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多强的封控政策,才能防住奥密克戎?

京港台:2022-4-6 20:32| 来源:城市数据团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多强的封控政策,才能防住奥密克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2022虎年春节过后,中国开始应对奥密克戎变异的挑战。从1月的安阳、天津津南疫情,到2月的深圳、东莞、防城港、呼和浩特疫情,再到3月的上海、吉林、山东以及全国各地渐渐展开的疫情,我们不难发现,奥密克戎变异导致的疫情,与之前的疫情有着很大不同。以前行之有效的防控方式,似乎失效了。

  在2021年和之前的每一次疫情中,我们的应对手段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三条——发现与监测;流调与溯源;管控与重点人群核酸。当发现和监测落后于病例传播,流调与溯源手段也无法穷尽病例时,立刻停止整个城市或者城市部分高风险区域的运作,开展全员核酸,就成了最后一道,也是最行之有效的一道防线。

  在奥密克戎变异之前,「封城」对疫情的控制能够起到什么样的效果?使用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每天各城市的本土病例数量和本土无症状感染者数量,以及每个城市从2020年至今每天的人流量数据,我们可以完成一个简单的计算。

  下图是我们使用的各城市疫情数据来源。

  

  图表 1:每日新增本土病例

  我们的人流量是通过当地商圈的人流量监测和到店消费分天数据综合计算得到的。下图列出了西安市从2020年2月至今的每日人流量指数。可以看到,西安曾经有过四个因疫情造成的凹陷,前三次分别是2021年1月的石家庄疫情,2021年8月南京疫情,2021年10月兰州疫情导致的输入病例。这几次疫情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本土感染,但西安都做了一些预防性的防疫工作,例如为了应对南京疫情可能造成的输入,在2021年7月30日关闭了华清池和兵马俑。但西安的最大考验出现在图中的第四个凹陷,也就是2021年12月的西安本地疫情中。

  

  图表 2:西安市人流量

  我们将西安的人流量数据聚焦于2021年12月1日到2022年1月31日。西安本轮疫情的第一例本土病例出现在12月9日,但西安并没有立刻做出反馈,而是在12月16日左右开始进行较大规模的防控。而最后西安的疫情也较为严重,一直到1月底时,西安市人流量也只恢复到疫情前的70%。

  

  图表 3:西安疫情期间人流量

  在和西安疫情几乎相同的时刻,12月5日在宁波市出现了3例阳性病例。宁波的反应非常快,12月6日便暂停了疫情出现地点镇海区的所有文旅体活动,镇海区停课停学

  下图列出了宁波市的人流量指数变化情况。从图中可以看到,宁波通过快速的反馈和封控控制了疫情,当地人流量在10天后即达到谷底,随后回升。宁波市此次疫情最后仅有76个病例,用时一个月不到,当地人流量就达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图表 4:宁波市疫情期间人流量

  从这样两个例子的比较看,「及时封城」,确实是对「控制疫情」有比较好的作用。

  我们可以试着从统计上证明这一点。

  首先,用T表示用天计算的时间。如果一座城市从T-5到T-1这五天内均没有出现病例,而在T时刻出现了本土病例,那么我们将疫情的「爆发」定义在T时间点。在这种定义下,一些城市会出现多段疫情,我们将每一段疫情的爆发起始点均算作一个数据点。

  其次,将「封控强度」定义为一个城市的人流量的变化。用T+4、T+5、T+6时刻的当地人流量平均值,除以T-1时刻的当地人流量,定义为一个地区「封控强度」。T+4、T+5、T+6时刻的人流量相比疫情前下降得越多,说明该地区的封控越快,越严格。对西安12月9日的疫情来说,这个数字接近1,也就是没有在五天内采取任何封城措施;对宁波12月5日的疫情来说,这个数字大约是0.87,即人流量因封控下降了13%。

  再次,将「控制疫情」定义为一个城市T+14、T+15、T+16三天的新增病例与T+4、T+5、T+6三天的新增病例的比值。这里的病例包括了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如果疫情爆发半个月后的当日新增病例比起疫情爆发第四到六时的新增病例要少,说明疫情得到了控制。这个数字越低,说明疫情控制得越好。

  最后,将「封控强度」和「控制疫情」取对数

  在非奥密克戎变异疫情,和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下,分别用「封城」去解释「控制疫情」。两者相关性越高,越能够说明及时、快速的「封城」可以快速控制疫情。

