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古老美容之术再次成为当今时尚潮流

京港台:2022-5-2 22:27| 来源:BBC中文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古老美容之术再次成为当今时尚潮流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几千年前的美容术和养生疗法重新开始流行。探索先人的技法,可以帮助人们更加清醒和理智地做出既有益自己、也有益人类共同家园地球的选择。

  在1963年的好莱坞电影《埃及艳后》(Cleopatra)中,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饰演的埃及女王克利奥帕特拉拒绝罗马大将马克·安东尼(Marc Anthony)特使邀请这一幕,她香艳地浸泡在撒满鲜花的乳白色浴池中,悠然自得地把玩漂浮在浴水上的金色小船。这部电影如要硬找一个可议之处,众所周知,就是伊丽莎白·泰勒和与她演对手戏的情人理查德·伯顿(Richard Burton)之间的情感纠葛,但电影镜头对我们却并不陌生。

  我们知道,在古埃及,女王、王后和神话中的女神形象就应该像这样:权倾天下而又美丽性感,亲近自然,母仪天下,养眼悦目。伊丽莎白·泰勒扮演的这位埃及女王不断在镜头中展示入浴和娇宠的香艳姿态,可能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真就是这样生活,因为古埃及的有钱人打扮自己的过程确实冗长而又繁复,首先就是浸泡一个长时间的牛奶浴,浴水中还一定要添加藏红花油。

  古埃及人以牛奶和藏红花泡浴不是偶然的一时兴起。因为两者都有益于美容,牛奶中的乳酸会帮助祛除皮肤角质,至于藏红花,人类用于美容健体治病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藏红花这种香料是从紫色藏红花植物中精心采集的橙红色花蕊。藏红花产地西至欧洲西班牙东至亚洲克什米尔的炎热干燥地带,因其生产不易而价格昂贵有“红色黄金”之称。藏红花必须在黎明时分用手采摘,紫色花朵中幼细如丝的红色花蕊要小心翼翼地抽出来。一盎司的藏红花花蕊大约需要采集5000朵花,因此价格非常昂贵,现在因气候变化田野种植受到威胁,藏红花的价格还会继续上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伊朗东北部,一群妇女采集藏红花(Credit: BBC)

  与当今一些最畅销化妆品的未来派魅力相比,藏红花的朴素“出身”或许无关紧要。当我们从桶里舀出一勺最新售价可高达80英镑的超级护肤霜,谁会在乎这些东西的原料是从何而来?但实际上相当一些人还是很在乎的。市场调查公司NPD集团(NPD Group)2021年的一份报告发现,68%的消费者希望使用“清洁”成分的护肤品,一般来说,是指没有含氟表面活性剂(PFAs)、苯甲酸酯和邻苯二甲酸盐等不清洁的化学成分。化妆品业界为了回应承担更大社会责任的呼吁,一些美妆大品牌发起成立了一个业界联盟“EcoBeautyScore”,以设定行业通用的化妆品对环境影响的测量与评分系统。

  同样,新成立的B美容联盟(B Beauty Coalition)对每个加入联盟的美容业公司的社会责任予以认证,希望以此能强力影响美容从业者关注环保。同时,根据英国研究公司“Ecovia Intelligence”的数据,人们对天然和有机成分的美妆护肤品的消费兴趣继续上升,2020年达到119亿美元,同比增长2.9%。在这个注重自然和社会公平的美丽新世界,这种采用传统材料成分以及隆而重之的美容程序,达到埃及女王级别的美容法,是今天美容化妆业开拓新产品的丰富灵感来源。

  自然美容专家伊梅尔达·伯克(Imelda Burke)在她2016年出版的《美丽的本质》(The Nature of Beauty)一书中如此说,“我们以前所受教导是摈弃传统,‘直接从实验室出产品’。但是,新产品研发虽很重要,但我们也可以从古人那里学习很多东西。”

  以在中东历史悠久的玫瑰花油为例。土耳其人对蒸馏玫瑰水的喜爱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现在土耳其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玫瑰水和玫瑰精油的生产国之一。今天,玫瑰油仍受到现代人的喜爱,而且售价依然高居不下。这不足为奇,因为玫瑰油富含维生素、矿物质和可以养颜护肤的抗氧化剂。大自然中这种最美丽芬芳的鲜花有抗炎效果,可用来镇定受刺激的皮肤,而且花香馥郁,会让你有进到英国“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管理英国的一些名胜古迹)一座百花盛开的花园之感。

