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出狱两年两上市,湖北首富还未重回巅峰

京港台:2023-12-3 10:22| 来源:冰川思享号 | 我来说几句


出狱两年两上市,湖北首富还未重回巅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聚光灯下,当兰世立面对台下观众,讲述武汉二厂的上市之路时,不知是否会想起18年前,他签下融资协议,购买民航飞机的那个下午。

  01

  最近,“中国汽水第一股”,诞生了。

  10月19日,武汉二厂汽水宣布,公司通过并购的方式,登陆香港(专题)资本市场,收购方为港股上市公司Raffles Interior,交易完成后,对方将持有武汉二厂汽水51%的股权。

  在上市庆典上,曾经的湖北首富,现在的武汉二厂汽水实控人兰世立,邀来老友一起分享喜悦,慧聪网郭凡生、当当网李国庆、云南红酒业武克纲等人,纷纷到场助威。

  曲线上市的武汉二厂汽水,成为“中国汽水第一股”,有人甚至称其为:中国版“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同时,这个拥抱资本的品牌,也是家百年老字号。

  早在1921年,常居武汉的英国人科赛恩,就在汉口创立了和利汽水厂,生产14种口味的汽水,日产量最高达24000瓶。

  抗日战争爆发后,科赛恩于1938年返回英国,汉口商人刘耀堂接手和利;之后,和利成功试制了“维他可乐”,畅销华中地区。

  新中国成立后,和利汽水厂被收归国有,改称国营武汉饮料二厂,到上世纪80年代,成为“汽水八大厂”一员,与天津山海关、北京北冰洋、沈阳八王寺等并列。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生产汽水的武汉饮料二厂,和生产雪糕的武汉饮料一厂,成为武汉人记忆中的清爽。

  但是好景不长,到了1990年,武汉饮料二厂被可口可乐并购,并在10年后宣告破产,曾经风靡一时的二厂汽水,尘封在了记忆中。

  进入新纪元后,复刻老字号逐渐成为潮流。2020年,武汉二厂饮料有限公司成立,其前身是武汉汉派老二厂食品有限公司;到2022年5月,兰世立将其收购,开始了汽水上市之路。

  接手武汉二厂后,兰世立不断扰动汽水市场。2023年4月,武汉二厂推出3.8元的汽水产品;5月,以“9.9元3瓶”的价格在京东售卖;10月,推出1.99元的易拉罐汽水,并在当月宣布上市。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武汉二厂就在兰世立手中,完成了借壳上市,这似乎说明,姜还是老的辣;而在武汉二厂之前,他其实已拥有了一家上市公司。

  2022年6月,兰世立发微博称:要在武汉投入1万个无人便利店,而执行这一事业的,就是他实控的武汉秀生活。

  豪言壮语喊出三个月,港股上市公司天彩控股,就宣布将以1.94亿港元的价格,收购武汉秀生活51%的股权;而在2022年11月,这笔交易最终尘埃落定,武汉秀生活登陆港股。

  

  ▲兰世立(图/网络)

  不仅如此,就在10月25日,兰世立还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在不久之后,自己即将拥有第三家上市公司。

  据悉,新项目名为“宅家欢便利店”,是一家“聚合超级便利店”,将生活周边的十几种业态,聚合成一家店铺。

  目前,“宅家欢便利店”已在深圳开了两家,计划今年在深圳开店100家。

  由此可见,作为比“92派”更早的创业者,曾经四度入狱的兰世立,似乎正努力找回失去的时间;而出狱仅仅两年,就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成绩,也让他赢得了广泛赞誉。

  比如,老友李国庆就打趣说:“如果当当在他(兰世立)手里,就没京东的事儿了。”

  02

  仅仅出狱两年,就折腾出两家上市公司,兰世立似乎已东山再起;而他的一番操作,也让上市公司股价大增。

  比如,在收购武汉秀生活前,天彩控股股价长期处于低位,股价最低时为0.12元;但在并购消息传来后,其股价迅速增长,股价最高达到1.62元,两者相差了13.5倍。

  另一边,上市公司Raffles Interior,是一家新加坡装修服务商,股价最低时不足0.05港元,但自从传出消息,准备收购武汉二厂后,其股价经历多次跳涨,最高时达0.71港元,相比最低点翻了14倍。

