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疫情之下被邻国抛弃 欧洲正在失去意大利?(图)

京港台:2020-4-9 11:27| 来源:金融时报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疫情之下被邻国抛弃 欧洲正在失去意大利?(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疫情全球扩散!新冠病毒最新动态

  

  一年前,卡洛•卡伦达(Carlo Calenda)以“我们是欧洲人”的口号参加了意大利的欧洲议会选举,这是在民族主义高涨之际捍卫意大利在欧盟中地位的一句战斗口号。

  现在,甚至连这位46岁、曾担任过意大利经济发展部长和意大利常驻欧盟代表的卡伦达,也对其毕生奋斗的信仰产生怀疑。

  他说:“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威胁,我不确定我们是否会成功。你必须考虑到,我的政党是意大利最亲欧洲的政党之一,现在我的党员写信给我说:‘我们为什么想留在欧盟?这没有什么用。’”

  意大利正面临二战以来最严重的危机,逾1.5万人因新冠肺炎死亡,而且经济正经历其现代史上最严重的衰退,甚至亲欧洲的精英阶层也越来越觉得本国正被邻国抛弃。

  

  领导最近成立的自由主义政党行动党(Action)的卡伦达表示:“意大利正在发生巨大的转变。成千上万的亲欧人士正在走向这个立场。”

  上个月,言辞温和的78岁的意大利总统塞尔焦•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警告说,如果欧洲机构不表现出与意大利的团结,欧洲的未来就会岌岌可危。意大利建制派依赖马塔雷拉来捍卫其宪法和国际联盟。

  他在向数百万意大利家庭播送的晚间电视讲话中说道:“我希望每个人都在为时已晚之前充分理解欧洲面临的威胁的严重性。”

  罗马的许多人现在认为,除非北欧国家采取大胆的行动,否则他们将面临意大利永远背弃欧洲一体化计划的风险。

  如今已经有迹象表明,意大利对欧盟的信心受到损害。在上个月由Tecnè开展的一项调查中,6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留在欧盟对他们的国家不利,而2018年11月这一比例为47%。

  前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唐纳德•图斯克(Donald Tusk)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如今的形势比欧元危机期间更加令人担忧——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

  

  疫情爆发初期南欧人对欧盟其他国家迅速展现团结的期望并未实现,尽管欧盟后来加大了援助力度,包括财政援助和设备。

  图斯克表示:“我希望一切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但是声誉的损失是巨大的。”他现在是中间偏右政治联盟——欧洲人民党(European People’s party)的主席。“我们必须拯救意大利、西班牙和整个欧洲,不要害怕非常措施。现在是紧急状态。”

  图斯克表示,欧盟对意大利和其他疫情严重国家的援助远远超过中国和俄罗斯的援助,但他警告称,“在政治上,感受可能比事实更重要”。

  

  2018年,意大利首开先河,选举出敌视欧盟的政府,反移民(专题)的联盟党(League)领导人、时任联合政府副总理的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勐烈抨击了“布鲁塞尔地堡”。

  第二年,联合政府倒台,萨尔维尼成为反对派,这使得亲欧洲人士觉得民族主义威胁已经消退。但许多人认为,过去一个月发生的事件让人们感受到的痛苦可能会永久性地向有利于萨尔维尼的方向改变该国政治。

  YouTrend的民意测验专家洛伦佐•普雷利亚斯科(Lorenzo Pregliasco)表示:“以前人们觉得,政治体系已将反欧盟力量边缘化。现在,如果连亲欧洲政党的活动人士和政客都不再那么确定他们的想法,想象一下选民们会怎么想。”

  争论的核心是,对于欧元区国家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对危机采取更加统一的经济对策,存在着激烈的分歧。各国财长们将于周二举行会议,试图就一系列旨在调动更多全欧洲财政力量的措施达成一致。

  