  近年来,西方世界对另一种古老香料姜黄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姜黄拿铁咖啡,被称为黄金牛奶。这种亮黄色的块根植物是古印度阿育吠陀(Ayurvedic)疗法的重要药材,用于治疗已有4500多年历史。维多利亚健康公司(Victoria Health)的内部药剂师夏比尔·达雅(Shabir Daya)告诉时尚杂志《Vogue》,“姜黄是一种很好的免疫增强剂,有强大的抗氧化特性,其效力是维生素C和E的5到8倍。”印度的新娘和新郎在婚礼前将姜黄涂在手上和脸上,作为净化和祝福的象征。姜黄的有效成分是姜黄素,不过也可能有副作用。

  另外,摩洛哥的柏柏尔(Berber)妇女有从多刺的坚果树枝采集坚果炼成摩洛哥坚果油的传统,至今依然。摩洛哥坚果油富含有益皮肤健康的Omega−3和Omega−6,数千年来一直是地中海区域令人垂涎的美容品。在大洋彼岸的波利尼西亚(Polynesia),将大溪地栀子花的花瓣浸泡在椰子油中制成养颜的莫尼油,其来源可追溯到2000年前的当地毛希人(Maohi people)。古代毛希人把莫尼油尊为皮肤和头发柔软剂。在哥斯达黎加,土著布利人(Bribri)和卡贝卡尔人(Cabécares)一直使用绿茶来改善肤色,帮助愈合伤口和消炎。

  所有这些古老美容草本植物现在都已引进到西方护肤美容产品世界。不过,这已不再是西方品牌添上异国草药和香料被包装为下一个“必选物”、令人联想起从前的殖民主义做法。今天的美容世界,越来越多的黑人和原住民妇女以隆而重之的文化庆典,以及根据自己的需要,复兴祖辈的美容仪式和美容物质,以此掌握自己文化遗产的所有权。加拿大尼什那比族人珍妮佛·哈珀( Jennifer Harper)设计的美妆品牌“Cheekbone Beauty”和亚利桑那州拉丁裔人塞西·米多斯(Cece Meadows)创立的品牌“Prados Beauty”等,主要以鼠尾草和薰衣草等天然草本植物为原料,这些草本植物在她们的民族社群中已使用了几十年。从采收自然原料到农夫市场和商店销售产品,许多这类美容产品创始人都利用其品牌为自己的社群创造就业机会。

  这种至关重要的社会意识是美容化妆业正在发生其他转变的征兆。研究有机产品市场的公司“Ecovia Intelligence”其总裁兼创始人阿玛吉特·萨洪塔(Armarjit Sahota)2021年12月接受欧洲化妆品设计协会采访时说,“业界的讨论正在发生从崇尚自然和有机产品转向可持续性产品的转变。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可持续原料……许多开创自然美和有机美产品的先驱希望开发对人类健康和环境更好的产品。最初,配方以植物为基础,以降低化妆品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但是,随着可持续性已成为美妆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开创者又带头开发可持续性品牌。现在美容产品不再只关乎自然和有机物料,考虑的是更广泛的环保绿色问题。”

  这些关切并非孤立出现。发展预测咨询公司“未来实验室”(The Future Laboratory)的凯瑟琳·毕晓普(Kathryn Bishop)说,“因为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以及导致世界各地洪水、干旱、作物歉收和人们流离失所等自然灾害的气候危机正在加剧,我们认识到,大自然正在反扑。现在应该是人类认识到,我们必须与自然共生共存的时候了。”

  人类美容和自然环境自古以来就息息相关,现在二者间的联系终于受到重视。消费者正在寻找能反映和回应他们这种关切的美容产品,希望在美容自己之时,也能顾及他人,能关怀到地球和地球上的一切生命,他们正在寻找能让自己修身养性,并能与更广泛的整个环境相联系的美容之道。

