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新型肺炎阴影下,我们和9个武汉的年轻人聊了聊

京港台:2020-1-25 15:11| 来源:阵雨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新型肺炎阴影下,我们和9个武汉的年轻人聊了聊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疫情恶化!武汉肺炎最新动态

  窗外鞭炮轰鸣,手机上却不断弹出武汉新型肺炎令人心碎的坏消息。

  这或许,是我们过得最没有“年味”的一个年。

  但有消息,总好过没有消息。对,我们最怕的,是没有消息。

  有时候,新闻没有更新,我就去找我的武汉朋友们聊天,想知道他们的近况。

  聊着聊着,我觉得我必须要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

  想告诉大家,这短短十几天内,武汉人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

  他们现在真实的情况如何?究竟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我们试图复盘过去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在普通武汉人身上发生的一切。

  我一个人扛了三十斤大米

  July,21岁,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现居武汉

  我是1月14日下午回的武汉。

  肺炎新闻之前,我对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只是略有耳闻。后来搜索了才知道,它就在汉口火车站旁边,距离我家5公里。

  回家之后,我从1月16日开始就去武汉大学图书馆自习,期间乘坐武汉市最繁忙的二号线,几乎没人戴口罩,江汉路步行街一带依旧人声鼎沸。

  人们大多把肺炎传闻当作是笑话来看待,当时很多人拿这句话自我调侃:

  “全世界都当武汉是座瘟疫城了,只有武汉人在想晚上去哪喝酒蹦迪打牌。”

  身边有些长辈持有的态度大概是这样:

  “啊呀这些都是政府小题大做,故意吓唬老百姓,其实真的没啥事。”

  我的父母是在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之后才开始防护的,尽量不出门,出门戴口罩,回来之后立刻洗手清理衣服。

  但是他们观念上还是很难改变,总觉得这不是大事。

  昨天,我父母已经不上班了。上午我和我妈出去抢购物资,一些鸡蛋,蔬菜,红薯,水果等等。

  我和她分头行动,她去买涨价最厉害的蔬菜。2元的胡萝卜涨到6元,4元的藕涨到10元,几乎都是原来的三倍左右。

  我买的是大米和苹果,这两样没人买,价格也没涨,我一个人抗了三十斤大米。

  我家住在江岸区,大智路和中山大道交叉口,这一带物资供给非常充裕,其实没有人抢购任何物资,因为任何物资都没有脱销,只是买得人多而已。

  武汉市的公共交通已经停摆,这就让其他区域的人很难涌过来。

  仅仅一街之隔,大智路和京汉大道交叉口一带,我高中同学告诉我,那边超市里蔬菜已经被买空了,还是上午十点半的消息。

  

  “我怕害了他们”

  Maggie,30岁,现居武汉

  我现在一个人在武汉,父母在二线城市生活。

  从1月份开始,断断续续听新闻里有关于肺炎的消息,越来越严重。

  公司比较人性化,提醒员工不要出门,不要点外卖,说有病毒,让大家注意。

  在武汉的亲朋好友很早就去旅游了,现在他们因为道路管制也回不来。

  我一个人在家呆了好几天,现在家里天然气也没了,不敢出门,只能用便携式热水壶一点点烧水。

  昨天在盒马抢了些水和番茄,幸好盒马送货了。盒马说他们也没有菜卖了,高速不让进,他们自己都没有买到菜。

  超市里酒精买不到,84也买不到,网上更买不到酒精。

  其实我之前就在纠结要不要回去,妈妈也一直要我回家。

  前天晚上,妈妈怕我害怕要来武汉,说无论如何都要来武汉陪我,私车2000块一个人,争吵了一场。幸好爸爸劝住了。

  我爸说,我当初有点傻,犟着不回来。现在武汉封路,找关系都不一定能回来了。

  我老家还没有确诊病例,但不知道有没有隐瞒数据。

  “我怕害了他们。“

  昨天早上,公司又发通知,说有一个员工大概是12月中下旬就入院隔离了,直到前天才确诊,具体没有透露,要求我们在家自我隔离。

  现在想想,幸好没回去啊,没给家人带危险。

  每天的肺炎新闻让人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突然就发一个新消息,也不知道专家组有没有离开武汉,会不会放弃武汉,抛弃留在武汉的人。

