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大脑如何驾驭我们说双语或多语

京港台:2022-8-11 02:59| 来源:BBC中文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大脑如何驾驭我们说双语或多语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能说第二种甚至第三种语言可让我们获益匪浅,不过偶尔我们会将不同语言的单词、语法甚至口音搞混。这种现象能够揭示我们大脑如何运作,有些发现会令人相当意外。

  我在巴黎住家附近的面包店排队买面包时,向感到很困惑的店主道歉。因为他刚刚问我要买多少,我竟然完全无意地用中文普通话回答他,而不是用法语。我也感到很困惑,因为我惯常讲的是英语,普通话已多年没有好好讲过了。想不到,在这个地道的巴黎环境中,普通话却冷不妨地冒了出来,提醒我它才是我的母语。

  通晓多种语言的人通常能轻而易举地转换使用他们熟悉的语言。但有时,也会发生意外的口误。研究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揭示出我们大脑的运作模式,有些发现令人相当意外。

  研究操多种语言者的大脑如何快速切换语言是一项复杂、有时结论会与你的本能预期刚刚相反的工作。研究发现,一个掌握多种语言的人想要说话时,即使只打算使用一种语言,但他们知道的所有语言可以同时启动,涌入他们的脑海。不同语言间可能会相互干扰,比如你在说话时会不由自主地插入另一种语言。受到干扰的不仅是词汇,甚至也会包括语法或口音。

  布鲁塞尔自由大学高级研究员马修·德克莱克(Mathieu Declerck)说,“我们经研究发现,如果你是一名双语者或多语者,每当你说话,你所掌握的两种语言或多种语言全都会启动。例如,你讲法语和英语这两种语言,当你想说狗这个单词,想到的不仅是英文的‘dog’,也同时想到狗的法文单词 ‘chien’。”

  因此,多语者需要有某种语言控制的行为。你细想一下,双语者和多语者这种能把所学的多种语言区隔开来的能力应该是相当了不起的。这是如何做到的?可以通过抑制机制的概念来解释,即大脑对不相关语言进行约束的能力。在一项实验中要求一位说双语的志愿者用一种语言说出屏幕上显示的颜色,然后用另一种语言说出下一种颜色,这时就有可能测量到志愿者大脑处理语言和专注意识部分的电流活动会达到峰值。

  然而,要是这个抑制系统出现故障,就会发生语言干扰和失误。举例来说,当你想用一种语言说话时,如果大脑对另一种语言的抑制不够就会导致这种语言“冒出来”,干扰你想用的语言。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JEFFREY GREENBERG/GETTY IMAGES   所有我们熟知的不同语言不是或被打开或被关闭,而是都活跃在我们的大脑中,只是不需要的就会受到抑制。

  德克莱克本人对不时会混用语言的经验并不陌生。这位比利时人有语言天分,精通多门语言,其中包括荷兰语、英语、德语和法语。他以前在德国工作时,坐火车回比利时的常规行程可能会经过多个不同的语言区,这对他的语言切换技能是一个很大的锻炼。

  他说,“首先是德语区,我踏上一辆比利时的列车之时讲的是德语,列车第二段时间进入法语区,需讲法语。然后到达布鲁塞尔,列车又把法语转换成荷兰语,这是我的母语。所以在行驰的那三个小时里,每次有列车员查票,我都要转换语言。不知为什么,我总是用错语言回应。我的语言切换反应跟不上语言区的变化。”

  事实上,研究人员就经常转换语言场景(不过是在实验室而非火车上)以了解多语者如何控制运用他们的语言。志愿者发生口误是深入了解我们如何使用和控制所知语言的好方法。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的精神病学教授塔玛·戈兰(Tamar Gollan)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双语者的语言控制机制。她的研究经常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发现。

  她说,“我认为,我们在双语者中看到的其中一个最独特的情况是,当他们混合使用语言时,有时似乎对自己最优势的语言抑制会过大,以至于在特定语境用优势语言说话速度会放慢。”

  换句话说,一个能说多种语言的人其最优势的第一语言有时会在某些情况下受到更大的影响。例如,在前述的命名颜色实验中,参与者如果是从他们的第二语言切换到第一语言,结果用第一语言说出颜色的单词,所用时间竟然要比他们反向切换用第二语言说出要长些。

