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食人肉寄生虫正蔓延美国 气候变化可能加剧这噩梦

京港台:2021-7-11 04:06| 来源:科技新闻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食人肉寄生虫正蔓延美国 气候变化可能加剧这噩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科学家警告说,随着地球变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可能受到各种利什曼原虫的威胁。

  三年前,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劳拉·盖瑟(Laura Gaither)和她的家人在佛罗里达州的巴拿马城海滩(Panama City Beach)度暑假。一天下午,35 岁的盖瑟在冲洗脚上的沙子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咬她的腿,一看发现是些黑色的小虫子。盖瑟用手将它们拂掉了。后来,当她向当地的居民描述当时被咬的情形时,他们告诉盖瑟,她可能是被沙蝇咬了。

  盖瑟的五个孩子中有三个也被沙蝇咬了,但她对此并不担心。他们腿上和手臂上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被蚂蚁或蚊子叮咬过那样,虽然会导致灼烧和瘙痒,不过通常会在一周内消退。

  但过了大约两周,当盖瑟回家后,她注意到这些咬痕已经变成了小小的开放性伤口。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病情逐渐恶化。可当她带着孩子们去看儿科医生时, “医生只是把这归咎于湿疹,”盖瑟说。小女儿的情况最令人担忧,因此盖瑟又带着她去了阿拉巴马州儿童医院的急诊室,在那里做了真菌和细菌感染的检查。最终的检查结果呈阴性,这意味着医生开出的抗真菌和类固醇外用药膏均无效。与此同时,小女儿皮肤上的溃疡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疼。

  盖瑟开始自己做起了研究,并了解了到一种会“吃掉”肌肉的疾病,称为皮肤利什曼病(cutaneous leishmaniasis)的侵蚀肌肉的疾病。这种皮肤病是由 20 多种利什曼原虫引起的,可以通过沙蝇的叮咬传播给人类,这些沙蝇是在吸食动物(通常是美国的啮齿类动物)的血液时被感染的。盖瑟在旅行期间还被告知,沙蝇酷爱在炎热的沙地和农村地区繁衍生息,并且 2018 年佛罗里达州的沙蝇数量尤其多。

  盖瑟还了解到,利什曼病在巴西、墨西哥和印度(专题)等热带和亚热带国家非常常见。在查阅一些经过同行评审的论文时,她看到了利什曼病伤口的图片,看起来和她自己的伤口非常相似:像火山口一样的溃疡表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黄色脓液

  在拜访儿科医生和在急症室里时,盖瑟向医生们询问了有关利什曼病的事情。但医生们排除了这家人没有出国旅行就感染了热带疾病的可能性,盖瑟说:“当时甚至都没有人愿意考虑一下我提出的假设。”直到盖瑟膝盖上的伤口开始恶化,她拿着那些研究论文,终于说服医生给自己做了利什曼病的活体组织检查。但结果仍旧没有定论。

  不过,幸运的是,此时盖瑟孩子们的伤口已经逐渐开始愈合。溃疡在出现三个月后终于完全消失了,而盖瑟还在思考导致这种情况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虽然她家庭的苦难已经结束,但科学家们表示,利什曼病在美国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事实证明,美国人即使不出国门也能被利什曼原虫感染。这种寄生虫目前正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流行,新的研究表明,它们也可能同样存在于包括佛罗里达州在内的其他州。虽然目前在美国报告的利什曼病感染病例可以忽略不计,但该数据或许很快就会有所上升。科学家们警告说,随着气候变化将啮齿动物和沙蝇的栖息地向北推进,未来越来越多的美国居民可能会接触到不同种类的食肉性寄生虫。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利什曼原虫株或许还会危及生命。目前出现在美国的是墨西哥利什曼原虫(Leishmania mexicana),它引起的症状较轻,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自行康复。但若是医生对此过于轻视或过度反应,错误的疗法和不必要的全身毒性药物所造成的损害可能比疾病本身造成的伤害更大。

