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前副总统,为何选择了向前总统下战书?

京港台:2024-3-24 02:52|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前副总统,为何选择了向前总统下战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共和党党内最大竞争对手黑利退选之后,特朗普遭遇的第一个党内反对者,居然是他的老搭档彭斯。

  3月15日,在特朗普锁定2024年总统选举共和党初选胜局后,此前曾表态支持“共和党最终的候选人”的前副总统彭斯,对福克斯新闻表示,自己“不能凭良心”支持特朗普。

  一些美国媒体认为彭斯的发言“无足轻重”:能在初选中挑战特朗普的前州长黑利已经退选,共和党内最重要的建制派领袖麦康奈尔,在持续三年反对特朗普之后,也转而支持特朗普再次参选总统。

  但另一方面,彭斯的声明又堪称“重磅”。他并非站在建制派角度谈论特朗普和“否认选举”及“国会山骚乱”的关联,而是指责特朗普未能在关键政策立场上坚持保守派的核心价值观。换言之,这是一份来自共和党内右翼的“战书”。

  显然,在战胜以建制派为代表的共和党传统“反特朗普”力量后,特朗普正在面临一场新的战争。围绕在他身边或近或远的共和党右翼政客们,正为“改造特朗普”甚至“成为第二个特朗普”明争暗斗,而特朗普团队也在不断进行人事和政策调整,甚至不惜清洗掉一些“忠诚粉丝”。

  仅仅“忠于特朗普”是不够的

  特朗普在2024年党内初选中一骑绝尘之际,共和党内的“特朗普派”政客们却悲喜不同。1月,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克里斯蒂娜·卡拉莫被罢免。3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黯然离职。她们都是忠诚的“特朗普派”,但迫使她们离开权力中心的,也是“特朗普派”。

  特朗普亲自主持了对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清洗,选择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主席迈克尔·沃特利接替麦克丹尼尔,特朗普的儿媳劳拉担任联合主席。从新领导层迫不及待的表态看,麦克丹尼尔最大的问题是无法保证将共和党的“每一分钱都花在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工作上:保证特朗普胜选”。

  特朗普正面临从“颠覆选举”到私藏机密文件等超过90项司法指控。3月18日,特朗普的律师表示,特朗普无力在纽约(专题)的民事欺诈案件中缴纳4.64 亿美元保证金,这意味着其资产可能将被检方扣押。

  虽然民调显示大多数美国选民不会因为特朗普被定罪与否而更改投票选择,少数摇摆中间选民的立场变化也可以被“司法迫害”激发的右翼选民投票热情所抵消,但高额的诉讼费、保证金和罚单,让这位亿万富豪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投入这场可能是“史上最贵”的总统选举。

  麦克丹尼尔2017年出任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时,就被普遍质疑缺乏政治经验和筹款能力。她的就任,被视为特朗普对支持者的回报。而后,共和党连续在2018年中期选举、2020年大选和2022年中期选举中失利。

  也是在此期间,迈克尔·沃特利在2019年接管了丑闻频发的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烂摊子”,凭借自己近40年的政治经验及“在华盛顿的丰富人脉”,减缓了民主党让北卡罗莱纳州“翻蓝”的步伐,特别是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为共和党保住了该州在联邦参议院的席位。即使反对特朗普的分析人士也承认,从竞选战绩上看,沃特利是比麦克丹尼尔更好的选择。

  密歇根州的共和党领导层更替,则是由州内的特朗普支持者完成的。2022年,他们给了“素人”卡拉莫第一次机会,推举她参选州务卿。卡拉莫无条件支持特朗普,否认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支持“国会山骚乱”,相信所有流传甚广的阴谋论乃至“恶魔附身”。

  然而,卡拉莫以14%的得票率差距创下共和党人30年来竞选该州州务卿的最差战绩。这并未影响她在2023年当选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但现在,在这个共和党人今年最希望“翻红”的战场州,卡拉莫正准备卖掉总部大楼以偿还竞选活动欠下的债务。

