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气候变化:几乎被人类彻底战胜的环境祸害

京港台:2021-11-3 22:10| 来源:BBC中文 | 评论( 11 )  | 我来说几句


气候变化:几乎被人类彻底战胜的环境祸害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人与自然相辅相成、相生相灭,工业革命后人类的生存发展活动对环境造成破坏,也承受了环境报复的后果。遭遇危机后谋变,针对人为制造的环境祸害开始设法补救、逆转。

  全球变暖仍是挑战人类生存的主要威胁之一,但和过去遭遇危机时一样,人类开始联手应对。目前最大的联手行动是在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峰会COP26。

  我们曾经有过哪些战胜环境祸害的经验,是否仍有借鉴价值?比如曾经令人闻之色变的酸雨,还有抵挡致命紫外线的臭氧层出现空洞,现在几乎成为传说,这样的结果是怎样成就的?

  BBC环境事务记者海伦·布里格斯(Helen Briggs)就此做了以下梳理:

  酸雨 :1970 - 1990年代

  1980年代,地球上酸雨频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溪河湖水种中鱼虾死绝,曾经葱郁茂密的森林变得斑驳,一阵风雨过后成片树林变成枯枝秃桠。

  北美也未能幸免。一些大湖变成鱼虾和其他水生物的葬身之地,湖水呈诡异的半透明靛蓝色。

  原因现在尽人皆知,就是因为雨云饱含二氧化硫,而这些随着雨水重归大地的二氧化硫,则来自煤电站。烧煤发电、取暖,制造了酸雨,毁了森林草原和和江河湖泊的生态。

  把酸雨的成因、危害和应对方式推上媒体头条的关键人物之一,是一位名叫格兰费尔特(Peringe Grennfelt) 的瑞典科学家。他说,“在80年代,人们心目中有史以来最大的环境问题就是它(酸雨)。”

  酸雨登上头版头条人们都习以为常。围绕酸雨这个环境祸害有困惑、含混、否认、抵赖和国与国之间外交对峙,如此持续了多年,最后科学出面澄清、解惑、了断,国际社会尽弃前嫌,齐心协力抗击酸雨,势头迅猛。

  针对酸雨的源头 —— 化石燃料焚烧释放有害物质污染空气,许多国家签署了控制污染源、逐渐减少使用化石燃料的国际协定。若干先行国家和地区也各自立法、制定规则、建立相应的监管和执法机构。

  美国空气清洁法案修订案(Clean Air Act)出台,引导和鼓励厂矿企业减少硫酸、硝酸排放,规定了排放上限和交易体系,允许企业在体系中交易剩余配额。而且,排放上限每年下调,直至有害酸性气体排放大幅度减少。

  那么效果如何?酸雨在欧洲和北美如今已基本消失,主要出现在教科书、数据库、史料文档,但在亚洲和其他部分地区仍是一大环境祸害。

  不过,加拿大科学家斯莫尔(John Smol)认为,从很多方面来看,人类战酸雨这件事应视为成功的例子,因为它展示了各国能够携手共同解决国际问题。

  他补充道:“如果不给污染明确标价,人们就会毫不在意地继续污染。这是我们得到的教训。”

  臭氧层空洞:1980年代

  1985 年,又一个紧迫的环境问题成了头条新闻。 英国南极调查局 (BAS) 的科学家们向世界发出警报,提醒世人,南极上方的臭氧层中存在一个巨大空洞,而且这个空洞在不断扩大。

  造成这个空洞的罪魁是氯氟烃,即所谓的温室气体,有一个人们更熟悉的名字叫 CFC,当时广泛用于气溶胶和制冷剂。

  BAS 极地科学家琼斯 (Anna Jones) 指出,为地球上的万物和人类抵挡杀伤力极强的紫外线的臭氧层正在迅速变薄,“突然嘭地一下就破了,(穿透之处臭氧含量)急剧下降。”

  自 1970 年代以来,南极上空的臭氧一直在减少,但鲜为人知,没有引起关注。英国科学家拉响了全球警报。臭氧层毁损严重成为国际大事。

  1987年,世界各国领袖在加拿大签署了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环境条约之一的《蒙特利尔议定书》。

  随后,消耗臭氧层的化工产品被逐步淘汰,产业向绿色消费者欢迎的“无氟氯化碳”气雾罐转型。

  琼斯指出,“这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而产业界、科学家和决策者走到了一起......他们行动迅速,,采用了一种机制,允许不断收紧协议条款规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式,十分有效。”

  《蒙特利尔议定书》取得了成功,也遇到了挫折。人们发现,作为消耗臭氧层化学品的替代品开发的氢氟碳化合物 (HFC) 其实是一种强大的温室气体。另外,CFC一度神秘飙升,被追踪到中国。

  这两件事导致进一步行动。现在臭氧空洞“正在恢复”,即缓慢缩小,但消耗臭氧层的化学物质会在大气中停留很长时间,这意味着修复将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

  含铅汽油:1920年代 - 2020年代

  几十年来,我们使用含铅汽油作为燃料——因为公司添加了铅添加剂来帮助汽油更有效地燃烧。 含铅汽油会将铅颗粒释放到可吸入的汽车尾气中,导致各种健康问题,包括心脏病、中风和儿童智力发育受损。

  经过科学家、监管机构和行业之间的长期斗争,围绕健康风险达成了共识,富裕国家从 1980 年代起禁止使用含铅汽油。

  然而,由于这种燃料的生产成本低于无铅汽油,因此在发展中国家的使用仍在继续。 经过非政府组织、行业团体和政府的长期运动,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UNEP) 的保护下,几个月前最后一滴含铅汽油才被注入汽车油箱。

  虽然世界已正式消除含铅燃料,但铅污染仍存在于环境中的灰尘和土壤中,并且会持续很长时间。

  经验教训

  随着气候变化日渐主导国际议程和新闻议程,酸雨、臭氧空洞之类环境灾害的消息很少提及。但是,气候变化与这些已经出现并基本上被战胜的问题无法切割,应对路径也存在相似之处。

  长期以来,酸雨是国际冲突的根源,有些人否认酸雨的存在,而化石燃料行业则与环保主义者则几乎势不两立。这样的格局是不是熟悉?

  斯莫尔教授说,围绕酸雨的辩论和讨论是针对更复杂的气候变化问题的训练,“我学到的第一课是,必须把研究结果及时有效地广为传播,不仅要向其他科学家传达,还要向决策者和广大公众传达。”

  他指出,“一旦出现信息真空,立即会被既得利益集团乘虚而入。”

  当然,一大不同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和错误信息的传播,今天的情况更加复杂。

  在谈到消除含铅燃料的国际努力时,联合国环境署可持续交通部门负责人德荣(Rob de Jong)表示,一个很有价值的经验是协调一致的方法。

  “整个(淘汰)含铅汽油运动大力投资于提高公众认知,大力投资于社会和社区层面的行动,大力投资于唤起各界重视含铅汽油对儿童的影响。”

  国际社会为减少破坏臭氧层的化学物质而采取的措施,在较小的范围内显示了应对全球变暖所需的合作框架和形式。

  琼斯说:“气候变化问题比臭氧问题要复杂得多,因为我们没有像氟氯化碳那样的化石燃料直接替代品。但是,这不是不行动的理由 —— 这个问题太重大,需要持续不断地应对。

  “过去,当工商业和政府携手并肩时,一个威胁全球的环境问题就被解决了;现在,他们需要证明他们可以再次做到这一点。”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3 18: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