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清华教授诗选《动态清零就是好》 媒体:一举封神

京港台:2022-6-17 05:30| 来源:今日毕节网 | 评论( 90 )  | 我来说几句


清华教授诗选《动态清零就是好》 媒体:一举封神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蒋隆国诗选

  动态清零就是好

  新冠病毒太猖狂

  杀死人类千千万

  西方政府不负责

  群体免疫不抵抗

  躺平病毒更猖狂

  中国政府最英明

  打击病毒不留情

  动态清零就是好

  打得病毒无处逃

  切断毒源保生命

  不误生产经济稳

  神州大地好繁荣

  中国百姓最幸运

  宜将剩勇追穷寇

  早日驱瘟享安宁

  朋友们

  请你们忍一忍

  封城虽有不方便

  挽救了无数老年人

  你们也有父母

  好好想想,将心比心

  老人是国家的宝贵财富

  老人的命也是命

  抛弃了老年人

  你们活着还有什么劲

  2022(壬寅)年初夏写于清华园五味书屋

  迷人的清华园

  荷花池 景色如画

  水木清华 胜似天堂

  科技园 气势如虹

  图书馆 透着书香

  大礼堂 玲珑别致

  科学馆 落落大方

  清华学堂 风格独特

  新清华学堂 气派非凡

  胜因院 胜似别墅

  工字厅 古色古香

  二校门 古朴典雅

  高大的主楼 宏伟壮观

  清华路 横贯东西

  学堂路 纵贯北南

  两条林荫道 互相拥抱

  两条林荫道 通向辉煌

  清华路两旁 银杏树婀娜多姿

  学堂路两旁 白杨树直插云端

  这就是清华园

  一个迷人的地方

  清华园 迷人的地方

  这里既有

  水木清华的幽雅宁静

  这里也有

  荷塘小岛的书声朗朗

  这里只有欢声笑语

  这里没有忧愁迷茫

  清华园 清华园

  神圣的学术殿堂

  这里有自强不息

  这里有奋发图强

  这里有行胜於言

  这里有天天向上

  偌大的三教到六教

  偌大的图书馆

  自习的学生

  将它们挤得满满当当

  宽敞的学术报告厅

  听讲者 座无虚席

  有时甚至 人海人山

  下午四点半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

  莘莘学子奔跑在操场上

  啊!清华园

  工程师的摇篮

  科学家的摇篮

  艺术家的摇篮

  专家学者的摇篮

  学术大师的摇篮

  国家领导人的摇篮

  中华民族的精英

  不少出自这个地方

  啊!清华园

  你是一个校园

  你也是一座丰碑

  清华 清华

  清芬挺秀 华夏增辉

  我的故乡

  珠山村——我的故乡

  生我养我的地方

  它离长沙近在咫尺

  就在长沙的正东方向

  一条小河从他身边流过

  弯弯曲曲地流到湘江

  河水清清 鱼儿在水中游玩

  小时候 我和小伙伴们

  在河中嬉戏 打过水战

  我爱这条小河

  我是喝它的水长大

  没有它 我的童年不堪设想

  村南边有一座小山

  山不高却俊美迷人

  野山花儿漫山遍野

  各种树木四季长青

  它虽不雄伟险峻

  却像一头小狮子

  憨态可掬地面向东方

  我曾在山上采野果

  我曾在山里捉迷藏

  过去村民上山砍柴

  那时没有柴火 就无法做饭

  我爱这座小山

  没有它 我的童年不堪设想

  春天到来的时候

  春风吹得油菜花开放

  大地一片金黄

  好似铺上了

  金黄色的地毯

  我爱珠山村——我的故乡

  生我养我的地方

  但我也曾想离开这个地方

  三天不下雨 土地干旱

  连着三天雨 洪水泛滥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秋日

