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杭州首例:肺受损严重 没法下蹲 只能跳1cm 今回家

京港台:2020-2-28 06:40| 来源:都市快报 | 我来说几句


杭州首例:肺受损严重 没法下蹲 只能跳1cm 今回家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月27日上午9点半,杭州首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黄先生领到了解除医学观察告知书。

  

  走出隔离点大门,他与妻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夫妻俩已经40天没见过面了。

  

  黄先生住在江干区,1月19日,他从武汉出差回杭后,在浙大一院被确诊为杭州首例新冠肺炎患者,且感染程度比较严重。经过医护人员25天的救治,2月12日治愈出院,转入江干区的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时间为14天。

  2月26日,经浙大一院复诊后,黄先生符合解除医学观察条件。今天上午,他终于回家了。

  黄先生32岁,从事安防相关工作。1月14日,他和几个同事一起去武汉出差。

  1月17日下午,黄先生和同事准备一起回杭州。因为家离杭州东站近,他订了火车票,打算一个人坐火车回来。当天下午,他一个人带着行李,打车到汉口火车站。疫情的起源点——华南海鲜市场,距离汉口火车站只有两三百米。

  当天晚上11点多,他到达杭州东站。

  1月18日早上,黄先生去了趟单位。到了下午,他觉得有点乏力,好像有点发烧的迹象,就赶紧回家休息了。回家后,黄先生觉得乏力感比较明显,体温也有些偏高。

  1月19日早上醒来,黄先生的体温还是偏高,浑身没力气。吃午饭后,他到浙大一院去做了检测。过了3个多小时,检测结果出来了:阳性。

  1月19日下午开始,黄先生留在医院里进行隔离治疗。

  1月26日,根据医院的统一安排,黄先生转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

  2月12日,黄先生出院,转入江干区的集中隔离点进行隔离医学观察,时间为14天。

  今天下午,我电话联系了黄先生。他说,回家后,打算再居家隔离几天。

  “我现在肺部的损伤,比重症病人还严重,因为病毒吸入量很大。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没法工作。我没法下蹲,也不能长时间走路,起跳只能跳一厘米。长时间走路的话,腿部很酸,很闷。”

  黄先生说,居家观察,是他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做出的考虑。就想着,在家里再“休养几天”,过几天再看看情况怎么样。后面也会去医院复诊的。

  今天上午解除隔离后,黄先生和老婆去买了水果和蔬菜。今天中午,小两口一起做了水煮虾,炒了一个红菜苔。

  “在医院里,我吃的都是低盐低脂的菜。就觉得自己烧的这一顿特别好吃了。”黄先生说,在平常,他会经常下厨,这几个菜,小意思了。

  加上在医院的日子,黄先生这段期间,独处的日子一共是24天,“从来没有一个人待过这么长时间。”

  黄先生说,一个人的日子,当然会无聊,但是就当是休养了。看看电视,床上躺躺,和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们手机上聊聊天,唠唠嗑,一天天地就过下来了。对黄先生来说,这并不算是很大的挑战,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平常的周末,他也经常在家里看看书,处理一下工作,“也算是比较宅吧。”

  “就确诊的时候,情绪会稍微有点波动,后面随着身体状况逐渐稳定,就好多了,也没有太大的压力。”黄先生说。

  刚出院时,行动不是很利索,在酒店里,黄先生常常会做一些有氧运动。比如,走走路、原地踏步,扩胸运动、压腿弓步等。

  “家里人还给送来了哑铃,偶尔也会做练一练。”黄先生说,隔离期间,做一点运动还是很有必要的。当然,这要在身体状况允许的条件下进行。

  黄先生老家在诸暨,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身体再好一点后,回去看看1岁半的儿子。父子俩已经47天没面了。

  1月19日,黄先生被确诊的那一天,老婆小利(化名)也同时被居家隔离观察了。

  “刚开始的那几天,我随时随地都要哭一场。”小利说, 我担心他,也担心家里,孩子在老家,还那么小……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想哭。

