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瑞丽工人: 停工半年做100次核酸 倒贴1万还走不了

京港台:2021-10-30 23:06| 来源:凤凰WEEKLY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瑞丽工人: 停工半年做100次核酸 倒贴1万还走不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请救救这个英雄的城市吧!”

  昨天,一篇名为《瑞丽副市长戴荣里发文:请救救这个英雄的城市吧!》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文中对疫情给当地带来的消耗感到痛惜,并呼吁当地调整防控、适度恢复生产和必要经营,并希望国家提供财物和医疗支持,立刻引发广泛关注和转发。

  

  戴荣里在个人公号发文呼吁关注瑞丽,截至发稿文章显示阅读量为10万+ (页面截图)

  就在此次“副市长发文”引发关注前,网络上已有不少呼吁关注瑞丽现状的讨论。

  近日,大量云南瑞丽网友呼吁,希望大家关注瑞丽情况。近一年的时间里,瑞丽连续暴发疫情,至今已三度采取封闭严管措施,影响当地居民生产生活。

  有居民赖以为生的店铺被迫关门,房租却未停收,每月承受上万元的开销。也有从事租车和典当的经营者发现“完全没有生意”,入不敷出的同时,此前遭遇小额贷暴雷的责任人已被判刑,款项却分文未归,她正和其他受害者努力争取退款,“疫情期间,大家没有收入,天天要支出,希望能分一分(退款)。”

  对健康码变黄的担忧,和总计上百次的核酸检测,逐渐充斥着当地人的日常生活。无论是意外变黄码还是想离开瑞丽,一旦被隔离,又将是一笔不小的经济负担。

  在此背景下,戴荣里的文章引发了众多瑞丽人的共鸣。

  困在瑞丽的艰难打工人:停工半年多已倒贴1万积蓄,想走走不了

  相比陷入困顿的经营者,困在瑞丽的打工人境遇更显艰难。

  刘利民是瑞丽市区的一名快递员。去年4月份,他从老家盈江来到瑞丽打工,因为瑞丽有珠宝市场,快递发货量大,能赚钱。但没想到,“今年出来,别说赚钱了,吃饭都成问题了。”

  刘利民告诉记者,从今年春节开始,自己所在的快递站点只正常工作了两个月的时间,其余时间多在疫情冲击下停摆。

  封城期间,没事做的刘利民当过几次志愿者,“但到后面受不了了,没法帮了,自己也要讨生活嘛。”

  他做快递赚的约2万元已在管控中消耗殆尽,还搭进入1万多元积蓄,来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天天都是要用的钱,没有进的钱。”

  9月中旬,他还因成为某病例的次密接触者,被拉到酒店隔离了14天。尽管酒店免住宿费,但伙食费要自理,每天50元,一共700元。

  酒店的饭菜不算差,但什么菜都是水煮,刘利民吃完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他后来几乎只吃白米饭,饿得不行了才会吃几口菜。

  上周,瑞丽恢复了快递流通,但单量减少了一多半,每天只有100多单,三小时就能完成派件。扣去支出,一天能挣几十块,尽管钱比以往少了很多,仍让他觉得轻松一点。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在老家,全靠他一人收入维持生活。

  工作之余,他不敢轻易外出,只窝在快递站点楼上的宿舍玩手机,怕万一撞上麻烦——变黄码。

  “现在瑞丽到哪里都要扫码。一旦撞上突发疫情的小区,就会立即变成黄码。接下来就是七天隔离,三次核酸。”刘利民说,他的半个同行——外卖员已经有了前车之鉴,该群体数量急剧减少,超时两三个小时才送到是常有的事。

  也有多位当地居民表示,由于瑞丽未及时公布确诊病例的行程轨迹,他们只能刻意减少出门次数,四五天才买一次菜,免得一不小心变黄码。

  扫码和核酸,几乎成了日常。刘利民说,从3月起,派件时几乎每天都要测核酸,不工作的时候,隔三差五也要来一次,“数都数不清了,核酸差不多有100次了吧。”

  现在,他迫切地想离开瑞丽,回老家盈江。尽管后者同样靠近边境、曾有疫情发生,但开销终究会少一点。实在不行,还能到外省打工,但“如果能离开,瑞丽应该不会回来了。”

  为此,刘利民一直在申请离瑞,但至今没有结果。

  瑞丽市要求,除因公、因病、因学、因丧四种情形外,离瑞人员需先申请自费集中隔离,时间为7-21天不等。隔离后要马上到政务大厅办离瑞证明,并于24小时内持证明离开瑞丽,不然就走不了了。

