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热文:出国就像下乡改造 还不好意思跟国内人说

京港台:2021-7-1 03:00| 来源:郎言志 | 评论( 109 )  | 我来说几句


热文:出国就像下乡改造 还不好意思跟国内人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小时候,我对父母辈的生活颇感兴趣,我总在想,他们那个没有什么娱乐消遣去处的相对落后年代,他们那个没有外卖、网购、移动支付与便捷公共交通服务的年代,他们那个干什么事情都显得麻烦的年代,都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记得很清楚,我每每问起这样的问题,母亲总会意味深长地说出这样的话:你们现在可是生对了时代了,以前哪有这么方便啊,以前买衣服得到几公里外的县城,而且就那几家能买到,跑得老远了,吃的米啊菜啊,要走两三公里到粮站和菜场咧,然后再拎回家,算钱都是一毛两毛和几分的在那算,纸币硬币搁一堆在那数,哪有现在这样都手机解决了,以前麻烦多了。

  作为“后生”的我,生长在东南沿海发展前沿,不是很能理解母亲口中的“曾经的日子”,因为在我有清晰记忆和自主的生活能力起,中国就已经是互联网信息化的时代了,我习惯了中国式的一键网购,习惯了中国式的高效快递,习惯了移动支付,习惯了满大街都是吃喝玩乐的去处、习惯了满是人间烟火的中国城镇······

  但到了遥远的欧洲,在这里住下后,这“丰满与便捷的生活”都没有了,摆在我眼前的,似乎是父母那一辈人曾经的生活。当时的我站在地中海的徐徐清风里,突然好想给远在中国的母亲发去这样一句话:妈,我正过着你曾经过过的生活,感觉就像被下乡改造和流放边疆了一样,日子实属煎熬。

  可我没有这么说,一是碍于面子,总得讲些文人的情怀,二是怕家里人担心,换来父母太多的忧虑。我发去的信息是:妈,这里一切都很好,和中国没啥差别。

  (1)

  可是,哪里能啥都不愁呀。当时的我刚刚成年,从小作为典型的“妈宝”,且又生长在满世界都是便捷外卖和网购服务的中国,我甚至连米饭都不太会煮。出国前我母亲问我“吃饭怎么办”,我的回答是“有食堂和外卖啊”。

  可见,起初的我还是太年轻了。也是来到这里之后,我才知道在这远方发达国家的新兴数字化服务非常落后,只有米兰、罗马等中国人聚居的大城市才会有相对像样的线上外卖服务(而且基本都是中国人在做),而中小型城市很少有,甚至是根本就没有。于是,我便过起了“没有外卖”的生活,吃饭只能去离宿舍一公里外的食堂。

  可是,食堂没去几次我就不再去了。一来是这里的公共交通实在不方便,跑了老远吃顿饭太折腾;二来是这里单调且随意的洋餐满足不了我的“中国胃”,再加之两次在食堂吃到了鸡毛和猪毛,让我有了些许不快,因此食堂这地我就不去了。

  我最终活成了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中国人的普遍模样: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不会做饭的我,开始尝试着自己做饭。几年下来,我这个在中国连大米饭都不太会煮的“妈宝”,硬生生在遥远的发达国家成长成了“中餐厨神”。

  我这个“中餐厨神”的成长过程,可是相当艰苦的。我不仅要在这相对古老的环境里艰苦卓绝地活下去,还要机智地应对由文化差异引发的各种闹剧。印象最深的有两次,一次是我煮螺蛳粉被白人舍友当成“可能在煮屎”给投诉了,另一次是我在厨房里煎蛋,把厨房的烟雾报警器给触发了。

  这些其实都是小事,随机应变就好。在这里成为“小厨神”,还需要一个非常重要的点:不怕烦,耐力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这里采购物资相对麻烦。

  相比于中国人走到楼下就能买齐绝大多数菜品,或者在手机上一点就有人把菜送到家里,不同的是,在这远方的发达国家并没有这样周到的服务,要买食材只能亲自去散落在城里的几处小超市,甚至是要跑到远郊的大商场。如果有辆代步车其实还好,如果没有代步车,住得又相对远一些,那就折磨人了。因此,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有一个习惯:上超市一次买一堆,一堆屯几天。

