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除了罗刹国 还有夜叉国仙人岛《聊斋》真好玩

京港台:2023-8-11 05:50| 来源:读史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除了罗刹国 还有夜叉国仙人岛《聊斋》真好玩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首新歌《罗刹海市》,再次把大家的目光导向《聊斋志异》这部奇书。

  那么,《聊斋》里的罗刹海市情节是什么?还有没有跟罗刹国类似的小说?

  下面,我们就来聊聊类似的话题。

  罗刹海市,其实讲的是两个地方的故事,一个是大罗刹国,一个是海龙国海市。

  大罗刹国

  马骥,字龙媒。这个字挺有意思,一看就是会跟“龙”发生什么联系。因为“龙”跟“马”呼应,在古代,马八尺以上称为“龙”,这是一种夸饰。这是小说埋下的伏笔。  

  马骥的爸爸马老太爷,会做生意,但是年龄大了,精力不济,他想让儿子辍学经商。他的理由是:“读书,饿了不能当饭吃;冷了,不能当衣服穿!”现在升学竞争虽然很厉害,但这话估计还是有人将信将疑。

  于是,马骥就下海经商了。不幸的是,他一出海,就遇到了台风。几个日夜,马骥幸运地漂流到一座繁华的都市。这个地方就是大罗刹国的边城。

  罗刹人比较有意思,他们以丑为美,看到马骥,还以为是个妖怪。马骥看他们,先也害怕。不过,他很快发现,罗刹人更怕自己,于是他就故意出来唬人,罗刹人都吓跑了,他正好吃个“霸王餐”。   

  马骥七走八走,到了个无名村落,村外有些罗刹人长得像人。他们穿得破破烂烂的,似不受待见,马骥慢慢地就跟他们熟络了。这几个罗刹村人了解了马骥的来历,也就不怕了。他们还跟马骥说:他们这个国家,大家最看重的是相貌,不管什么才能。“最最丑的(在罗刹人眼里当然是最最美的),做最大的官;其次的,就做其次的官。以此类推……”都摆在明面上,童叟无欺! 

  不久,马骥去了大罗刹国的都城。

  这座都城,墙是漆黑漆黑的黑石砌的,楼高百尺,楼顶是拿朱红朱红的石板当瓦。这摩天大楼般的建筑,以及红、黑的配色,绝对是杠杠的“现代主义”风。

  罗刹国达官贵人长啥样呢?相国是两个耳朵长在背上,鼻子三孔,睫毛长得如窗帘。这长相,生在当代,唯有睫毛可取。

  马骥发现,罗刹人的境界,确实如村里人所说——越丑官越高!

  马骥在都城现身,引起轰动,甚至造成了严重的踩踏事件。罗刹人既怕他,但又想来看稀奇,广广见闻。

  幸好,罗刹国有个120岁的老外交官,出使列国,见多识广,他很欢迎马骥。他知道马骥音乐玩地贼遛,于是就让马骥用黑煤球涂脸,装扮成张飞模样,他来组个局,邀请当朝达官贵人办个私人大party。

  罗刹高官名流见到马骥,都很惊讶:“怎么之前那么丑,现在这么帅!”遂相友善。

  第二天,百官都跟国王推荐。

  国王会见了马骥,两人亲切交流,马骥侃侃而谈,结果龙颜大悦,即日官拜下大夫,倍受宠信。   

  但是,好景不长,百官觉得马骥老是带着“面具”——太假!就渐渐不跟他玩了。     

  马骥被孤立,一想干脆辞职得了,无奈国王不许,倒是准了三个月的休假。(国王蛮有人文精神,挺关怀员工。)    

  休假去哪里呢?马骥回到之前的那个村子。村里的故人说,明天有个大集——海市,他们可以帮他“海淘”。     

  这海市大集,大有来头,四方十二国,四海的鲛人都来赶集,奇珍异宝荟萃。     

  马骥一听,乐了,何不自己走一遭!

  海龙国   

  坐船三天,就到了海市。     

  马骥在海市有幸结识了海龙国的三太子,机遇好,没办法,三太子盛情邀请他去龙宫。     

  马骥于是拜见了龙王,没想到,龙王是个文学爱好者。听说马骥文笔好,就请马骥写篇“海市赋”。马骥果然厉害,下笔千言,一挥而就,一下子轰动了整个海龙国文坛,四海龙国人都来捧场。海龙国,真是一片热爱(电视剧)文学的热土啊!     