  但越是这样不知道真实情况,心里越害怕。

  我想妈妈,今天打电话一直在哭。妈妈也在哭,我觉得我对不起她。

  我相信了武汉,希望武汉也不要辜负留在武汉的人。

  这个城市很久没这么安静了

  fs,21岁,华中科技大学学生,现居武汉

  我家就住在汉口,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3.6km。

  这是我前两天发的一条朋友圈:

  两三公里外肉眼可见的某市场平静得一点不像这场事情的中心,但这座城市里一千万个各色口罩正在围着这片普通的楼房打转,像个缓缓挪动的风暴。

  在风眼,汉口终于可以关上它的小门,庆祝过上了一个不用拜年或者被拜年的春节。

  我家前天晚上吃的年夜饭,还零距离驱车路过,当时都还没像现在这么紧张,也就开玩笑地说说要不要取消年夜饭。

  最开始爆出华南海鲜市场有感染者,我自己是挺紧张的,当SARS来看。

  当天正好还有很多人要跨年,我还要最后一场期末考试,也是半开着玩笑让大家注意点。

  但是到了第二天 就有各种“辟谣”,说不会人传人。也就没有人怎么在意了。

  从1月1号到1月15号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有任何防范,大家都快忘了这回事。

  我自己翻了一下相册,发现自己16、17、19号这几天都有去人群密集的商圈玩。19号那天我甚至还和同学去了极乐汤泡澡。

  那个时候戴口罩还有人会开玩笑,“哈哈这么惜命”之类的。

  据我观察,20号之前,地铁里大概只有20%左右(甚至更少)的人带了口罩。

  20号,家里人回来说口罩忽然抢完了,这个时候我奶奶甚至才开始了解这件事,此前她一直只是模糊听说而已,她去问别人为什么抢口罩,再回来看电视才大概知道。

  网上感觉外地的同学们比本地的还紧张,而本地同学的朋友圈除了相互嘱咐注意身体很多都在抱怨微博上无数对武汉的地域黑……基本上也就是各种怨愤。

  21号当天我就取消了出行的计划,年饭饭桌上大家在都说口罩的事情,说现在炫富就是天天买口罩,见面没有口罩都不好意思出门。

  到了昨天22号,外地同学都会特地来问候在武汉的同学们怎么样,武汉也基本上再没有人随便出门了,各种娱乐基本上停了。

  再就是昨天早上,一起来就看到封城的消息,再看街道上连车都很少,这座城市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安静了。

  

  没办法回家团聚,当然失落

  黄瓜,31岁,互联网从业者 ,武汉人,现居北京

  我12月30号就开始关注武汉肺炎的新闻。

  今年是我新婚第一年,按理说一定要去两方父母家。1月初就定了武汉以及老婆家张家界的高铁票。

  20号疫情消息终于开始公布。深夜2点,我妈给我打电话,劝我们不要回去。

  我妈打这电话都没有跟我爸商量,第二天我爸知道后,还生气了。后来他自己看到新闻,只能接受了。

  他们俩平时住在武汉。

  很幸运,武汉今年没有集体供暖,他们想着回黄冈有暖气,过年暖和一点,所以一月初就搬黄冈去了。

  但黄冈,现在是除了武汉之外最严重的地方之一,距离武汉只有100多公里。

  听同学说,15号之前黄冈就收治不少疑似病例,因为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疫情通报也从不见黄冈有疑似病例,更不见有当地媒体报道。

  这两天试剂盒发下来了一下确诊了12个,现在当地有多少疑似病例,仍然未见通报。

  我爹那几天都还在外面打牌喝酒,要是早知道有这么多疑似病例,谁还敢出门?