  戈兰在她的一个实验中,要求能说西班牙语和英语的双语者分别大声朗读英语文句段落、西班牙语文句段落,以及随意混合了英语和西班牙语的段落,以此分析他们的语言转换能力。

  研究结果令人大吃一惊。即使是对着文稿,照本宣科朗读,参与者仍然会发生另一种语言“侵入的口误”,例如,本来应该读英语的“but”,但却口误读成西班牙语的“pero”。这些类型的口误几乎只发生在他们大声朗读混合语言段落,需要在语言之间切换之时。

  更令人意外的是,这些语言入侵引起的口误很大一部分根本不是参与者“看漏”的单词。通过使用眼球追踪技术,戈兰和她的团队发现,即使参与者直视目标单词也会照样发生这样的口误。

  尽管大多数参与者以英语为母语,但他们在英语单词上犯的入侵性口误竟然会较多,反而不是他们较弱的西班牙语。戈兰解释说,这几乎像是第一语言的地位发生逆转。

  她说,“我认为最好的类比是,想象你在用非惯用的手写字,突然一下写得比惯用手还好。我们一直称这叫优势语言的逆转。我们对此现象非常重视,因为我越想越意识到这实在太独特,太不凡了。”

  这种现象甚至在我们学习第二语言时也会发生,如成年人身心全神贯注于新语言中,就会发现想起母语的单词会比较困难。

  戈兰说,双语者如果在一次性对话中于两种语言之间相切换,优势语言逆转效应尤其明显。她解释说,多语言者混合使用语言时,会寻找一种平衡,会抑制较强的语言来达到平衡,但有时,他们在失误的方向上走得太远。

  她说,“双语者会试图抑制优势语言让两种语言的来回交替使用较容易,以达到两种语言都可以同样运用自如的目的。但他们有时会‘冲过了’抑制底线,结果使得对优势语言的反应比非优势的第二语言还要慢。”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在多语言中快速切换是最容易发生"语言干扰"口误的时候,被干扰的不仅是单词,还有发音和语法。

  戈兰的实验还发现,在另一个令人惊讶的领域 -- 发音 -- 也出现优势语言逆转现象。参与者有时会用正确的语言读出一个单词,但口音却不对。同样,这种情况较多发生在英语单词上,而不是西班牙语单词。

  戈兰说,“有时双语者会说出正确的单词,但口音却用错,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分裂现象,这告诉我们,大脑的语言控制处理会有不同程序。处理口音的具体程序和你要从某个语言词库中提取单词的程序之间是有区别的。”

  甚至在说母语时语法的使用也会受到一些令人意外的影响,特别在你全身心沉浸在另外一种语言环境中更是如此。

  曾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研究过神经语言学的作家、翻译家和顾问克里斯蒂娜·卡斯帕里安(Kristina Kasparian)说,“我们的大脑具有可塑性和适应性。如果你全神贯注在第二语言中的时候,大脑确实会影响你感知和处理母语的方式。”

  卡斯帕里安做博士研究时,她及其同事研究的其中一部分对象是成年才移民到加拿大开始学习英语的意大利人。据悉这些参与实验的意大利人都曾说过,他们对母语意大利语已越来越生疏,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怎么使用。

  卡斯帕里安和她的研究合作者向这些意大利人展示了一系列意大利语文句,并要求他们对这些文句的可接受程度进行评分。同时,还使用脑电图方法测量参与者的大脑活动。研究人员将他们的回答与居住在意大利的只会说母语的同乡之回答进行了比较。

  卡斯帕里安说,“有四种不同类型的句子,其中两种在意大利语和英语中都是可以接受的,还有两种只在意大利语中可以接受。”

  只在意大利语中可以接受的文句中有这样一个很地道标准的意大利语句子:I ladri che arresta il poliziotto attendono in macchina。直译成英语意思是,“逮捕警察的窃匪正在车里等着。”

  实验发现,如果很地道的意大利语文句不符合英语语法,那么意大利移民就可能认为这些地道的意大利文句不可接受。他们的英语水平越高,在加拿大生活的时间越长,使用意大利语的时间越少,他们越有可能发现这些很地道的意大利语句子不合语法。