  老龙王一想自己还有闺女,未曾婚配,眼前这文学奇才不就是乘龙快婿嘛!于是象征性地征询一下马骥的意见,马上就操办婚礼。

  拜堂成亲时,马骥偷偷看了新娘一眼,还真是个美女(感觉赚了)。(《聊斋》一写到邂逅,就是美女,结婚、洞房等情节,至少按了四倍的快进键,快得不得了。有人说,这是蒲松龄自我心理的投射。)   

  马骥纵然成了海龙国的驸马,又是当红作家,被人邀来迎去,十分光鲜,但人再光鲜,也有一颗柔软的心——思念故乡。    

  后来,与龙夫人商量,他还是决定回趟老家。龙夫人说,一旦回家,夫妻注定就要分居(是因为人神有别,不是感情破裂)。最后马骥选择了分居,动身回老家。老婆留在龙宫。

  马骥回到故乡,老父亲、老母亲还在,原来的老婆已经改嫁。 

  以上是罗刹海市的故事。但其实,假如马骥是夜叉国人,估计就会大受罗刹国人欢迎了。因为夜叉不仅丑,而且还很落后,习俗令人恐怖,这不仅是“外貌协会”的问题,更是文明水平的问题。

  

  夜叉国    

  胶州有个徐总经理(简称“徐总”),搞海运贸易,遭遇台风,被吹到不知道什么地方。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像鲁滨逊,漂流到了一个海岛边。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夜叉人的卧眉山。   

  卧眉山植被茂密,山崖陡峭,环境看上去挺恶劣的。一看这氛围,就有点不对头。   

  徐总可能也有点好奇,带上干粮,上岸探查。发现一个山崖,看到上面分布着密密麻麻的石洞,像个大马蜂窝,里面好像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好不容易爬到洞外,往里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两个怪物——牙齿长得像刀剑,眼睛亮得像红灯,手撕生鹿,大快朵颐。这就是俩夜叉呀。    

  徐总魂飞魄散,赶紧逃,但还是被夜叉逮着了。送上门的“美味”,夜叉岂能放过?     

  徐总急忙奉上自己的熟牛肉,熟牛肉果然好使。原来夜叉还没发明“火”,尚在茹毛饮血的生产力水平。夜叉喜欢熟肉的味道,吃完熟肉还要吃徐总,徐总那个急呀,手脚并用地比划,说:“我有锅!我会煮!”

  搞了好半天,夜叉才反应过来。夜叉也够可以的,语言不通,愣是给比划明白了。     

  徐总从船上拿到锅,煮了这俩夜叉剩下的生鹿肉。夜叉又吃上了熟肉,这才心满意足。他们估计意识到徐总是个难得的“人才”,怕他跑了,晚上就用石头挡住洞口。第二天出洞,又把洞门挡上。    

  夜叉们又从外边带回只鹿,交给徐总。徐总立马剥皮、清洗,收拾了一番,赶紧煮上。这次,夜叉邀了朋友来聚餐,他们吃得十分尽兴。    

  锅太小,三四天后,夜叉又找来一只大铁锅。自此之后,夜叉搞了更多的狼啊、鹿啊。徐总也更忙了,从此他成了“天命打工人”,正儿八经的“徐大厨”。 

  日子久了,徐总也与夜叉熟络了,他们一起吃,一起喝。渐渐地,徐总也学会了一门新外语——夜叉语——语言能力很强。(悟性不错哟,生在当代是个难得的复合型人才。)

  不久,夜叉又给徐总送来了个女夜叉做老婆,一开始徐总有点抗拒,后来就习惯了。难得的是,女夜叉很爱徐总。   

  不知不觉,到了天寿节,夜叉王的生日,夜叉国的重要的节日。这天,卧眉山人要全体集合,拜迎大王。这次盛大的活动,徐总被委以总厨重任。

  夜叉王来巡视,看见徐总是个生人,问是什么情况。夜叉们说这是上门女婿,一挥手,马上呈上刚做的熟肉。这也许是叉王吃得最美的一顿,高兴地不得了,于是给卧眉山人安排了一项重要任务——上供熟肉。  

