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被美国下过死手的企业结局如何?没一个有好下场

京港台:2020-8-10 08:23| 来源:科技荟萃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被美国下过死手的企业结局如何?没一个有好下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被美国打压一年多后,华为(专题)遭遇了第一个重大挫折。

  昨天,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开确认,由于美国制裁,华为自研麒麟系列芯片在 9月15日后无法制造将成绝唱。



  如果未来美国禁令没有撤销,华为Mate 40 将成为最后一部搭载自研麒麟处理器的华为旗舰手机。

  现在,美国又抡起制裁大棒,瞄准(电视剧)了TikTok和其他中国科技公司。



  未来会怎样?历史或许可以给出一点提示。

  过去四十年,美国以反管制、反腐败、反恐怖主义为由,打压了许多大型跨国公司,强迫他们认罪,强迫他们接受经济惩罚。

  这些公司最终怎么样了?

  产业死了东芝也活不舒坦

  上世纪80年代,日本(专题)高新技术崛起。

  1983年,美国商务部发出警告,美国只在飞机制造、航空航天领域领先,半导体技术、光纤技术、智能机械技术已全面落后于日本。

  1985年,日本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芯片生产国,全球十大半导体厂商,五家来自日本。



  1985年日本制造的电路板

  美日贸易逆差连年增长,美国民间反日情绪高涨,甚至竞选议员时,喊上几句抵制日货的口号,就能顺利当选。

  1985年12月,东芝事件曝光,美国抓住机会反击,美日半导体争端迅速白热化。

  先是东芝矢口否认违反巴统协定向苏联出口机床,可是在美国威胁动用301条款制裁之后,日本政府被迫于1986年签署《美日半导体协议》,日本产半导体从此只能限价出口美国,企业利润逐年下滑。



  利用东芝机床制造出来的螺旋桨叶片

  在东芝事件更多证据浮出水面(电视剧)的同时,1987年4月,美国又对日本3.3亿美元存储器加征100%关税。

  1987年6月,美国众议院通过东芝制裁法案,对东芝集团所有产品实施禁止向美出口2-5年的惩罚。

  美国高举大棒,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不得不向美国道歉。



  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和时任美国总统里根

  东芝机械公司社长、东芝董事长、总经理相继引咎辞职,并于1987年7月投入1亿日元,在美国50家主流媒体刊登整版“谢罪广告”。

  东芝组织在美雇员向国会写信陈情,并发动一切与东芝有生意往来的美国企业,通过各自游说渠道向国会和各界陈情。



  东芝刊登的整版谢罪广告

  为了支持这场游说战,东芝又花费了900万美元。

  1988年4月,美国国会通过最终法案,将制裁范围由东芝集团缩小至东芝机械,时间也由5年缩短至3年。

  东芝死里逃生,但日本却失去了半导体行业的未来。

  1989年,美国又迫使日本签订《日美半导体保障协定》,开放了日本半导体产业的知识产权和专利。

  日本还加入美国战略防御计划,双方共同开发FSX战斗机,美国有权共享所有技术,打开了获得日本技术的渠道。



  以FSX战斗机为原型打造的三菱F2战斗机

  同一时期,恰逢美国掀起以PC为代表的信息革命,东芝焦头烂额错失良机。

  三星趁势崛起,用三倍工资挖空了东芝半导体工程师,快速提升技术,再用低于成本的价格战发动攻势。

  2014年,东芝半导体被三星超越。

  2017年,全球十大半导体厂商中,日企只剩下东芝一根独苗,未曾想也成了日本半导体的最后一抹余晖。



  由于核电业务巨额亏损,外加财务造假丑闻爆发,东芝在2018年将半导体部门作价180亿美元,卖给了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联盟。

  至此,日本在这场半导体之争中一败涂地。

  正如东芝当初申辩所说,当年冷战缓和、贸易复苏,巴统各成员国都偷偷越过禁运协议,一家法国公司也向苏联提供过高精度机床。



  贝恩资本收购东芝半导体业务

  东芝后来也许想明白了,美国不在乎谁卖了机床,也不在乎谁占了市场,只在乎关系未来的核心技术,绝不能落于他国之手,这才是美国不惜动用举国之力打击一家外国公司的主要原因。