  遭遇投票罢免后,卡拉莫摆出了“拒绝承认结果”的姿态,宣称罢免是非法的,是“犹太人的阴谋”。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毫不犹豫地支持了换将决定。曾被特朗普提名担任美国驻荷兰大使的前联邦众议员霍克斯特拉出任密歇根州共和党的新主席。

  资浅政客乃至政治“素人”,通过对特朗普表忠心就能获取较高政治职位的时代,似乎已悄然结束。一些分析认为,这场从联邦到地方的党内人事清洗,一方面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共和党资深政客认识到建制派的没落,更加靠近特朗普,从而能为特朗普所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特朗普经历了2022年中期选举的失利,意识到政治经验在赢得全国选战中的重要性。

  但更深层的原因,是特朗普的想法改变了。2016年时,特朗普及其团队只是想成为美国政治的“搅局者”。但现在,他们希望通过第二次总统选举胜利,彻底改造华盛顿。

  传统基金会牵头的“2025计划”充分展现了这种野心。参与该大规模人事工程的右翼智库囊括了特朗普第一个总统任期内主要的政策提供者,并由特朗普的高级幕僚保罗·丹斯(Paul Dans)领衔一批特朗普时期的白宫高级人事官员主持。

  该计划批评了里根时代以来乃至更久远的共和党执政传统,认为“小政府”信仰让历届共和党政府将决策过程拱手交给职业官僚,“结果是几十年的失望”。2016年特朗普的胜选使改革触达了“伟大的边缘”,但由于特朗普团队花了太久时间去摸清政府的运作流程、填补基本的人员配置,右翼眼中“最好的成绩”直到特朗普执政末期才得以部分实现。

  因此,“2025计划”的目标是避免重蹈覆辙。该计划的具体工程,一是建立庞大的“保守派领英”数据库,为新政府成批输送各级职位的候选人;二是组织“总统行政学院”,通过系统培训,让进入政府的右翼政客们掌握华盛顿的运作方式,避免“被职业官僚绊倒”。在这个过程中,一些能力不足的特朗普“粉丝”被淘汰掉,也是自然之理。

  不过,注重“忠诚+能力”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特朗普的选战及执政策略,还有待观察。目前,特朗普似乎不准备通过和建制派“和解”来补充其班底的政治经验。在2024年大选参议院竞争最关键的战场州俄亥俄,特朗普在初选中支持“自己人”伯尼·莫雷诺,而非更有政治经验且得到该州共和党领导层支持的建制派人物马特·多兰。

  选择谁作为副总统竞选搭档,将是特朗普对自身执政理念的一次“关键宣示”。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已经多次表示不会考虑和他竞争初选的黑利和德桑蒂斯,但圣路易斯大学法学院教授、美国著名的副总统研究专家乔尔·戈尔茨坦指出,就此认为特朗普会选择一位“最谄媚的人”的观点,也并不准确。

  2016 年,特朗普选择彭斯作为竞选搭档,而后者在党内初选前期支持的是参议员克鲁兹。戈尔茨坦分析道,特朗普当时选择彭斯,既是为了吸引白人福音派选民,也是借重彭斯的资深政客身份,让党内建制派“安心”。这一次,特朗普的党内基本盘已经稳固,副总统候选人名单上也由此出现拜伦·唐纳德、JD·万斯等一些资历较浅但忠诚于特朗普的人物。当特朗普可以在“忠诚”和“能力”间进行选择时,他的决定或许更能反映内心的想法。

  谁会“超越特朗普”?