  环境如此,我也就只好选择习惯了。我的住处不算是好的,不管往哪个超市去,都要走上好些个路。于是,在那一段时日里,为了“吃”,我也是付出了许多。

  每次采购,我都要走上二十分钟来到市区的小超市,然后把鸡蛋、牛奶、橙子之类的食物统统堆满购物车,每次都想多屯点,可每次又都要掂量一下食物的重量,免得拎不回家。记得有一次相中了一个大西瓜,没忍住就买了下来,结果走到半路东西太多,洒落了一地,引来背后跟着的几个难民,他们本想问我要超市找零回来的零钱,见我落了一地的食物便远远跟着,我怕他们跟到无人的巷子里乱来,于是慌乱地拿起手机喊来了救兵。

  买菜的过程是快乐的,但拎回家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回程的路不算短,且又多是上坡,因此每次都是“走两步歇一步”,两只手换着提,但即便如此,手上也会留下深深的勒痕,夏天倒还好,偶尔扯破点皮,要是在冬天,那购物袋的勒痕经风一吹,疼得很。

  市区的小超市往往物资匮乏,很难买齐我们想要的食材。于是,近郊温州人开的华人(专题)超市和远郊的大商场成为了我们的另一采购目标。华人超市很“中国化”,通常买上一两百欧元就包送货上门,列个清单给老板就行。不过华人超市的商品卖得往往贵了些,不少商品甚至是被中国淘汰掉的过期产品和问题品。

  我平均每半个月到一个月会到华人超市“采购”,那里有意国本土超市买不到的大白菜、豆腐、大袋大米、辣椒、老干妈等。不过,在这些华人超市里经常能买到过期或生产日期翻新的商品(一些中国淘汰下来的不合格产品会被运到这里进行二次销售)。

  因此我们很多时候会选择去郊区的大商场,那里的东西又便宜又丰富,就是来回路程要两三个小时,多少是麻烦了些。

  犹记得那是2017年初的冬天,朋友郑夫妇俩约上我和其他几个刚来不久的友人,说是要开“午夜派对”,得去郊区买些菜。我们傍晚左右坐车,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到了郊区的商场。待我们采购完已是夜里八时许了,我们准备坐车回城里。

  可是我们左等右等,怎么也没等到公交车。后来才知道,最后一班车早就走了,七点半之后就没有车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得拎着手里的食材,一路走回去。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悲得我诗性大起:夜黑风高乌鸦啼,下乡青年苦梦疾,双腿抖擞已无力,满是沧桑泪目迷······

  两把辛酸泪,满目是沧桑。

  后来,知道在这地方没有车是不行的,于是我们几个人一合计,一起去买车了。没多久,我们就成了有车一族······额,是自行车······方便多了······

  几年后,我把我的“奇遇”和远在中国的母亲分享了,我问她当初是不是也过着我那般苦闷的朴素生活,母亲一语把我拍醒:才没有,老娘当初好歹还有个小摩托,你过的明明是你姥爷的生活······

  (2)

  在那的繁琐日子过得久了,人的性子也会变好,变得不那么暴躁,变得不那么着急。在那段“背着食材回家”的日子里,我也逐渐上升了一个思想层次,我会睹物思情,有时候还能悟出些人生哲理。

  记得有一次,我拎着食材坐在城市中央公园的长椅上,望着秋风扫落叶,想起儿时在外祖父院里的情景。当年也是萧瑟的清秋,外祖父摸着我的头说“郎这孩子长大了是会开飞机的料”,此情此景多么温暖。

  只是让外祖父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眼里“开飞机的外孙”后来在遥远的发达国家骑自行车买菜,坡太陡车链子踩掉了,被困在了公园里,连出租车都打不到······

  于是,我悟出了这样的道理:开飞机和骑自行车是一样的,能解决吃饭问题的都是好的,能把我拉回家你让我骑驴都可以。啊,好绝望。

  我本是急躁的人,做什么事情都风风火火。不过在那一段发达国家的日子里,却硬生生被磨成了没有脾气的人。以至于,我居然习惯了拿着一堆的硬币,像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一样,上街买菜。

  在这遥远的发达之地,是几乎没有手机支付的,要么刷信用卡,要么用现金。在这里,信用卡经常不需要密码和验证码就能刷走一堆钱,显得不安全,因此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仍是以使用现金为主,这也就导致了“算钱”成了件麻烦的事。仿佛就像坐上了时光机,又回到了现金时代。

