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加利福尼亚州:美国的“第三世界”(图)

京港台:2019-9-13 05:03| 来源:法意 | 评论( 22 )  | 我来说几句


加利福尼亚州:美国的“第三世界”(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图片来源: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6/california-third-world-state-corruption-crime-infrastructure/

  加利福尼亚:美国的“第三世界”

  作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

  译者:吴灵思

  法意导言

  中产阶级消失,中世纪疾病肆虐,赋税高、社会服务差、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落后、交通不便,以及大规模的移民(专题)。这些原本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典型特征,然而21世纪的加利福尼亚却越来越符合这个定义。加利福尼亚所谓的“建造者”们自己过着舒适的精英生活,而不会理会普罗大众是在怎样的境况中挣扎。少数精英和大量下层阶级之间的这种根本分歧,恰好是“第三世界”的最佳定义。本文从教育、医疗、税收、基础设施等多个方面将加利福尼亚与其他地区进行对比,作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是美国古典主义者、军事历史学家、专栏作家,曾担任《国家评论》《华盛顿时报》和其他媒体的评论员,同时也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名誉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希尔斯达尔学院客座教授。

  

  图为本文作者维克多·戴维斯·汉森

  图片来源:http://victorhanson.com/wordpress/

  “第三世界”原本是一个过时的冷战时期的地理术语。但是在198

  9年之后,“第三世界”从一个政治名词变成了一个形容词,不仅仅是指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与苏联集团。

  相反,现在的修饰语“第三世界”已经超越了地理、政治和种族的界限。它纯粹代表了全球所有(不论种族和宗教)贫穷的失败国家。

  第三世界的症结表现为腐败的政府

  、法律的不平等或法律的难以适用、中产阶级的消失、中世纪疾病的肆虐。第三世界国家饱受赋税高、社会服务差、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落后、交通落后、部落主义、帮派和缺乏安全保障的困扰。

  第三世界社会的另一个主要特征是官方否认上述所有情况,并对任何揭露这些悲剧的人作出近乎歇斯底里的报复反应;或者是大规模的移民,居民倾向于选择除自己国家外的其他任何国家,例如索马里、委内瑞拉、古巴、利比亚或危地马拉。

  21世纪的加利福尼亚是否越来越符合这个定义?——尽管加利福尼亚有着全美国最适宜的气候和最美丽和多样化的地貌、面向亚洲经济体的充满活力的天然港口,和丰富的天然木材、农业、矿业、能源,并且有幸继承了上个世纪有效的地方政府和州政府的遗产。

  加利福尼亚庄园

  从许多标准来看,21世纪的加利福尼亚既是美国最贫穷的州,也是最富有的州。近四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另外五分之一人口被归类为接近贫困线。但20世纪后期,情况还不是这样。美国三分之一的社会福利申请者现在居住在加利福尼亚。该州无家可归的人数是全国最多的(13.5万)。美国无家可归的人口中大约有22%居住在这个州——而加利福尼亚本身是美国经济体量最大的一个州,造就了美国为数最多的亿万富翁和高收入地区。

  但从另一些指标来看,加利福尼亚的中产阶级正在萎缩——归结于大规模的监管、高税收、绿色城市规划以及随之而来的高房价。从加利福尼亚向外移民

  的现象很大程度上在中产阶级和中上层阶级中出现。在过去的30年里,数以百万计的人离开了加利福尼亚(这些人往往年轻、富裕且单身),取而代之的是来自外省的贫困、并且往往是非法的移民。

  如果有人在半个世纪前预测洛杉矶(专题)警察局或洛杉矶市政厅会有周期性、跳蚤传播的传染性斑疹伤寒爆发的危险,大众可能会觉得他疯了。毕竟,这座赋予我们现代高速公路系统的城市,不应该像六世纪查士丁尼的君士坦丁堡。然而当下,斑疹伤寒伴随甲型肝炎的爆发成为加利福尼亚新闻的素材。该州主要城市的人行道上堆满了用过的针头、粪便和垃圾。卫生学家警告说,因为跳蚤、虱子和老鼠的数量激增,市政府