  这些意大利移民与生活在母国的意大利人相比,其大脑活动模式也有所不同。卡斯帕里安和她的同事使用脑电图,拍摄实验参与者在展开语言处理过程中“快到毫秒级”的脑电活动的快照。

  他们发现,当读到只在意大利语法上可以接受但英语语法却是错误的意大利句子时,生活在加拿大的意大利人与生活在意大利的同胞,两者大脑活动模式是不相同的。

  卡斯帕里安说,事实上,意大利移民的大脑活动模式与他们预料的母语为英语者的大脑活动模式较为一致,这表明其大脑处理句子的方式与他们只通晓母语一种语言的同乡是不相同的。

  卡斯帕里安解释说,比起意大利语,英语语法较为重视词序。她说,因此意大利移民习惯了英语语法后,即使读的是意大利语也比较会按照英语语法来理解。她说,“即使是第一语言也会发生变化,即或这是你一生中大部分时间每天都在使用的语言。”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完全沉浸在外语环境 中通常是学习外语的最好方法,但也可能让你暂时失去对母语的语感。

  当然,大多数会说多种语言的人都能把正确把握自己母语的语法。但卡斯帕里安的这项研究以及她参与的其他有关研究都说明,我们所掌握的多种语言在我们的人生中不是静态不变的,而是会不断变化,相互主动竞争和干扰。

  避开语言间的干扰可能是成年人学习一门新语言感到很困难的原因之一,尤其是对从小只说一种语言的人。

  美国伊利诺斯州西北大学的语言学教授迈特·戈德里克(Matt Goldrick)说,“每次你去说新语言时,你熟悉的另一种语言就像是在说,‘嘿,我来了,准备好了’。所以,说新语言的挑战在于,你必须抑制这种母语会自动冒出来,冲口而出的感觉,而需要去选择一种艰难到难以置信的行动,因为你是第一次学说陌生语言。你必须学会如何驾驭一些你通常从不需要抑制的东西,它会自然而然地冒出来,对吗?没理由放弃。所以我认为(控制说熟悉语言的冲动)是非常困难但必须培养的的技能,这也是为什么(学新语言)会如此困难的部分原因。”

  有办法对付吗?有,让自己整个身心完全沉浸在新语言的环境中。

  戈德里克说,“你创造了一个会强烈地抑制原有熟悉语言的语言环境,你会获得大量的练习来抑制你的第一语言,从而给了另一种(新)语言较强大的空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像来源,BERTRAND GUAY/AFP/GETTY IMAGES  提及掌握多种语言,其实对大脑也有好处。一些研究发现,会说多种语言可以提高处理多项任务的能力

  戈德里克补充说,“当你从这种全身心沉浸式体验中返回,你就有望置身于一个能更好应对多语言间竞争的位置。这种体验永远不会消失,语言间的竞争也永远不会消失,而你的驾驭能力却会越来越强。”

  驾驭语言间的竞争当然是掌握多种语言的人会经常面对的工作。许多研究人员认为这给他们带来了一定的认知优势,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关于这一点还没有定论,而且其他学者说他们自己的研究没有显示出双语认知优势的可靠证据。

  无论如何,使用语言可以说是人类通过学习掌握的最复杂的技能之一。许多研究表明,必须驾驭多种语言与认知能力的提高有关联,不过这种关联会因工作任务和年龄的不同而有异。

  一些研究表明,双语者在执行控制任务中表现较好,例如参与者在必须专注于与预期相反的信息的活动即会如此。会说多种语言能延迟痴呆症状的出现。当然,掌握多门语言不仅仅有益于大脑的认知能力,还会带来许多其他明显好处,尤其是能够与许多其他语种的人交谈,收获社交效益。

  不过我虽然能说多种语言,让我有少少获益,但也并没有使我免于失礼而脸红。

  有点丢人的是,自从我那次无心的口误后,我就再也没光顾过那家面包店。所以,或许我家附近的众多面包店我应该去一一拜访,当然,可借机练习如何控制我的语言使用,以免再发生冒犯到他人的口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1 04: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