  美国伊利诺斯州的皮肤科医生布里吉特·麦基尔维(Bridget McIlwee)曾在得克萨斯州治疗过感染利什曼病的患者,她希望同行能更多地关注这种寄生虫在美国的扩张。她说:“我们过去认为,这是一种仅限于南美洲的疾病,然而现实情况与既往的观念已经产生了相当显著的差异。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该疾病会向北延伸至加拿大(专题)地区。”

  每年,全世界有 150 万至 200 万人感染利什曼病,约有 7 万人因其死亡,其中大部分死亡病例发生在贫困的农村地区。最危险的利什曼原虫株,比如婴儿利什曼原虫(L。 infantum)和杜氏利什曼原虫(L。 donovani),不仅会蚕食人类的皮肤,还会感染肝脏、脾脏和骨髓,如果不进行治疗可导致死亡。用于治疗这类利什曼病的药物,如米替福新(miltefosine)和两性霉素 B(amphotericin B),要么价格昂贵,要么具有毒性,而且没有多少资金被投入于研究和开发更好的治疗方法之中。2007 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将利什曼病列入了“被忽视的热带病”(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NTDs)名单,该疾病主要影响的是穷人,且未获得大众太多的关注。

  虽然利什曼原虫分布于大约 90 个国家或地区,但其感染症状取决于具体的利什曼原虫株。通常出现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的墨西哥利什曼原虫会导致皮肤溃疡,有时需要数年才能愈合,并会留下难看的疤痕。此外,多见于巴拿马和哥伦比亚的巴拿马利什曼原虫(L。 panamensis)会攻击鼻腔和口腔内部的粘膜,使人永久毁容。

  目前在美国治疗的大多数利什曼病病例都与国际旅行有关。但有证据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在美国本土受到了感染,且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墨西哥利什曼原虫。从 1903 年到 1996 年,美国仅报告了 27 例利什曼病本土病例;而在 2007 年到 2017 年的短短 10 年间,却报告了 41 例新的本土病例。

  但是这些数字或许并不能反映问题的严重程度,麦基尔维说。目前,美国只有得克萨斯州要求卫生专业人员向州卫生部门报告利什曼病病例。她说,在没有联邦报告要求的情况下,“很难确切地说”全国每年产生了多少病例。

  虽然美国的实际病例数肯定低于热带地区的数据,但 2010 年的一项研究对此敲响了警钟。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National Autonomous University of Mexico)的科学家们花了大量时间进行野外实地考察工作,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和墨西哥北部捕捉沙蝇和啮齿动物,以确定这些物种的分布范围。然后,他们将这些数据整合到计算机模型中,以绘制其生态位(ecological niches),即使得沙蝇能维持一个种群的高度特定的环境条件,此外,科学家们还考虑了整个北美洲的温度将如何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这一工作使得该国际研究团队能够预测出沙蝇和利什曼原虫感染啮齿动物的地理扩张情况。

  当时的模型预测结果显示,到 2020 年,这样的啮齿类-沙蝇-利什曼原虫栖息地预计将蔓延至俄克拉何马州、堪萨斯州、阿肯色州和密苏里州境内;到 2080 年,该栖息地还将延伸至加拿大南部,导致北美洲近 2700 万人口面临这种疾病的威胁。

  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的生态学教授维克多·桑切斯-科德罗(Víctor Sánchez-Cordero)是该项研究的作者之一,他表示:“气候变化与人畜共患疾病的出现有很强的联系。人类利什曼病病例有可能很快就会在美国(除得克萨斯州和俄克拉荷马州以外的其他地区)出现,而在此之前(这种情况)并不存在。”事实上,北达科他州已经报告了至少一例病例。

  该研究的另一位作者、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整合生物学教授萨霍特拉·萨尔卡尔(Sahotra Sarkar)表示,团队还需要几年时间来收集数据,以验证建模的准确性。但基于未发表的实地数据和公民科学报告,他认为该研究对 2020 年的预测是准确的。

  萨尔卡尔说,气候变化可能并不是推动这些物种栖息地扩张的唯一因素,人类的开发活动也可以对此发挥作用。当森林或热带草原等野生区域被破坏殆尽时,生活在那里的物种就会发生迁移。这会使得迁徙物种与人类有机会进行更密切地接触,从而增加疾病向人类传播的风险。

