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布林肯:与中国完全脱钩的概念是一个错误的概念

京港台:2022-1-26 06:51| 来源:法广 | 评论( 44 )  | 我来说几句


布林肯:与中国完全脱钩的概念是一个错误的概念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1月24日在出席活动时表示,美中关系正变得越来越具有对抗性。他指出中方的政策比前几十年“更加自信和具有侵略性”。但他承认,近年来华盛顿自己对多边主义的拒绝,使北京得以在全球范围内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布林肯周一在华盛顿以视频会议的方式出席了,由亚特兰大一犹太教堂主持的第33届“埃森斯塔特年度系列讲座”(the Eizenstat Lecture Series)。这一系列讲座在过去曾邀请过三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两位普利策奖得主、两位美国总统、两位美国副总统、两位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和两位以色列总理以及其他国内和国际知名人士演讲。

  活动主持人,曾担任过美国驻欧盟大使的斯图尔特·埃森斯塔特(Stuart E. Eizenstat)在与布林肯就俄乌边界紧张局势和对俄关系交换玩意见后,就中国议题提问说:“中国即将举办冬奥会。从历史上看,如你所知,当一个崛起的大国挑战一个已确立的大国时,可能会有摩擦,甚至战争。我们能避免与中国发生新的冷战吗?”

  埃森斯塔特说:“毕竟,我们(在对华关系上)有一个不寻常的情况,真的不像与俄罗斯的关系。我们的经济是相互依赖的,我们在气候变化方面进行合作,他们支持限制伊朗的核能力。但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中国已经开始实行更具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和更具压迫性的国内政策。事实上,你自己称他们对维吾尔人的待遇为种族灭绝。他们对南中国海的军事化,他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他们的(军机)飞越威胁着台湾;就在过去的一天左右,几乎有40架战机飞越台湾的空域;他们的区域贸易倡议,所有这些都是真正相当具有挑衅性。”

  埃森斯塔特问道:“我们将中国视为对手、敌人、竞争者,还是合作伙伴? 我们能否通过例如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来提高在亚洲的竞争力?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你如何看待中国?”

  布林肯回答称:“首先,我认为几乎每个人都清楚,没有比我们国家之间的关系更复杂和更有影响的关系,而且可能没有任何关系在其所有层面上会对塑造未来几十年产生更大的影响。 因此,美中关系是我们外交政策的核心;它是我们的重点,我们的思考,以及我们的行动的核心。”

  布林肯说:“第二,虽然我认为,至少从我的角度来看,不可能用一个简单的定义来概括美中关系。当你看一下这种关系,你刚才很好地暗示了这一点:我们看到它的竞争方面。而且,顺便说一下,只要是在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中,竞争没有错;我们看到仍然有一些合作因素,包括,如你提到的,可能在气候变化方面,以及其他一些领域;但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对抗性方面。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正如你所说的,在过去几年里,在世界舞台上的中国在许多方面与我们在过去几十年里看到的不同:无论是在该地区还是在其他地区,通过各种手段,更加自信,更具侵略性。”

  布林肯说,“在我们思考(美中关系)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认为有一些真正重要的共同点,这些共同点激励着我们的政策和我们在这些方面对中国的做法:竞争、合作和对抗。第一点是,如果我们与伙伴和盟友协调和合作,我们在这些领域中与中国打交道就会好得多、有效得多。这也是我一开始说的,我们在振兴我们的联盟、振兴我们的伙伴关系、振兴我们在国际机构中的参与方面投入这么多的原因之一,是为了确保在应对中国时,我们是一起做的。就效果而言,我们的综合力量比我们单独行动的时候要大得多,即使是美国。”

  布林肯称:“仅举一个例子,当我们在经济问题上与中国接触时,在我们对他们的做法有深刻的分歧和担忧的领域,当美国单独采取这种做法时,我们是世界GDP的20%或25%。当我们与欧洲或亚洲的伙伴和盟友一起做这件事时,占到世界GDP的40%、45%、50%。这对中国来说是更难忽视的。从整体上看,我们一直在这样做,以确保,除其他事项外,我们能更好地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

