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我 不甘一辈子做厂妹 50岁在加拿大上大学”

京港台:2022-4-27 04:39| 来源:真实人物采访 | 评论( 21 )  | 我来说几句


“我 不甘一辈子做厂妹 50岁在加拿大上大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多伦多大都市区 相关新闻报道

  我是梅姐@潜伏在歪果仁家的梅姐,山东人,现在在加拿大(专题)做高端家政。

  34岁以前,我的人生和所有60、 70后一样,在附近上完小学中学,然后分配工作。从三班倒的车间工人,最后到办公室,以为一辈子就是这样的轨迹。

  但我是个不“安分”的人,不甘做个只会围绕生活不停旋转的陀螺。2002年,我毅然摔破了自己的“铁饭碗”,开始拼尽全力追求梦想,后来远赴加拿大打工,一干就是十多年。并在50岁的时候,成功考上了加拿大的一所大学,朝着心中的目标再次出发。

  

  (现在充满自信的我)

  1969年,我出生于山东半岛的一个小城,父母都是工人,有一个弟弟。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样的双职工家庭很多,因为孩子少,经济条件还都不错。

  童年留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假期去乡下的姥姥家,那是我们童年最快乐的时光。

  姥姥不识字,却非常的聪明和慈祥,她养育7个儿女,生活很清苦。姥姥认为这是她的命,她不仅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而且所有事情都能做到最好。

  姥姥虽然没读过书,却对文字非常好奇。一有时间,她就让我们给她读小人书、画报、报纸之类的给她听。她像个求知欲无比旺盛的孩子,听得很入神,每次都是意犹未尽。一想起这些,妈妈总是说,如果姥姥小时候就有机会读书,她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我和弟弟在姥姥家得到的爱,简单得无法再简单,却足以让我们铭记一生,我想这大概就是孩子对爱的理解吧。

  

  (2008年,慈祥的姥姥姥爷和我的儿子)

  我没上过幼儿园,8岁那年就直接上了小学一年级。父母虽然很重视我的学习,但因为工作忙也管不了多少,所以学习全靠自己。上学以后没人引导我就有点懵。 我的第一任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很凶,我有不懂的也不敢去问,时间长了我就对数学这门课越来越打怵。

  好在小学数学很简单,再加上爸爸的高压教育,我不敢不好好学,所以初中以前我的成绩都不错。进入初中以后偏科越来越严重,导致最后没能考上高中。

  我觉得父母对我很没信心。当我想做什么事去征求他们的意见时,他们总会说:你能行吗?不行的话可别去丢人……说得我好像真的一无是处似的,我很自卑。

  听说我们是最后一批包分配的初中生,以后就不分配工作了,所以我也没心思复读,一心想去工作。爸妈找门路, 托关系,如愿把我送进了当地一个很不错的企业上班。

  我一心想争口气。 尽管三班倒的工作很累,但我还是利用业余时间读完了职工中专,并且连续好几年都是车间里唯一的女性先进工作者。

  

  (1997年我和幼儿园的同事)

  可是, 我的努力并没有给工作和生活带来实质性的改变。 我很不甘心平庸地过一眼看到头的生活,但苦于没有机会改变。 我只好闷着头努力, 为机会的到来做准备。

  1990年,厂里传来了招收编辑的消息,我果断地报了名。 在学校我的语文成绩就不错,这次居然在众多高学历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一名正式的编辑。机会真的属于有准备的人!我终于跳出干了8年3班倒的车间,坐进了明亮的办公室。

  进入新的工作环境,我依然兢兢业业的工作,这为以后的发展创造了很多的机会。单位幼儿园的园长退休,领导又提拔我去做园长, 我对儿童教育的探索也从那时候开始了。

  那个年代都是铁饭碗,旱涝保收,好多人图安逸得过且过,所以我接手幼儿园的时候不太景气。但经过一年的改革,第2年幼儿园就红火起来,没想到这竟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领导一看幼儿园的日子好过了,就开始安插其他科室精减下来的裙带关系,这部分人仰仗有关系,不服从规章制度,让我心力交瘁。

