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性侵养女”的鲍毓明都回来了,罗翔却离开了

京港台:2021-7-2 05:48| 来源:知鸦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性侵养女”的鲍毓明都回来了,罗翔却离开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image.png

罗翔离开了微博,对他而言或许是解脱,对社会而言却是损失。

2021年6月9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刑法老师罗翔第二次登顶热搜,热搜标题为“衣衫褴褛的老太太 26岁的罗翔”。

这是由于在最近播出的一档人文访谈类节目《我的青铜时代》中,罗翔谈到了自己26岁时的故事。

2003年,罗翔在北京双安商场遇到了一个老太太。老人说自己是从北京西站一路走来(约15公里),为了寻找一家法律援助中心。

罗翔闻言,对老人说“我打车带你过去”。老人“扑通”一下就给他跪下了。

这件事给了罗翔极大震撼。

上车后,罗翔犹豫再三,没有询问老人是因为什么案子发愁——

他担心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image.png

6月9日的微博热搜页面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image.png

罗翔在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中的讲述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的确,这件事最终没有给罗翔带来现实上的麻烦,却让他内疚、羞愧、自责了18年。

正是因为这件事,罗翔意识到:

“真正的知识要从书本走向现实,真正的法律并不仅仅是抽象的逻辑,而是每一个人鲜活的故事,公平和正义不仅仅要在书上得到体现,更重要的是要在每个个案中得到回响。”

相信任何有心智和良知的人,听到罗翔的这段故事和他的反思都会深受感动。

然而,事实是,很多人确实被感动和启迪了,但还有不少人开始了对罗翔的嘲笑、谩骂、侮辱。

这些对罗翔的攻击,无一例外都没有从故事和道理本身入手,几乎全是针对罗翔简单粗暴的人身侮辱。

6月24日,罗翔的名字再一次登上了热搜,这次标题是“被罗翔的三观惊艳到了”。

image.png

6月24日的微博热搜页面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标题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很多人找到了罗翔过去的视频和言论,称赞罗翔的睿智。

可很快,画风反转,又出现了大量对罗翔的人身攻击。

从6月初开始,曾陷入“性侵养女案”的鲍毓明就开始在微博上对罗翔疯狂攻击。

他连续谩骂了将近一个月,还质疑了罗翔的专业能力、质疑了罗翔在上课时讲的一些段子,并要求罗翔对以前提到他的性侵案道歉等。

1.jpg

鲍毓明指责罗翔的众多微博之一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罗翔俨然站在了新一轮价值观分裂的风暴中心。

有人捍卫他和他的言论,也有人加入攻击他的行列。

不过,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罗翔却早已离开微博这一平台——毕竟罗翔被骂上热搜,已然不是第一次。

早在2020年9月8日,罗翔就因摘抄了一句书上的话而经受了无妄之灾。

当时他在微博上写道:

“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因为前者是永恒的,后者却很快会消失。P157(自省中)”

image.png

罗翔当时的微博原文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

结果恰逢当天钟南山获奖,致使某些网友认为罗翔在旁敲侧击地嘲讽,于是开始谩骂和侮辱,结果导致罗翔永久性停止更新微博。

现在,罗翔直接将微博设置为半年可见。由于这半年内,罗翔再没发过微博,所以看上去像是将微博清空了。

6月26日,罗翔在自己的公众号“罗翔说刑法”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祝各位同学一路平安》的文章。

文章中,他解释了自己的微博设置,并意味深长地写道:

“所谓声誉,最重要的是你最爱之人的评价,那些愿意和你建立真实的关系之人的评价。如果他们给你打了一个大大的差评,那么你获得的无数赞誉也毫无意义。”

可以看出,罗翔已经看开了、放下了,并已决定离开。

他没有反驳微博上攻击他的任何话语,只是无声地走开了,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

正如他曾在《十三邀》中所说:

“每一个舞台一定有每一个舞台背后厚重的意义。但这背后厚重的意义又不要过于高估,以至于你留恋这个舞台。在这个舞台中,你做好这个舞台所赋予你的一些你想去做的事情。有一天,别人说,够了,下去。那你就下去就好了。”

image.png

罗翔在访谈节目《十三邀》中表达的态度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

罗翔践行了这一点。

他从舞台上走下去——但并不是落寞地走下去,而是骄傲地走了下去。

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选择。但对于社会而言,这却是可悲的。

让他下去的人,是那些从未真正聆听过他的人,也是最需要聆听他的人。

几乎所有质疑他、侮辱他、贬低他的人,都只是在留言区写下了一个个不堪入目的词汇。不存在逻辑上的思辨,也没有学理上的探讨。

他们质疑罗翔的书摘是旁敲侧击,却看不到罗翔每天都在阅读书籍、发出书摘;

他们质疑罗翔讲述的老太太故事是抄袭,却不知他们指责罗翔抄袭的那篇文章就是罗翔本人写的;

