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的歌聲》 4-3

作者:Chaos75  于 2009-8-31 15:4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創作歷程|通用分类:音乐欣赏|已有1评论

关键词:

56、          晴,内。游泳池。

 

姜夏跟着海风走进空无一人的游泳池。两人沿着泳池边走着。海风说:“……多清静啊。我是该好好散散心了。姜夏笑着说:平时人挺多的啊,今天真奇怪。……哎,一会我们比速度啊。

海风蹲在池边撩水玩,姜夏换好泳装走出来,边整头发边说: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她突然愣住了。游泳池里摆满了设备,整个摄制组已经准备好了。

海风站起来,笑着说:我们今天包了游泳池,就是为了请你给歌手大赛拍宣传片。现在你不会拒绝了吧?

姜夏的表情从惊讶到气愤,直到变成木然。她冷冷地说:你们都出去,别妨碍我游泳。

海风略带吓唬地说:这儿是我们包的。你必须让我们拍。

姜夏回头走向女更易室。海风一把拉住她,训斥说:姜夏!你今天必须拍!姜夏拼命挣脱,海风紧紧抓着她。姜夏忽然咬了海风一口。

海风松开手,姜夏夺门而逃。

海风吓傻了。

 

57、          晴,外。繁华街道。

 

海风追上差点被车撞到的姜夏,紧紧抱着她。

姜夏大哭。

 

58、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客厅。

 

海风和老夫妇三人相对而坐。孙老太给海风讲着:“……就是这次海难,姜夏的爹妈都失踪了。从那么小开始,她就经常发病。大夫说长大了自然会好,直到现在还是经常犯。这孩子啊……”孙老头补充说:不过已经好多了,不受刺激就没事。

海风低着头,懊悔地一言不发。

老夫妇对视了一下,孙老头接着说:你也不是故意的,你也是好意。

孙老太忽然拉着海风的手,恳切地说:你就别逼她了,让她静静地活着吧。

海风抬起头来,心情复杂地说:可是她这样太可惜了啊!她可以有更好的生活……”

小静从姜夏房间走出来,打断海风说:什么叫更好的生活?你不就是想利用她实现自己的想法?你的生活好?我就没见你真正笑过!

海风无言地走了出去。

小静坐在老夫妇身边,轻轻地说:爷爷奶奶,从我来打工的第一天就住这儿。她从来没有犯的这么严重过……”说着抽泣起来。

孙老太抱着小静,安慰地说:过两天她就没事了,这么多年我和你爷爷也都过来了……”小静抱着孙老太嚎啕大哭。

 

59、          晴,内。歌手大赛组委会办公室。

 

海风憔悴地给大家讲解着新的策划方案,说:“……所以,我们还是放弃那个主题,把主题定得踏实一点,就叫天女湖上的歌声吧。我说完了。

老成表情严肃地看看大家,说:海风,为什么要改方案?那个什么夏不行了我们可以找别人……”

海风暴躁地打断说:姜夏!她叫姜夏!……找什么别人?这儿合适的女孩几乎都看遍了!不行就算了,干吗强求?

老成沉吟了一会,强压怒火地说: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是你能决定的。还是照原计划执行。……宣传片吗,随便找个女孩拍了就行了。要不然我给你找国家花样游泳队的来?

海风把手里的文件摔在桌子上,大叫:我不拍!

贾经理忽然拍案而起,叫道:你不拍拉倒!出尔反尔,不都是因为一个女孩?你就是来追女孩的吧?你这个骗子!