  意大利是推动欧元区拿出更加雄心勃勃的措施的成员国之一,包括集体发行债券来帮助为未来的大规模经济重建努力提供资金。

  这些讨论只是长期以来围绕集体财政行动的争议的最新版本,经济学家称这种集体财政行动为债务共同化——许多人认为这是欧元最大的缺失。

  欧盟确实有一个各国可以使用的救助基金,被称为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但许多意大利人担心该机构的贷款会附带苛刻的条件,并会导致对该国污名化,尽管欧洲稳定机制总裁克劳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保证不会如此。许多人会觉得他们的国家正在因为一场超出其控制的灾难而受到惩罚。

  意大利经济财政部长罗伯托•瓜尔蒂耶里(Roberto Gualtieri)表示,今年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下降6%。其他经济学家认为这种估计可能有点保守。随着该国陷入危机,而债务与GDP之比已经达到136%,真正的威胁是,意大利债务将达到令人质疑其可持续性的水平。

  3月,随着病毒在南欧肆虐,以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为首的9个欧元区成员国签署了一封联名信,呼吁发行所谓的“新冠债券”,即在包括财力雄厚的德国在内的所有欧元区国家支持下共同发行的债券,用来为经济复苏举措提供资金。

  

  3月下旬举行的一场艰难的欧盟领导人视频会议暴露了各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深度分歧。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及其盟友在会上力主为发行新冠债券敞开大门。

  

  孔特表示,欧元区的纾困工具是为上一场危机而推出的,不适用于应对当前席卷整个欧洲大陆的系统性冲击。他质问道:“面对这种史上罕见规模的系统性、不可预测的冲击,如果欧洲无法证明自己有能力做出团结、强有力且有凝聚力的反应,我们将如何向我们的公民交代?”

  各国领导人最终达成妥协,发表了一份措辞含煳的声明,实际上将相关考虑传达给了周二召开的欧元集团财长会议。

  但是休战并未持续很长时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德国前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在一次采访中似乎使用了轻蔑的语言,形容新冠债券是一个口号,并似乎对德国对这一想法的担忧表示同情。

  

  她的措辞立即招致了孔特和瓜尔蒂耶里的指责,迫使欧盟委员会深夜发表声明,誓言对所有符合欧盟条约的选项持开放态度。

  冯德莱恩立场的转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欧盟委员会成员之间以及整个欧盟围绕新冠债券的严重分歧。

  虽然有关哪些金融工具可用于帮助意大利的讨论是技术性的,但这场争论的基调在南欧和北欧都变得情绪化起来。北方国家中的荷兰站在德国一边,反对发行新冠债券。

  上周,卡伦达在德国《法兰克福汇报》(FAZ)上刊登了整版联名信,上面有他本人以及受疫情冲击最严重地区的多名左翼市长和州长的签名。

  他们在信中抨击荷兰的立场是“典型的缺乏道德和团结”,称该国是避税港,并将德国不愿支持发行欧洲共同债券,与二战后包括意大利在内的欧洲国家部分免除纳粹战争债务进行对比。

  “德国永远都不可能还完那些债务,”信中称,“你们应该与欧洲的制度、自由和团结的价值观站在一起。而不是追随狭隘的国家利己主义。”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基民盟(CDU)的议员埃克哈特•雷伯格(Eckhardt Rehberg)表示:“他们不应该援引这种情绪化的理由。每个国家都应扪心自问,本国是否对如今的处境负有一定责任。看看意大利的医疗体系。你不能把自己遭遇的所有困难都归咎于欧洲和德国。作为一名德国政治人士,我觉得这不公平。”

  德意之间目前的紧张关系,是一场时间更久远的争论的一部分,可以追溯至2010至2012年的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

  甚至在那个时候,南欧国家的许多人就将“欧元区共同债券”(eurobond)视为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案。但默克尔一直反对,她在2012年表示,“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有这样的工具。在默克尔和基民盟看来,欧盟条约神圣不容更改:它们明确禁止债务共同化。规则很明确:各国政府不能为彼此融资。