  黄先生在医院治疗那几天,夫妻俩虽然每天都会通过微信说上几句话,但这些话,她从来没跟老公说起过,“怕他担心”。

  黄先生如何感染的?回顾↓↓↓

  “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们的长相,但是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天使!”32岁的沈先生(化名)是杭州市第一例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浙大一院24天的精心救治,2月12日下午,沈先生终于痊愈出院。

  

  “出院后,我还不能马上回家,要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确保没有传染性后才能回去。”沈先生说,希望能尽早和家人团聚,也希望疫情尽快结束,雨过天晴,自己和所有人都能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12日下午,快报记者连线采访了沈先生,他详细讲述了自己从患病到治愈的过程——

  和同事出差武汉

  当时都觉得疫情没那么严重

  我今年32岁,从事安防相关工作。1月14日,离过年只剩下十天,我和几个同事一起去武汉出差。

  去武汉之前,网上已经有一些关于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报道,但我们没有太多关注。当时新闻里报道的病例数并不多,好像只有几十例。

  那时候对于这个疫情,我们都没有想太多,认为情况可能并不是太严重。毕竟冬天本来就是流感和肺炎高发的季节。

  我们到达武汉的办公点,那里位置比较偏僻,离市区较远,属于郊区。出差这几天,我没有去过其他地方,都在办公点上班。可能是因为临近过年,路上行人很少,也没有见他们戴口罩。包括武汉办公点的同事,也没有戴口罩。

  我们和武汉这边的同事也聊起过关于肺炎的情况,他们了解的情况也和我们差不多,觉得和一般的肺炎差不多,而且当时患病人数也不是很多,认为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离开武汉回杭州

  只有我一个人选择了坐火车

  离开武汉是1月17日下午,我和同事准备一起回杭州。

  同事商量订机票坐飞机回杭州,因为我家离杭州火车东站近,回家更方便,于是我订了火车票,打算一个人坐火车回来。

  和同事分别后,当天下午,我带着行李打车到汉口火车站,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后面的疫情会发展得这么厉害,而疫情的起源点——华南海鲜市场,距离汉口火车站非常近,只有两三百米。

  火车站里人比较多,但也没有到人挤人的地步,我发现当时火车站里的人也基本都没有戴口罩。

  我买的是当天晚上6点左右的车,到杭州东站要晚上11点多了。

  一路上,我空了会刷刷手机,时不时看到有关武汉不明原因肺炎疫情的消息,总感觉心里没底。虽然当时身体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但总是在想,万一被传染了怎么办?

  在火车上,还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和她聊起自己刚从武汉出差回来,有点不放心,考虑回杭州后,要么到医院去做个检测,放心一点。

  当天晚上回到家已经过了零点,宝宝前段时间刚送回老家,家里只有老婆一个人。收拾完行李,洗漱完,我还是不太放心,当天晚上就到客房睡觉了。

  回杭第二天

  开始出现发烧、乏力症状

  第二天是1月18日,周六,不上班。现在回想,幸好是周末,单位里人不多。

  我早上起来,当时自己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因为出差回来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早上我还是去了趟单位。

  到了下午,我隐约感觉到有点乏力,好像有点发烧的迹象,就赶紧回家休息了。

  回到家,我感觉乏力感比较明显,体温也有些偏高。因为家里没有体温计,没法量体温,也不知道到底烧到多少摄氏度。

  这些症状的出现,更加让我忐忑不安。我对老婆说,看样子有点不对头,你还是离我远点,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也发烧了。

  第三天主动去浙大一院发热门诊

  经检测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又过了一天,早上醒来,我感觉体温还是偏高,浑身没力气。

  因为自己是从武汉回来,现在又出现发烧、乏力这些典型症状,我真的高度怀疑自己被感染了,不敢再拖,吃了午饭,决定到浙大一院去做个检测。

  打了车,老婆陪着我一起去,到了医院是当天下午1点左右,我们直奔发热门诊。

  发热门诊里人并不多,到了那里一见到医生,我就主动和医生说了我前几天刚从武汉回来,现在有发热、乏力的症状,怀疑是不是感染了肺炎,是不是需要做相关检测?