  正在为可能爆发的鼠疫做准备——类似于中世纪的鼠疫,甚至可能疫情更严重。

  

  旧金山(专题)雇佣团队清洁针头注射器

  图片来源:

  http://www.bayvoice.net/gb/news/bayarea/2018/04/24/860888.html

  高科技并没有起到清洁街道的作用,而是开发了一款电子排便应用(类似于排雷),它可以通过电子方式提醒游客和市民如何避免盲目地走到人行道成堆的粪便中。按照加利福尼亚的逻辑,公共场所堆积的粪便逐步进入人们的忍耐限度之内,因此不受法律约束。然而,举反例来说,郊区居民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建造一座天井,却会被大额罚款。事实上,一个没有许可证的新庭院被认为比公共场所成堆的粪便对公众健康造成的危害更为严重。

  因各种原因住院的加利福尼亚人中,有三分之一要么患有糖尿病,要么正处于糖尿病前期。西班牙裔居民区受到的疫情打击尤其严重,但由于种种原因,它没有带动有效的公共卫生措施和足够的宣传。现在,国营透析诊所遍布中央谷地(Central Valley)的城镇和社区。这也是饮食文化、大量非法移民

  和糟糕的公共卫生教育所共同导致的悲剧性疾病症状。

  基础设施是为未觉醒的人准备的

  老实说,加利福尼亚的交通系统仍然是一片废墟。该州的燃油税最高,也没有一条主要的跨州高速公路是六车道(除了99号、I-5号和101号公路),这造成了危险的瓶颈路段,容易导致事故。在维塞利亚南部的99号公路、101号公路靠近帕索罗布尔斯的部分,以及5号公路的科灵加路段行驶,比电影《疯狂的麦克斯2》(该影片在北美发行后改名为《冲锋飞车队》)中还要危险。但这些都没有在石化的两车道支线上驾驶的危险大,比如通往吉尔罗伊的152

  号支线,或凯特尔曼市以西41号支线。杰里•布朗(Jerry Brown)担任州长16年来,其交通信条显然是“如果你不修建它,或许就没人需要它。”

  与此同时,最近停建的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速铁路系统的混凝土残骸,点缀在弗雷斯诺的地平线上。官员们现在坚持认为,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以确保这条人流量最少的线路的一小段能够完工,尽管他们显然不希望在默塞德和贝克斯菲尔德之间建设一条新的旅游或商业走廊。

  高铁专家坚持要挽救一些毫无价值的东西,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经济上的理由来证明投入更多的资金是合理的——如果投资给高速公路、机场、铁路,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很大程度上是出于骄傲和愧疚心理,需要象征性地实现空想中的一部分。

  1973年,当我第一次在希腊访问和居住时,那里的道路还是中世纪的。旧的海莱尼孔国际机场“功能失调”,(如果不用“令人毛骨悚然”来形容的话)。高速公路的休息站很脏。自那以后的45年,包括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欧盟僵局之后,我一直住在希腊。然而今天,相对贫穷的希腊的高速公路、主要机场和休息站的状况比加利福尼亚要好得多。与现在的雅典机场相比,洛杉矶国际机场糟糕的道路交通、不干净的环境、拥挤的人群和混乱的环境似乎与现代格格不入。

  看到美国曾首屈一指的州,目前应当处于所谓的巅峰状态,现在却像半个世纪前的希腊,而2019年的希腊更像是一个运转正常的1973年的加利福尼亚,这是一种可怕的经历。雅典和塞萨洛尼基一些地方的环境仍然肮脏,还有无家可归的人和非法移民。但人行道上看不到针头和粪便,晚上走路是安全的。希腊的公共厕所曾经臭名昭著,但现在比弗雷斯诺、旧金山或洛杉矶的公共厕所要卫生得多。