  在夜叉国,每人都有一挂必不可少的“骨兜子”(珠子)。地位越高,骨兜子越多越大。有点像太平洋复活节岛国的风俗。徐总不是夜叉,没有地位,但是为了办好迎接国王大庆,两夜叉每人送了5个给徐总,母夜叉分了10个,这些都是珍宝。叉王一看,骨兜子怎么这么少,又赏了他10个。   

  在卧眉山住了四年,徐总跟夜叉老婆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都是混血儿,长得有点像徐总,又有点儿像夜叉。  

  有一天,母夜叉带着一儿一女出门了,天忽然刮起了北风,这是徐总回故乡的好机会呀!

  徐总到海边一看,船还在,于是带着一个儿子逃回了胶州,这个孩子后来取名徐彪。徐彪彪悍,做了总兵。这也算是能征善战的番将吧! 

  后来,又有商人遭遇台风,漂到卧眉山,适遇徐彪的弟弟徐豹。徐豹一打听,商人是从胶州来的,还认识自己的老爸,于是就帮他回了胶州。

  商人归来后,就跟徐总汇报了他在卧眉山遭遇。要不要重回卧眉山一趟?徐总着实犹豫,他儿子徐彪急了,马上就要去接老母亲和弟弟、妹妹。   

  最后,还是由徐彪开船前去卧眉山。孰料又遭台风,这次他被吹到了毒龙国。幸好毒龙国的夜叉们还挺讲义气的,他们把徐彪送到了卧眉山。  

  徐彪终于与老母亲、弟、妹团聚,并把他们接到了胶州。 

  夜叉孔武有力,疾行如风,徐彪官至总兵。徐豹,本有文采,仍以武进士登第。妹妹叫夜儿,可能是因为皮肤黑,所以取这个名儿,能拉开百石之弓,箭不虚发,但是没有人愿意娶她。最后,还是大哥有办法,把她强行嫁给了属下袁守备。据说,袁守备出征打仗,有一半的功劳是他老婆挣的。    

  以上是夜叉国的故事。  

  夜叉国生产力水平不高,没有文学需求,不像文学热土海龙国。海龙国上至龙王,下至龙民,都是文学爱好者,但若是谈到文学素养,海龙国恐怕还得屈居第二。排在第一的是谁?我觉得应该是仙人岛。

  

  仙人岛

  仙人岛在哪里,没人知道,但有个叫王勉的人去过。王勉颇有才华,心气高傲,但是讲话刻薄,这几乎是聪明人的通病!   

  有天,王勉遇到个老道士,老道士告诫他:“你前世本是神仙,别再刻薄啦,你那点前世修攒的福分都快叫你霍霍完了!”   

  王勉不信。“世上哪有神仙?!”  

  老道士说:“我就是神仙!不信试试!”     

  王勉说:“试试就试试!”

  道士拿来个棍子,叫王勉闭着眼睛骑上。一骑上,他们就到了天上。像哈利·波特的飞天扫帚一样神奇。    

  他们降落在一个豪华的官邸里,一会儿,其他的仙人都来了,有骑龙的,有骑虎的,还有驾鸾凤的,等等。没看到第二个骑棍子的。有男有女,都打着赤脚。我在想哪个地方不穿鞋呢?独独有一位佳丽,带着个非琴非瑟的乐器,乘着彩凤而来。仙人岛真实个“音乐之都”,都很高雅。   

  大晚会开得很成功,只是王勉老拿眼瞧那佳丽,尤其她的音乐,很成功!事后听众道贺,这才知道她叫云和夫人。    

  晚会结束,大家都散了,王勉因见了云和夫人,有点魂不守舍,老想着她。道士看出了,王勉尚未勘破情色。于是,叫他坐在台阶下一块长石头上。    

  道士不知道打哪儿拿了条鞭子,猛地往石头上一抽,长条石一下子飞了起来。速度太快,王勉勉强睁开眼睛,忽见下方一片大海,吓得赶紧闭眼,但来不及了,石头空难,砸到海滩边儿。幸好无碍,还被个美女救上船。  

