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岸田儿子究竟是“坑爹”,还是为爹“背锅”?

京港台:2023-6-4 11:36| 来源:观察者网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岸田儿子究竟是“坑爹”,还是为爹“背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广岛G7峰会后,萎靡的支持率好不容易刚有起色,日本(专题)首相岸田文雄又遭遇“文春炮”。

  据日本《周刊文春》报道,身为日本首相秘书官、同时也是岸田文雄长子的岸田翔太郎于去年12月举行亲友“忘年会”(年末聚会)时,在铺着红色地毯的首相公邸内的台阶上,与亲属在内的大约10人合影,并单独拍照留念。

  这个台阶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就是历届日本内阁改组时新阁僚合影的地点。而在事后流出的照片中,岸田翔太郎的亲友们不仅模仿阁僚大臣就职时的“官样”,还摆出一些夸张、乃至不雅姿势。

  

  

  推特上流出的首相官邸内的“忘年会”合影

  尽管首相官邸是首相及家属居住的设施,但它仍是具有迎宾及办公功能的公共设施。毫无疑问,岸田儿子的此番举行引发日本国内一片哗然。

  事实上,早在去年10月岸田文雄正式任命自己的儿子岸田翔太郎担任首相秘书官时,质疑和批评之声就不绝于耳。首相岸田共有8名秘书官,分别负责政务、财务、外务、经济和防卫等重大事务。岸田翔太郎担任的是政务秘书官,这一职位通常被称为首席秘书官,主要负责安排首相日程,就重要政策与各部门展开协调等;日常紧跟首相左右,甚至可能随同出席首相与外国政要的会晤活动。

  就在今年1月岸田访问美欧期间,岸田翔太郎因“顺路”购物并参观景点,被日本国内批评“公私混淆”。从这次《周刊文春》曝光的照片来看,翔太郎和亲友在拍摄时大概压根就没想到过泄露的可能性及其严重性。

  根据日本媒体透露的信息,现年32岁的岸田翔太郎从故乡广岛的一所顶尖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大学法学部政治学科就读。据一位翔太郎的熟人向媒体透露,大学期间他曾以辅助父亲选举为由请假缺席某场小组研讨会,被教授当众斥责,后来朋友们还经常开他玩笑“帮老爸拎包”。

  2014年大学毕业后,翔太郎进入大型综合商社三井物产,这是日本入职难度极高的大型企业之一;据悉,当时翔太郎的年收入大约为1000万日元,相比之下其周围20多岁的同龄人年收入约为930万日元。

  

  岸田文雄与长子岸田翔太郎(右)、次子一起居住在议员宿舍

  2020年岸田文雄担任自民党政调会长,同年3月翔太郎辞去三井物产的工作,加入自己父亲的议员事务所担任秘书;此后,跟着父亲居住在位于赤坂的议员宿舍,在其身边工作。2021年9月,岸田当选自民党总裁,接替菅义伟出任日本首相。时隔一年后,2022年10月,翔太郎被自己的首相父亲起用为负责政务的首相秘书官。

  当时的官方说辞是,岸田首相对社交网络完全不熟,年轻的翔太郎可以弥补这一不足;密切关注社交媒体上对首相的舆论反映并及时报告,而且日常都在身边、容易联系,方便安排协调首相日程。

  可见,岸田翔太郎无论是学业、职场或从政经历非常单薄,从三井物产离职后,短短两年内从业生涯可以说是一飞冲天。这是绝大多数日本普通年轻人,哪怕在政界混迹打拼多年的公务员或年轻议员,这辈子恐怕都难以企及的目标。

  “忘年会”东窗事发之初,岸田文雄一度抱着侥幸心理。毕竟在刚刚结束的G7广岛峰会上,仗着所谓“主场外交”的优势,岸田内阁成功在日本国内拉抬了一波人气,各大媒体的民意支持度都有所上升,甚至突破50%,看似逆转了去年底以来支持率持续走低的颓势。或许也正因如此,岸田以为发表诸如“严肃提醒”这类不痛不痒的口头训诫就可以安抚民意,糊弄过去。

  起初他只是公开称会从危机管理的角度来处理此事,会郑重提醒自己的儿子注意言行;尽管指责其在“在迎宾和办公的公共场所拍这样的照片是不合适的”,但又辩解说,自己也在年底的这个忘年会上露了面,还跟参加者打了招呼,“在私人居住空间里和亲戚一起吃饭没什么问题”。结果,这种“护犊子”的应对方式,反而进一步激起政治圈内以及社会舆论的反弹。

  除了从左到右各大在野党的炮轰外,自民党的政治盟友——公明党也公开批判。公明党干事长石井启一表示:“此事非常令人遗憾。希望其能带着自觉和紧张感来履行职责。”