  然而,她的声誉在更广泛的欧元区受损。南欧国家的人们越来越将她视为欧洲的苛刻纪律执行者。在希腊出现的海报上,她留着希特勒式的小胡子。她被描绘成一个女巫、施虐狂或者恶毒的继母,并被指试图号令整个欧洲大陆。

  在意大利,时任该国总理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的媒体帝国煽动了对她的敌意。在被窃听电话的录音中,他以极其蔑视的语言提到这位德国总理。2012年8月,由贝卢斯科尼的兄弟拥有的《意大利日报》(Il Giornale)在头版刊登了一张默克抬起手、好似法西斯敬礼的照片,并配有一篇文章,声称意大利“不再在欧洲,而在第四帝国”。

  新冠危机让意大利右翼政客壮起了胆子,他们感觉到意大利的情绪正转向反欧盟,同时变得更加反德国。

  “欧盟已经从完全不作为变成一些人试图从我们正面临的困难中获利,”意大利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会(Brothers of Italy)的领导人乔吉亚•梅洛尼(Giorgia Meloni)表示。该政党在民意调查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成为仅次于萨尔维尼领导的联盟党的第二受欢迎右翼政党。

  “有些人试图利用新冠疫情投机。有人正试图削弱意大利并收购其战略资产,”她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在计算我们的死亡人数,他们却在计算损失债券利息的风险。”

  本周,联盟党议员克劳迪奥•博基(Claudio Borghi)贴出一张意大利法西斯时代的海报,海报上一个面带微笑的德国士兵伸出手。配文写道“德国真的是你们的朋友”。博基写道:“时间在流逝,但手段永远一样。”博基领导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对意大利接受欧洲稳定机制资金的运动,称这无异于放弃主权。

  德国绿党议员弗朗齐斯卡•布兰德纳(Franziska Brantner)表示,与她交谈过的意大利人认为他们是“冠状病毒的实验室”,她补充称:“(他们认为)德国只是在看着他们,并试图从他们的经验中吸取教训。在意大利,我那些亲欧的朋友们确实很痛苦。他们说,我们对德国人做了什么,他们竟这样对待我们?”

  意大利的亲欧派期待,新冠危机造成的日益严重的冲击,将促使倔强的欧洲北部国家做出足够强大的团结姿态,修复已造成的损害。

  最近几日,随着经济衰退的规模变得愈发明显,反对采取集体财政措施的人士陷入被动。在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领导的政府上周三提议设立一个规模为200亿欧元的团结基金,把资金直接划转到罗马和马德里的金库,为紧急医疗支出提供资金。

  荷兰财政部长沃普克•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曾遭到南欧国家的批评,此前他呼吁欧盟调查为什么一些经济体没有用来渡过危机的财政缓冲。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科斯塔(António Costa)称这些言论“令人反感”。

  鉴于意大利和西班牙面临的巨大的公共财政挑战,吕特的提议只会弥补一小部分缺口,然而,这个一直强烈反对欧元区成员国之间财政转移的国家竟然提出这种建议,这表明公众情绪正发生变化。

  上周四,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提出计划:设立一个“特殊、临时”的联合基金,帮助各国启动复苏计划。该计划提议在所有欧盟成员国的联合担保下发行债券,由欧盟委员会管理。

  “团结意味着能够集中我们的资源来应对这场危机的影响,”他表示,“让我们不要就欧元区共同债券或新冠债券进行任何意识形态辩论吧。这里只有一个政治问题:我们是否要站在一起?”

  图斯克认为,欧盟最富有的国家现在已没有多少时间提出大胆且积极的计划,同时避免给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带来耻辱感。

  

  “人们现在正在受苦——这不是一场政治游戏,”他表示,“此时此刻,人们必须感受到我们是一个真正的共同体,一个真正的大家庭。”

相关专题:新冠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6-2 22: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