  布林肯说,“第二,对我们自己进行投资,以确保我们尽可能地具有竞争力是有意义的。 这也一直是总统所做的和继续努力做的工作的中心。如果你看一下过去,在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就我们对自己的投资而言,我们是第一或第二的国家:在教育、基础设施、创新、研究和开发方面。我们在每一个领域都急剧下滑,而与此同时,中国在每一个领域都上升了。”

  布林肯称:“因此,如果至少我们不对自己进行投资,以使我们尽可能地具有竞争力,我们就会削弱我们有效处理中国带来的挑战的能力。这也是我们寻求进行这些投资的很大一部分原因,特别是当涉及到教育,涉及到基础设施,以及涉及到创新、研究和发展时。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基础,强大的联盟和伙伴关系越来越多地围绕着对中国的正确做法和对我们自己的充分投资汇聚在一起;我们将在这场竞争的所有表现形式中做得非常、非常好。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就更难了。所以利害关系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正在非常、非常积极地追求它们。”

  埃森斯塔特说,“因此,有一项法案在(美国国会)参议院获得了两党的强烈支持,以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减少我们对中国的计算机芯片和其他产品的依赖。 但它在众议院确实被搁置了。本届政府是否会优先考虑让该法案获得通过?”

  布林肯说:“简而言之,是的,我们已经,我们是(在这样做)。它应该得到完成;它应该通过。你指的是《CHIPS法案》。它被叫的名字众多,这将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正是我所说的对我们自己的投资,特别是在半导体领域。因此,我们希望它能向前推进;它应该如此。但还有其他事情,斯图,我们正在做的事情非常重要。”

  在谈到应对气候变化、新冠疫情、新兴技术及美国重回国际舞台并发挥领导力等问题后,布林肯稍后总结说:“因此,我们全面采取的方法直接适用于我们试图有效处理中国的问题。同样,这涉及到加强联盟和伙伴关系;采取一个共同的方法;并确保美国本身再次参与,再次在谈判桌上。你知道那句老话:‘如果你不在餐桌上,你可能就在菜单上’。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会留在餐桌上。”

  布林肯还在发言中表示:“我认为与中国完全脱钩的概念是一个错误的概念,在许多方面有可能会被误导。同样,以正确的方式,贸易、投资,包括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可以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竞争环境不公平,而且不是因为中国所从事的许多做法,这是一个必须非常有效解决的问题。”

  布林肯说:“第二,当涉及到投资时,当它们进入特别敏感的领域,敏感的技术,敏感的行业,当然,我们必须有效地防范。因为当涉及到来自中国的投资时,进行投资的公司和国家之间没有区别。根据(中国的)法律,任何中国机构都要听命于政府,投资者所做的或学到的任何东西最终都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在任何时候。鉴于中国对人权、对隐私、对知识产权的不幸态度,在有战略意义的行业和敏感技术方面进行投资是非常危险的。”

  布林肯补充说:“但正如你所知道的,同样,斯图,从这么多年的工作来看,当涉及到有效防范有问题的投资时,或者说,当涉及到确保我们和其他国家出口的技术不会在战略上、军事上帮助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时,我们最好以与其他国家协调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布林肯说:“当涉及到投资时,在一块明确界定的领土周围建立非常高的围栏,在真正具有战略意义的土地上建立围栏,这确实会有所作为;而不是试图在所有东西周围建立一个非常低的围栏,我们根本无法有效地做到这一点,而且会切断实际上有益的商业,包括对我们的工人和人民。因此,这是一个很长的说法,就像大多数事情一样,你必须同时做到强硬和聪明,而这正是我们正在努力做的。”

 

相关专题:Google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4 17: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