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家庭重组之后:山西10岁被害男孩最后的生活轨迹

京港台:2023-5-26 11:58|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家庭重组之后:山西10岁被害男孩最后的生活轨迹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张某侨生前照片。

  数天来,山西临猗10岁男孩张某侨被害案持续引发关注,在当地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

  二十多天前,这还仅是一起“孩子偷钱被打后离家失踪”事件,亲属们在线上线下寻人,面对网友的猜测和质疑,张某侨继父王某虎还一度拍视频回应。

  直到5月23日,“失联”约20天的张某侨被确认死亡,遗体系在王某虎老家下豆氏村的墓地被发现。而警方抓获的嫌疑人,是张某侨的生母和继父。

  一年多前生父生母离婚后,张某侨跟着生母谢某多和继父王某虎生活,一家人在县城的小区里租房子住。近日,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多名曾接近这个重组家庭的人,试图拼凑事发前张某侨及家人的部分生活轨迹。

  重组的家庭

  据张某侨姑姑说,谢某多和张岳(化名)于2021年11月离婚,大儿子跟着父亲、奶奶在冯家卓村生活,小儿子张某侨则跟着谢某多生活。

  似乎少有人确切地知道,谢某多和王某虎究竟是具体何时、如何认识的。张某侨的姑姑说,她记得曾刷到过一次谢某多在抖音直播,和王某虎连过麦。

  再婚曾不被女方家人赞成。据红星新闻报道,谢某多的父亲表示,他不赞成谢某多和王某虎在一起(电视剧),谢某多和张岳离婚时,他曾劝过好几次。

  谢某多和王某虎的老家都是临晋镇下属的村子,但最近一年,村里人少有见到二人的身影。王某虎老家下豆氏村的一位村民介绍,谢某多和王某虎在一起后,两人很少在村里住,一起租住在县城的小区里。该村民说,王某虎是个“二杆子”,不靠谱,此前曾因为打媳妇离过婚。

  

  谢某多和王某虎曾租住的小区。

  临猗县城一小区居民王丽(化名)告诉记者,她在该小区住了十几年,据她所知,谢某多和王某虎大约在一年前搬到该小区租房住。黎洁(化名)一家也住在该小区,她的儿子和张某侨在同一个班读书,今年四年级。她称,张某侨曾到她家玩。她也记得,张某侨和家里人搬到这里住了约一年,大概是今年过完年后就搬走了。

  该小区的居民们曾多次看到,张某侨在小区里跑圈“锻炼”。王丽说,张某侨跑圈时,王某虎的亲生女儿偶尔也一起,王某虎或谢某多则骑着电瓶车在旁边跟着。“早上跑过,中午大太阳也跑。”她说。

  黎洁一家也注意到,张某侨常在早上绕着小区跑圈、做俯卧撑。黎洁猜,有可能是父母觉得孩子个子小,想让他锻炼长高一点。黎洁的儿子则说,“是他爸(指王某虎)逼他做的。”

  居民们曾在孩子身上发现过一些可疑的痕迹。王丽说,她经常看到张某侨脸上带着红肿的伤,还有一次,她看到王某虎女儿腿上有伤,上前去问,女孩拉起裤子给她看,大腿上有红肿的印子。“说是父亲用竹板打的。”王丽说。

  黎洁的儿子说,他曾经看到张某侨脸上带着伤来上学。半年多前,张某侨刚转来班上时,就跟他说过肚子曾被热水壶烫伤。

  事情发生之后,小区里的人们议论着,将网上看来的信息和自己所知相补充、对比。在寻找孩子的直播间里,张某侨的奶奶曾表示,张某侨失踪之前,谢某多因为怀疑孩子偷拿了800元钱,打了孩子。

  县城里的学校放学晚,夏天,张某侨所在的小学晚上7点多下课。家长们骑着电瓶车,开着汽车赶来,停在学校路边,导致道路暂时不畅。但黎洁称很少看到谢某多来接张某侨放学,她回忆,他们还住在同一小区时,张某侨就常常自己回家。

  在她眼里,张某侨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记得一个细节,她曾问张某侨,他家在小区租房多少钱一年,张某侨能答得上来,“八九千块”。

  

  谢某多租下的门面。

  未开张的生意

  今年 4 月初,在儿子张某侨就读的小学对面,谢某多租下了两间临街门面,似乎计划着开展新的营生。据工商信息,这家谢某多名下的“舞娘美颜店”成立日期为今年4月30日,注册资本为5万元人民币(专题)。店家招牌写道,店铺经营内容包括纹绣、美甲、美睫等美容服务。

  记者查询发现,过去几年,谢某多还在临猗县当地注册过2家企业。2018年11月,她曾在临晋镇注册一家日化品店,属于小微企业。2022年11月,她以下豆氏村王某虎家为地址,注册了一家属于道路运输业的企业。目前,以上两家企业均为存续状态。