  现在武汉封城,对我爸妈他们暂时没有影响。

  我给北京和两边父母家屯了一些消毒喷雾,有效成分是号称能杀灭SARS 和MERS的次氯酸(淘宝搜青叶水或者次氯酸),供大家参考。

  过年没法回家和爸妈团聚,当然很失落。

  我老婆家在张家界,暂时没有通报确诊病例,但我们还是退了去张家界的高铁票,改了飞机票,想着路上能缩短路程,降低感染风险。

  22号早上感觉形势还是太严峻,退票了。

  搞笑的是,张家界一些旅游机构还在吹,“张家界空气含氧量高,病毒进不来”。到现在还在欢迎各地游客。

  昨天晚上,黄冈也封城了。

  鄂籍在外务工人士太难了,但想了想,更难的是孤零零在家过年的父母,最难的是患者、医生和家属。

  

  我被旅行社气到了

  Seacen,27岁,公益行业从业者,武汉人,现居北京

  21号,武汉市政府就建议不出市、不进市了。

  当时我还在贵州出差。准备出差结束,和爸妈一起去昆明过春节。

  22号早上八点多,我们确定了取消春节出去玩的行程,准备退各种票。

  我给旅行社打了两次电话无人接,然后打给旅游平台。

  旅游平台告诉我,他们也在处理其他因为武汉疫情取消旅游行程的情况,对方也给了我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提交确诊新冠状病毒的病例,或者住院证明,就可以全额取消。

  我当时被这种凸显“企业社会责任”的病退规定给气到了。

  后来跟旅行社沟通,他们表示只能退一两千块。

  我感到很奇怪,因为刚好昨天上午有消息说涉武汉机票可以免费退,就算只退机票,也不可能只退一两千。

  所以就对旅行社的话术,还有他们的资质感到不信任。

  他们就一直强调损失很大,要不是我说涉武汉机票可以免费退,他恐怕还要忽悠我们机票不能退,因为他电话提到,有一项累计一千多的动车费需要我们承担,但我后来实际核对的时候,这动车费其实只有几百。

  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旅行社客服的话非常难以信任。

  另外给我很深的感受就是,碰到全国警惕的疫情的时候,因旅行团造成的人员流动的该如何处理,谁来决策?谁来担责?

  因为对旅行社而言,带人出来旅游是“本职工作”,去沟通、协商、退订是费劲的、是麻烦的,所以他们不想有“变动”。

  而机场体温检测又能规避多少风险?

  我们个人没经验,旅行社又非常“自信”。

  我妈当时两句话抓住要点:既然你们这么想我们去,那你们签个保证书,如果因我们而导致传染了昆明的人,后果你们承担。

  很明显旅行社可以带人员流动,但担不了流动的这份责。

  我当时一边看着贵州的大好河山(电视剧),一边和旅行社、旅游平台、家人靠手机打电话,不停地来回对接。

  再加上每个小时又有新的新闻抛出来,真实感受到那种个人利益和权益,在社会的洪流中被左右。

  

  这两天吃麦当劳快吃吐了

  洪峰,28岁,IT工程师,独自在武汉工作

  我是东北人,从武汉毕业的,毕业以后去了其他城市,然后又回武汉上班。

  我今年本来要回铁岭亲戚家里过年,买了1月23号周三晚上到沈阳的机票。

  之前其实没觉得这次肺炎有什么,但到了周一就觉得气氛不太对了。

  我们公司买了两万只口罩,周一的时候开始发普通的一次性口罩。我其实自己还留有一只以前的N95口罩,就想着是不是防护等级高一点,上班我就不戴它了,等到去了机场再戴。

  等到了周二,公司门口已经开始检测体温了,新闻报道也越来越严重,我就决定不回家了。

  因为我毕竟今年在亲戚家过年,觉得不太好,怕影响到他们。

  我和我娘说,到时候四五月份再去北京看她。我娘在北京工作。

  我娘回我说:“我也怕回去对人家孩子不好,有责任,你还是不回吧。”

  而且,其实我一个人去机场,感觉也挺危险的。

  昨天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我理解。现在一个人在武汉其实感觉还好。昨天去京东上面买了泡面、海底捞自热火锅、自热米饭、酸辣粉……这两天吃麦当劳快吃吐了!