  

  (1997年我在幼儿园做园长)

  不久厂领导又来找我,让我把紧邻幼儿园的招待所也接管下来。 我不好意思拒绝领导的信任,也想挑战一下不同的行业和自己的能力,于是我开始管理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部门。

  当时我已经结婚并有了孩子,但丈夫一个月有20天在外出差,繁忙的工作让我也无法照顾好家庭,真想找一个人帮忙。可那个年代小城里年轻人家没有找保姆的,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扛。就这样,我像陀螺不停地转着,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时候。

  后来我开始思考,干这么多到底图啥?别人都说我是女强人,可我一点都不稀罕这个名声。我太累了。 我渴望过上准时上下班的生活,牵着儿子的手去买菜,回家给他做好吃的,给他讲故事,陪他睡觉。这样的生活是别人的日常,对我却是奢望。

  想来想去我想明白了:我一个人再累也无所谓,要是为了所谓的事业,连家庭和孩子的童年都搭进去,那就太不值了。

  正好那个时候我母亲退休了。以前大家都工作,家务是一起做,可老妈现在退休在家,爸爸和弟弟不知不觉就开始等着老妈“伺候”了。以前在单位很受人尊敬的老妈,一下子负担起全部家务,成了全职保姆。老妈的内心一度很失落,很郁闷。

  这事更敲打了我,不想退休了也过这样的生活。后来的一个契机,让我彻底从这种死循环中跳出来了。

  

  (1992年在编辑部)

  有次幼儿园的一个老师打孩子,我按制度做了惩罚,领导却插手干预,因为他是那个老师的后台。不罚她我不知该怎么跟家长交代,于是我干脆提出了辞职。 我不能在单位里混日子了,我要趁现在还年轻,一边照顾家庭,一边重新学习一项实用的技能。

  我尝试过很多工作,做过婚纱影楼的前台,做过美容师,但都不是我最想做的。

  我心里最喜欢的还是和孩子在一起。那时候大城市已经兴起育婴师和月嫂,可是在我所在的城市还没有。我也喜欢做饭做家务。我想,到大城市的外籍家庭做家政,工资肯定会很高; 后来通过网络, 我又经常看到“涉外家政”的字眼,于是就开始关注这方面的信息。以我当时的条件,从事家政工作、孩子教育、待人接物方面都没问题,最欠缺的是英语沟通能力。

  

  (2014年我在加拿大接孩子放学)

  2007年的秋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发现了一个“英语聊天室”。我点进去, 听见大家都在用英语聊天,而中文交流是不允许的,我一下子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学英语需要的“语言环境”吗?!我一头扎进去在里面听,听不懂也在里面待着,看人家用英语侃侃而谈,我羡慕极了。

  这么好的环境和氛围,此时不学,更待何时!我开始自学英语。那个时候孩子正好快上高中了,我就想着,等他考上大学,去到大城市,他去哪里上学,我就去哪个城市做育婴师。我觉得最理想的工作就是把自己喜欢的事当成工作,我喜欢英语也喜欢孩子,我相信把这两件事做好,能为我带来更好的生活,所以我一直坚持下来。

  为了方便记单词,我用旧挂历做成英语卡片,走到哪儿背到哪儿。以我的基础和年龄,想学好英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必须全力以赴。我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我只知道只要不停地走,星夜兼程一定会离目标越来越近。

  

  (2007我自学英语的笔记本和卡片)

  人生真是不可思议,别人的一个建议,自己的一个想法,通过执着的努力,就能够把梦想变成现实。

  自学英语的同时,我又参加培训,考取了中级育婴师资格证、高级涉外家政服务资格证。后来家政学校的老校长给我介绍去加拿大做保姆移民(专题)的渠道,令我眼前一亮。中介费很高,但是我相信能很快赚回来,于是通过他们帮忙找雇主,申请到加拿大工作。能不能移民先不想,出去看看世界再说。

