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京港台:2024-2-19 10:55| 来源:一条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第一批线下“性团课”:从60后到00后都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80后湖北姑娘卓月月,

  曾是一位医护工作者,

  2016年,她从医院辞职,

  来到深圳,转行,成为一名“性心理咨询师”,

  2017年底,她开设了线下“性团课”,

  算是中国第一批。

  课上,男性和女性在一个安全的空间里,

  参与、体验、分享,

  正经而朴实地去探讨“性”这个话题。

  

  ▲ “性团课”现场学员们不同的状态

  7年来,共约有1000人参加过“性团课”,

  年龄最小的是00后,

  最大的是60后,

  各个行业的人都有。

  

  ▲ 两位学员在课堂上进行抚触疗愈

  1月底,

  一条来到深圳探访这门性主题的线下课,

  并和卓月月聊了聊。

  

  

  ▲“性团课”上的学员们

  我第一次开设性团课,是在2017年底。

  中国人的两性里面,都会害怕情欲,女性有情欲,觉得好害羞;男性顾虑这个表达是一种冒犯。所以我们以线下团课的方式,让男人和女人能够走到一个安全的空间,借由这样的机会去“降敏”,非常正经、朴实地去谈“性”这个话题。

  

  ▲参加“性团课”的学员们分享来参加课程的原因

  目前参加过性团课大概有1000人左右,男女比例差不多,年龄大概是在20岁到45岁,最小的是00后,最大的是60后。

  其中有工程师、老师、做美容业的、学生……各个行业都有,他们有的是对“性”好奇,希望能够去探索“性”,有的是在关系上出现卡点之后,希望来解决问题。

  

  ▲蔡译萱,30岁:我觉得“性”就等于吃饭跟睡觉,都是我们身体的本能,我过去有很多的“性羞耻”,一段恋情谈了三年,是分开睡的;KIKI,22岁:我父母是非常保守的那种人,他们只会压抑欲望,我一直对“性”很好奇,我觉得“性”是一种对亲密和爱的渴望

  

  ▲涵慧,46岁:我觉得“性”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男女老少都需要这方面的教育;林海升,43岁:我觉得“性”是性命,很多人都会谈性色变,觉得很龌龊、低俗下流

  课程主要分了三阶,初阶、中阶、高阶。初阶主要是更多地让大家了解“性知识”,进行“性降敏”,不再认为“性”是羞耻的,或者谈到一些词的时候就脸红心跳,觉得尴尬;

  中阶的课程主要是练习,把观念解绑后,可以自然地去谈论“性”了;高阶则是一个更高维的“性整合”课程,会有一些系统的“性探索”。

  

  ▲学员们在写情欲短文:“不祥的预感,把我撕裂成两半,一半的我沉浸在巨大的身体愉悦,另一半的我被隐隐的虚无缠绕着”

  课程里会有“情欲短文”的分享,用情欲短文的方式,具象地看到脑海当中的幻想。

  疗愈按摩,是通过触动的方式去唤醒我们的情绪。当有一位异性去触碰他/她,感受到原来跟人连接的感觉挺美妙的,也更有动力去爱人。

  

  ▲疗愈按摩,借由抚触的方式去唤醒身体的情欲

  

  ▲食物性艺术,选取日常可触碰到的东西,五颜六色,能够勾起人的欲望,让学员看到“性”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在生活当中流动的东西

  在性团课的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意外”,甚至会出现学员破门而出的情况。当时我们有一个抚触的环节,他觉得这个行为挑战了他的价值观,一时间还不能接受。

  其实“性”是一门学科,是表达爱的一个路径。近几年,来参加线下性团课的女性越来越多。

  

  ▲课堂上学员们一起舞动,释放身体

  像我们妈妈辈或者60后、50后的女性,她们去表达自己,在现实当中主动是比较难的。但女性开始觉醒,她开始去思考我跟“性”的关系是什么。

  第一个阶段是完全被动,完全以男性为准;第二个阶段是我已经感受到不舒服,但是我还没有能力去解决我的不舒服;第三个阶段是我开始在找解决问题的方法;第四个阶段是我解决了我的不舒服,与此同时,我还可以引领我的伴侣。