  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

  乡亲们都来看我

  我们无话不说 无所不谈

  我问他们 现在生活怎么样

  由于修水库

  没了洪水 也没了干旱

  青年人个个骑着摩托车

  有的甚至开着奥迪或尼桑

  小伙子们西装革履

  姑娘们身着各色时装

  过去住的是土砖屋

  现在住的是小洋房

  我站在小山的山顶上

  眺望山下的村庄

  一幢幢漂亮的小洋房

  好似一颗颗珍珠

  撒在希望的田野上

  高速公路四通八达

  五分钟就到了永安镇

  十分钟直达黄花机场

  啊!珠山村——我的故乡

  你的确变了样 变了样

  我要常回家看看 常回家看看

  2014(甲午)年初夏写于清华园五味书屋

  蒋隆国: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著名英语专家、诗人,翻译家和教育家。1936年出生于湖南浏阳,1955年考入中山大学外语系,后考入北京外国语英语学院英语系研究生,是建国后全国首批正式招收的四个英语研究生(时称“四大才子”)之一。研究生毕业后,由当时的高等教育部部长兼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同志特批进入清华大学外文系,执教四十年,在外语界、教育界和学生中享有盛誉。曾获清华大学优秀教学成果奖。长期从事英语语言、文学、翻译和测试学研究,有“诗歌翻译家”的美称。蒋教授从年轻时起就酷爱诗歌。是一位多产的诗人。其作品受到网友的追捧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此外,蒋教授多次应邀出席国内外大型英语口语竞赛和文艺活动,担任《中国爱情诗刊》总顾问等多个职务。

  代表性译作|诗情于此终结:汉英对照汪国真诗选

  

  北京赞歌

  庄严肃穆的天安门城楼

  无比宽阔的天安门广场

  红墙绿瓦的故宫

  气势恢宏的人民大会堂

  迷人的颐和园

  神秘的天坛

  古老雄伟的长城

  摩登的鸟巢、水立方

  立交桥 一座又一座

  大马路 一条又一条

  地铁线 通向各个角落

  公交线 伸向四面八方

  四纵四横的高铁 在这里汇集

  四通八达的航线 从这里起航

  “一带一路”的构想 在这里诞生

  “一带一路”惠及五大洲、四大洋

  到处是高楼大厦

  到处是花坛似锦

  到处是绿草如茵

  到处是绿树成荫

  到处是欢声笑语

  到处是“热气”腾腾

  这就是北京 祖国的首都

  这就是北京 祖国的心脏

  北京 东方的太阳

  北京 东方的月亮

  东方的太阳红彤彤

  东方的月亮圆又亮

  我要歌颂东方的太阳

  我要赞美东方的月亮

  蒋教授关于诗歌的名言摘录——

  

  

  

  

  

  植树英雄赞

  ——一个植树老人的真实故事

  有一位老人

  他叫漆友朋

  他九十二岁 江西人

  四十年里

  他种了五十七万棵树

  荒山不再光秃秃

  他造了一座大森林

  森林里面

  鸟语花香 绿树成荫

  森林上空

  蓝天白云 空气洁净

  老人啊! 老人

  您用四十年

  绿化了一座荒山

  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四十年 多么短暂

  在人生的旅途中

  四十年 又多么漫长

  您的效率 无比神奇

  您的坚韧 无人比拟

  老人啊!老人

  您用四十年

  造了一座大森林

  您流了多少汗水

  您走了多少路程

  您磨出了多少老茧

  您消耗了多少体能

  谁能说得清

  谁能说得清

  老人啊!老人

  您知道吗

  五十七万棵树值多少黄金

  五十七万棵树

  那是价值连城的绿金

  您的财富超过马云(专题)