  接诊医生听了我的话后,告诉我,他们已经有相关的诊疗预案,让我放心。

  随后,医护人员为我进行检测,包括鼻腔和喉咙痰液的采样检测。在等待检测结果的时候,安排我在隔离室内等待。医护人员为我采集标本都是在有防护的情况下采集的,所以没有导致其他门诊病人和医护工作人员的感染。

  过了三个多小时,检测结果出来了,阳性!后来才知道,我是杭州市第一例被确诊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

  从1月19日下午开始,我就留在医院里隔离治疗。老婆当时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但作为密切接触者,医生建议回家居家医学观察。

  不幸之中的幸运

  同事和老婆都没有被感染

  刚得知检测结果时,说不上非常恐慌、害怕,但心理还是难免会担心。其实对我来说,既然被确诊了,自己也已经及时在医院治疗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医生了。自己最担心的,还是身边的亲人和同事。

  我确诊是阳性,不知道一起去武汉的同事回来后怎么样了?还有我的老婆,以及这两天接触过的人,不知道会不会感染?

  我马上把自己的检测结果,打电话告诉老婆和单位的同事,提醒他们如果身体出现发烧、乏力等症状,要第一时间到医院做检测。

  非常幸运的是,和我一起去武汉的几个同事,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后续观察也没有发现被感染!

  我和几个同事在武汉期间,都是在一起办公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回杭州的时候,他们选择飞机回来,而我是一个人坐火车回来。这也说明了,我被感染的地方,可能就是武汉火车站。

  回杭州后,我除了在家,还去过一趟单位。作为密切接触者,老婆和单位里的几个同事也都进行了隔离观察。非常幸运,他们也都没有被感染!

  住院后的第七、八天

  症状加重 出现呼吸困难

  我住进负压病房后,前两天主要症状就是发烧、乏力。医院的医护人员为我采取了对症治疗,主要以抗病毒药物治疗和高通量的吸氧治疗为主。

  刚开始还不是特别难受,我在里面还能看看手机上的新闻,和家人朋友们微信上聊几句。到了1月20日以后,有关新冠肺炎的消息越来越多,武汉那边疫情严重,疫情在慢慢扩散,浙江和其他省市也都陆续出现了一些病例。

  1月26日,医院统一安排,我们统一转到了浙大一院之江院区。随着病情的发展,我的症状也在逐渐加重。前两三天还只是发热和乏力的症状,可到了第七天、第八天的时候,我的呼吸功能已经明显下降了,感觉到呼吸困难,连气都喘不过来。

  在医护人员们精心救治下,我度过了最困难的几天。呼吸功能开始慢慢好转。

  感谢医护人员的精心救治

  还给我们配备了心理医生

  接下来的日子,我积极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病情也逐渐稳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但恢复需要一个过程。在病房里,大部分时候,我以平躺休息、静养为主。偶尔也会看看手机,关注新闻报道,或者看一些视频和电影。

  住院的这段时间,我比较喜欢看一些轻松的视频和电影,我最近经常看的剧是《猫和老鼠》,每集时间不会太长,看起来不会太累,也比较轻松搞笑。这样可以减压,让自己放松心态,对康复也有好处。

  这里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心理上普遍会有一些焦虑不安的情绪。因为感染的是一种新型病毒,大家对这个病毒都不太了解,医学专家要认识它,研究它,也需要一个过程。而且,目前对于新冠肺炎病人的救治,还没有特效药,这也加重了我们的焦虑和不安。

  因此,我们中的一些人心理上的恐惧会比较明显,很多时候,医护人员对我们的心理疏导非常重要。浙大一院这一点做得非常好,他们给我们准备了专门的心理医生,缓解焦虑,坚定我们对战胜病魔的信心。我们还有专门的微信群,大家互相鼓励,彼此树立信心。

  在医院里治疗的这些日子,最难忘的还是医护人员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当我们抽血的时候,因为我到后面抽血有点困难,但医护人员始终安慰我,包括抽血的动作也非常细心,让我逐渐消除了恐惧感。

  今天(12日)出院,我的心情有点复杂,感谢浙大一院医护人员们的精心救治,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们的长相,但是你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白衣天使!

  同时,我也非常庆幸,虽然患病是不幸的事情,但好在身边的亲人、同事都没有被感染,他们都好好的!这对我来说,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相关专题:杭州,浙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4-5 2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