老成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惴惴不安地看着三个人。

海风反而冷静下来,收拾着自己的文件,轻描淡写地说:我没有办法执行原来的计划。我辞职。

鸦雀无声的办公室里忽然当啷一声响。

老成手里的圆珠笔掉在桌子上,滚来滚去。

 

60、         夜,外。湖边。

 

贾经理拿着一个还有小半瓶酒的白酒瓶,边喝边在湖边唱着歌,来回跑动着做出各种奇怪的动作。

他摔倒在沙滩上,气喘呼呼地掏出手机,费劲地拨了个号码,口齿不清地说:我要死了。对。马上就死。没有,我没喝酒。我喝的是水。在湖边,在公园的湖边。

他看着天上的星星,满脸笑容地闭上眼睛。

 

61、           夜,内。湖滨黄楼二楼海风房间。

 

海风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听到楼下一阵响动,走到窗前,看到小静出了大门,飞奔而去。海风下意识地要开门追出去,想了想又回来坐在床上。

 

62、          夜,外。湖边。

 

贾经理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甜甜地睡着,忽然脸上被人浇上一捧湖水,他猛地醒过来。

小静关切地看着他,说:回去睡吧。你没事吧?

贾经理泪如泉涌,哭着说:你怎么来了?小静安抚地说:你打电话啊。好了,快回去吧。别哭了。贾经理马上停下哭泣,擦着泪水,语气正常地说:对,你说的对。我不哭了。虽然我心里很苦啊。我不能哭。再苦也不哭。他挣扎着要站起来,脚下一软又靠在石头上,小静忙扶住他。

贾经理严肃地说:我不行了,你先回去吧。这儿我来顶着。放心,人在阵地在。小静无奈地说:怎么喝成这样?你还认识家吗?

贾经理被说到痛处,拉着小静的手痛苦地说:丛海风走了。辞职了。是我逼走的。我不讨厌他啊,我为什么要逼走他?

小静抽了一下手,贾经理松开手,又紧紧拉住小静的胳膊。小静无奈地听着。

贾经理接着说:我认识家,就在那边山上。我爸爸在矿上工作,我妈是子弟小学的老师。我好想我妈啊!我不想拆了你的小楼啊,我没办法啊……”说着又哭起来。

小静感动地看着贾经理,拉过他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扶起他,往大门走去。

老成带着两个人着急地跑过来,看见小静掺着贾经理往外走,忙过去。

两个人扶过贾经理,老成对小静说:你就是小静吧?谢谢你啊。我们送你回去。

小静冷冷地说:不用了,我走了。贾经理一把拉住她,带着哭腔说:不行,送你……”

老成喝斥道:放手!借酒装疯!没出息的东西!

小静甩开贾经理,冷冷地对老成说:你干吗这么说他?你没年轻过吗?

老成愣了一下,忽然笑起来,说: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们都这么大的火气?

贾经理好像清醒了很多,他推开扶他的两个人,对小静说:你不能这样跟老人说话。小静生气地说:我是……”话还没说完,贾经理给了小静一个耳光。

大家都愣住了。

小静咬着牙,转身走了。老成在后面喊:姑娘,别走,我们送你……”

 

63、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姜夏房间。

 

小静在床上痛哭,姜夏在一边哄她。姜夏温柔地说:好了,别哭了,为了这么个人。

小静哭得更厉害了,边哭边说:你还说我?丛海风明天就走了!

姜夏拍着小静,嘴上说:他爱走不走。同时抬头看看楼上。

小静伤心地哭着,姜夏抱着她,轻轻拍着。

 

64、          晨,外。湖滨黄楼外小码头。

 

海风提着箱子走出黄楼,留恋地看看周围。姜夏的声音喊道:走啊,去打鱼!你不是会吗?

海风回头一看,姜夏站在码头上,老夫妇正在小艇上整理东西,三个人都冲他招手。

渔网被扔在船上。

孙老头解开缆绳。

海风摇摇晃晃地上了小艇。

小艇的马达被熟练地发动起来。

小艇在码头外绕了一个半圆,破浪而去。

 

65、          晴,外。湖上。

 

小艇在湖面上跳跃着疾驶,船两侧的浪花形成了一片水雾。

海风坐在船舷,张开手迎着浪花,一脸陶醉。娘俩坐在船中,孙老头坐在船尾操纵着马达。

海风笑着指指远处的一处水湾,孙老头熟练地操纵着小艇转向。

小艇做出一个高难度的侧转,向着水湾驶去。

 

66、          晴,外。湖上。    

 

孙老头关掉马达,起身去拿渔网。

小艇缓缓地停在了湖上。

孙老头姿势优美地把网撒出去,乐呵呵地说:来,试试!

