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为中国男孩让路的不只“我的姐姐”,还有妹妹

京港台:2021-4-14 10:49| 来源:有间大学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为中国男孩让路的不只“我的姐姐”,还有妹妹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电影《我的姐姐》上映后,关于“姐姐应不应该抚养弟弟”的争议,引发不同立场网友的唇枪舌剑。

  成长于重男轻女家庭环境之下的女主角安然,小时候被父母要求装瘸子,以换取生二胎的资格。事情败露后,安然遭到父亲的一顿毒打。

  更绝的是,父母还瞒着安然修改她的高考志愿,理由是女孩子要离家近,才方便照顾家庭。

  安然与弟弟在父母心中的位置是不一样的——父母钱包里只有和弟弟的合照,没有她的身影;只有弟弟能品尝父亲做的红烧肉;弟弟从来不会挨打,而她常被藤条伺候。

  当父母因为一场意外猝然离世,留下年龄相差二十多岁的弟弟,安然不愿意为此葬送自己刚刚开始的人生。

  

  “为什么做错事的不是我,但是所有人都觉得是我的责任?”/《我的姐姐》

  她着手为弟弟寻找领养家庭,对姑妈说:“养他我这辈子就完了。”

  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安然必须亲自照顾弟弟,否则就将“自私”“绝情”“忘本”扣在她头上,让她接受道德的羞辱凌迟。

  一些对安然的遭遇感同身受的观众现身说法,支持将弟弟送养,唯有如此,才能彰显新时代女性的独立果敢。

  另一些人坚信血浓于水的亲情,认为把弟弟养育成人是姐姐理所当然的责任。

  在这场喧哗的讨论之外,还有另一个在重男轻女阴影下被要求牺牲的群体,她们被称之为:妹妹。

  她们有的为哥哥让渡上学机会,有的用结婚彩礼填补哥哥的买房资金,有的替哥哥承包家中大小家务活儿。

  现实版“樊胜美”的成全与奉献,在重男轻女的父母眼中,也许不过是稀松平常的事。

  

  妹妹不是笨,

  是更懂父母的难

  从小乖巧懂事的女孩李莉,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班长,是家里善解人意的女儿。

  有一天她突然性情大变,不但逃课、打架、顶撞老师,还对妈妈说:“要不我不读书了。”

  听到这句话的妈妈气不打一处来,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李莉脸上,随即是一连串愤怒的质问:“你想干什么?你能干什么?”

  

  这是微电影《异雁》中的情节。倔强的李莉心中悄悄酝酿着一个计划,她故意在学校态度嚣张、表现恶劣。

  屡教不改之下,一纸开除声明断送了她的求学之路。

  从前被寄予厚望的优等生,如今被学校扫地出门,李莉的转变让妈妈心灰意冷,让哥哥李越大失所望。

  多年以后,李莉为已经考上大学的哥哥送行,嘱咐哥哥“记得写信回来”。不耐烦的哥哥语气冷淡地回应——“知道了,赶快回去吧”,继而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

  哥哥在一个雷声大作的夜晚抵达学校,停留在空无一人的新生报到处整理行李。他从书包里翻出报到手册,一张折叠的信纸轻轻滑落——那是妹妹写给他的信。

  

  妹妹以写信的方式告诉哥哥真相。/微电影《异雁》

  通过这封信,妹妹过往的付出和委屈逐渐在哥哥心中有了轮廓:被学校开除不是因为妹妹自甘堕落,而是在妈妈的医药费、哥哥的前途面前,她不得不退让。

  她曾经想主动退学,被老师和妈妈挽留,便只能以激烈的方式做“自我了断”。

  “请你原谅我那年被学校开除,因为我想在家照顾好妈妈;请你原谅我那年让你生气,因为我知道家里的钱只够让一个人读书。”

  幡然醒悟的哥哥在昏暗的路灯下痛哭流涕,他又想起小时候妹妹在家里忙前忙后、在学校维护他的片段。

  