  9月初,刘利民就提出了申请,但上周,网格员又发来一份申请表,让他重新填。申请进展如何,为什么要重新申请,刘利民一无所知。他说,现在大多数工作由网格员对接,但很多事情网格员也不知道,什么也管不了。

  一位离开瑞丽的翡翠商告诉记者,当地网格员曾称,每个小区只有两个离瑞名额,离瑞人员情况也不公开,谁也不知道排队的进度怎么样,要排队到什么时候。

  

  瑞丽一网格员称,各社区自费隔离人员每天只有2个名额(受访者供图)

  “(能做的)就是等呀,不等怎么搞呢,该报的(表)也报了。”刘利民说。

  即使能拿到离瑞名额,刘利民后续还面临高昂隔离费的问题。

  他算了一笔账,在瑞丽隔离7天,住宿和餐食的费用要1600元,回到盈江老家还要隔离,费用翻番。再加上路费、备用方便食品等支出,加在一起(电视剧)要四五千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10月26日,瑞丽市在新闻通气会上提出,对确因生活困难,无法支付(离瑞)隔离费用的,将由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安排集中隔离。但刘利民不知道自己是否符合条件。

  这趟返乡之路还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回家的方式:现在瑞丽公共交通停运,他不知道还有没有私家车能回家。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维持生活问题,“现在有一点快递送,到时候有多少钱再说吧。”

  花6000元从姐告到瑞丽:有人半夜偷偷在路边卖菜,有人排长队只领到4桶泡面

  姐告的电器商何建设眼见着瑞丽边关姐告区经济一路下行。

  在这个三面与缅甸口岸相接的地方,生意原本红火。七八年前,姐告一店难求。但过去一年里,姐告已出现3次本土疫情,商户们逐渐离开,留下的基本是做得比较好的一些。“现在整个姐告,五分之三左右全是空店面,没有人租的。”

  因为疫情,国门封闭,何建设准备跨境销售的电器不再能出货,商品一直积压在仓库里。没有交易,没有收益,只剩下每月1.5万元的仓储成本。“我的仓库还算少的,(生意)做得大一些的,光仓库费就要好几万。”

  曾经的聚宝盆,变成了吞金兽。他进入“吃老本”的状态,只能靠以前做生意攒下的钱苦苦支撑。

  更为艰难的是,据瑞丽官方披露,当地仍有零星散发病例,社区传播扩散风险仍存,且近期境外回流人员阳性检出率持续在20%以上。疫情防控和边境管控压力很大。或因此,瑞丽姐告区采取了更严格的防疫措施。

  8月22日,瑞丽要求对姐告区4000余居民集中隔离14天,隔离完成后,中国公民可选择离瑞或到瑞丽主城区居留。电器商何建设就是在这个时候,从自己买房置地的姐告撤离,到瑞丽市区开始了租房生活。

  彼时,当地提供了两种集中隔离的方式,一种是在集中隔离点,免住宿费,每天只需交50元伙食费,另一种则在隔离酒店,但需额外负担100元的住宿费。

  何建设了解过,集中隔离只是在铁皮搭起来的板房,条件堪忧。他在群友转发的视频中看到那里漏水、脏污,有的地方水龙头流出的水都是黄的,放了两分半钟还是黄汤。

  

  何建设群友发来视频显示,当地集中隔离点的自来水呈黄褐色(受访者供图)

  考虑到家里上有60多岁老人,下有学龄前和不到半岁的两个孩子,何建设选择自费住酒店,开销6000元。

  但或由于隔离人员众多,酒店疏于打扫,房间地面净是赃物,流着黄色的水,导致他和妻儿陆续得了皮肤病,只能挨到隔离期满就医。

  到瑞丽后,一家人又多了新的开销:在瑞丽的房租就要两千多,五口人的菜肉吃喝又要三四千,还有方方面面看不到的支出无法计算。

  瑞丽市政府多次推出民生举措,为瑞丽市民提供生活物资、资金支持。但何建设告诉记者,自3月起,他只收到政府补助的30斤米、3小桶方便面、2斤猪肉、几棵青菜。还有民间慈善组织补助的1大袋玉米、一大袋土豆。

  他的一位朋友到瑞丽市民政局领过一次方便面,排了长长的队伍后,只拿到4桶,“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谁去那里。”

  

  何建设的一位朋友发来视频称,排长队领取物资,只领到4桶泡面(视频截图)

  因防疫要求,瑞丽的菜场和超市都被长期关闭,买东西只能在线上订购。但价格较高,一斤肉就要贵出四五块,且不便老人操作。于是,他一度看到“半夜三更四五点的时候,有菜贩在批发;公园边上的小路,晚上还有菜贩在摆摊。”

