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张玉环谈狱中27年:最怕被狼狗咬 曾在狱中2次自杀

京港台:2020-8-8 17:59| 来源:梨视频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张玉环谈狱中27年:最怕被狼狗咬 曾在狱中2次自杀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时隔27年后,张玉环被改判无罪释放。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他说,当年被刑讯逼供时胡编了有罪供述,第二天就开始喊冤。他在狱中写下五六百份申诉材料,绝望时曾两次自杀。他始终相信自己将洗脱不白之冤。

  

  

  “有时候电视机里面会说这句话。正义有时候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这句话要是在我身上应验就好了。”张玉环说。以下为张玉环的自述:审讯时最怕被狼狗咬

  

  

  审讯时受到过很多吊打、蹲马虎、用电击枪打。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放狼狗咬。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逼我承认杀人,后来公安局就说你还不说啊,你还不说我把你老婆(张玉环前妻宋小女)抓来。过了大概个把小时,真的就是把我老婆抓过来了。我心里就担心小孩子没人带。我还记得我老婆那个时候是有心脏病,受不了这个刺激。被逼供到(凌晨)2点钟的时候,我就胡编了2次有罪供述。到天亮了稍微清醒些以后,认为自己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冤死。早上我就翻供,我就找到了刑侦队长,跪在他面前求情,要求他把此案查清楚,他没有理睬。没钱请律师,当庭喊冤第一次开庭的时候是没有律师,我家里也请不起律师。两个小孩在家里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钱请律师。我在庭上拼命叫冤枉,最后判我一个死缓。我就稀里哗啦哭叫,他们就把强行把他拖到车上,把我运到看守所来。在路上有法警说,你这个还可以上诉,他这样安慰我。但干部领导这样说:你这个两条人命,你不能上诉,上诉枪毙的。我说枪毙就枪毙,我坚持要上诉。

  

  

  (1995年3月,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狱中自杀过2次,天天写申诉信重审的阶段,有6年时间没有任何办案人员过问。等啊等啊,等了这么久没有人理。上面领导来检查,我有时候都打门叫冤,领导都这样说:你的事啊,好好好,我们都知道。知道却一直没人解决,都是讲知道,等得绝望了,我就自杀了,自杀了2次。

  

  在里面有一个大学生,他开导我,他说如果一旦你自杀死掉了,你就是畏罪自杀,你子孙后代都要受到牵连,都要背黑锅,如果你活着还可以申冤。我就转变了一下情绪。

  

  

  (2001年11月,江西高院做出终审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我被送到监狱里去,申诉就是我的头等大事。没有时间写申诉材料,我就逢年过节的时候,别人休息我就写,多写几封放在那里,没时间写的时候就交一份这个。都写了五六百封了。

  

  看到很多报纸说别人好多平反的,有些同犯都会拿给我看,问:你什么时候可以平反?我就这样说,我是迟早的事,别人也是看我写申诉,都相信我是无辜的。2020年7月9日,监狱就叫我准备好带回去的东西,我就整理好了。结果当天没有走,听了检察院宣读了我无罪的意见,那一下我心里就相当踏实了。现在和兄弟姐妹都一起团圆了,都为我的事付出很多,看到我两个儿子身体健康,这点我很欣慰。

  高墙之内,过去的二十多年,张玉环过得同样煎熬。最初在看守所时,同监舍的人都不喊他的名字,叫他“花生米”(即“枪子儿”),意思是很快就会被拖出去枪毙的人。

  张玉环两次被判死缓,戴脚镣的时长超过了六百天,以至于张平凡说,哥哥出来后走路都不一样了,两只脚总是向外翻,呈“外八字”。

  张玉环说,在当时,像他一样的量刑,进监狱服刑后,如果积极改造获得减刑,十几年也就出来了。但他起初始终不肯认罪,即便是被投入南昌监狱后,他仍坚持每周写一封申诉状,一封封积累起来,等到大哥张民强前去会见时,托他带出去。

  张民强告诉澎湃新闻,张玉环在牢里写的申诉状总数以千计,他有时候都会劝弟弟,也别写得太频繁了,省得看管的狱警不耐烦。每次从监狱里带出来申诉状,张民强都细心地纠正错别字,有条件的情况下,他还会托打印店的老板把文字输入电脑里,再一张张复印出来,投递到各级政府部门:进贤、南昌和北京,都有。

  除了寄材料,张民强也四处打听,为弟弟寻找律师。直到2017年,他等到了王飞律师和他的申诉律师团队。王飞翻阅过历次判决书和申诉材料后,还特地去南昌监狱会见了一次张玉环。隔着玻璃,他冷不丁问张玉环:你到底有没有杀人?张玉环很坚定地说:没有。

  王飞说,那一刻,他确信,这应该就是一起冤案。他教张民强开通了微博,定期将申诉的进展发出去,当时已年届五旬的张民强哪懂这个,他不是跑去工作所在的大学宿舍楼里找大学生请教,就是问律师和记者,“微博文案这样写可不可以?有没有错别字?还麻烦你帮我看一看。”

  然而,外界的这些努力,监狱中的张玉环知之甚少。他说,自己每天都会仔仔细细地阅读报刊,收看新闻联播,关注点有二:一是自己的案子有没有被媒体报道,二是有没有冤假错案平反。

  他会认真地记下其他冤假错案当事人的名字:赵作海、刘忠林、廖海军。尤其是看到廖海军案平反的报道,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律师王飞的名字,他激动地给张民强打去亲情电话,问“这个王律师是不是就是接我案子的那个王律师?”

  直到今年7月9日张玉环案在江西高院开庭再审,出庭检察员建议改判无罪之后,有管教干部悄悄地告诉张玉环,说他的案子已经有媒体报道了,还告诉他老家的房子坍塌了。张玉环想再追问些细节,对方却怎么也不肯说了。

  从再审开庭到宣判无罪,张玉环又等待了26天。得知宣判日期的那天,他激动地没有睡着。监狱里一些狱友见他要出去了,还有想托他转达申诉的。

  出来后,张玉环觉得自己的视力明显糟糕了,他说那是在监狱里加工衣服熬坏的,他央弟弟张平凡去给他配一副眼镜。同时,他还要求儿子为他准备一本空白的日记本。监狱里养成的习惯,他还留着。

  他努力地学习着周遭的新事物,但一切都变得很难。他更习惯回忆过去的事,他会拉着保刚的手说起他小时候有多顽皮,保仁的脾气就要和顺很多。但说着说着,笑容又突然停止。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7 12: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