  借壳上市的操作,让公司股价翻倍,但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含金量却很不足。

  武汉秀生活轻资产运营,由无人售货机供货商,向其租借机器、收取押金,5年后到期归还;不过,无人售货机出售的商品,要由供货商指定。

  同时,为了尽快实现上市,天彩控股在收购时,武汉秀生活还向其保证:2023年和2024年,公司税后净利润不低于7000万元、1亿元。

  但是,2022年全年及2023年上半年,天彩控股的无人售货业务,分别实现营收24.1万元、407.7万元,从业绩趋势上来看,与协议中的约定相去甚远。

  武汉二厂汽水的情况也类似。

  在借壳上市之前,武汉二厂汽水同样做出了业绩保证,约定税后纯利每年不少于500万元;如果未达这一标准,需要赔给Raffles Interior两倍差额,如果保证期内未能盈利,则需要赔给Raffles Interior2550万港元。

  相关公告显示:2021年和2022年,武汉二厂汽水分别实现营收82.9万元、86.6万元,净利润为亏损状态;2023年上半年,武汉二厂汽水实现营收2310.1万元,税后净利润208.1万元,如果不出意外,全年实现500万利润应该不是问题。

  但即便实现,区区500万利润,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还是太单薄了点,也与很多人对兰世立已经王者归来的认知和预期相差很远。

  

  图/网络

  值得关注的还有,顶着“中国汽水第一股”光环的武汉二厂,其IP也存在隐忧。

  早在2015年,武汉姑娘金亚雯,就率领团队准备复刻二厂汽水。

  到2017年底,“汉口二厂”品牌诞生,立刻勾起了消费者回忆,其2018年销售额达9000万元,2019年销售额达3亿元。

  “汉口二厂”的成功,引来了资本的垂青,其背后的武汉恒润拾运营管理公司,累计获得了亲亲食品、高瓴、碧桂园创投等多家机构投资,几轮融资均超过1亿元。

  在众多资本的助力之下,“汉口二厂”在2018年走出武汉,并且在汽水产品之外,推出了低度酒、气泡水等产品,产品售价定位为中高端。

  “汉口二厂”的成功,让兰世立的“武汉二厂”感到危机,甚至打起了擦边球,虽然兰世立在抖音视频中,宣传产品来自“武汉二厂”,但文案的末尾标签,则多标注为“二厂汽水”。

  不过,不论是“武汉二厂”还是“汉口二厂”,“二厂汽水”的商标,如今谁也没能注册成功,关于“二厂汽水”的IP博弈,也在持续进行中。

  虽然名称与“汉口二厂”相似,但在定价风格上,“武汉二厂”则与之大相径庭。

  在产品定价方面,兰世立坚持低价战略,用价格打开市场。

  他不仅曾在京东上,高调售卖“9.9元3瓶”的汽水;还在最近推出易拉罐汽水,售价为1.99元一罐,让汽水来到了两元时代。

  在销售渠道方面,武汉二厂汽水主要聚焦线上,已在线上10个平台售卖,兰世立对此表示:武汉二厂汽水线上销售占比在63%左右。

  低价的汽水产品,压缩了武汉二厂的利润空间,而快速拥抱资本,似乎成了最好选择。

  兰世立曾表示:自己在狱中时,就开始筹划进入汽水市场,而东鹏特饮的经验则告诉他,要尽快登陆资本市场。

  2021年底出狱后,兰世立将想法付诸实践,成功让武汉二厂汽水上市;但是,很多同时代的老字号,却没有那么幸运。

  2020年,北冰洋背后的北京一轻,曾希望通过并购的方式,将北冰洋、红星二锅头等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大豪科技,以此实现曲线上市;但在2023年3月,大豪科技发布公告,终止了此项资产重组。

  另一边,在2021年,源自陕西的冰峰汽水,也曾向证监会提交IPO资料,但在排队近一年后,最终撤销了申报材料,结束了其上市进程。

  这样看来,武汉二厂汽水的成功上市,多少有些剑走偏锋的味道。

  从市值规模看,兰世立拥有的两大上市公司,也是面子大于里子:即便借壳上市等让两家公司的股价都实现了10倍以上的上涨,但至今Raffles Interior的市值不过5亿港币左右,天彩控股市值也不到10亿港币,外界传得神乎其神的两大上市公司,加起来市值也才15亿港币左右。

  03

  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兰世立,似乎一直是个焦点人物,毕竟,“湖北首富”“中国民航第一人”“红色通缉犯”,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标签,都曾出现在他一人身上。

  兰世立传奇人生的起点,源自上世纪60年代的武汉,出生于普通职工家庭的他,在80年代进入了武汉大学读书,毕业后成了一名公务员。

  1991年,市场经济的改革春风,即将吹遍神州大地,嗅觉灵敏的兰世立,毅然决定从机关辞职、下海经商。

  怀揣着不多的积蓄,兰世立成立了东星电子有限公司,并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第二年,他又开办了当时武汉最豪华的酒楼“东宫”,并开始进军房地产行业。