  这就是仙人岛。     

  美女把王勉带回村里,进了一座大宅——桓府。不一会,一大堆人出来,把他迎进去,跟府主桓老爷互道寒暄。     

  又到了快进环节——桓老爷说,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芳云,16岁,尚未嫁娶,想与王勉结亲。王勉以为是刚才救他的那位美女,就痛快答应了。其实不是,救他的是大小姐芳云的婢女。没想到的是,芳云光艳明媚,有若洛神,更漂亮。    

  桓老爷还有一个幼女,才10来岁,叫绿云。读书读得很好,诗背得很多,生在今天,倒是挺适合参加“某会”。于是就让她背了三首《竹枝词》助兴。     

  说到这里,桓老爷也请王勉吟诵自己的诗。王勉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纯粹的诗人,自己的诗最好,立刻献上佳作一首,诗中有两句是:“一身剩有须眉在,小饮能令块垒消。”颇为自得。

  芳云姑娘听完,就打趣说:“一身剩有须眉在?怕是孙行者离了火云洞吧!(毛发都烧没了)小饮能令块垒消。怕是猪八戒过子母河吧。”

  这芳云姑娘《西游记》读得挺熟啊!大家听了,哄堂大笑。     

  后来王勉又写了篇自己为“科考”准备很久的作文,结果也被芳云姑娘一顿挤兑,说是不通。搞得好不尴尬!    

  桓老太爷一看,女儿不像话,出来打圆场,说咱们对个对联,想借此宽慰一下王勉,上联是: 

  王子身边,无有一点不似玉。     

  一语未了,绿云突然出来抢白,她的下联是:   

  黾翁头上,再着半夕即成龟。     

  对联讲解:上联桓老爷的本意是说,王勉浑身都好,跟个玉人似的,是赞语。但这句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王勉身上因为缺点什么,终究不是块玉。这是拆字游戏,玉是王字加一点,少一点就不是玉了。

  下联意思是说,你再多待一会儿,你就是个王八(龟=黾+夕)。     

  尴尬就尴尬吧!马上就要入洞房了。     

  王勉入洞房后,发现房间里全是藏书。看来,芳云真是爱读书,是个藏书家。一问,芳云什么都知道。至此,他才发自内心地感觉不如老婆。好在芳云也不以为意。 

  王勉无聊时,还是技痒,想写写诗,有天他老婆就说:“夫君,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夫君能不能采纳?”   

  “啥事儿?”    

  “不作诗,也算是藏拙的办法之一。”    

  王勉羞得要死,果断结束了写作。     

  芳云真是岛国文学界的良知啊!

  ……     

  

  蒲松龄编这样的故事,完全是幻想,有他自己的感情投射。抄一段评论,供大家参考:    

  有人就说:蒲松龄一生有强烈的文人自恋心理,常高自位置,满足于精神贵族的自身想象。

  卷七《白秋练》中商人之子慕蟾宫“聪慧喜读”,他与“渔家女”相恋,竟能以吟诗疗疾,显然是文人自恋中想象的辉光。 

  蒲松龄常将“青云有路”与“佳人在室”视为满足人生的两大愿望,在旧时文人心目中,这两种愿望往往有代偿作用,并且以后者代偿前者为普遍,唐诗、宋词这类例证不胜枚举。

  《红楼梦》中,失意中的贾雨村偶然见甄家丫环回首望了他一眼,便想入非非,引为“风尘知己”,甲戌本“脂评”有云:“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此评切中肯綮。《聊斋》中的类似描写更仆难数。     

  在蒲松龄一生中,有可能近距离接触并持续有一定时段的文化层次较高且温柔美丽的女性,只能是他入幕宝应期间所遇知县孙蕙之姬顾青霞。

  蒲松龄涉及顾青霞的诗作有六题十三首之多,但终因是“他人妻妾”而不得不有所顾忌。这种疏离感又适以造成某种想象的空间,可容纳进作者纵横无际的绮思妙想,而不必担心负社会与伦理意义上的责任。

  对于顾青霞的这种隐密的情感,我们常常可以在《聊斋》的有关篇章中寻觅到蛛丝马迹,如《娇娜》《婴宁》《连城》《连琐》《罗刹海市》《白秋练》的名篇,细心的读者几乎都可以寻觅到顾氏的影子。

  可以说,聊斋里的故事,脍炙人口,深入人心,其对后世文学、艺术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认知。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3-1 16: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