  干粮已到,感谢京东快递小哥,封门!

  

  整个办公楼闻起来就像医院

  方世玉,28岁,企业会计,现居武汉

  我在武汉工作,父母也在武汉。

  12月底就听说了肺炎的消息,那会儿好像发过一个红头文件。但没有意识到这么严重。

  这周突然一下子气氛就不对了,大家一窝蜂都去买口罩,我们单位旁边的药店口罩都被抢光了。

  再后来,单位好多人都带着口罩,电梯里啊、办公室啊,我还碰到有人上厕所都带着口罩。

  然后我们单位就开始一天三次全面喷消毒水,整个办公楼闻起来就像医院。

  昨天,我就已经不去单位了。

  在武汉的大家,戴口罩,做好清洁和消毒工作,感觉不舒服的赶紧去看,没什么事的就不要随便出去了。

  

  武汉是华中医疗条件最好的

  坑,23岁,影视行业自由职业,北京工作,现居武汉

  我上周18号刚从北京回来。

  我父母都是搞医疗的,但不是一线工作者。我爹其实很早就有要我注意了,勤洗手,少出门,戴口罩。

  现在就是别出门了。

  现在武汉肺炎严重,恰好赶上春运,加上武汉外地人也很多,九省通衢,所以突然一下就散开了感觉。

  武汉医疗是华中最好的了,那么多家医院。除了这个病以外,还有很多别的病人。

  我感觉网上现在很多人出现这个病毒之后,仿佛就忘了世界上还有很多大病小病癌症还有更致命的病,那些患者也需要救治,不可能为了这个病毒,放弃别的病人吧。

  所以医院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了 ,紧缺肯定是紧缺的。

  但是不是说开始建工了吗?像当年非典一样,而且征用了很多别的医院,专门放发热科收发热病人了。

  谣言太多了,前俩天一直说医院不收不收什么的,医疗人员也很辛苦,我爸爸朋友是负责这个的,这个月都没睡觉了。

  加上现在真的是医生杀病毒、病毒毒患者、患者砍医生,就还是很难过的。

  还有我觉得既然病情出现了,此时此刻讨论是谁吃的野味,武汉人吃不吃野味,地域歧视、地域黑、地图炮是很没用意义的。

  现在大家就应该团结在一起共同面对。而不是居高临下深怕自己被武汉人影响的职责,哪里都有没有素质没有底线的人。

  但那不代表所有武汉人,不代表所有中国人。

  希望都能安然度过,平平安安的。

  

  发热门诊人很多,床位不够

  郭老师的迷妹,20岁,普通女大学生,现居武汉

  我是武汉人,就在武大读书。

  肺炎的消息最早是我室友先告诉我的,她经常刷微博。

  然后我们就在宿舍讨论,觉得挺吓人的,尤其是我还住在汉口,路过很多次,还去过旁边的华南果批。

  但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因为当时第一次通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说是冠状病毒引起的,大家开玩笑地说要考完赶紧跑。

  31号我室友就开始买口罩了,但是我们都没当回事,觉得她比较紧张。当天还出去跨年聚餐了。

  直到1月5号我回家前,也没再听人提到过。

  10号左右,我爸妈他们总讲,说很严重,数字被瞒报了,叫我不要出门玩了。

  他们有医院工作的朋友,发热门诊人很多,床位不够用。

  不过我开始戴口罩的时候,地铁上还没人戴,视野范围内只有一两个。

  然后我爸去上班也不坐地铁了,开车去。不过我爸前天才开始戴口罩。

  另外,我注意到武汉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网上很多关于武汉各方面的批评与谴责,甚至上升到地域黑的程度。

  对于官方管控不力的确应当批评,我们作为武汉人看到疫情蔓延也相当痛心。

  但是上升到集体是一件非常无意义的事情,希望大家可以放下偏见,淡化“武汉”,“武汉人”的概念,作为中国人来对抗这场瘟疫。

  我们需要你们。

  

相关专题:武汉,武汉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19 08: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