  可接下来的等待过程却无比漫长难熬。 为找到一个合适的雇主,等了一年;排号去使馆面试,又等了将近一年,然后申请工作签证,犹如爬过一座又一座大山。已经付出了3年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我不能回头,只有走出去,才能挣到高工资,支付儿子的高学费,才能把中介费赚回来。当时我可做梦都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上大学。

  

  (我在加拿大雇主家工作)

  起初想的是带儿子移民的,我早点出来先适应下。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儿子在国内遇到了喜欢的人,留在国内发展不想出来了。而我为了还中介费、儿子的学费,以及给孩子结婚买房,就一直留在了加拿大继续工作赚钱。

  2011年1月,当坐上飞往加拿大的航班的时候,我知道真正的漂泊才刚刚开始,等着我的是什么?我一无所知。我只带着内心的梦想与追求踏上新的征程。

  第一个雇主家一个孩子, 有四分之三的中国血统,生活环境和国内独生子女家庭差不多。在他们家干满两年我就能符合移民条件,就可以换雇主了,所以,提前一年我就在网上浏览各种招工信息,熟悉加拿大家政市场,给自己的下一步做计划。

  

  (我和加拿大第一个雇主家的娃)

  我以为,纯老外家的保姆工资会高一些,并且孩子越多工资越高,于是我就专门搜这样的家庭。结果发现纯老外的家庭,对保姆的很多要求我都不懂:比如除了有带小孩经验外,还要求带多个孩子的经验,保姆得善于训练和管教,确保孩子遵守家里的规矩,而且要有好的判断力,处理事情不用总是请示雇主该怎么办……

  我从来都没在纯老外家待过,更没同时带过两个或三个孩子,我决定挑战一下自己,找一个纯老外的, 孩子多的家庭做,工资低点也行。

  

  (2013年我带的3个孩子)

  于是我挑了第二个雇主,一个爸爸带着三个孩子,价钱高的保姆他用不起,价钱低的能力差的又不敢用。他每天早上不到六点就要上班,一直到下午五点才下班,孩子都由保姆负责。所以我们就各取所需,他需要省钱,我需要这样一个家庭学习锻炼,提高自己的工作经验和能力,以便日后找工作更容易。

  这是个挺不幸的家庭,我来的时候,老大8岁,特别懂事,他比弟弟们多享受了几年妈妈的爱,而妈妈走后,他也比弟弟们承受了更多的痛苦。老二6岁,天生耳聋,一岁做了人工耳蜗,依靠助听器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老三4岁,一个争强好胜的小男子汉。

  开始我也担心三个孩子怎么带,会不会手忙脚乱,到了真的开始后,才发现带三个孩子比一个两个都容易。他们总是有伴儿可以一起玩儿,老大学习各种领导协调的技巧策略,从与两个弟弟的相处中学会与人相处,老二跟哥哥学,然后把学到的办法用在弟弟身上。他们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性格都很棒,不像独生子女只跟成年人打交道,会养成自私骄横的性格。

  

  (春天的时候,带一岁多的双胞胎宝宝看自然孵化出来的加拿大鹅)

  孩子们的妈妈是被癌症夺走的。老大最痛苦,妈妈走的时候他只有六岁,他学着把对妈妈的爱和思念藏在心底。在我和孩子们在一起的一年里,发生了很多让人泪崩的瞬间,每次回想起来或者和朋友们聊起来都忍不住哽咽。

  我的工作很忙,平时不太注意细节,但有两次刻骨铭心的瞬间永远都忘不了。孩子们的床单,我一般一周换一次,老大睡在上下铺的上铺,所以我如果不特意抻着脖子去看,正常是看不到床上的情况,一般就是我告诉他要洗床单,他会自己撤下来,晚上放学他会自己铺上去。

  有一天上午孩子们都不在家的时候,我发现老大床上有一件深色的衬衫,比爸爸的小,又不像孩子们穿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中午接回老三,我就问他这是谁的衬衫,他说是哥哥的。我说哥哥穿吗?他又说那是妈妈的。

  

  (雇主孩子接受圣诞老人送的礼物)