对此,他们没有道歉,只是继续寻觅着蛛丝马迹来泼脏水,找不到证据就直接扣帽子来进行人身攻击。

比如指责罗翔的鲍毓明,他自己还未从“养女风波”中挣脱出来。

虽然法院最终给出了“性侵不成立”的判断,但仍证实了鲍毓明曾以“收养”的名义与之发生性关系。就算他没有法律责任,其行为也完全违背了一般的伦理道德。

另外,由于其行为违反了律师执业管理有关法律法规,鲍毓明还被吊销了律师执照,并被驱逐出境。

此种情况下,他不仅重回微博,还贼喊捉贼地让罗翔道歉。

这完全不合理,罗翔在评论鲍毓明案件时并没有提到他的名字,也特别在评论案件前加上了“如果案情属实”的声明。

image.png

罗翔评价鲍毓明案件的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来源:腾讯视频

这些在鲍毓明眼中被删去了,同样的证据也被那些辱骂罗翔的网络喷子无视。

他们只是享受围攻一个公众人物的过程,而越是正直、渊博、智慧的人物,他们喷起来就越有快感,好像这样就显得自己格外的正直、渊博和智慧。

罗翔对此很清楚,他曾聊过网络喷子和键盘侠的现象。

他说,因为网络的匿名性常常使得人性中最幽暗的情绪被成倍释放,人们会“放纵自己好辩的天性”,也会“放纵自己无知的热情”。

image.png

罗翔讲网络喷子现象的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来源:腾讯视频

正是这种天性和热情,让野蛮和愚昧占了上风,直到罗翔那些最人性的话语,也被随意误读、曲解,成为反人性的内容。

罗翔在一次课中探讨了在危难的情况下吃熊猫犯不犯法的问题。

他要讨论的问题明明是国宝与人的生命哪个更重要,却被反对他的人生生解读为鼓励人们杀国宝,还有人非要去讨论为什么吃树皮也能活,却要吃国宝。

罗翔在《十三邀》中反思自己对自己的欺骗,对他人的欺骗,却被鲍毓明歪曲成罗翔说自己是骗子。

于是,罗翔的真诚变成了虚伪,他的睿智变成了欺骗,对正义的呼唤变成了邪恶的托词。

结果是,鲍毓明回来了,罗翔离开了。

两千多年前苏格拉底所遭遇的多数人的暴政,在今天的微博上依然一遍遍上演着。

罗翔这样像苏格拉底一样的“牛虻”们,被一个个驱逐出了城邦,因为他们都犯有“毒害青年”的罪行。

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在1787年绘制的《苏格拉底之死》,法国大革命在一年半以后爆发,那是另一场多数人的暴政。

image.png

图片来源:Wikipedia

苏格拉底被雅典人投票处死之后,雅典发生了什么?

雅典人不再相信理性,不相信智者,智者也不再相信大众。

苏格拉底的爱徒柏拉图后来一门心思要把大众归为社会的底层,想要建立一套标准,让最聪明的贵族领导社会。后来,柏拉图跑去叙拉古辅佐暴君。

柏拉图的弟子亚里士多德践行了柏拉图“哲人王”的想象,教导了野心勃勃的亚历山大大帝,后者在不久后攻占了雅典。

雅典从此衰落。

理性和智慧就像最难培育的花朵。想要培育好它们,需要成百上千个罗翔这样的人,十分不易。但想要毁掉它,却易如反掌。

正如罗翔所说,人们总是高看自己,贬低他人。

摧毁一个智者,也许只需要人们的一点点误解和自以为是。可造就一个智者,却需要长年累月保持谦逊和一刻不停的反思。

罗翔是一个教刑法学的教师,却也不仅仅是一个教刑法的教师。他始终都在透过刑法唤醒人们的良知、理性和勇敢。

他说:

“司法的作用不是让它变得更加刚硬,而是要用道德上的润滑剂让法律变得柔软。”

他说:

“要用良知去驾驭我们之所学,而不要因所学蒙蔽我们的良知。”

他还说:

“我们虽然看不到正义,但不代表正义这个概念不存在,它依然是我们前进的方向。我们所有法律人为什么要追求公平正义,因为正义是客观存在的,它不断挑动着我们的心弦,让我们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就叫做正义。”

罗翔始终对自己的学生们说,要站在一般人的道德直觉上看待法律,告诫学生不要成为“法律机器人”。

在他走红的几年中,他点亮了许许多多的心灵。

他衷心希望人们能够追寻法治之光,并借由这束光芒走向更加宽广的未来。

image.png

罗翔在厚大法考上讲课说的金句 图片来源:网易

可如今,社会给了他什么呢?

罗翔的离开,并不是罗翔的悲哀,而是社会的悲哀。

一个不能容下罗翔的社会,只会接纳更多的鲍毓明。

苏格拉底说,他只是雅典城邦的一个牛虻,只是不断地唤醒、说明和指责。

一个社会需要这样的牛虻,才不至于犯错而不自知。一旦失去了这样的牛虻,社会只会一睡不醒。

也许,真正可悲的事,并不是罗翔告别了公众,而是公众告别了他。

相关专题:强X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7 23: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