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中数据告诉你:瘟疫的冲击才刚刚冒头…

京港台:2021-9-15 21:56| 来源:如松 | 评论( 18 )  | 我来说几句


美中数据告诉你:瘟疫的冲击才刚刚冒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如松分析评论文章:2020年开启的瘟疫大流行,对全球经济造成的冲击波过去了吗?或许多数人认为是的,但笔者个人却认为真正的冲击刚刚冒头,“头部”是2020年上半年对全球经济和资产价格造成的猛烈冲击,真正的“主体”还在后面。

  瘟疫全球大流行给全球经济造成的最大影响莫过于造成终端需求下滑,源于疫情会导致经济增长的潜力下滑(比较典型的是产业链断裂即打击了供给也打击了需求,导致经济增长潜力下滑)、疫情影响人民的生活、疫情导致政府企业和家庭的债务率上升等,这些因素都会影响终端需求。这已经从两个最大的经济体目前所公布的经济数据上明显地看出来:

  从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来看,疫情爆发之后虽然拜登(专题)政府不断吹嘘自己的“经济成就”,但美国消费者的信心指数却明显已经下了一个台阶,未来再下台阶的概率非常大(个人认为当“再下台阶”被确认之后,即在70的位置上继续下跌,危机就已经在路上了)。这是瘟疫大流行和美国的通胀快速上升的因素共同迭加所造成的结果。

  目前已经基本确定,2021年二季度是疫情爆发之后主要经济体经济复苏的高点,美国也是如此。

  如果以2019年12月美国的零售销售指数为100,经过对各月零售销售月率的计算可知2021年7月的数值就仅仅是94.68。如果再考虑到过去一年多的通胀因素,美国社会目前真实的消费能力比这个数据下降的幅度更大。所以,虽然疫情爆发之后美国政府通过财政支出对居民进行了大额疫情补助,但到现在为止美国社会的零售消费能力明显下降了。这与密歇根消费者信心指数的下降非常吻合。

  东方大国的消费数据比美国的数据看起来稍好一些,但大体趋势也是也一致的。2019年1-7月的消费税9414亿元,2021年1-7月消费税9716亿元,2年的增长率为3.2%,可这两年的通胀合计数字是(2.9%+2.5%)5.4%,说明真实的消费能力也出现了颓势。

  目前,经济复苏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再加上通胀带来的压力以及资产价格泡沫对消费能力的冲击,未来,两大国的消费能力出现继续下滑就是基本确定的。

  这两个全球最主要经济体的相关消费数据已经决定了在疫情的冲击之下全球的终端需求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从去年中开始的短暂的经济复苏过程也未能阻挡下滑的趋势。而终端需求是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驱动着全球的原材料生产、能源生产、工农业、服务业以及基础设施的运转,当然也在维持着全球债务的运转。

  这就必然导致以下推论:

  第一,终端需求萎缩之后,真实的经济规模(扣除通胀)萎缩,债务压力加大,这是债务危机之源;

  第二,为了对抗新冠病毒大流行,全球所有主要经济体都进行了大放水,这必然刺激通胀,美国今年的通胀走势最具有代表性,德国的通胀也在快速上升(8月CPI为3.9%,创1993年来的新高)。当通胀上台阶之后,各负债主体(政府、企业和家庭,下同)的总收入中基本生存支出的比例加大,威胁债务的运转。

  第三,疫情在2020年初爆发之后各国央行和政府进行了大放水,稳定社会和经济,但带来的经济复苏却十分短暂,从目前主要的经济数据来看,今年二季度已经是高点,经济回落期到来之后,各国就面临极为严峻的局势:

  选择之一是继续印钞刺激经济,这能延长经济复苏的时间,但也会给已经很严重的通胀继续火上浇油(下图为美国的通胀走势)。美国政府很希望走这条路。美国国会正在推动3.5万亿美元的新支出法案(主要目的依旧是为了推动基建),一旦法案落地,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很可能需要进一步扩张,美国政府的债务率将进一步飙升,新一轮更猛的通胀很可能就会如箭在弦。

  虽然继续印钞有助于维持经济复苏的时间,但通胀在目前的基础上继续飙升将剧烈地提升负债主体的生存压力,这是对债务的巨大的威胁。

  同时,进一步扩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并推升美国政府的债务率,由此导致的通胀继续飙升意味着美元的信用快速下跌(类似或超过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情形),也就意味着美元危机。个人认为这已经是未来无法避免的事情。

  选择之二是管住印钞机的阀门,这会带来经济萧条,直接引爆债务。而债务爆破的结果就会在银行体系内积累无数的坏账,同时也会威胁到财政,最终依旧需要央行救助。所以,最终的结果依旧是高通胀和货币危机。

  因此,在终端需求萎缩之后,无论政府和央行怎么应对未来的经济增速下滑的大趋势,都会导致通胀恶化和债务危机。

  以今天各国政府的道德水平来看,肯定会选择前一种,即选择让通胀继续上升,而通胀继续上升就会对债务主体形成越来越严重的挤压,最终就会来到债务危机爆发的阶段。

  所有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如果以疫情爆发之前的终端需求作为100,与之相匹配的债务也当做是100,当终端需求在疫情的打击之下开始收缩之后,可负担的债务就低于100,这就产生了债务错配(债务超配)。无论中间过程中采取什么方式应对,最终都只能以违约潮来解决债务错配(超配)问题,这就是债务危机之源。央行印钞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虽然刺激经济可以推后问题的爆发,但通胀恶化到一定时间之后,超配债务就会无路可逃。

  有朋友无法理解上述理论上的推论,但市场上的信号却永远不会骗人,这个信号就在能源上。

  什么因素会导致通胀剧烈上升,当然是能源价格。当货币相对于能源剧烈“贬值”的时候(这就是能源危机)就会推动高通胀,让负债主体身上的债务压力急剧加大,最终就会引爆债务危机。

  天然气是基础能源之一。

  到今年8月,过去一年内亚洲天然气价格大涨600%,而欧洲的天然气涨幅则在过去14个月内超过1000%。现在,欧亚天然气价格已经创出了历史新高,价格约为两年前水平的5倍!很多业内专家已经预计,今冬在欧亚一些地区很可能会出现天然气的供给短缺,而如果出现冷冬,这种短缺情形可能会加剧。

  煤炭也是主要能源之一。煤炭价格在过去一年中已经成了“煤超疯”:

  在天然气和煤炭价格的挟持之下,国际原油价格从趋势上来说就只有上涨一条路,当原油价格剧烈上涨时,能源危机到了。

  一旦化石能源价格整体性飙升或短缺,意味着能源危机开始了,这就是纸币相对于能源剧烈贬值的过程,就是货币危机(货币购买力剧烈下降)的过程。

  高通胀和货币危机会导致所有债务人(即负债主体)的资产负债表恶化,推动债务人就会违约,就会引爆整体性的债务危机。而目前的能源价格快速上涨就是引爆能源危机和债务危机的推手(电视剧)。

  所以,前方就是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无数负债主体将落入债务违约的境地,成为债务陷阱中的“落水狗”。所以,你就看到了大国某大象级别(或宇宙级别)的资产价格领域的公司已经被债务压垮(算是一只“落水狗”)。人们往往过于关注政策因素和细节因素,但本质上这是终端需求萎缩之后对债务市场进行持续挤压的结果,让弱者先行倒下,但这还仅仅是开始。随着通胀的不断发展,这种挤压会不断加剧,“落水狗”会越来越多,最后金融体系就只能被动收缩,引爆债务危机。

  “落水狗”、危机与机遇都在前方……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16 22: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