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与印度边防特种部队的不期而遇..(图)

京港台:2020-9-15 23:54| 来源:上报 | 评论( 15 )  | 我来说几句


我与印度边防特种部队的不期而遇..(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中印最新动态!

  

  中印边境Bumla上的一个标志。

  最近的新闻报导,中印边境班公湖附近发生了军事冲突。印度(专题)方面参战的部队中有一支边境特种部队SFF,印度媒体颇为自豪地介绍了这支擅长山地作战的部队。他们就是我曾经见过的那支由藏人为主组成的特种部队,正式番号是Establishment 22,也叫unit 22, 简称22。

  我想起十来年前我与Unit 22的一次偶遇,眼前浮现出那些一脸灿烂笑容的藏人青年士兵。

  十几年前,我开始涉足西藏现代史研究,为此走访了流亡藏人在印度和尼泊尔的二十多个定居点,从印度南方Karnataka邦最大的流亡藏人社区,到北方的Dehradun、克什米尔地区的拉达克,从历史上西藏通向外部的重镇噶伦堡、大吉岭到隐藏在喜马拉雅山中的很多小山村。 所到之处我得到了流亡藏人热情诚挚的招待。 流亡藏人社区尽其所能地协助我,为我寻找访谈对象,提供翻译,安排食宿。我在流亡藏人的小屋里,喝了不知多少藏式奶茶,吃了不知多少藏式馍馍。在好几个难民定居点,他们告诉我,我是半个世纪中来到此地的唯一汉人。

  有一次,我辗转来到喜马拉雅山中一个很小的难民村。那是一个外人不可能前往的地方。该地远离城市,交通不便,周围全是山林,四周的村镇都是印度人。要不是寺院和住家屋顶上飘扬的经幡,即使到了那里也不会想到这是藏人的村子。村子在一座小山顶上,站在村里可以看到喜马拉雅山脉一座著名的雪峰。我在村里住了几天,访问寺院、学校,访谈第一代难民,也采访了在流亡中长大的年轻一代藏人。

  有一天,我突然注意到村里出现了几个穿着军装的年轻人。 我问陪同的译员这是什么人,她说,今天军营放假,士兵回来跟家人团聚。我这才注意到原来村子附近有一座隐蔽在树林背后的兵营。我问,这是藏人难民青年参加了印度军队吗?她说,是啊,那支部队基本上都是藏人。我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我以前听説过的神秘部队Unit 22。一问,正是如此。这机会太难得了,我马上要求采访这支精英部队的藏人士兵,并询问是否可以访问他们的兵营,采访他们的长官。译员说她帮我问问。

  诞生于1962年

  “22” 的正式名称是Special Frontier Force,边境特种部队,简称SFF。这支部队成立于1962年11月14日。这个日期很説明问题,因为那正是中印边境战争期间。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国方面称为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共执政大陆以后,凡是和邻国发生的武装冲突,都预先做了充分准备然后发动突然攻击,这在中共军队的传统 中叫“不打无准备之战”。另一方面,中共尚未开打就给战事取了个名字,而且无一例外地事先命名为“自卫”。

  在发生战事的边境地区,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因为那些地方是没有居民的,自然环境没有人类日常生活的必要条件。即使后来在中印两国有划界争议的地方,也只有最低限度的哨所。维护这些哨所是军队的一大负担,因为补给交通綫非常困难。印度方面听信中共的承诺,不认为中印两国之间会发生武装冲突,对边境战争毫无准备,因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中国方面经历了1956-1962年武装镇压藏人的战争,根据毛泽东的部署,使用绝对武力对付不成军队的藏人的目的之一是“高原练兵”。经过“西藏平叛”实战练兵的中共军队“平叛”结束半年后就拉上去打印度。战争是1962年10月20日打响的,到11月底就结束了。印度方面因毫无准备而惨败。

  

  1956-1962年中国的西藏平叛。(图片摘自网络)

  就在这次战争期间,印度方面意识到,中印边境是高原山地,对士兵的体能有特别的需要,只有经过训练的山地部队能够胜任。中印边境战争开打后,尼赫鲁的情报主管Bhola Nath Mullick 力主成立一支山地部队,以对付未来可能发生在这一地区的战争。Mullick是对中印关系瞭解得比较深入的人,深得尼赫鲁信任。尼赫鲁终于从反对转变为同意,成立了SFF。

  为什么征召藏人?