  53岁的刘秀(化名)是谢某多租下的两间门面的房东。她记得,4月初,谢某多和王某虎一同和她见面,由谢某多签下了从4月7日起店面为期一年的租约,付了全款9000元。

  她说,签合同那天,谢某多穿普通T恤和牛仔裤,但感觉得出来是个爱漂亮的人。后来,她听说谢某多爱跳舞,觉得谢某多给店面起的“舞娘”名字有了解释。

  记者注意到,这家店目前未营业,门面内部有一张小桌子和几张凳子,营业装备尚未备齐,卷帘门一般处于关闭状态。刘秀说,她听谢某多说原本计划五一后开始正式营业,在学校对面租店面也是“为了照顾孩子”。

  刘秀说,谢某多原本只想租一间门面,价格5000元一年,但刘秀认为两间门面拆开不好租,于是谢某多提议便宜一些,两间9000元一年。刘秀同意了,并且她们协商,谢某多可以转租其中一间。刘秀也因此觉得,谢某多和王某虎两人也不富裕,“她不想租两间……想减轻一点负担。”

  刘秀出租的门面后连接着客房。谢某多租下门面后,刘秀发现,张某侨时常放学自己拿着钥匙打开一半卷帘门,钻进屋里,晚上独自住在里面,早上起床就到附近小卖部买点吃的。刘秀记得,张某侨有一个手机,有什么事情谢某多会通过手机和孩子联系。

  刘秀称,她家孙子有时会和张某侨一起玩。有一次,孙子跑过来和她女儿说,“妈妈,哥哥(指张某侨)饿了。”就让我孙子给张某侨送了几个馍馍过去。”

  “(店里)有个弹簧床。”刘秀说,“很自立一个小孩。”

  据刘秀回忆,有时到周五,谢某多会来接孩子放学,然后回村里。在事发前,她只见过王某虎两次,一次是签合同,一次是他来接孩子。

  放学后的骂声

  4月28日,是五一放假前最后一个工作日,也是学校五一前最后一天上学。

  刘秀称,那天学校放学后,她在自家店面内休息,听到隔壁谢某多所租门面里传来听不清具体言语的骂声和“啪啪”击打声,还听到了一声孩子哭。“孩子哭了一下,他又嚷了一声,孩子就又没哭了。”刘秀说,骂孩子的人疑似王某虎。

  刘秀称,没过多久,她听见隔壁开关卷帘门的声音,推测他们离开了。一位孩子和张某侨同班的家长称,28日当天放学时间大概是下午4点多。

  此前张某侨生父张岳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从当地公安部门调取的监控中了解到,4月28日下午,张某侨在临晋镇上与谢某多分开后,独自打车回到下豆氏村继父家里,“村口的监控记录下了孩子下车并往家里走的画面。”

  有下豆氏村村民表示,4月28日当天,谢某多去下豆氏村附近“走事”(指参加打鼓队),当天晚上回到村里住。

  住在冯家卓村的张家人得知孩子失踪的消息是在6天后。一位张家亲属告诉澎湃新闻记者,5月4日,亲属接到本村村干部的电话,得知孩子失踪。那时谢某多称,孩子是于5月3日凌晨离家出走。

  刘秀说,她再见到谢某多是在五一假期结束,学校开学后。她看到谢某多坐在店门口的阶梯上哭泣,于是上前询问。谢某多告诉她,张某侨偷拿了钱,她打了他,结果孩子跑了,没回来,她来看看孩子是否来学校了。刘秀安慰她,让她赶紧寻孩子去。

  张某侨生父张岳一家人也每天都在寻找,村民、亲友参与其中,“(有时候)有百八十人”。

  寻人期间,网络上有诸多猜测,有人认为孩子失踪和生母、继父有关。谢某多和王某虎曾拍摄寻人视频,回应这类质疑。视频中,谢某多垂泪,王某虎则在一旁说,他是后爸澄清不了,也不能向任何人澄清,只有把孩子找到,才是最大的澄清。

  5月24日,临猗县警方发布通报称,张某侨已于23日确认身亡,已有两名嫌疑人被控制。警方确认,遗体发现地在下豆氏村附近的墓地里。很快,媒体证实了嫌疑人的身份——被警方控制的谢某多、王某虎分别是男孩的生母、继父。

  24日晚,一位曾同张某侨生父前往运城市处理尸检事宜的亲属称,张某侨遗体存在骨折、伤痕。

  在这座县城里,人们谈起这起案件唏嘘不已。事发后,刘秀才知道王某虎不是张某侨的生父。她想不通,孩子怎么就不在了,亲妈怎么也成为了嫌疑人。

相关专题:山西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9 22: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