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声音”德特里克堡陷与武汉实验室相似处境

京港台:2021-7-28 21:18| 来源:博讯 | 评论( 35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声音”德特里克堡陷与武汉实验室相似处境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7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Covid-19溯源调查的第二阶段应包括在中国的进一步研究和实验室审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同时指责中国未能分享新冠病毒溯源第一阶段调查所需的原始数据,敦促中国对第二阶段调查给予更多配合,并增加公开度和透明度。

  然而,经过一年来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攻势,纵观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允许发表和公开的发言,如今几乎看不到任何声音提出全球新冠病毒首次大爆发的地方是中国武汉,且有相当数量的中国网民相信,这个给全世界各国带来严重影响的新冠病毒,不是来自中国、而是来自美国。

  最近,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在网上发起联署,签名针对的是一封据称是今年六月初、中国网民要求国际社会调查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是否是新冠病毒发源地的公开信。

  被美国专家指和新冠病毒毫无相关、却早已是中国“眼中钉”的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被中国反复要求进行调查,其处境似乎与自称没有研究过新冠病毒、却被国际社会反复要求深入调查的武汉病毒所,落得一样。

  据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统计,从去年3月初到目前为止,中国官员和官媒通过文章、视频、推文和记者会,已有四百多次提到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并多次要求实验室开放让中国派员调查。

  打乱世界秩序的新冠病毒来自何方?

  根据美联社评论指出,病毒溯源如今已经变成一个外交问题,美国及其盟友指责中国对大流行病早期发生的数据公开上不透明;中国指责这种批评方式是将原本应由科学家回答解决的问题政治化。

  截至7月23日午夜,据称已有超过940万人参与了《环时》发出的联署活动。

  联署公开信中表示:“美国军方的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存放着全世界最致命也最具传染性的病毒,比如埃博拉病毒、天花病毒,还有SARS病毒、MERS病毒以及如今的新冠病毒。任何一种病毒泄露,都会对全人类带来严重危害。可该实验室却有着臭名昭著的安全记录!不仅发生过炭疽病菌被盗,致多人死亡和中毒的大丑闻,而且在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出现前夕的2019年秋季,该实验室还出现过一次泄露。可详细信息却被美国方面以国家安全为由隐瞒。”

  联署者还在公开信中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在第二阶段的溯源工作中,请包括中国科学家在内的、独立于美国地缘政治影响国家的病毒学家、实验室安全专家,生化武器专家,并对美国的德特里克堡以及其他同样存在这类实验室泄露隐患问题的美国病毒实验室进行调查。

  联署者表示:“新冠肺炎这场肆虐全球的可怕疫情,不仅令上亿人染病,更夺走了数百万条生命。作为最先发现这场疫情,并最先向全世界发出预警的中国人,对这一病毒的可怕之处,对生命的逝去,都感同身受。只有搞清病毒源头,消除潜在的隐患,才能告慰这些亡魂,并避免下一场大疫情的来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说:“中国民众、媒体自发的行动,实际是问出了国际社会长期无法得到回答的问题,而美方一些人始终讳莫如深。”赵立坚还在记者会上向美方发问: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同“电子烟疾病”等不明原因呼吸系统疾病到底有何关联?美方为何至今还不邀请世卫组织赴美彻查德特里克堡?在溯源问题上,中国去得,美国为什么去不得?

  中国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7月22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不接受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新冠溯源第二阶段调查计划。他说,这个计划里面透露出“对常识的不尊重和对科学的傲慢态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发声称:“反对将溯源问题政治化”,并明确拒绝世卫组织再次进入武汉P4实验室进行新冠溯源调查。

  今年7月初,多名科学家在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联合声明,表示调查新冠病毒如何传染给人类,依赖的是科学而不是猜测。科研人员认为,新冠病毒溯源讨论过程中出现的政治化,正在使溯源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很多表述经常被扭曲、甚至成为“阴谋论的素材”。

  是德特里克堡?

  从去年3月起,德特里克堡就成了中国官方的眼中钉。他们将德特里克堡与新冠病毒挂上钩的几个说法是,一名美军士兵2019年10月在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把新冠病毒从德特里克堡区域带到了武汉;2019年7月,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就出现原因不明的呼吸系统疾病,威斯康辛州暴发了大规模“电子烟疾病”,患者症状与新冠病毒患者的症状非常相似;2019年7月,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突然被关闭,但美国相关部门却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更多信息。

  美国专家艾布赖特对此驳斥,“世界各国对从人体分离出来的新冠病毒(SARS-CoV-2)基因组序列的谱系学分析表明,这一病毒是在2019年9月至11月左右的时间在武汉或其附近感染人类身体的。”此外,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和武汉病毒研究所不同,在新冠肺炎爆发之前,它并不拥有与萨斯病毒相关的任何冠状病毒,也并不对这种病毒作研究。

  对于这家隶属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的实验室,的确在2019年接到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令关闭。但《纽约(专题)时报》曾报道,该研究院的发言人已表示,当时关闭的主要原因是实验室缺乏应有的消毒措施,不存在任何会危及公共安全的威胁,也没有泄露任何危险物质,没有对任何人造成损伤。

  是武汉病毒所?

  2019年底,新冠病毒最先于湖北武汉爆发,美国等西方国家便指摘这可能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并呼吁世卫溯源。一些科学家说,石正丽在不够安全的实验室中对蝙蝠冠状病毒进行了高风险的实验。还有一些人希望报告做出更多澄清,理由是根据美国情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几名员工在疫情初期感染了新冠病毒。

  根据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世卫和中国的一份联合调查,新冠病毒从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极小”。许多科学家表示,这种病毒最有可能是在市场或类似环境中通过自然溢出从动物传染给人的。但一些科学家表示,最初的调查对于否定实验室泄漏的想法还为时过早。

  对武汉病毒所进行调查的支持者说,石正丽所在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可能已经从野外例如蝙蝠洞穴收集了、或感染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或者科学家们可能有意或无意地制造了它。无论哪种方式,病毒都可能通过感染工作人员从实验室泄漏。

  石正丽否认了这些指控。

  此外,对于有报道指最早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员感染而泄漏新冠病毒,她也强力反击:“武汉病毒所没有发现上述情况,如果可能,可帮忙提供这3人的姓名,以便去核对。“作为疫情爆发初期、武汉病毒研究所唯一一名研究蝙蝠病毒的澳洲病毒学家Anderson,也突然在上月发声表示,至2019年底她认识的研究员都没有生病,她表态说,这不代表病毒绝不可能从实验室泄漏,但她认为更可能起源于自然。

  至于实验室保存的样本,石正丽称已经公开分享了自己在实验室接触到的最接近的蝙蝠病毒,与SARS-CoV-2(即导致新冠的病毒)只有96%的相同性,从基因组标准来看,这样的差异是巨大的。她亦否认她的实验室曾秘密研究过其他病毒的猜测。

  在中国官方明确拒绝世卫组织再次进入武汉P4实验室进行新冠溯源调查后,7月22日,中科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袁志明公开表示:“武汉P4实验室作为防护等级最高的实验室,自2018年投用以来,从没有发生过任何泄漏事件。”

  

 

 

相关专题:武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7: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