  

  图表 5:Omicron之前的疫情

  上图列出了在奥密克戎变异前的历次疫情中疫情后人流量(横坐标)病例增长速度(纵坐标)的关系。可以看到,两者之间存在着显著的相关性,其中越靠右的点,代表其封控强度更轻,靠左边的点则有更加严格且快速的封城行动。靠上的点表示疫情衰减越慢(0以下)或者增长越快(0以上)。

  两者的拟合显示,当封控强度(即人流量减少程度)增加1%时,病例增长速度会减少2.55%,在1%的水平上显著。

  在上图中,西安是最靠右上角的点,代表在这次疫情中,西安确实在封城上反应更慢,且半个月后的病例增速增长越快。石家庄则是最靠左下的点之一,其疫情后人流量的对数值为-0.75,即疫情前的47%,而病例增长速度的对数值等于-2,代表其半个月后的新增病例是疫情爆发后5天新增病例的13.5%。

  在上图中,75%的疫情出现在红线下方,代表四分之三的城市15天之后的新增病例已经比5天时的新增病例要更少。如果这个城市对疫情进行了一定防控,即疫情之后人流量变化低于0,则该城市在半个月后继续出现病例增长的概率就只有10%

  

  图表 6:Omicron变异疫情

  上图列出了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下的历次疫情中疫情后人流量(横坐标)和病例增长速度(纵坐标)的关系。两者之间仍然存在显著的正相关

  当封城的程度(即人流量减少程度)增加1%时,病例增长速度会减少2.78%,在1%的水平上显著。

  不难注意到,在这张图中,最右边出现了深圳。读者也许会问,深圳的疫情明明已经控制住了,为什么会出现在疫情半个月后病例上升的区间呢?其实只要仔细阅读深圳的病例就知道,深圳的首个本土病例,并不是3月出现的,而是2月12日出现的。从2月16日到2月18日时,深圳分别有8、3、3个本土病例。半个月后,2月26日到2月28日的深圳本土病例猛增至30、36、28个本土病例,病例不仅没有衰减,反而大幅度上升了。深圳采取比较严格的封城措施,已经是三月初的时候。从2月中旬到3月初,深圳的人流量下降并不明显,幸运的是,深圳在这个阶段也没有出现病例的大规模传播,给3月初才开始进行的大规模封控提供了条件。

  在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下,有一半以上的城市出现在了红线上方,即疫情爆发半个月后病例还在继续增长。

  **在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中,如果一个城市对疫情进行了一定防控,即疫情之后人流量变化低于0,则该城市在半个月后继续出现病例增长的概率仍然高达51%。

  非奥密克戎疫情,封城程度每提升1%可以降低2.55%的病例增长速度;在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下,封城程度每提升1%可以降低2.78%的病例增长速度。从这个对比看,封城依然是有效的,而且在奥密克戎变异下效果更好。

  那么为什么在奥密克戎前的疫情只要做了一些防控,就可以将疫情扩散的概率控制在10%,而在奥密克戎变异下,同样程度的防控,疫情扩散概率却增长到了51%呢?

  我们将前两张图合并在一起(电视剧),就能看出问题所在——两者的截距有极大差异。:

  

  图表 7:所有疫情的防控效果

  非奥密克戎疫情下,我们用国内各城市疫情拟合出的直线表达式是:

  

  而在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下,该表达式变成了:

  

  两者的斜率类似,但两者的截距,一个是-0.502,一个是1.259,也就是说,在同样的防控力度下,奥密克戎变异疫情的病例增长对数,将比非奥密克戎变异疫情的病例增长对数高出1.761。

  将自然对数作为底数计算,这意味着在同样的初始爆发条件和同样的防控力度下,奥密克戎变异疫情在半个月后的每日新增病例,将比非奥密克戎疫情在半个月后的每日新增病例高出5.82倍。

  换一种表述,如果要让疫情得到控制,那么奥密克戎变异疫情后的人流量对数,需要比非奥密克戎疫情后的人流量对数,低0.648。将自然对数作为底数计算,这意味着要将半个月后的疫情控制在同样的程度下,奥密克戎变异需要比非奥密克戎变异,压低额外的52%的人流量。

  2021年时将人流量减少到80%可以控制的疫情,现在需要将人流量减少到38.2%(即80%×(1-52%)=38.2%)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我们在之前的一篇文章《哪些城市从疫情中复活更快?》中曾经提到,长春是一个能够从疫情中快速恢复的好例子。