  在其他国家,气候变化也同样扩大了携带利什曼原虫的动物的分布范围。哥伦比亚安第斯大学(University of the Andes)的生物学教授卡米拉·贡萨雷斯·罗萨斯(Camila González Rosas)说:“人们低估了这种疾病真实的传播能力。”她的研究已经证明,气候变暖正将这些病媒生物推向哥伦比亚海拔更高的区域。

  贝勒医学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这里的传染病医生罗耶利奥·梅吉亚(Rojelio Mejia)说,几年前他曾治疗过一名前往墨西哥尤卡坦半岛旅行的患者。患者在那里感染了利什曼病,但致其染病的并非当地常见的利什曼原虫株,而是在更南边肆虐的巴西利什曼原虫株(L。 braziliensis)。根据梅吉亚的说法,这种比墨西哥利什曼原虫更具攻击性和破坏性的利什曼原虫株本不应该出现在墨西哥境内。

  梅吉亚感叹道:“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果我们继续放任气候变化,巴西利什曼原虫株还会继续扩张吗?”如果它真的继续向北蔓延,它所造成的公共卫生问题将比美国眼下忙于应付的新冠疫情要严重得多。

  2018 年,麦基尔维参与的一项研究指出,自 2007 年以来美国出现了 41 例人类感染利什曼病的病例,其中大部分都发生在得克萨斯州。该论文指出,大多数内科医生并不知道这种疾病可以在美国国内感染,只有患者有出国旅行史的时候,他们才会对其进行相关诊断。

  麦基尔维说:“当医生们看到皮肤有损伤时,他们并不会想到这有可能是利什曼病。”研究者们已经知道,内科医生们会将伤处误认为是细菌感染的症状,这种误诊可能会导致不恰当的治疗,比如给患者开含有抗生素的处方,而这或许会抑制人体的免疫系统,使寄生虫更加肆无忌惮地进行繁殖。

  过度治疗也可能成为一个问题。麦基尔维指出:“当大多数医科学生在医学教科书上学习利什曼病时,他们所看到的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溃疡、扭曲的伤口。”这些病例有时会需要用到可能导致严重副作用的治疗手段,但如果及时发现,墨西哥利什曼原虫感染其实可以用较为温和的方法治愈。

  麦基尔维回忆起她在北得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做皮肤科住院实习医师的日子,她说:“我当时所接触到的治愈病例都非常巧妙。疾病进展程度并不深,也没有对周围的皮肤或类似的组织器官造成很大的损伤。所有这些病例都在当地进行治疗。”在那里,她成功用液氮治愈了一位耳部病变的患者。而且,麦基尔维并不是唯一一个选用这种疗法的人,得克萨斯州韦瑟福德的皮肤科医生达斯汀·威尔克斯(Dustin Wilkes)最近用同样的方法成功治疗了一名左肩有三处利什曼病病变的老年患者。在见到威尔克斯之前,这位 65 岁的老人拒绝了另一位医生给他开的刺激性药物处方。

  对于那些在其他国家对抗更具侵略性的利什曼原虫菌株的人来说,古代疗法和现代方法都值得一试。墨西哥玛雅治疗师几千年来一直在治疗这种疾病,当地人称之为“úlcera de los chicleros”,并且他们可能已经找到了一种治疗该疾病的侵入性更小的方法,即将草药膏贴在溃疡处一到两周即可。在 2018 年发表在《传统药理学杂志》(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上的一项研究

  中,研究人员发现,这种被称为锯缘洋白花菜(Cleoserrata serrata)的植物主要生长在墨西哥南部,可显著抑制利什曼原虫的生长。

  此外,俄亥俄州立大学(Ohio State University)的病理学教授阿布罕·萨托斯卡(Abhay Satoskar)正在研究一种疫苗

  ,他认为这种疫苗“非常有前途”。萨托斯卡说,该疫苗定于明年开始临床试验,印度制造商正在为其商业化生产制订计划。

  当医生和研究人员开始认识这类食肉性寄生虫的同时,科学家们表示,新的挑战即将到来。麦基尔维说,随着气候变化将病媒生物推向北方,“利什曼病只不过是我们所要面对的许多种疾病之一罢了”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2 08: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