  电力管治是第三世界国家的特点。在加利福尼亚,有人建议我们提前做好准备,因为陈旧的电网显然会在炎热的日子引发灌木丛火灾。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我不记得20世纪的时候我们的国有设施会以这种方式停止运营(他们现在已经惯常使用这种方式)。

  其他人的加利福尼亚

  最近三年的犯罪率增加,这在当地监狱已经很普遍了。在所有主要城市中,旧金山的人均财产犯罪率最高。加利福尼亚的监狱系统一团糟,庇护城确保了被控犯罪的非法外国人不会被驱逐出境。拿起一份McClatchy的报纸,你就会发现,即使经过了美化和剪辑,中央谷地地区这一天的犯罪行为也令人难以置信。

  加利福尼亚的湿润年份和干涸年份的周期仍在继续,因为该州拒绝建造三到四个大型水库,这已经计划超过半个世纪之久,水库建造将储存足够的水以使加利福尼亚在最严重的干旱期间保持功能运转。理由是要让数百万英亩英尺(译者注:灌溉上的水量单位,1英亩英尺相当于164875升的水)的融雪更不容易汇入大海;或者最好建造从默塞德到贝克斯菲尔德的高铁,而非额外的1000万英亩英尺的储水池;或者说,旱灾通过定量配给和绿色社会政策补救措施确保了更多的国家控制。

  27%的加利福尼亚人不是在美国出生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非法居住在美国的。然而,加利福尼亚的大学和大众文化处于文化大熔炉和身份政治政策的最前沿,这些政策阻碍了同化、融合和异族通婚——作为对多种族和多民族社会中产生的自然紧张

  局势的历史补救措施。在这场完美风暴里,此刻世界上最贫穷的公民从瓦哈卡市和中美洲涌入美国,移居地传达给他们的信息是,他们应该对新住所的社会不公提出申诉,并美化他们原本为了进入美国而抛弃的文化。

  加利福尼亚的学校通常在全国排名中垫底。在交谈中,出于礼貌,没有人会问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该州的K-12学校(译者注:K–12 ,是将幼稚园、小学和中学教育合在一起的统称。这个名词多用于美国、加拿大(专题)及澳大利亚的部分地区)曾经是美国竞争最激烈的学校之一。

  然而,再一次回到中世纪的水准,加利福尼亚顶尖研究型大学的专业学校和科学技术部门——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南加利福尼亚大学——都是世界上排名最高的。想象一下,在13世纪的帕多瓦、牛津或巴黎,到处都是杂乱无章的绿洲。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或癌症研究人员,加利福尼亚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地方;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公立小学和高中的优秀的毕业生,加利福尼亚的大部分地区显然不适合你。

  加利福尼亚机动车辆管理局可能是美国最糟糕的公共服务机构。进入任何一家分公司,都是在冒险进入但丁笔下的地狱,那里排着长队,混乱至极,卫生间凌乱不堪,还有粗鲁、往往不称职的工会员工。在加利福尼亚,唯一有效的车管所办公室是位于萨克拉门托的一个没有标记的秘密分支机构,专门保留给州议员和其他监督车管所的知名人士。收费后,私人汽车俱乐部和公司往往会复制一些车管所提供的服务,这实际上是承认在加利福尼亚需要支付额外费用来获得基本服务。我曾经问过车管所的一位职员,(在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之后),穿一件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的紫色T恤是否合适,她回答说:“你还想被服务吗?”