海风兴致勃勃地拿起另外一张网,却不知从何下手。

孙老头细心地为海风讲解着。

海风手持渔网,迎风而立,信心百倍地准备撒网。

大网在空中撒开。

网罩在孙老头的身上,同时响起巨大的水声。

海风扒着船舷,从湖里露出头来。

 

67、          晴,外。湖中小岛。

 

小艇停在小岛的沙滩上,四个人坐在一堆火旁。海风穿着雨衣,举着自己的湿衣服在烤。

孙老头好像无心似地说:靠劳动吃饭,不容易吧?

海风心事重重地随口附和着:干什么都不容易啊。您二老打鱼也很辛苦的……”

孙老太笑笑说:我们都打了一辈子鱼了,就怕有一天不能打了,我们怎么过啊。

孙老头神情凝重地看着远方,慢慢说:他们把城里弄脏了还不算完?!……就剩下这么片清静地了,得有人守着……”他看看海风和姜夏,对老伴说:凤啊,咱去干活,一会来接他们。

 

68、         晴,外。湖上。

 

小船在湖上随波逐流。

孙老头拉起一网鱼,坐下点着一根烟,说:也不知道那两个孩子在聊什么?

孙老太摆放着鱼,头也不抬地说:年轻人的事还用你操心?她停下手,边想边说:当年你不也是半夜带我到湖上去,还说要打野鸭子……老骗子!

孙老头恼羞成怒地说:跟你说正经事哪!怎么又东拉西扯!我骗你了?我怎么骗你了?是你说半夜有野鸭子的!就是有野鸭子!孙老太生气地说:你要咬人啊?一点情调都没有!……咱俩得掰扯清楚!我说有野鸭子可是没说要去打啊!是谁偷了队里的小艇非要带我去?后来你都干吗了?你打的野鸭子哪?孙老头被老伴打掉了气势,不服气地小声唠叨说:就是你!

孙老太又是得意,又是羞涩地嗔怒道:老不正经!

回忆往事,孙老头黯然地说:队里的人都搬到城里去了,就剩我们这座小楼了……”

孙老太安慰老伴说:你要是觉得孤单,咱就把房子卖给他们,也到城里去?

孙老头忽然又发脾气地说:干吗?!让那帮人在这儿修度假村?盖洗头房?我死也要死在这儿!孙老太赶忙安抚地说:不卖不卖!别动气,犯了病我可弄不回你去!

 

69、          晴,外。湖中小岛。

 

海风穿好衣服,叫道:好了!

姜夏从礁石后面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大块黄色的石头,高兴地说:看!好大的水晶!

海风整着衣服,看了一眼,怀疑地说:不就是一块石头?怎么是水晶?姜夏坐下,拣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用力砸掉黄色石块的一角,露出璀璨的光芒。

姜夏把水晶递给海风,嘲笑地说:你就喜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东西。真的水晶是不会让你这种人找到的。海风认真地看着水晶,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个水晶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

姜夏充满感情地边想边说:这个湖里住着好多天上下来的精灵,都是女孩,她们都是犯了错误才被赶到这儿的……”

海风调侃地问:是不是偷偷谈恋爱啊?

姜夏惊讶地说:就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哎呀,别打岔!她拨拨火,火光中出现了一群身披薄纱的美丽女孩。

 

70、          晴,外。湖中小岛。

 

女孩们在水边追逐嬉戏。

姜夏的声音充满感情地讲下去:她们白天在岛上睡觉,晚上就到湖上游泳,做游戏。这儿的生活其实一点也不比天上的生活差,所以没人想过要回到天上去。后来有一天,一个住在湖边的人发现了她们……”

一个穿古装的男子从水中浮上来,远远地看着女孩们。看到这个人的正面,竟然是贾经理。

 

71、           晴,外。湖中小岛。

 

海风点点头,接着讲道:后来就是偷看洗澡,然后偷衣服,然后娶仙女为妻,然后王母娘娘知道了……”

姜夏笑着把海风推倒在地上,说:那是牛郎织女!