  2021年1月15日到2021年2月16日,长春爆发了一次105个病例的中等规模疫情。第一个病例于2021年1月16日报告,长春市立刻定位至疫情原发地公主岭市,1月18日开展第一轮长春下辖的公主岭市的全员核酸,要求「所有居民居家隔离,严禁出户,生活必需品由村屯、社区、小区值守人员代买」,并且对相关区域封城封区。第一轮核酸完毕后,长春将包围圈缩小至范家屯镇,在范家屯镇连续进行了4轮全员核酸。此时长春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再过一周,长春在1月30在公主岭市进行了第二轮全员核酸。接下来的所有新增病例都在隔离管控中发现。

  可以看到,在这轮疫情中,长春市用雷霆手段,精准对个别区域进行全员核酸,实施严格封控,疫情一周就得到控制,两周就实现了社会面清零,后续经济也就快速恢复了。从线上、线下人流量数据中可以看到,长春的线上消费用了29天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线下人流量只用了35天就恢复到了疫情前水平。

  从下图的病例和人流量指数可以看到,长春整体的人流量下降并不明显,防控措施在1月26日左右达到顶峰时,当地的人流量也只是下降到了疫情前的76%,却也成功控制住了疫情。

  

  图表 8:长春非奥密克戎变异疫情病例与人流量指数

  那么,在这一轮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中,长春又呈现了怎样的变化呢?

  

  图表 9:长春奥密克戎变异疫情病例与人流量指数

  从图中可以看到,本次长春疫情,3月4号出现第一例病例,3月5日长春的人流量就开始下降,一直下降到3月16日,长春的人流量已经降低到疫情前的4%,无论从速度、下降幅度还是持续时间上,长春本轮疫情的封控强度都已经远远超过了2021年1月时的疫情。但从结果看,每日病例仍然在继续上升。4月2日,长春新增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合计3823人,再次创下奥密克戎变异疫情以来的当地最高峰。

  从武汉疫情之后,中国一共出现了124次非奥密克戎疫情以及215次奥密克戎疫情,匹配人口流量数据后,我们可以获得其中55次非奥密克戎疫情70次奥密克戎疫情的防控程度和疫情扩散率,从中可以得出两点结论:

  一,在相同防控程度下,奥密克戎变异疫情的扩散速度要比非奥密克戎疫情快5.82倍。

  二,要控制住疫情的扩散,奥密克戎变异袭击的城市需要在原有封控强度上再额外减少52%的人流量,才能取得非奥密克戎疫情下相同水平的防控成果。

  奥密克戎变异的高传播性使得以往行之有效的防控手段失去了作用。那么,我们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才能够防控奥密克戎变异呢?

  如果只是去看个别数据,可能会让我们得到偏颇的结论。

  要是只看深圳,你可能会成为一个乐观主义者,认为即使疫情已经发展了半个月,仍有机会用「长痛不如短痛」的封控来解决疫情。

  要是盯着长春,你又会成为一个悲观主义者,认为只要疫情一旦扩散,就再也无法通过封控的手段来解决,一个月的封城也无法阻止病例的继续上升。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去看更多的数据点。从我们的数据观察,有62个地区在奥密克戎变异疫情出现后采取了一定的防控手段。

  这些防控手段如果用在奥密克戎变异之前的疫情中,可以有92%的可能控制住疫情,即使病例继续上升,也极少出现爆发性增长的状况。

  但在奥密克戎疫情中,同样程度的防控措施,控制住疫情的概率只剩下51%。在那些没有控制住疫情的地区,更是有一部分出现了病例的爆发式的指数增长和传播。

  因此,若要用较大把握防控奥密克戎变异疫情,我们不得不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目前能看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在第一例病例出现后,立刻采取全城封控。例如图7的天津津南、河南安阳、山东威海,都是通过异常严格的手段,短期内大幅度降低人流量,才换来了新增病例的下降。

  如今,越来越多的城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4月2日,海南三亚报告了1例确诊病例和4例无症状感染者,这是三亚市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出现确诊病例。同日,4月2日晚上17:00,三亚便暂停了整个城市的客运、公交、出租车、游船运营。

  

  这,也许才是我们防控奥密克戎变异疫情时,唯一能够保证成功的手段。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7 02: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