  

  

  ▲作为“性教练”卓月月在课堂上和学员拥抱

  2016年开始接触这个行业,到现在有7、8年了。

  十几年前我在医院妇产科工作,来的很多女性都是意外怀孕,有的没有满18岁,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怀孕。那个时候比较流行的一句广告词叫“两分钟无痛人流”,所以来做手术的很多年轻女孩都是嘻嘻哈哈的,觉得这是一个很轻松的事儿。

  

  ▲在医院工作时期的卓月月

  学校没有“性教育”去教的,没有人告诉她们怎么去保护自己,怎么去避孕,以及“性行为”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我是学医的,但是老师也从来不会跟我们谈关于“性”的部分,哪怕在医疗体系里面,提及到“性”,我仍然会感受到非常强的羞耻感。

  

  作为女性,在职场上会遇到一些异性方面的关系需要处理。当时我就职医院的一个领导,对我发出“性”的邀请,我不懂怎么去拒绝。给当时的男朋友打电话,他毫无波澜的状态,让我很绝望。

  从这个时候,我开始了解一些性骚扰、性侵相关的议题。花了几个月时间学习“性健康指导师”,发现原来“性”它不只是“性行为”,女性是可以有发言权的。

  

  ▲在工作室进行线下“性心理咨询”

  我辞职,来深圳更多地学习两性知识。同时,我开始做线下“性心理咨询”,主要是协助对方进行自我的梳理,包括性历史、文化、价值观。

  根据他/她跟伴侣的互动的情况,去评估、分析他们目前的困境,提供解决的办法。也尝试过直播,给大家科普“性知识”。

  随着理解的深入,我了解到当女性的身体被好好地爱,身心是愉悦的,这些知识其实没有很难,但我们很多人不知道,于是我开始开线下的课。

  

  

  ▲卓月月拍摄的影像,意图重新看待自己的身体

  现在的人在“性”中会有一个困境,我好像怎么做都不对。

  比如男性比较多的是咨询“性能力”,他会有一个误解,他觉得“性能力”和“性魅力”是划等号的,所以他希望不断地在这个部分去提升。但其实在两性关系里面,更重要的一个能力是理解伴侣的能力。

  

  

  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时间,给伴侣的感觉并不好,又没有沟通的桥梁,女性在其中比较被动,时间长了,关系就会走向危机。

  来咨询的女性很多时候是遇到了关系的困境,总认为是不是我没有魅力,不够性感,她们从来都不享受。这可能跟她们所接受的教育和社会看法有关。

  现在,来做“性咨询”的女性越来越多,她们越来越关注到自己的需要。当她在关系当中感受不舒服的时候,她开始有勇气去求助。

  

  刚开始转行的时候,我其实还蛮会想别人怎么看我,觉得聊“性”它其实是一个蛮羞耻的事情,挺肮脏的。

  最早做咨询的时候,有一位男士朋友,聊的过程中,他的轻佻之感出来了,问我,你做这个是不是也可以和我怎么样?我觉得特别的委屈,蒙着被子哭了几个小时。大学的男朋友得知了我在做的事情,他会觉得说我在轻贱我自己。

  

  ▲上完性团课的学员的感受。蔡译萱:我现在觉得去谈论“性”,跟朋友一起讨论哪里吃饭一回事儿;KIKI:有看到自己在关系里面的一些模式,更加清楚自己的需求;林海升:它会真的会触动夫妻的感情,更加互融;涵慧:重新的建立关于性的价值观,帮助自己去解绑

  虽然我的父母都是来自于农村,但是他们相对是比较开明的,尤其是我爸,他很为我自豪,希望我能帮助到更多的人。

  现在,作为“性团课”发起者,看到来的人变化都非常大,我内心是很喜悦的。

  无论什么年纪什么身份,我们都有权愉悦自己。情欲是贯穿人一生的生命力,这是对自己的一种爱。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11: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