海风也笑着说:这些民间故事不都一样嘛?

姜夏忽然幽幽地说:不一样。那个人带了好多人来看她们。可是他不知道,精灵被人偷看了是会……”姜夏忽然停下不说了。

海风看着她,她的眼里泛起了泪光。海风忙问:怎么了?

姜夏掩饰地抬手擦了擦眼睛,接着讲道:精灵被人偷看了是会死的,变成石头,就是这些水晶。

海风惊讶万分地说:不会吧?这个故事太残酷了!

姜夏忽然高兴地说:可是还是有一个精灵没有死啊!……”

 

72、          晴,外。湖中小岛。

 

一个蒙面的精灵伫立在湖边的岩石上,遥望远方。

姜夏的声音:她于是就在这儿等着,每天在水中游弋……等着有一个注定的人来爱上她,并且保护她不被别人看到,那一天,她就可以让自己的同伴复活了……”

风吹掉了精灵的面纱,是姜夏。

 

73、          晴,外。湖中小岛。

 

姜夏接着说:这些水晶的歌声,就是来召唤那个注定的人的。

海风被这个故事感动的眼含热泪,看着姜夏。

姜夏深情地说:我是这儿的精灵,我不想当明星。对不起。

海风也动情地说: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刚开始的时候我拍的都是我最想看到的东西,那时我也觉得自己是精灵,可是现在……我都不认识我自己了。我每天醒来都会问自己今天活着为了什么,可是我从来都回答不出来……”

姜夏跳起来,拉着海风说:你过来!

 

74、          晴,外。湖中小岛悬崖。

 

海风站在高高的悬崖上,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湖水,脚下是犬牙交错的礁石,他试着往下看,吓了一跳。

海风的呼吸急促起来,开始微微发抖。

站在下面的姜夏抬头看看海风,大喊道:你害怕吗?

海风闭着眼回答:有点!

姜夏在下面大喊:不许闭眼!看着我!回答我一个问题!

海风挣扎着看着姜夏。

姜夏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你现在掉下来,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了吗?

悬崖上的海风如遭电击,姜夏的话回荡在他脑中。

姜夏紧张地看着上面的海风。

海风面对阳光,仿佛看到了一条道路。

海风露出孩子般的笑容,微笑着张开双手,迎风而立。

姜夏也笑了,低声说:我喜欢你……”

 

75、          夜,内。湖滨黄楼二楼海风房间。

 

海风在笔记本上打着字,是一部剧本。

海风停下来,活动着手指。忽然想起什么,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电话接通,海风高兴地说:何言啊,我是海风。……我那个五年都写不下去的剧本终于写完了。哈哈。……哎,你能来一趟吗?有个病人。……少废话,马上来!……对了,娴娴好点了吗?她怎么老缠着我?……”

 

76、          夜,内。湖滨黄楼二楼海风房间门口。

 

姜夏端着一盘吃的站在门口,呆呆地想着什么。

 

77、           夜,内。心理诊所。

 

何言挂断电话,无奈地摇摇头。走到窗前,又走到诊疗椅前,忽然想起什么,过去把门锁上。

何言躺在诊疗椅上,手里拿着一块老式怀表,平静单调地说:我现在要睡去二十分钟,可以把我心里不必要的压力全部去除,等我醒来,就可以用正常的心态去处理他们俩的问题。我没有错,谁都没有错。我要睡去了……”

怀表垂在诊疗椅边,轻轻晃动着。

 

78、          夜,内。巨型会议室。

 

会议室里只有尤总、老成和贾经理三个人,三人坐的距离非常远,谁也不说话。

老成硬着头皮打破尴尬,说:尤总,湖滨那边……”尤总一摆手,冷冷地说:我都知道了。

尤总接着说:丛海风,辞职了。歌手大赛停了。对吧?

老成不动声色,贾经理点点头。

尤总:那个难看的黄色小楼,还在。圈地停了。对吧?

老成依然不动声色,贾经理又点点头。

尤总还是冷冷地说:该去的没去,该留的不留。你们也停了。对吧?