  

  网友拍摄的瑞丽街边买菜视频(视频截图)

  何建设担心,由于无人扫码,这样反而增大了感染的风险,“到时候有人确诊了,流调工作根本没法做。”

  最近,超市已经重新营业,何建设可以到超市买菜了,但前提是,要有3天内的核酸阴性证明。“核酸简直成为常态化,我本人保守估计年初至今捅了150多次喉咙,捅了14次鼻子。”他说。

  此外,当地禁止缅甸人离开瑞丽的政策也令他不解。他告诉记者,由于地处边界,姐告有大量中缅通婚家庭,他的妻子也是缅籍,“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的两口子,老公就是低风险,老婆就是高风险,不让离开。”

  后续政策是否会有变化还未可知。何建设打算等到年底,看有没有机会把仓库的货出一部分,减少一点经济压力。他也不知道妻子何时能够离开瑞丽,一切都要等待、看情况。

  如果那时候还是没有转机,他就考虑暂时不在瑞丽待。“但肯定有一天还是得回来嘛,仓库的货还在那里,我们的房子也在这里。”

  瑞丽应对:政府凌晨开会公布民生保障现状,市长则称当地暂不需要外援

  随着前副市长戴荣里发文,瑞丽疫情下的民生问题尤其引人关注。

  对此,戴荣里在文中称,长期封城形成了瑞丽城市发展的死结,到位的防护才是救济之本,“恢复生产和必要的经营显得十分急切,是十分必要的”。

  “政府应该总结经验教训,兼顾大局和局部、民生和管控的各个侧面,综合考虑治理方案。”他建议,在保护措施相对严密或者可控的情况下,适度开放一些经营场所是必要的;国家应该给予瑞丽大量的财物支持,大量公益组织,也应该在这时伸出有力的援手;回国自首者,则应该设立独立的识别区和防护区,不应引发这个城市更多的社会动荡;大批医务人员和心理疏导人员应该输送到这个城市的各个环节里去。

  截至发稿前,记者联系上戴荣里,其表示“稍微一等”,就相关问题至今暂未回复。

  但据澎湃新闻,戴荣里称文章发出后已接到瑞丽市委书记、市长电话,“那边的一些情况我就不沟通了。”

  针对戴荣里反映瑞丽疫情管控情况和建议,瑞丽市委副书记、市长尚腊边则称,戴荣里的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组织,并称文中内容用的是四五年前的一些资料,“(瑞丽)现在暂时还不需要(援助)”。

  就在戴荣里文章发布当晚,瑞丽市政府网站也发布消息称,前日瑞丽市已召开疫情防控社情民意反映问题专题处置工作会,研究解决近期舆论反映强烈的民生保障问题。

  

  10月28日,瑞丽政府网站发布消息称,前日瑞丽市已召开会议,研究解决近期舆论反应强烈的民生保障问题

  瑞丽市委书记毛晓在会上承认,疫情给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此次舆情充分暴露出民生保障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不足,各级各部门要引起警醒、深刻反思。

  会议认为,近期瑞丽市舆论集中反映了群众生产生活的困难,主要涉及复学、复工复产、离瑞管制政策、集中隔离管理等方面,大多数群众诉求是客观合理的。并称在确保疫情防控安全的前提下,有序推进生产生活恢复。

  这与戴荣里文中的建议是吻合的。

  其实,有关消息也曾在瑞丽市委宣传部微信公众号“掌上瑞丽”同时发布,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发现有关推送已被删除。

  今日凌晨,瑞丽市也在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介绍了近期疫情应对处置工作情况,称当地10月1日以来检出本土新冠感染者19例,仍有社区传播扩散风险,瑞丽将不断改进和完善防输入、防反弹、防外传的各项措施。

  针对当地民众反映的民生保障和离瑞难题,发布会称,当地已按每人补助1000元标准,为68780名八类困难群体发放救助金6878万元。严格的离瑞管控是暂时的,瑞丽将根据疫情形势适时调整,尽可能减少对群众离瑞出行和生产生活的影响。

  为确保瑞丽边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瑞丽市还在畹町镇区等距边境线50米~200米的范围划定了疫情防控缓冲区,将缓冲区内的居民临时转移安置,并给予每人每月600元的临时安置补助,对卧病在床等特殊情况作特殊照顾。

  此外,当地将对达到封闭管理条件的学校,从11月5日起安排有序复学,对其他学校待全市疫情平稳度过一个潜伏期后,有序安排错峰错时复学。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4 0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