  妹妹在家里干活。/微电影《异雁》

  微电影《异雁》以真人真事为原型改编。

  妹妹李莉并非不珍惜上学的机会,只是情感细腻的她比哥哥更能读懂家里的艰难境况。

  她观察到妈妈盘算家中开支时泪流满面;看到生病的妈妈强忍疼痛,还要勉力支撑;意识到家里的财政已经摇摇欲坠。

  

  躲在门后的妹妹,看清了妈妈的困难。/微电影《异雁》

  于是她懂事地献祭自己的求学机会,哪怕被所有人误解,也只能独自哭泣,而哥哥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在重庆卫视去年的一档节目中,也有一对类似的兄妹。

  妹妹石丽娟想继续读书,但目睹妈妈整天为借钱愁眉苦脸,看不下去的她主动辍学,把上学的机会留给哥哥石彬彬。

  抱着“家里出一个大学生就行”的信念,全家人将希望寄托在哥哥身上。石丽娟觉得,反正自己一直不如哥哥聪明。

  

  一心想让哥哥有出息的妹妹石丽娟。/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就连哥哥石彬彬也说:“从小我就觉得自己挺聪明的,记忆力好,学习成绩也不错。相比之下,妹妹就特别笨。”

  假设妹妹聪慧过人、毫不退让,在有限的家庭条件之下,哥哥会把上学机会留给妹妹吗?

  “妹妹从来都不是傻,不是笨,”心理专家柏燕谊说,“她只是更读懂了这个家庭的艰难,读懂了妈妈内心的无力。”

  “如果她不做这种自我认同和选择,她就会陷入抱怨和不满,说妈妈偏心眼儿、哥哥太自私。”

  妹妹从来不笨,她只是很善良,比哥哥更能读懂成人世界的不容易,读懂家庭当中的苦难和希望。

  

  有兄弟的,

  受教育不如有姐妹的

  在《我的姐姐》中,父母执意生下弟弟时,安然已经上大学。

  四年的学费、生活费靠安然半工半读地挣来,而弟弟跟着父母一家和美地生活。

  当姑妈试图用自身经历规训安然当一个负责任的姐姐,安然说:“我养自己就够难了,还要养他?”

  确实,弟弟将来的教育费、生活费,都是姐姐沉重的负担。事实上,弟弟的存在本来就分割了父母对安然可投入的资源。

  

  电影里的弟弟在朝姐姐吐口水。/《我的姐姐》

  有学者做过一项研究,选取只有一个兄弟姐妹的女性为样本,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有姐妹,一种是有兄弟。

  将以上两种女性按照出生年份分组,分别求她们的受教育年限平均值,得出以下两条曲线。

  

  图/《有兄弟对女性是好消息吗?——家庭人力资本投资中的性别歧视研究》

  实线、虚线分别代表有姐妹、有兄弟的女性的受教育水平,从图中可以看出,同为二孩家庭,有兄弟的女性,其平均教育水平,低于有姐妹的女性的平均教育水平。

  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有男孩的家庭倾向于将更多的资源投资在男孩身上,从而使女孩获得的人力资本投资减少。

  这组曲线由中国家庭追踪调查(CFPS)2010年成人问卷的数据计算而得,截图显示了1973年以后出生人群的情况。

  结论还指出,计划生育只是减少了家庭“性别歧视”的机会,“重男轻女”偏好并没有消失。

  这种畸形偏好不仅存在于姐姐和弟弟组合,也烙印在部分家庭的哥哥和妹妹之间。

  在贵州农村长大的女孩李明翠,看着哥哥李明国每顿饭都能吃上肉,而自己却没有。李明翠好多次嘴馋跟哥哥抢肉吃,都被妈妈训斥。

  

  偏心男孩的父母,还有多少?/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因为我们都是山区里的人,家里都是重男轻女。”李明翠在节目《谢谢你来了》回忆往事时,看似轻描淡写的语言里蕴含着憋屈。

  李明翠初二那年,家里穷尽全部积蓄给哥哥看病,只能让她辍学。

  老师、校长到李明翠家里,劝妈妈让女儿继续读书,说女儿的成绩“经过好好辅导,将来应该是不错的”。

  李明翠躲在房间里伤心欲绝,不敢面对现实,却没等到妈妈回心转意。

  