  美国精心构建的法律陷阱

  苏联解体,冷战落幕,美国一家独大。

  1993年,克林顿向全世界宣布,美国“必须担负起带领全世界的责任”,“在全世界推进美国的价值观”。

  要当世界警察,需要搭配手段,现成的武器,就是长臂管辖。



  1993年的克林顿

  本来,长臂管辖的法律概念只存在于美国州际之间,只要被告与法院所管辖区域有“某种最低联系”,便可以发起诉讼,行使管辖权……

  为了将长臂管辖延伸到海外,美国修改并出台了一系列法律,特别是修改了《反海外腐败法》(FCPA)。

  FCPA诞生于1977年。

  水门事件曝光后,美国传媒自揭黑幕,曝光出大量非凡政商交易,在冷战背景下,这对美国全球道德形象构成了致命打击。

  为了重建公众对美国商业系统的信心,卡特总特签署了FCPA,规定美国的个人或公司通过贿赂国外政府官员来获得或保持业务,或使其他人获利,即为非法行为。



  1977年,时任美国总统卡特签署了《反海外腐败法》

  这就导致,美国公司在一些海外市场处于竞争劣势。

  1998年,FCPA修正案扩大管辖范围,将外国企业或自然人列入管辖范围。

  1996年,美国还颁布了两项禁止任何企业与美国敌对国进行贸易往来的法律,比如针对古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以及针对伊朗和利比亚的《达马托法》。

  根据这些法律,美国可对违法企业处以罚款,数额可以高达几十亿美元,甚至将他们完全逐出美国市场。

  通过反腐和禁运法案,美国将长臂管辖名正言顺地伸向了世界各国。

  有了“某种最低联系”的模糊概念,美国可以自由解读任意发挥,任何国家的个人和企业,只要与美国发生某种关联,例如用美元支付,甚至仅仅只是使用了服务器在美国的电子邮件,都会被纳入长臂管辖范围。

  2001年颁布的《美国爱国者(电视剧)法案》,又赋予美国政府部门可以借助反恐的名义,大规模监视外国企业及其员工的权利。

  法律陷阱到位,美国磨刀霍霍。

  西门子成了美国磨刀石

  乍看起来,FCPA的立法出发点,似乎包含了全球反腐的正当动机,但它最大的不正当在于,僭越了国家主权与国际法。

  美国深知这种做法的争议性,所以直到2000年代中期,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才开始不断试探这种域外法权的底线。



  美国司法部

  德国西门子,作为一家典型的大型跨国公司,不幸沦为美国打造的标杆案例。

  2006年,美国司法部从德媒处得知,德国司法部正在调查西门子在全球范围内的行贿案件。

  这件事,跟美国没半毛钱关系。

  案件涉及了阿根廷、孟加拉、俄罗斯、伊拉克等国,而且西门子涉案旗下子公司分别注册在孟加拉、阿根廷和委内瑞拉,未曾在纽交所上市。

  然而,美国司法部却以“为了在美国市场上市,西门子曾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股权证书(美国存托凭证)”和“几笔疑似行贿的款项通过美国境内的银行账户转移”两项理由,获得了整个案件的调查权,并据此对西门子提出指控。

  美国是西门子最重要的市场,面对这场无妄之灾,他们只能内部调查,自证其罪。

  最终,西门子不仅分别向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了4.5亿美元和3.5亿美元罚款,还在2008年向德国政府缴纳了5.96亿欧元罚款。



  经此一役,美国大型律所突然发现,长臂管辖制造出了巨大需求,因为,美国政府几乎只愿与纽约(专题)和华盛顿的大型律所打交道。

  为了开展内部合规调查,西门子前后花费了超过10亿美元,聘请了美国超过100名律师、130多名外部审计师,在34个国家举行了1750次听证,向美国司法部提供了24000多份文件。

  美国司法部甚至对西门子聘请德普律师事务所、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均为美资)的充分配合大为赞许。



  最终,西门子以约26亿美元的总支出和300名嫌疑人接受调查为代价,与美国达成和解,被放了一马。

  2017年,西门子刚刚以114亿欧元出售了威迪欧(VDO)汽车电子公司,有充裕现金流保障,西门子并没有因此伤筋动骨。

  法国企业受伤最深

  尝到甜头之后,美国开始大打出手,法国成了司法围猎中受伤最深的国家。

  2010年,法国阿尔斯通位列世界500强第290位。



  阿尔斯通的工厂内

  阿尔斯通主要业务是电力及轨道交通,特别是电力业务,号称“世界上每4个灯泡中就有1个灯泡的电力来自于阿尔斯通的技术”。

  不幸的是,阿尔斯通有一个美国死对头——通用电气。

  从2002年开始,两家公司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激烈竞争。

  在巴西、埃及、沙特、印尼等国的电力建设采购项目中,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总会共同竞标。