  1993年,兰世立成立东星旅游公司,正式进入旅游业,并在之后的几年内,大肆并购各地旅行社,成了行业的一匹黑马。

  2004年,春秋旅行社的王正华,成立了国内首家民营廉价航空:春秋航空,这似乎给了兰世立启发;次年,他便在武汉成立东星航空,开始了“蚂蚁举大象”的操作。

  东星航空成立当年,兰世立向欧洲空客公司,租赁、订购了20架A320客机,按当时的价格计算,这些飞机总价高达120亿元;而当时东星航空的全部资产,仅仅为30亿元。

  凭借着非凡的融资能力,兰世立的航空事业,进行得顺风顺水;同时他的人生,也逐渐走向高光时刻,2005年,兰世立成为福布斯富豪榜湖北首富,在中国富豪榜排名第70。

  另一边,截至2008年底,东星航空已开通武汉至上海、深圳、广州、杭州、重庆等多地航线,并涉及港澳台及国际航线。

  

  图/网络

  生意做到如此地步,兰世立的航空大梦,未来看上去一片坦途,但之前资金上的过度扩张,给其种下了苦果。

  同样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兰世立的资金链条陡然收紧,为了保住航空产业,他甚至开始变卖房地产等业务。

  但是,对杠杆(电视剧)过大的东星航空来说,这些被变卖的资产,只能是杯水车薪,不能挽救其注定的命运。

  时间来到2009年,快速发展的东星航空,被按下了急停键;而在东星航空破产后,兰世立也在2010年,因为逃避催缴欠税,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2013年,兰世立提前出狱后,高调宣布回归航空业。他只身前往泰国,收购了濒临破产的暹罗航空,并推出“1999元七日六晚港泰游”,立刻吸引众多游客。

  再次尝到甜头后,兰世立有了更大的野心,他计划收购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泰国东方航空。

  他找来上市公司麦趣尔的李猛、李勇、李刚三兄弟,并与其达成协议:双方各出资3亿元,买下泰国东方航空。

  但是,联手的蜜月期没过多久,兰世立与李氏三兄弟,就因为管理、股权等问题产生分歧,之后,李猛以“兰世立诈骗”为由,向广东公安机关报了案。

  警方立案侦查后,先将兰世立拘留,后又改为监视居住;而在此期间,兰世立使用假身份,由香港经过越南、柬埔寨,万里大逃亡逃到了新加坡。

  他后来曾回忆逃跑的原因——”一是担心自己的安全,另一方面是来自身边家人朋友的不信任。”

  2017年,兰世立成为“红色通缉犯”,3年后在新加坡被逮捕,并遣送回国羁押,到了2021年底,兰世立被宣判无罪,重新获得自由。

  出狱之后的兰世立,几乎没有任何停歇,立刻投入到商业活动中,两年运作出两家上市公司,另外还有一家公司,正朝着上市的方向前进。

  不过,从兰世立出狱后的动作来看,虽然他相比以前变得务实了不少,也温和了很多,但其运作公司的方式,依然不乏熟悉的味道和配方。

  东星航空成立后,兰世立先用99元机票引来关注,同时联系苏格兰皇家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扩张其民航帝国版图;等到航空事业做大后,再邀请摩根大通、美林等顶级投行,商讨东星航空上市计划。

  如今,运作上市的武汉二厂汽水,兰世立似乎也是同样路径:用1.99元的低价吸引用户,通过线上电商平台、线下经销商网络,扩大产品的市场影响力,再通过并购的方式曲线上市。

  服刑多年并获部分改判无罪的顾雏军出狱后,一直在为自己喊冤叫屈,申请国家赔偿,乃至发起反诉。

  兰世立被宣判无罪并获自由后,曾对媒体表示,自己不会像顾雏军那样,花那么多时间去申请那么一点点赔偿,而是会用有限的时间去继续创业,做更有意义的事情。

  不过,或许是为了荣誉而战,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既创了业,也申请了赔偿,并已获得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共计59万余元的赔偿。

  如今,除了“至少同时做三个项目”,并在继续一家新的上市公司,兰世立也还在努力“君子复仇”——反诉麦趣尔李氏三兄弟对自己的诬告、陷害。

  两年两家上市公司,即便实力有限,对兰世立而言已经算是奇迹,也是狠狠地雪耻,狠狠地扬眉吐气了。但在竞争白热化的今天,东山再起的他,想要重回巅峰,甚至超越过去,恐怕还需更新的超越,更大的突破:

  对过去的超越,对自己的突破。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3 13: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