  民间舆论同样强烈,有关“翔太郎”“忘年会”等关键词在5月底几乎都冲上日文推特的热搜。5月28日,著名综艺主持笑福亭鹤瓶在自己的节目里公开炮轰:“(岸田)既然在日本当首相,那就多上上心吧。自己儿子那样乱来,也太过分了吧。”

  无疑,这次忘年会的负面新闻也很快在民意调查上反映出来。根据《日本经济新闻》5月26-28日的民意调查显示,岸田内阁的支持率较4月下滑5%,重新回到50%以下,落到了47%;不支持率上升4%,到了44%,眼看又要再次经历“死亡交叉”(即不支持率超过支持率)。

  在各方压力之下,岸田政府只好改口。5月30日,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宣布,岸田翔太郎将在6月1日正式辞职并“不打算领取退职金和奖金”。岸田文雄在面对在野党质询时也不得不表示:“作为公职人员的首相秘书官,去年在官邸的公共空间的行为是不恰当的,为此进行了人事调整”,“拒绝或退还退职金和奖金是他本人的意见”。

  不过,这迟来的止损究竟是否有效,仍有待观察。反倒是,不少日本媒体和网友甚至对所谓岸田翔太郎提出“拒领退职金和奖金”一事充满质疑,以至于日文推特上有相当多网民吐槽,“拖到6月1日辞职,就是为了拿半年奖吧?”

  根据日本法律,国家公务员的奖金是法定款项,每年分两次发放,分别在6月和12月支付。首相秘书官的法定工资是国家公务员特别职第12类,月薪为58万6200日元,其半年奖金额度是法定月薪的4.3倍。换言之,翔太郎6月能拿到超过250万日元的半年奖。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日本法律,这笔奖金的发放是“强制性”的,个人无法拒收。所谓“不打算领取退职金和奖金”,大抵只是一种表态。

  有日本媒体的政治记者如此评论:“奖金的支付,只要在6月1日后,就可以转账。而且法律规定支付的奖金是不能返还的。即使有不领取奖金的‘意向’,那个‘意向’也无法实现,钱还是会‘依法’打过来。”之后,如果社会舆论和民意还要继续追究奖金是否真的退还了,那么岸田翔太郎大概有两种处理方式:一是含糊其辞地表示“无法拒领”,二是将这笔奖金捐给岸田相关团体或以别的名义捐献,借此来平息议论。

  不过,即便岸田文雄忍痛撤换了刚上任8个月首相秘书官的宝贝儿子,但围绕此事的麻烦还没有结束。

  6月2日,日本周刊杂志《星期五》(Friday)又独家爆料去年底在首相官邸举办“忘年会”的照片,并详细描述了这次“忘年会”的内情。根据《星期五》的说法,岸田文雄并非只是在“忘年会”上露面打了招呼,而是全程参与,“与其说是翔太郎邀请主办了这次忘年会,还不说是岸田首相本人才是主角”,“这一天是首相的亲弟弟、实业家岸田武雄(62岁)等岸田家4个兄弟姐妹及其配偶、子女聚集在一起(电视剧)的忘年会。外部人员被拒之门外,就是‘亲人’聚会吧”。

  

  去年12月30日,在首相官邸(千代田区)举行的“忘年会”上聚集了18名亲属,坐在C位露出笑容的正是身穿运动衫、羽绒背心、赤脚穿着睡裤的岸田文雄。图自周刊杂志《星期五》

  依照《星期五》的说法,这就意味着去年底这场“公私不分”的忘年会的最大责任人是岸田本人。因为这场忘年会的主办者并非长子翔太郎,而是“以岸田首相为中心的岸田家的忘年会”,那么最该为首相官邸“私人化”负责的就是岸田首相本人。

  其实,日本政治的世袭化、裙带化,早为外界熟知。最近20年来的自民党总裁,除了菅义伟以外,几乎都是世袭议员。依照日本政治格局现状,若不能依赖党派的力量,就必须靠自己投入力量来参加选举。如此一来,若拥有可继承的地盘(即选区),那就拥有了先天的政治优势。而对议员来说,当选的次数越多,地盘也就越稳固,由此集中精力在永田町(日本政治机关所在地)的政治运作。

  自岸田政权后,自民党的改革心态显然是在倒退。对于这次风波,日本人大概也都心知肚明,利用职务便利,帮自己儿子刷一波政治简历;若干年后,长子继承自己在老家广岛的议员选区,进入政坛;更何况,岸田手中还握有自民党派阀之一“宏池会”这一政治资产。

  就在5月28日的节目中,笑福亭鹤瓶同样有过锐评。当天节目的另一位主持提到:“若干年后翔太郎应该会继承他父亲的选区地盘吧,那时会怎么样啊?”鹤瓶回应道:“能怎么样?若真继承的话,那真是太不像话。这个国家没救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5 09: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