  阿尔斯通的电力业务

  阿尔斯通胜多败少,从通用电气手中抢走大约40亿美元的订单金额。

  2010年,法国阿海珐出售下属输配电设备部门,在法国政府的干涉下,阿尔斯通和施耐德轻松击败通用电气成功竞标。

  新仇旧恨,阿尔斯通成了真正的眼中钉。

  通用电气雇佣了30多名美国前司法部官员,与美国司法部互通消息,在通用电气法务总监和员工会议上,有人公开提出,“通过反腐败让阿尔斯通屈服,最多只需要10年。”

  阿尔斯通和通用电气

  2013年,美国司法部介入阿尔斯通在印度(专题)尼西亚的一桩行贿事件。

  当年4月,阿尔斯通锅炉部门全球负责人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被捕。

  此后,美国又陆续逮捕了4名阿尔斯通高管,“坐实”了阿尔斯通用行贿手段在埃及、沙特、印尼等国项目上力压通用电气的证据。



  2014年,美国司法部要求阿尔斯通支付7.72亿美元罚款,并威胁将阿尔斯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柏珂龙送进监狱。

  阿尔斯通苦于没有西门子那般强大的现金流,最终只能在2014年6月,将最核心的电力业务以170亿美元转让给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通用电气。

  法国骄傲就此迅速衰败,阿尔斯通如今还剩下轨道交通业务,但是已经跌出世界500强行列。



  阿尔斯通在德国推出的氢燃料电池火车

  法国的受害者还有能源巨头德希尼布。

  德希尼布主营油田服务和油气相关工业,全球行业排名前五,在美国也中标了不少页岩油气企业的项目。


  德希尼布在中东和美国大肆开展业务,直接影响了美国油服企业利益。

  2010年,法国公司被美国指控联合其他三家公司,在1995-2004年尼日利亚建造液化天然气工厂的一项合同中存在腐败行为。



  德希尼布公司的业务

  尽管尼日利亚距美国非常遥远,但2001—2007年,德希尼布曾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所以难逃长臂管辖。

  德希尼布签署《延缓起诉协议》,被3.38亿美元罚款拖垮了,裁员6000人后,于2016年被竞争对手美国美信达收购。

  法国又一家顶级工业企业被美国人纳入怀中。



  美信达公司收购后组成新的德希尼布FMC公司

  用长臂管辖发动经济战

  去年,摆在任正非桌上的一本《美国陷阱》,成了全国畅销书。

  前阿尔斯通高管皮耶鲁齐在书中写道,“FCPA修正案就是美国人的一个把戏,他们把一项可能削弱自身企业的法律转变为干涉他国企业、发动经济战的神奇工具。”



  任正非桌上的《美国陷阱》一书

  《纽约时报》2012年统计显示,前10大因违反FCPA被查处的公司中,总部在美国的仅一家。

  从1977年到2014年,只有30%的调查(474项)针对外国公司,但是它们却支付了罚款总额的67%。

  自2008年起,罚款总额呈爆炸式增长。

  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2011年,仅美国财政部一家就进账30多亿美元,在26个超过1亿美元的罚单中,有21个涉及外国公司。

  包括德国公司西门子(8亿美元)、戴姆勒 (1.85亿美元 );法国公司道达尔(3.98亿美元)、德希尼布(3.38亿美元)、阿尔卡特(1.38亿美元)、法国兴业银行(2.93亿美元);意大利公司斯纳姆普罗盖蒂(3.65亿美元);瑞士公司泛亚班拿(2.37亿美元);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4亿美元);日本公司松下(28亿美元)、日本日挥株式会社(2.88亿美元)……



  法国道达尔公司

  所有人都在指责,美国政府机构是在借FCPA牟取被查处企业的巨额和解金。

  而且从本质上讲,美国法院的任何判决,都为优先维护美国利益,一旦发现长臂管辖对本国有利,便会毫不犹豫地适用。

  而当美国国内法被滥用于打击国际市场的竞争对手,法律本身早已丧失了权威性与公正性。

  法国国际关系和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阿里·拉伊迪在《隐秘战争》一书中,揭露了美国如何将长臂管辖做成了经济战的新武器。