  这里找零的硬币实在是太多了,有1分、2分、5分、10分、20分、50分、1元、2元,大概八种硬币,而且每种还有多类不同花样及版本,能让人看花眼了。这很让人烦恼。

  不过,习惯之后,这倒是一种享受,数硬币很能打发时间。我喜欢悠哉悠哉地在超市里这看看,那瞅瞅,然后悠哉悠哉地走到收银台,看着收银员悠哉悠哉地数着硬币,1分、2分、50分,然后拿着超市找回的硬币,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数。有时候硬币实在太多了,我就会拿出一些,递给沿街的乞丐。

  我总是悠哉悠哉地拿着收银员找回的沉甸甸的硬币回家,往桌上一倒,和前些日子的堆在一块,发现已经凑出了个“小金库”,于是我便一分两分地数,数到最后数乱了,就干脆不数了。日子久了,屋里便到处都是硬币,桌子上,柜子里,枕头下,衣兜里,都能找到。

  500

  有时候硬币多得实在没处放了,我便会心平气和地满屋子收集,然后拿个布袋子一装,就去超市“数硬币”去了。大一点的超市有专门收硬币的结账机,但硬币只能一个一个投,每次都能投半天,投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1个,2个,3个······100个,刚好1块钱!

  小超市往往就只有人工,数硬币的收银员也被磨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就真的一个一个给你数······

  我感觉自己和收银员之间,有着一层“互虐”的关系,他每次都找回一堆硬币“虐”我,我每次拎着一堆硬币回来“虐”他,我们如此往复,日复一日。有趣的是,我们谁也不生气,总是面带微笑,心平气和。

  这样的“心平气和”的状态,其实是因为整个人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因为我知道,在这里,急不得。当整个社会做什么事情都很麻烦的时候,当整个社会都习惯了慢条斯理之后,当整个社会选择躺平而不思进取的时候,任何欢脱的个体也都将日渐趋同,如果不趋同,痛苦的只会是自己。

  在这里,几乎所有事情都是“不着急”,几乎所有人都是“悠哉悠哉”。

  我最烦的是“办证”,每次找当地的政府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和证件,都是极其煎熬的一件事。第一步往往是先交各种五花八门的税,税交够了才有资格进行下一步操作。然后接着就是按要求准备好一大摞的申报材料,再到指定的窗口或官网上预约办理,这一约又是一两个月,一两个月后人到现场,排上一天的队没办成,再重新预约,很久很久后终于办好了,通知两个月后来取,结果两个月后杳无音讯,等啊等,半年过去了可能还没信息······

  我那开中国超市的朋友和我抱怨过类似的事,他说他的超市需要改造,去市政管理部门申报,材料递了两个月才收到回复,给的答复是“请耐心等待”,一年多后管理部门好像想起了些什么,给他回了封邮件:亲爱滴,你的申请不予通过,亲爱滴可以重新制定方案再提交哦。

  朋友说这事的时候很生气,我调侃他说:不急不急,在这里一定要心平气和,要不然容易英年早衰,我去年办的一年期的居住证,收到的时候都已经过期啦;城北的那座危桥听说都修了四五年了也没修好啊;我宿舍的网线坏了,工程队都抢修了快两个月了,·我昨天自己买了根新的网线接上去就好了·····这里整个社会,都处在一种2G状态。

  “哈哈哈哈哈”,我们俩经常一起吐槽,每次一起吐槽,都会带着苦闷的心绪一起打趣,就像是苦中作乐一般。

  吃饭麻烦,拉屎也麻烦,总之在这里,干啥都挺麻烦的,要么多耗点时间,要么就多跑几趟路,能解决的麻烦事都不叫事,不能解决的麻烦事也不叫事。总之,就这么回事。

  写在最后:

  我很感谢那几年在西方的“下乡改造”,不仅仅是因为那遥远的先进之地把我改造成了“大粉红”,还因为那遥远的西方让我这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妈宝”,晋升为了“大厨”。还有,我的脾气好了很多。

  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让我看到了“躺平”的危害,当整个社会都满是空欢的时候,当整个社会都行事蹉跎的时候,当整个社会都毫无斗欲的时候,当整个社会都不思进取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完了。

  英国政府最近宣布2024年伦敦地铁实现网络全覆盖,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至今仍未实现真正的互联网生态产业的普及,法兰西至今也没能在境内解决满大街屎尿味的问题,这不是因为他们不能或不可以,而是他们选择了躺平,而且他们这样的状态一躺就是数十年,直至成了今日的“大农村”,土得掉渣。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0: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