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最后的抗日“飞虎队”飞行员,晚年成了三轮车夫

京港台:2020-9-23 21:19| 来源:好奇组长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最后的抗日“飞虎队”飞行员,晚年成了三轮车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湖南省怀化市芷江侗族自治县芷江镇七里桥村,有一个纪念抗日胜利的旧址,即中日双方芷江洽降的所在地。

  1945年8月15日,日本(专题)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1日,侵华日军派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前往湖南省西部的芷江受降。

  

  美军援华空军第14航空队第5大队分队长吴其轺,率领他的全体队员坐在会场的第一排,见证了日本签字投降的历史一刻。受降仪式约20分钟。

  吴其轺,1918年生于福建省闽清县十五都一个乡绅家庭(原名吴其瑶)。作为中国空军中美混合联队飞行员中的一员,他曾击落过5架日军飞机,获得17枚奖章。

  1936年,吴其轺在青岛求学期间看到大街上的一则黄埔军校笕桥中央航校招生的告示。他便写信给父亲,希望父亲批准他投笔从戎,可是没等父亲回信他就退学了。之后考取了杭州笕桥空军军官学校第11期学习。

  

  1941年毕业后,他被编入中国空军第五大队,驻守芷江机场,授衔少尉。

  1943年,他转入陈纳德组建的中美混合联队14航空队的5大队飞行,成为“飞虎队”中的一员,在中国空军中美混合联队中累计飞行了800多小时。

  从1943年7月起,中国空军与美国第14航空队主动出击,寻找日军航空队主力决战,还实施长途奔袭,广泛轰炸、摧毁日军的机场、设备和其它重要目标。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吴其轺和战友们多次以大编队机群对日占武汉、南京、广州、桂林等日军军事目标进行轰炸。

  吴其轺在飞行中他也曾三次被日军飞机重创、击落。

  第一次被击落后,他也受了重伤,已不能再飞行,但他报国心切,在克服各种困难后,最后得以重返抗日蓝天。

  第二次,吴其轺驾驶的美式P-40飞机被日军防空炮火击中,飞机机身、机翼都中了二十余弹,吴其轺硬是穿过日寇层层防空炮火网,摇摇晃晃地将飞机开回芷江机场。当他走下飞机时,美国飞行员都伸出右手拇指夸赞他:“我们美国飞机过硬,你们中国的飞行员更过硬。这飞机被打成了马蜂窝,还能摇摇晃晃地飞回来。了不起!”

  

  第三次是1945年4月12日,在对武昌火车站日军地面部队进行攻击行动中,吴其轺的战机引擎被击中失灵迫降在离芷江一百二十多公里的辰溪县境内一条小溪的沙滩上,着陆后幸好遇到村民,虽然他们很穷,还把过年剩的那一点腊肉拿给他吃。

  1942年,侵缅日军先后攻占了中缅边境,切断了国际援华物资流通的最后一条陆上通道。为了保障中国抗战所急需的大批战略物资的供应,美方决定开辟从印度(专题)汀江到昆明南北的两条航线,1943年又开辟了从汀江到四川宜宾的航线和几条辅助航线,就是著名的驼峰航线。

  

  为了避开日军在缅北密支那、八莫的机场,驼峰航线必须飞越地形复杂、气象多变、高海拔的喜马拉雅山和横断山脉。因沿线山峰之间有如骆驼之峰,故称“驼峰”航线。该航线向中国战场运送了八十万吨战略物资、人员33477人。是世界战争空运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条件最艰苦、付出代价最大的一次悲壮的空运。

  吴其轺四次飞越驼峰死亡航线,到印度接受美国提供的飞机。

  1944年,陈纳德将军有一次视察时,看到吴其轺走路一瘸一拐,便来询问,得知他三次受伤三次重返战场,特批拆下一个C46飞机上的飞行员座椅送给他。

  抗战胜利之后,由于参加了88次空中作战,吴其轺获得盟军总部授予的“飞行优异十字勋章”、“航空勋章”和“单位集体荣誉勋章” 。

  

  1948年,吴其轺在三千多名空勤人员中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美国西点军校航空分校留学,进修结束后到了台湾(专题)。1949年,他在台湾已经是中校军衔。

  后来其父亲吴銮仕托人从香港(专题)带给他一封家书,希望他能回到大陆,一起建设新中国。吴其轺便偷偷搭乘西点军校同学、美国空军少校约翰的飞机抵达香港,然后到了北京。

  吴其轺被分配到南苑机场当教官。虽在机场工作,但吴其轺被禁止靠近飞机,可能是由于他曾经是国军飞行员的身份,怕他开着飞机跑了。

  吴其轺感到强烈的不被信任,提出退出军队,于是他被调到杭州之江大学图书馆当副馆长。

  吴其轺的父亲吴銮仕则在1951年“镇反”中被枪毙。1954年吴其轺也因治审查不通过,被学校开除,并关进了监狱。这一关就是20年。

  

  祸兮福所倚,吴其轺在监狱中反倒躲过了文革(专题),要不以他这样“反动”的身份,估计根本活不下去。

  1974年吴其轺出狱了,因为其身份和抗战时留下的腿伤,他找工作比较困难。只能委身于一家手套厂当拉货的三轮车夫。一车装卸六百斤,一天挣一元二角人民币(专题)。

  吴其轺开飞机出色,骑三轮车也很厉害。他可以把一个后车轮翘起来,“两轮三轮车”飞快驰骋。还可以倒着身子往前蹬三轮车,蹬得飞快。跟耍杂技似的。

  周围人都认为吴其轺是一个快乐的三轮车夫而已,只是在他带着儿子去图书馆翻看英文书时,人们会感觉有点奇怪。没人知道,这个车夫曾是开着战斗机打鬼子的优秀飞行员,还曾是美国西点军校的高材生。

  80年代,吴其轺已被恢复了政治名誉。再加上他英语好,被分配到杭州大学地矿系的标本实验室做起了标本员。此时,仍然没人知道他过去的事迹。

  在2005年之前,吴其轺从没对一个人讲过自己的经历,哪怕对妻子和儿子也没提过。

  2005年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时候,吴其轺的生平事迹被挖掘出来。87岁高龄的吴其轺已是最后一名在世的中国“飞虎队”飞行员了,其他人都已去世。

  

  2010年10月13日吴其轺去世,享年92岁。老人生前曾这样总结自己的一生:“我这辈子没有什么功劳,也没有干对不起人民的事。”

相关专题:抗战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0 13: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