  事实上,美国就是只手遮天,肆意挑选那些可以与其结盟的国家,打击不与其结盟的对手,有些国家和企业屈服于“山姆大叔”的霸权,只是为了得到其施舍。

  一位在数家上市公司任职的前高管就表示,“美国人到处都有耳目,专门监视他们的外国竞争对手,从来不会针对本国公司。因此,美国人可以通过隐藏在避税天堂的公司,坦然自若地行贿或违犯禁运令。在这场游戏中,我们始终就是被愚弄的一方。”

  打压中国企业不需要法律吗?

  自家企业被欺负得这么惨,日本欧洲就没想过反制?

  每当日美发生争端展开谈判,日本所做的最大抵抗,就是将谈判时间拖到最后一秒。

  因为政治军事严重依赖美国,日本别无选择,任何条件必须以维持美日同盟关系为底线。

  欧洲倒是硬气得多。

  1996年,美国刚颁布对古巴、伊朗和利比亚三国的贸易禁运法案,欧盟就制定了阻断法令,支持欧洲企业在上述三国继续开展合法贸易,阻断美国制裁在欧盟境内的域外效力。

  阻断法令当时并未实施。1998年,欧美最终达成政治协议,美国答应限制部分制裁条款对欧洲企业的效力。

  2018年5月,特朗普(专题)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展开了对伊朗的全面经济封锁,并用长臂管辖权威胁同伊朗交易的外国企业。



  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定

  8月7日,欧盟正式启动阻断法令来对冲美国长臂执法,保护受到波及的欧洲企业,并向伊朗表明欧盟维护伊核协议的决心。

  然而,截至11月,道达尔、雷诺、西门子、马士基等百余家欧洲企业纷纷中止在伊朗的投资贸易活动,就连总部位于布鲁斯尔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也被迫关闭来伊朗进入银行间网络的渠道,伊朗就此失去了支付进出口货款的能力。



  马士基公司的货柜

  欧盟阻挡法令的运用,证明其很难与美国长臂管辖抗衡,从根本上说,是因为欧盟主权在欧美关系中长期处于被压抑地位。

  美国能用长臂管辖实施经济打击,建立在科技霸权、军事霸权和美元霸权之上。

  特别是作为国际贸易结算工具的美元,以及美国遍布全球的监控网络,起到了关键性的技术支撑作用,确保了美国司法部超强的“情报与证据收集能力”。

  欧洲没有互联网巨头。

  2011年,微软和谷歌都大方承认,根据美国爱国者法案,他们必须把欧洲数据中心的信息交给美国情报机构。

  任何一家美国公司,不论是谷歌、微软、亚马逊、苹果或任何其他云端服务供应商,只要是在欧洲营运,都无法保护欧洲的数据不受到美国的检查。

  看到这里,你也许明白了,日本没有完整主权,中国有;欧洲没有互联网产业,中国有;美国可以凭借市场地位支配日欧跨国企业,却只能遏制中国企业。

  所以,在用长臂管辖制裁华为之后,美国其实并没有太多法律手段来毫无顾忌得打击中国企业。



  最近这两天,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企业出台了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政策。

  8月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升级净网计划,将涉及网络运营商、硬件厂商、云储存、海底光缆诸多领域的中国企业一概封杀。

  8月6日,特朗普又签署两项行政命令,在45天内禁止与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WeChat及其母公司腾讯进行任何美国交易。

  同一天,特朗普政府又提出一项计划,要求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必须向美国监管机构提交审查文件,如果不能在2022年前达到监管要求,就必须从这两家交易所退市。



  蓬佩奥宣布升级净网计划

  其实,除了国家安全这个非常牵强的理由,特朗普几乎找不出什么合适的帽子栽到中国企业头上。

  所以,字节跳动昨晚才能用官方声明回怼美国政府:美国总统最新颁发的这项行政命令没有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擅自决定协议条款,甚至试图干涉私营企业之间的协商……



  这份声明,字字诛心。

  也许,特朗普还会继续张牙舞爪一阵子,但是真要掀牌桌,也许并没有那么容易。

  参考资料:

  阿里·拉伊迪,《隐秘战争》,中信出版集团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1 06: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