  您的财富超过李嘉诚

  您是真正的大富翁

  可是 您把青山献给国家

  自己不要哪怕是一角一分

  宁愿当普普通通的农民

  老人啊!老人

  您是当之无愧的植树英雄

  土豪(专题)有您伟大吗

  您是当之无愧的当代精英

  老人啊! 老人

  能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吗

  我想打个电话问候您

  能把住址告诉我吗

  我要亲自登门拜见您

  我们伟大的植树老人

  2015年元月(甲午隆冬)写于清华园

  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观升旗仪式有感

  北京城还在酣睡

  长安街的路灯还通明透亮

  天安门广场

  已是人山人海 人海人山

  观看升旗仪式的人们

  来自全国各地

  来自四面八方

  有的来自海南岛

  有的来自黑龙江

  有的来自青藏高原

  有的来自东海海防

  有的来自香港(专题)、澳门

  有的来自宝岛台湾(专题)

  有的来自澳大利亚

  有的来自新西兰

  有的来自欧洲

  有的来自太平洋的彼岸

  观众中

  有白发苍苍的老年人

  也有头发花白的中年人

  也有朝气蓬勃的青年人

  也有充满稚气的中小学生

  观众中

  也有年轻的爸爸妈妈们

  有的抱着还在吃奶的婴儿

  有的将孩子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有的将孩子高高地举起

  有的让孩子倚在自己的身旁

  十月的北京清晨 寒气袭人

  寒冷 挡不住观看者的热情

  每个人都既紧张 又兴奋

  每个人都耐心地等呀,等呀

  等待着盼望已久的那一刻的来临

  启明星渐渐隐退

  黎明开始上岗

  终于 英姿飒爽

  帅气十足的国旗护卫队

  迈着整齐、矫健的步伐

  齐刷刷、齐刷刷地

  跨过金水桥

  来到天安门广场

  雄壮的国歌响起

  鲜红的国旗冉冉升起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

  每个人都注视着国旗

  大人们无比自豪

  孩子们喜气洋洋

  那些来自海外的华人(专题)

  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

  国歌把我带到我的童年

  战火纷飞 四处逃难

  国歌把老战士们带到

  浴血奋战、英勇杀敌的战场

  国旗使我想起了

  为国捐躯的烈士们

  鲜红的国旗就是

  用他们的鲜血染成

  五星红旗迎风招展

  五星红旗高高飘扬

  飘扬在南海三沙市

  飘扬在北极村的边防哨所上

  飘扬在香港维多利亚湾

  飘扬在北大(专题)仓希望的田野上

  飘扬在三峡的大坝上

  飘扬在上海的摩天大楼上

  飘扬在喜马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

  飘扬在东海油田的钻井平台上

  飘扬在纽约(专题)联合国

  飘扬在海地太子港

  飘扬在伦敦奥运会

  飘扬在非洲南苏丹

  飘扬在五大洲、四大洋

  飘扬在无边无际的太空上

  啊!国旗 国旗

  您是共和国的象征

  您是中华民族的灵魂

  红彤彤的太阳永不落

  鲜红的五星红旗永不落

  2014(甲午)年深秋写于清华园

  曹镜明:清华教授诗歌《动态清零就是好》,力压贾浅浅的“屎尿屁”封神

  近段时间,清华大学蒋隆国教授的现代诗作《动态清零就是好》成功的红出圈,可以说是力压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西北大学贾浅浅教授的“屎尿屁”,一举封神。

  上述的这篇作品,姑且算作是诗歌,便是出自于蒋隆国教授的笔下。这样的一首诗歌怎么说呢?至少在笔者个人看来是典型的“老干部体”。虽说“老干部体”在网络上争议颇多,不过就笔者个人而言,对于“老干部体”并没有多大的意见,反而是赞同的态度,作为一位退休老人,老年生活能够老有所乐,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况且待在家中,或者到处玩玩,写一写诗歌远要比跳什么广场舞有价值的多,最起码不扰民。

  

  当然,笔者在这里也不是看不起跳广场舞的老人,只是笔者住在一个广场的边上,早晚跟上了闹钟似的,根本就停不下来,特别的烦人。这种滋味,是不足以像没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道哉的,就跟癞蛤蟆爬脚背上,它不咬人,但它非常的腻歪人!