  我突然明白了,觉得自己好蠢,那件衬衫不是爸爸和孩子的,软软的材质当然是妈妈的。他是留着那个衬衫,来感受妈妈的体温和味道的!我能想象在无数个黑夜里,他搂着妈妈的衬衫和妈妈说话,无数次的在心里喊着妈妈我想你......每当想起,或聊起这些,我都忍不住会湿了眼角甚至哽咽。

  我帮助这个家庭度过了女主人离去后的第2年,在和他们相处的日子里,父子情、手足情、朋友情、祖孙情......我无时无刻不被感动着。我有幸通过这样的一个机会见证了一切,并为他们付出了我所能给予的所有帮助。

  在加拿大的十年多里,我共服务过7个不同的家庭。一个娃、双胞胎、两个娃、 三个娃,每个家庭我都至少做了一年。 目前我是雇主的管家兼孩子的中文老师。长期“潜伏”在这么多不同的加拿大家庭里, 我学到了大量宝贵的儿童教育经验,总结出了西方家庭在教育方面的很多长处和共同点,为我后来进入大学学习儿童早期教育专业打下了坚实的实践基础。

  

  (在加拿大的保姆聚会)

  我出国的这些年,正好是祖国发展进步最迅速的十年。当年自己的孩子决定要留在国内,跟心爱女孩一起陪伴家人时,我很支持他的决定。为了让孩子们能有个称心的婚礼和舒适的家,我像所有父母那样,倾尽所有给他们办了体面的婚礼,在国内二线城市买了婚房。

  2018年, 我回国操办完儿子婚礼后,就又回到了加拿大。我打算把自己和身边不同背景的姐妹们的故事写成小说。 她们都有国内和国外两段人生,从自己的经历,到在国外雇主家的生活,我都想和大家分享。

  但开始设计小说里的人物,构建小说的架构时,却怎么都不满意。后来终于明白了,我是对自己不满意,我不想编一个完美小说的结局,我想要一个真实的令自己满意的结局。于是决定去上大学,我要让自己活成值得骄傲的样子。

  从报名到考试,中间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对于我这种英语全部靠自学的人来说,雅思6.5还是难度很大的。整整两个月我没白没黑的学,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想想姥姥说过的话。

  小时候得到的那份爱,在我年近半百要做艰难选择的时候,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并在后来奋斗的路上,成为给予我力量的动力源泉。我要继续读书,我要带着姥姥一起去读书,去拼人生的高度。

  

  (参加保姆聚会时,我用剩下的饺子皮做千层饼)

  2019年2月1日的凌晨,我收到了多伦多一所大学的录取邮件,是我热爱的儿童早期教育专业。9月3号那天,我和一群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一起走进了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大学课堂。那年我50周岁,班里最年轻的只有18岁,我一边做全职的工作一边读书,每天都是把24小时当做32小时来用,为了学习度过了异常艰辛的两年。

  毕业前我还申请了两个专业继续学习,一个是儿童早期教育的本科,一个是自闭症与行为科学,都被录取了。本来想接着读,后来我改变了计划,打算利用两年的时间,把过去所学的知识先消化整理,然后明年秋天再接着读自闭症与行为科学的课程。

  移民到加拿大的人都张罗着买房,我从来就没动过心思。拿到了枫叶卡,只是为了在这边工作生活方便些,但将来我肯定是要回国的。因为积累了这么多年儿童教育实践经验,又那么辛苦地边工作边读书,我就是想用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帮助中国的父母们。

  

  (2020年在加拿大放学路上忘记带伞)

  现在我一边做全职管家,一边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做成课件分享出来,希望可以让更多的家庭受益,让更多的爸爸妈妈学习科学的教育养育之道,让所有的孩子都能快乐的成长。

  每个女性生来就被赋予了很多责任,为父母为家人,唯独很难为自己。我走出家庭远赴异国他乡,也是经历了重重阻力,全职工作全职上学的的两年更是艰苦卓绝。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 也是一条孤独却又充满成长喜悦的路。

  我只希望, 当我白发苍苍,老得哪儿都去不了的时候,回想起年轻时奋斗的自己,我内心会感到骄傲和满足。

相关专题:加拿大,加拿大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30 0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