  SFF建立之初就定义为精英部队,名义上从属于印度陆军,实际上直接对印度总理和内阁负责。22成立之初由Sujan Singh Uban 少将指挥,这位将军是印度军队的传奇式人物,曾经在二战期间出征欧洲指挥一支番号为22的山地师,得过英印陆军的十字勛章。他用他曾经指挥过的22师的名字命名SFF,这就是Establishment 22 的来历。

  可是为什么22都是藏人士兵呢?

  我在流亡藏人社区采访交谈过很多近些年从境内逃出来的藏人。他们大多不健谈,我提的问题必须很具体。通常是我问:“你是怎么出来的?” 答:“走路。” 那就是说步行翻越喜马拉雅山,越境进入印度或尼泊尔、不丹。再问:走了多长时间?答:两个星期(或者十天,或者一个星期多)。我问,路上遇见解放军了吗?答,遇见了。 那怎么办?他们接下来的回答几乎都一样地平淡:我们上山,跑到更高的山上。

  这就是藏人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世代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藏人,适应了青藏高原的环境。而外地来的人,一般到海拔三千米就有缺氧的感觉,走不动了。藏人到了海拔五千米的高山上仍然如履平地。所以,越境的流亡藏人遇见解放军就往更的高山上走,解放军就无法追击。

  

  印度部队里的西藏(图博)人。(图片摘自网络)

  历史上,英国人最早理解这种差别。英国军队多年来在尼泊尔的山村里征召一定数量的士兵,即廓尔噶士兵。廓尔噶青年出生成长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坡上,几乎一生都是在高海拔的环境里生活,能够经受印度次大陆的酷热和雨季的潮湿,也能经受高山雪峰的严寒和狂风暴雪。廓尔噶士兵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强健的士兵。廓尔噶士兵成为英国军队的骄傲,也是一种象征。1947年印度独立,英国退出印度次大陆以后,仍然每年在尼泊尔征召一些廓尔噶士兵。

  据印度媒体报导,22中也有一些廓尔噶士兵,但还是以藏人为主,因为藏人具备廓尔噶士兵的同样特质。

  在成立以后的半个多世纪里,22奉命参加了多次重大军事行动,主要作战地点是印度北部和巴基斯坦、孟加拉和中国交界的地区。

  让西藏归于和平

  据印度媒体报导,22每年会派出代表前往达兰萨拉,参加达赖喇嘛尊者主持的祈祷法会,请尊者为士兵们祈祷。士兵们会把达赖喇嘛赠送的小礼物视为最宝贵的圣物,祈望达赖喇嘛保佑他们平安。我还记得有一年在拉达克我随着达赖喇嘛的车队进了一个军营,那是士兵们祈请尊者给他们讲话。现在回想,那也应该是22的一个营地。

  藏人在印度流亡已经60年了,如今的22士兵们都是流亡中出生的藏人青年。在中共一侧,中共也征集藏人青年参军,但是不敢信任这些藏人解放军士兵,因为藏人都知道,印度一侧也有藏人士兵。几年前,我在南印度的一个难民定居点采访过一位流亡藏人,1970年代的一次中印边界摩擦中,他在西藏被政府征召为民工向边境运送物资,他趁此机会越过边境加入了流亡社区。

  达赖喇嘛尊者在自传中写到,1962年中印战争期间,他对发生在高原佛国的杀戮非常悲哀。1987年,达赖喇嘛在欧洲议会发表著名的中间道路主张时指出,喜马拉雅山在历史上是没有战争的,他建议在国际监督下将青藏高原建成非军事的和平缓冲区。几十年后回头看,这个建议包含了大智慧和大慈悲。当然,尊者的建议被中共拒绝。

  

  在印度军队服役的图博人连长尼玛丹增(Nyima Tenzin)之墓,盖上印度与图博两面旗帜。(汤森路透)

  三个NO

  回到我与Unit 22的不期而遇。我希望能到兵营去采访他们的长官,然而不久译员就抱歉地告诉我,军方的回答是三个NO:不能参观,不能采访,不能报导。我答应了。

  写下这篇回忆的时候,我小心地避免提到任何没有公开的资讯 ,也算信守承诺吧。

  ※作者李江琳,江西南昌人,作家、历史学家, 1982年获复旦大学英文系学士学位,1988年获山东大学美国文学研究所硕士学位,1988年留学美国,获布兰戴斯大学犹太历史硕士和纽约(专题)皇后学院图书馆学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中共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当代西藏史。曾在《动向》、《明报月刊》、《开放》等杂志发表过100多篇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印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军事动态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21 00: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