  这在重回蒋隆国教授的诗作上,既然笔者不讨厌“老干部体”,那么蒋隆国教授这首名为《动态清零就是好》的典型老干部体,为何要进行批评呢?同样都是“老干部体”,怎么之间的差距就这么大呢?其中是何原因造成的?

  

  归其根本,还是因为蒋隆国教授的身份,作为一位清华大学教授创作出这样的诗歌作品来,着实是有些拉胯,要是年龄到了一定程度的文学爱好者,写出这样的作品来,还无可厚非,只是单纯的兴趣爱好而已,又不是什么高级知识分子,自己创作的高兴就好。

  可是蒋隆国教授呢?以这样的一个身份,创作出一首如此水的诗歌来,这也难怪会被许多吃瓜群众调侃力压贾浅浅的“屎尿屁”,在互联网新时代封神。

  

  

  

  关于贾浅浅的“屎尿屁”,其实早在刚刚爆出来时,笔者就曾在直播的过程中,聊过贾浅浅的诗歌作品,只不过没有整理成文字,其一是在写时犯懒了,其二是笔者当时的观点,并没有得到绝大多数吃瓜群众的认可。

  笔者认为贾浅浅的“屎尿屁”之类的作品,是毋庸置疑的,就是垃圾,根本就毫无价值,只不过贾浅浅的诗歌作品,并非都是“屎尿屁”之流的,还有很多诗歌作品的质量实在水准之上的,不敢说多么的厉害,最起码对得起她的出身,值得阅读一番。

  关于这个观点,迎来的更多是吃瓜群众“捧臭脚”的评价,可即便是时至今日,笔者也始终坚持这个意见,大家要是真的想较真,不妨找出一些贾浅浅其他的诗歌作品,自行阅读。

  

  至于蒋隆国教授其他的诗歌怎么说呢?反正笔者也有在网络上简单搜索过,阅读的不多,只有大概十来首的样子,整体质量较之贾浅浅还有一定距离,写得都特别的水,更有甚者和顺口溜没什么区别,不要说是一位清华教授了,就连普通的“老干部体”都不如。

  就这样的创作水平,还居然是著名诗人,是《中国爱情诗刊》总顾问,简直是开玩笑!这个顾问的名字,还不如换做“贾浅浅”呢?最起码大多数作品质量,还是有保障的,不至于像蒋隆国教授这般,输出一直很稳定。

  

  大家也可以自行阅读一下,开篇的这篇诗歌,换个人来写,不是清华的教授,而是一位普通的吃瓜群众写的,能够顺利发表吗?或者或是发在网上能有人昧着良心捧臭脚吗?

  在蒋隆国教授发布的个人平台上,居然还真的有很多同行、粉丝附和,称其立意高远,读后十分的感动,尤其是对于“抗疫”成果的讴歌,以及老年人自身的情感抒发……是一首好诗,吊打了无数所谓的“诗人”。

  然而,在笔者看来这位蒋隆国教授就是身处“所谓诗人”的名列之中,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使得现在的人提起“诗人”感官变得越来越差,甚至沦落成了“湿人”,更有部分“诗人”还在网络上叫冤,说自己没有得到充分的尊重。然而,大家也可以换位思考一下,现在绝大部分的著名诗人,尤其是纵横在各大名刊、网络上的当代著名诗人,真的写出过什么好的作品吗?真的有什么英雄事迹值得大家尊重吗?

  当然,这里要将老一辈的现代诗人除外,只是特指三四十岁以下已经成名的诗人。

  

  所以说要想让人尊重,还得要自身给力,就好像“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道理,要是自身都不给力,凭什么让别人尊重你,你有什么可被尊重的?

  别看笔者的个人认证是“诗人”,其实就是在一些纸刊上发过一些诗歌作品而已,其实就笔者个人而言,真心地没觉得自己是位诗人,因为搞艺术,从事创作的,特别吃天赋,不是后天努力可以弥补的,而笔者就没有什么天赋,最多也就算是平庸的优秀,这对于艺术的创作来说,简直是最大的敌人。

 

相关专题:清华,教授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3 14: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