  车管所的丑闻五花八门:成千上万的汽车上牌登记发放错误,甚至被发放给包括被认为没有资格预约的非法外国人;腐败员工将商业卡车驾驶证卖给不合格人员;还有一些私人公司甚至个人在出售难以获得的预订和预约。

  加利福尼亚现在有全国最高的销售税、燃油税和所得税。由于州财政盈余和经济放缓,人们可能会认为,立法机构和州长在考虑增加税收之前就会暂停。毕竟,新的联邦税法将州税和地方税的减记额限制在1万美元以内,这大大

  增加了加利福尼亚高收入阶层的联邦税收负担。

  加利福尼亚的规定是在加重上层中产阶级的负担,同时迎合富人,将穷人的税收理想化。因此,立法机构现在正在考虑征收苛刻的新遗产税,而它刚刚征收了一项互联网销售税。

  另外,如果加利福尼亚人能挺过最近13.3%的州所得税最高税率,并大幅提高他们的联邦税收负担,那么他们死后肯定会很容易受到进一步的压迫,将其价值超过300万美元的已纳税遗产的40%交出来。也就是说,这可能意味着在洛杉矶的一个地区性住宅或海湾地区和适度的401(k)退休福利计划(译者注:401(k)退休福利计划,是美国于198

  1年创立的一种延后课税的退休金账户计划,只应用于私人公司的雇员。401(k)计划由劳工雇主申请设立后,雇员每月提拨某一数额薪水至其退休金账户。当劳工离职时可以选择将其中金额拨往一个金融机构的个人退休金账户(IRA)或是新公司的401(k)账户。)是证明你没有自己创造财富的证据。所以州政府

  有第二次机会占用你的死后资本,以确保你的孩子不会受益于你生前的节俭。

  加利福尼亚的灾难现状创造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良好的第三世界风格的付费服务。为了不进急诊室(我最后一次使用急救室时,有两伙人在候诊室摆好架式,继续为受伤的成员提供治疗),聪明的加利福尼亚人经常向特约医疗和任何私人服务付费,以不惜一切代价避免使用任何州提供的服务。

  沿海地区的精英阶层经常把孩子送进预备学校,这些学校要么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要么规模大幅扩张,就像上世纪60年代旨在规避联邦政府

  废除种族隔离法令的南方白人学院(white Southern academies)那样。精英进步主义者模仿上世纪60年代的老式种族隔离主义者,但他们认为,他们孩子的绿色和多元文化课程,足够弥补他们因放弃加利福尼亚广受赞誉的“多样化”学校而产生的遗憾。

  我们的梦想,你的噩梦

  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疯狂?

  从边境以南输入大量贫困人口的同时,迎合那些控制着硅谷、好莱坞、旅游业和顶尖大学空前财富的人。大量的绿色法规和精品区、飙升的税收、不断增加的犯罪、身份政治和部落主义,以及激进的一党进步政府

  ,这些因素之间彼此相互作用,导致了更加糟糕的结果。加利福尼亚共和党人因为执政的失败被谴责是很常见的,他们应为许多事情负责。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加利福尼亚自身驱逐了保守派选民,引进了他们的左翼替代者。

  从还原论的角度来说,如果前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知道他有朝一日退休后会去德拉诺,每天行驶在加利福尼亚99号州道上,而不是在格拉斯瓦利,同时银行账户存有几份国家养老金;或者如果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居住在东帕罗奥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县下属的一个城市)或红木城住宅区(美国加利福尼亚旧金山湾区的一个城市),而不是在太平洋高地(译者注:太平洋高地是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一個社区,以居住在该地区的著名人士而闻名),或者南希·帕特里夏·佩洛西的所有孙子必须入读国家公立学校,那么,21世纪加利福尼亚的“建造师”们可能不得不忍受自己美梦的恶果,然后变得不那么急于把自己的噩梦强加给另外4000万加利福尼亚人。

  但是,少数内部精英和大量下层阶级之间的这种根本分歧(几乎没有中产阶级),或许才是第三世界的最佳定义。

  翻译文章:

  Victor Davis Hanson , America’s First Third-World State, National Review, June 18, 2918

  网络链接: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2019/06/california-third-world-state-corruption-crime-infrastructure/

  译者介绍:

  

  吴灵思,武汉大学2018级国际公法硕士研究生,本科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

  法意编译组成员。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加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15 11: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