  重塑内部团队的同时,特朗普对参众两院共和党领导层的布局尚不明朗。3月14日,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将支持约翰·巴拉索竞选参议院共和党党鞭(二号人物)。

  2021年1月以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一直是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最重要的阻击者。如今,麦康奈尔宣布将在11月卸任领袖职务,参议院共和党人中最具权势的“三约翰”是最具潜力的接班人,这其中,只有约翰·巴拉索和特朗普关系较好,而约翰·图恩与约翰·科宁都被视为建制派。

  此前有分析认为,特朗普可能不愿选择巴拉索这样“不好控制”的资深政客领导参议院共和党人。如今,巴拉索和特朗普在党鞭职务上达成共识,意味着特朗普很可能在“三约翰”之外选择一位参议院党团领袖候选人。

  众议院共和党人同样面临变局。美国《政客》杂志近日采访多位共和党众议员得知,如果共和党不能在11月的选举中维持众议院多数席位,无论实际责任应当由谁承担,现任议长约翰逊都很可能离开党团领袖的位置。一些特朗普派众议员甚至不希望等那么久。2023年底,就是他们将众议院前共和党议长麦卡锡弹劾下台。

  仅仅担任议长三个月的约翰逊犯了什么错?按照特朗普派议员格林、盖茨等人的说法,约翰逊正在步麦卡锡的后尘,试图通过和民主党人合作,避免政府关门并向以色列(专题)、乌克兰提供援助。资历尚浅的约翰逊还不时和前议长麦卡锡交流求教,称其为“出色合作伙伴”。极右翼众议员们认为,约翰逊只是在麦卡锡的基础上要求民主党人作出更多让步,而不是彻底阻止拜登(专题)政府的边境及乌克兰政策落地。

  和格林、盖茨等从“草根”成长起来的众议院特朗普派政客不同,共和党内另一支极右翼的特朗普支持力量,却不回避和民主党人合作。畅销书《乡下人的悲歌》作者、共和党参议员JD·万斯是其中的代表。

  2023年以来,万斯在俄亥俄州火车有毒化学物质泄漏事故后和民主党参议员布朗联手提出《铁路安全法案》,旨在提高铁路行业安全标准。硅谷银行倒闭后,万斯又和民主党内左翼代表人物沃伦一起制订了收回破产银行高管薪酬的法规草案。

  “即使他们来自左派,他们也认识到美国社会存在着根本性的缺陷。”万斯后来解释道,“沃伦至少在深入思考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为什么事情似乎偏离了轨道。”

  万斯代表的是一种更具理论系统性的“新右翼”思潮,他们也自称为“保守主义旧传统”,只不过这并非里根时代的共和党传统,而是可以上溯到一百年前的民粹保守主义:高关税,严格限制移民(专题),反对美国卷入海外冲突。与此同时,他们强调保护劳工、发挥政府的经济监管职能,从而和民主党内的激进左翼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共鸣。

  相比格林、盖茨等人,万斯代表的派系更具精英背景,在华盛顿不乏商界和智库支持者。特朗普在俄亥俄州参议员初选中支持的伯尼·莫雷诺也属于此类精英。他的哥哥路易斯曾任美洲开发银行行长,女婿马克斯·米勒是现任联邦众议员。万斯的另一位盟友拉斯·沃特,目前被视为特朗普第二个总统任期最可能的幕僚长人选之一。传统基金会主席凯文·罗伯茨称,万斯“绝对会成为我们运动的领导者之一”。

  有分析认为,无论是参议院、众议院的共和党领导层之争,还是极右翼内部的派系之争,都已经超越了过去三年“特朗普派”和“反特朗普派”的党争格局。盖茨、格林等“草根”议员,彭斯等传统极右翼精英,以及万斯、沃特、莫雷诺等“新右翼”精英,都试图主导“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前进之路。

  “特朗普最多可能会在白宫(再)任职四年。在他之后会发生什么,目前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万斯近日表示。如何平衡他们之间的矛盾,避免右翼选民基本盘因为派系内斗而分化,将是特朗普团队的艰难课题。

  特朗普喜欢用通话的方式遥控众议院内的特朗普派议员。但对于万斯这些“新右翼”精英,特朗普通过长子小唐纳德和他们保持密切联系。小唐纳德称万斯是自己“亲密的私人朋友”,据称两人经常互发短信。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22 21: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