  图 / 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有的妹妹到了婚嫁年龄还在为哥哥未雨绸缪。父母作为天平的中心,不仅没有平衡两端,反而倒向其中一边。

  知乎博主@落花伊人的哥哥中年离婚后从小县城到大城市干销售,两个月没跑成一个单子,以辞职告一段落。父母给哥哥张罗二婚的事情,首先盯上了她的结婚彩礼。

  女儿出嫁时收取的彩礼,被用来填补儿子娶媳妇的资金窟窿,更有甚者,被用来替哥哥偿还赌债。

  

  她们本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却被亲情牵绊:不帮,不忍心目睹父母为哥哥倾其所有以致晚年无所依靠;帮了,要牺牲自己一部分既得利益。

  就像电视剧里费尽心思养家糊口的樊胜美,耳边还不时萦绕着“那是你亲哥哥啊”。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安然的弟弟在电影前半部分的表现,太像生活中恃宠而骄的小男孩了:朝姐姐吐口水、吃不到喜欢的饭菜就不依不饶、站在沙发上颐指气使……

  习惯坐享其成并且理所当然,所以才会盛气凌人地对姐姐安然说出:这是我的家,这些都是我的。

  被惯坏的不只弟弟,还有那些仰仗父母偏爱的哥哥。他们也许根本不曾意识到,凌驾于妹妹头上的,是不公平且毫无道理的陋习。

  小时候每顿都能吃上肉的李明国,不会想到要把肉分给妹妹,他说:“他们那样对我,我就感到理所当然。”

  

  李明翠和李明国在节目现场。/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有一回李明翠在山上放牛,李明国让妹妹与另外一个女孩子打架,只是为了看看“你们谁的功夫好”。

  妹妹不慎摔下山坡,以失去两颗门牙作为代价。在她看来,“当时哥哥就是觉得,都是家里人,这样伤害我都是理所应当的”。

  十一二岁时不主动谦让妹妹,哥哥解释为“那个时候我不懂事”;

  怂恿妹妹打架,他觉得是“那个时候很小,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这样会伤害到她”;

  哥哥二十出头时交往的女朋友瞧不起家里人,妹妹为此与其顶嘴,被哥哥呵斥,他说是“当时也没顾及到那么多”“那个时候不懂事”。

  

  主持人问李明翠,觉得哥哥懂事吗?她说,哥哥“不懂事”。/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不懂事”是哥哥所有不道义行为的推辞,而年纪更小、更懂事的妹妹李明翠做了什么呢?

  为给哥哥治病,妹妹不得不辍学后到县城打工,每个月几百块工资悉数交给父母;

  哥哥的老婆带着钱一走了之,妈妈打电话告诉妹妹,妹妹二话不说拿出做生意的四万块流动资金给哥哥盖房;

  哥哥离婚后带着孩子在家没有收入来源,妹妹让他到自己店里上班。

  妹妹成了维系家庭、忍辱负重的角色,而本该“长兄如父”的哥哥,反而更像需要被照料的“弟弟”。

  “在他心目中,他得到的所有的爱都是理所应当的,就不会有任何的珍惜和感恩。”柏燕谊说,“不把他当回事的,他就开始低三下四地去讨好、去乞求,他认为就一定会得到。”

  

  柏燕谊点评节目中的哥哥和妹妹。/重庆卫视《谢谢你来了》

  也许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妹妹不是生来就低人一等的。另一个故事里的哥哥石彬彬,同样习惯了妹妹的付出——

  家务农活交给妹妹石丽娟;让妹妹给自己剥核桃;闯祸了甩锅给妹妹;就连妹妹外出打工给自己多买几件衣服,也被哥哥说“忘本”。

  柏燕谊认为,长期被当作哥哥或弟弟牺牲品的女孩,会产生两种状态:

  一种是对父母重男轻女价值观的认同;另一种是变得极其自私和刻薄,因为内心缺乏爱。

  当越来越多女孩开始意识到不必因性别不同而燃烧(电视剧)自己奉献他人时,也需要有人提醒那些男孩,他们被偏爱也不是与生俱来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8 1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