贾经理想了想,说:我们尽力了。

尤总冷笑着说:把我们集团玩破产了你们也打算这么说,对吧?

贾经理还要辩解,老成抢话说:一周。

尤总拿出一根烟,从中间掐断,点着一半说:我很忙。三天。

尤总把掐下来的半根烟立在桌子上。

 

79、          晴,内。海风家。

 

王娴的手拿着餐刀漫不经心地往面包片上涂着黄油。何言说:我看你还是别去了。

穿着睡衣的王娴把面包片放到烤面包机里,不屑地说:我凭什么不去?他不是发现一个新作品吗?我得去见识见识啊!何言往嘴里塞了一片火腿,边嚼边说:你这心态,是去踢场子吧?

王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你怎么就认为我这么小心眼?跟你似的?

何言忽然笑起来。

王娴无名火起,拿着餐刀顶在何言脖子上,生气道:你笑什么?

何言躲闪着,分辩道:我在想象最后的结果……”

王娴把餐刀用力扔在盘子里,清脆的咣当一声。何言愣住了。

两人对视着。

王娴一字一顿地说:带我一起去!

何言尴尬地说:你去就去吧,干嘛让我带?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王娴恶狠狠地说:跟你没关系吗?!

何言满脸通红,不知该如何回答。

的一声,面包片从烤面包机里跳出来。

 

80、         夜,内。湖滨黄楼一楼客厅。

 

海风、小静、姜夏和老夫妇正在看电视,大家都全神贯注地看着一个无聊的电视讲座。孙老头忽然说:姜夏,去开门。姜夏疑惑地说:我什么都没听到啊。孙老头坚定地说:快去开门,有人来了。

姜夏打开门,贾经理尴尬地站在门口。姜夏回头说:小静,找你的。

小静一边死盯着电视,一边恋恋不舍地站起来,回头看见是贾经理,马上把头扭过去。

海风看看小静又看看贾经理,刚要起来,姜夏走过来按住他。

小静平静地说:麻烦你从外面把门关上。

贾经理嗫嚅道:我有事找……”

小静依然平静地说:谢谢你。

贾经理摇摇头,真的从外面把门关上了。

 

81、          夜,外。湖滨黄楼外。

 

贾经理犹豫地要离开,海风在后面叫住他。

海风开朗地说:你最近还好吧?我后来才知道你们的事……”贾经理黯然地摇摇头,说:我们从头到尾也没事。

海风拉着他说:别啊,哥们是情场老手,再教你一招。贾经理如惊弓之鸟,担心地说:还教啊?海风大笑地说:这招简单!省钱省力!贾经理苦笑着说:我没那心思了。

海风凑近他说:掏心窝子会吧?想什么说什么!

贾经理点点头,又摇摇头。

海风会意地说:明白。我去给你叫。转身走了进去。

贾经理郁闷地点着一支烟。

烟头在黑暗中一明一灭。

贾经理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转身要走。

小静优雅地推门走出来,叫道:我问你一句话。

贾经理头也不回,站在原地。

小静说:非要毁了这房子吗?你知道这是多少代人,现在多少人的家?

贾经理低着头说: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他转回身来,看着小静说: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多少人现在的工作和将来的家?

小静点点头,温柔地说:你别说话,听。

贾经理莫名其妙地听着,摇了摇头。小静走过来,看着他,指着湖水说:你听见水晶的歌声了吗?

贾经理愣住了,神情缓和下来。

忽然,贾经理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忙接起电话。背对小静说着什么。

小静担心地看着他。

贾经理挂断电话,满脸坚毅地对小静说:对不起,我没有选择。

说完推开小静,冲进黄楼。

小静看着黄楼,听着贾经理歇斯底里的呼叫声和桌椅翻倒的声音。

 

82、         夜,外。湖滨公路。

 

何言开着车,王娴坐在旁边,两人默默无语。

何言掏出手机,拨通号码,说:哎,海风啊。…………我马上到。……什么?你在医院干吗?……哎!海风,海风……”

何言看看王娴,还是没有说话。

王娴摇下车窗,风吹动了她的头发。王娴慢慢地说:你干吗不告诉他我来了?

