的一次伟大进步。

  我说,妈,我爱你。她眨眨眼:“让你花钱了。”

  “我爱你。”

  “你说妈妈是不是个累赘?”

  “妈,我爱你。”

  她抱了抱我:“我也爱你。”

  医生说,孩子主动为老妈种植进口牙的少,多见的是老妈主动来为孩子种植进口牙。

  因为一万多的牙齿种进我妈的身体,她便觉得自己是个挺值钱的宝贝,又因为女儿舍得为她掏三千块和3篇软文,她觉得自己仍被女儿宠爱。

  有价值和被宠爱,是老年父母最渴求的认同,因此三颗种植牙作为证据,毫无意外地成为我妈往后时不时念叨起的骄傲。

  截止2023年年底,我们计划中的牙齿还剩最后一颗没动手。

  其实,早在2023年2月就可以动手了,但那时我财务状况实在不佳,入不敷出,榨不出一滴油了,没办法付剩余的五千块。

  我说,“妈,春天风大,夏天再种。”

  到了夏天,我说,“妈,夏天太热,秋天再种。”

  我妈对我的拖延症很不满,她认为,交了钱就应该赶紧做完手术,万一人家一夜倒闭,她去哪里种剩下的一颗牙?

  5月,牙科诊所联系到她本人,我妈说什么也要去赴约,我两袖空空,只得硬着头皮上阵。

  诊所给出的理由是,看看骨粉长好了没。医生看过以后,确认状态良好,便说:“咱们现在种,冬天就不用跑了。”

  我妈再次进了手术室。与此同时,我该和业务员谈谈了。

  说来不巧,业务员有事不在店中,助理又是新招的小妹,不知道我和诊所的秘密约定,大大方方地请我去付费。

  老太太的顺风耳很快捕捉到了,暴跳而起,冲出手术室,专要看我这个败家子背着她的勾当。

  我说:“助理看错人名了。”

  助理说:“我没看错嘛,一万五,你交了一万,还差五千。”

  我妈惊诧:“什么?一万五?”

  幸亏医生还是过去的医生。他追出来挡住我妈,训斥小助理:“错了错了,你肯定登记错了。她和那个差五千的客户名字一样,但不是一个人。”

  我妈半信半疑问:“真的?”

  医生答:“真的。你没交够钱,咱能给你手术吗?这不可能嘛。走,咱们回去继续手术。”

  

  三个月攒五千块

  我妈乖乖回去了,我满身冷汗向小助理低声道歉,说明了我和诊所的秘密约定,把付款二维码推了回去,在微信上和业务员私聊。

  我30岁了,浑身上下找不出两千块,说明赚钱能力不行,不能赚钱就是没本事,没本事就是废物,很丢人。

  在手机里,我说明我的困境,争取对我有利的付款方案。

  业务员给出两个选择:要么分两次付款,安装愈合基台时一次,取完模型一次;要么,下月月底一次性交。

  安装基台时间太仓促,我攒不够钱,所以选择了下月,也就是7月月底一次性交。

  我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做准备,那段时间,我做起了顺丰同城急送。做这个活儿主要有两个考虑:一是时间自由,不影响我写作;二是收入日结,攒够了钱我就能停。

  但跑同城也是有门槛的,接单资格里有一项:必须买公司提供的工服和箱子,价格近200元。

  送的货物大多是食物、文件、个人物品。如果要跑外卖和送蛋糕,得提供健康证。于是我花了70元做体检,等了一星期,结果谷丙转氨酶偏高,身体不健康。

  不健康的我只能送单子相对较少的鲜花和文件。第一单鲜花从肛肠医院出发,送到小学校。小学老师跑出来,在电话里和寄件人吵了一架,最后霸气对我说:“他的花我不收,你送回去。”

  我只好又送回肛肠医院。订单结束了,才想起业务流程里,可以点击客户拒收拿点补偿,经验不足我只能认栽。

  送文件时,到达收件地址了,收件人不在,要求放门房。我离开后没多久,收件人打电话,嚷嚷门房里不见文件,才发现他填写的收件地址不对。

  我要求收件人重新下单,收件人反而威胁投诉。我害怕被投诉平台扣钱,骑着小电驴多跑了十几公里,亲手送到他手上。

  有一次送个人物品,顾客提前填写的重量是1kg,到了之后,我发现物品至少重5kg。按流程应该修改订单,但重量差额费近一百元。我做滥好人按1kg提了货,没想到收件地址是个正在改造的老小区,坑坑洼洼不能骑电动车,我只好拎着5kg的大包,从1号楼走到12号楼,收件人又是个独居的残疾人,住步梯7楼……

  这笔订单直接让我精疲力尽,蹲在下水道口好半天缓不过劲。

  那段时间,我最喜欢下雨天。订单有天气补贴加持,单价就会高一点。同时因为路面湿滑,害怕车轮打滑出事故,大家都不敢骑快。这样一来,接单慢且少,单价与风险成正比,平时需要十一、二单才能赚够的九十多块钱,在雨天悠悠闲闲六七单就赚够了。

  但这笔钱没有用在种牙上。

  7月,我因为连续几个月经期过长、血量过多,常常犯困甚至发晕,只好走进医院。诊断结果是子宫内膜过厚,严重贫血。

  给妈妈攒的钱还没够,我的身体先出问题了。

  医生建议宫腔镜手术,手术价格五千元起步。这是我辛辛苦苦想攒的五千元,想用在我妈妈身上的五千元。

  为了省钱,我要求吃药保守治疗,共三个疗程,每个疗程四、五百元。

  医生提示我风险,如果吃药无法让内膜恢复正常厚度,仍需要手术,手术还是五千元起步。

  走一步算一步,我想先把我自己的身体拖着,把妈妈的牙弄好。

  为了配合治疗,我必须听医生的话静养,同城急送的兼职只好取消,连码字的工作量也要减少。如此,一直延续到10月,凭着不多的稿费,我终于又凑够了五千元。

  10月31日,在拖了整整三个月后,我联系诊所,为我妈继续种牙。

  这一步,植牙到了咬牙模的阶段。在去诊所之前,我在微信提前付了钱,再次提醒工作人员不要提价格的事。

  终于又能够踏踏实实陪她去炫耀了。

  那天,我妈打扮得像要出门旅游,她走进诊所,高昂着头颅,助理立刻走出前台,热情地迎了上去。

  “好久没见啦。我女儿太忙了,我自己要来,她又不肯,偏要陪着我——你说这点小事,有什么必要陪着?”我妈笑着,助理当然顺着附和她:“理解、理解。咱们现在种牙正好,医生已经在等你啦。”

  我们约的那位老医生,原本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因为我这个消失很久的顾客突然造访,被业务经理推迟了休息日。

  因此他见到我妈,尤其感慨:“哎呀,就等你啦,种牙这个事不能再拖啦——先去拍个片吧。”

  我妈轻车熟路地跟着助理去CT室,牙齿的影像同步到手术室的电脑上,我清晰地看到,钢筋般坚固的种植体深植妈妈的牙骨。

  助理为她系了胸口的围兜,她顺从地躺在手术椅上,灯光打在她口腔的位置,医生说:“咱们今天的任务是咬牙模。”

  妈妈点点头。

  医生查看了下牙齿,夸她:“看,长得都挺好。”

  我妈向我眨眨眼,好像在等我夸奖。

  我等在手术室外,感觉胸膛正被一种热烈的情感涨满。

  是啊,我妈真了不起,在一片废墟般的口腔里,重建了自己的堡垒。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6-8 02: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