  恢复与自然的平衡和谐

  为恢复自然平衡及与世界要素的再连接,全球美容业正在发掘和探索从自然和天然成分中汲取灵感的古老传统。澳大利亚健康品牌“Subtle Energies”融合印度传统的阿育吠陀医术和芳香疗法的效益,在荷荷巴油和印度人参油这些基本产品外,新推出的护肤品还有鲁沙香茅精油、茉莉花精油和乳香精油。

  该品牌创始人法丽达·伊拉尼(Farida Irani)表示,“芳香精油是大自然惠赠我们人类的奇妙工具。这种生命之力,用在我们人类身上,就能增强我们的生命力量。这是当代有助于人类为了自己和人类地球家园而活得更有意识的古老智慧。”

  毕晓普告诉BBC文化栏目,“古代养护身体、心灵、皮肤和头发的美容之物和美容之道源自大地和自然。”她还说,“古代养生美容方法通常与节气时令相配合,举行庆典,祝祷大地,感激赐予自然万物,用花草植物虔敬地装饰自己、清洁环境或作为食物和饮料。这些做法早在人类世之前就存在,自人类世开始人类活动对地球的影响超过了自然。但随着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在地球上的足迹,无论是碳足迹还是资源使用,这些有意识的、具有地球意识的美容实践和成分正在帮助人们减轻日常自我护理或卫生习惯对环境的不利影响。”

  人类世是地质学概念,是指人类活动影响地球生态的地质年代,起于何时,无定论,一般认为始于20世纪中叶。

  有一种日常简单的皮肤护理法刮砂,是传统的中国自我按摩技术,用一块手掌大小、边缘光滑的石头,通常由玉石、发光的玫瑰石英或黑曜石制成,在脸上滚动按摩,促进皮肤血液循环。中国人用刮痧来治疗肌肉疼痛和神经紧张等疾病已有几百年历史,现在西方美容业也欣然采纳此美肤方法。非常简单,只要在你的额头和脸颊上滑动一块冰凉的石头,15分钟就可以缓解大部分日子的紧张疲劳。

  女作家汉娜-罗丝·余(Hannah-Rose Yee)在《Stylist》杂志上如此描述她中国祖母每天的脸部刮痧仪式,“直到今天,她每天晚上都会拿着刮痧板按摩脸,用顺畅优雅的动作在脸上细心地抹来抹去。我小时候对这种仪式很着迷。我会坐在她的床脚,全神贯注地看着她,看她在镜子里对我微笑。有一次,她让我握住一个刮痧板,我记得这个刮痧板握在我的手中又冷又重。我长大后,她教我怎么按摩自己的脸。今天,我用玫瑰石英辊每周刮痧一次。我希望有一天奶奶能把玉石刮痧板传给我。”

  但是,也许没有什么比热浴更能让人去掉烦躁,静下心来深思冥想。用热浴养身是不同时代许多民族都有的传统,包括墨西哥阿兹特克人(Aztecs)在内。在西班牙殖民者登陆古代中美洲之前至少700年的时间,称为特玛斯卡尔(temazcals),由火山石建成的阿兹特克版桑拿屋,是疲惫的阿兹特克人在这里用蒸汽而非热水洗澡驱除疲劳的地方。Temazcal来自temāzcalli一词,在阿兹特克人使用的纳瓦特语(Nahuatl)中是“热屋”的意思,大多数特玛斯卡尔类似于穹形小屋,由火山石砌成,象征大自然母亲的子宫,有重生的含义。

  现代科学已经证明阿兹特克人的蒸汽浴符合科学。蒸汽可以帮助清除堵塞的呼吸系统,舒缓一些疾病。古玛雅人常为沙场归来的战士们举行桑拿浴祭祀仪式,将加热的岩石浸泡草药水产生芳香的蒸汽,再伴随中美洲的圣歌,以及冥想。今天,当代人洗桑拿浴依然获得类似的好处。

  伊拉尼对古老养颜健身仪式的回归寄予厚望。她说,“破坏我们人类和世界的基本构成元素导致了当今世界的许多问题。但如果我们能使这些元素,首先是对我们自己,然后是我们周遭的环境达到平衡,我们就会看到我们生活方式的积极改变。”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3 00: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