何言拨了一下中控。

王娴的车窗关上了。

 

83、         夜,内。医院病房。

 

孙老头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眼。

孙老太坐在床边垂泪看着老伴。

小静站在墙边,默默看着。

 

84、         夜,内。医院大厅。

 

海风和姜夏守在病房门口。

海风看看姜夏,关心地说:你们回去吧,我在这儿就行了。姜夏刚要说话,忽然停下,看着门口。海风也回头看去。

贾经理陪着铁青着脸的老成走进来。

贾经理看到三人,跑过来问道:老头在哪间?

姜夏冷冷地说:在这儿就敢动手?这儿可是医院。

贾经理阴着脸说:小丫头别胡说。没你的事。

海风气愤地质问贾经理说:你还有完没完了?

贾经理看看远处的等着的老成,咬牙切齿地对两人说:你们俩别跟我找麻烦!转身走到病房门口,一间一间地窥视着。

海风走到老成面前,刚要说话,老成惊讶地说:你还没把姜夏搞到手?

海风听愣了,反问:你说什么?

老成依然故作惊讶地说:咱们不是说好了?你把姜夏搞到手就带她回去,然后再回来做歌手大赛啊?你这人怎么没信用?

姜夏冷冷地看着海风,离他远远的。

海风忙对姜夏说:他诬陷我的,你别信他的!

姜夏默默地摇摇头。

老成接着说:辞职和帮着老两口不都是我们计划好的啊?怎么会搞成这样?你是怕他们反对姜夏跟你好?那也不用闹出人命来啊!你也太狠了!真看不出来!

姜夏嘿嘿冷笑着,看着海风。

海风在姜夏的目光下感到毛骨悚然,转身抓住老成,大叫:大骗子!

一个走过海风身边的年轻护士呵斥他道:喊什么喊?没来过医院啊?什么人啊……”

海风目露凶光,狠狠地说:闭嘴!

小护士被他的气势吓住了,低头走了。

贾经理找到了老孙的房间,远远地喊:成总,这儿哪!老成挣脱了海风,往病房走去。

姜夏忽然冲上去拉着老成,疯了似的哭喊道:不许你进去!都是那个坏蛋把爷爷害得!还我爷爷!……”老成没想到她会这样,忙手足无措地挣扎着。海风愣了一下,冲上去抱住姜夏,喊着:姜夏,别这样……”

老成站在一边,似笑非笑地看着。

姜夏慢慢冷静下来,在海风怀里放声大哭,海风紧紧地抱着她。王娴和何言走进来。

王娴冲着海风走过去,何言看阵势不对,拉了王娴一下,被王娴甩开。

王娴走到海风面前,笑笑说:哎,我终于可以不用做你的作品了。给你介绍个人。

海风抬头看到王娴两人,烦躁地说:娴娴你添什么乱?!

姜夏停止了哭泣,看着三个人。

何言忙上来拉住王娴,劝道:王娴,别闹,有事回头再说。

王娴甩开何言,恨恨地说:你倒是哪头都是好人啊?!他是我未婚夫!是我勾引他的!你满意了吧?

姜夏猛地推开海风,大喊道:她就是娴娴?就是你天天打电话的人?你是骗我的,你们都是骗我的!全是假的!说完又哭又笑地往门外跑去。

听到动静走出病房的小静推开门口的贾经理,看着一堆人,大骂海风:丛海风!你去死吧!转身去追姜夏。

海风全乱了,冲着王娴大喊道:你高兴了?你要怎样才算完啊?

王娴微微一笑,拉过何言,突然与何言接起吻来。何言挣扎了两下,只好认命。

海风脸色苍白,往门外走去。

老成也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摇摇头往病房走去,刚要推门,门开了。孙老太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刚才的小护士带着几个护士一起走过来,义正词严地呵斥道:你们这帮人再闹事我就报警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冷冷地看着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putongren10 2009-9-9 01:26
sf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05: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