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那些被"断崖式"降级省部级高官,后来都去哪儿了?

京港台:2024-6-17 19:09| 来源:浮事记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那些被"断崖式"降级省部级高官,后来都去哪儿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那些断崖式降级的省部级官员,后来去哪了?

  据媒体公开报道,自十八大以来,陆续有部分省部级官员被降职降级。

  2014年7月,当时的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了青海省委原常委、西宁市委原书记毛小兵,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三人处分情况。

  其中,赵智勇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张田欣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有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用了“断崖式”降级一词。

  

  自此以后,对严重违纪被重处分、一降多级的领导干部,媒体均冠以“断崖式”降级的字眼。

  2015年2月,中共中央纪委对江西省政协副主席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决定给予许爱民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2016年7月,中共中央纪委对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赖德荣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给予赖德荣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科员。

  2018年2月,中共中央纪委对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刘君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给予刘君开除党籍、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2019年10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原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决定给予刘士余同志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调研员;终止其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

  2022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工业和信息化部原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决定给予肖亚庆开除党籍处分,由国家监委给予其政务撤职处分,降为一级主任科员,办理退休手续。

  

  从位高权重的省部级官员降为处级、科级公务员,从领导干部降为非领导职务,个中苦涩落寞的滋味,当事人自己应当有最真切的感受。

  什么是断崖式降级?

  因严重违纪而“一降多级”的处分,被称为“断崖式降级”。

  中纪委网站曾发文介绍,通常情况下,一名干部一步一脚印,成长为省部级领导干部要很长的时间,而反过来从省部级降为处级科级,就像“一瞬间”从山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断崖式降级”这个形象说法便是这么来的。

  而这些曾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会一下被降那么多级,“严重违纪”是根本原因。

  中纪委曾指出,断崖式降级体现出对“四种形态”的深化运用。

  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所谓“四种形态”,就是指: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组织调整成为违纪处理的大多数;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

  断崖式处理属于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中的第三种,即“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体现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

  以前文提到的工信部原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为例,他是二十大后首位被“断崖式”降级的官员,断崖式降级到底降了几级?

  

  根据《公务员法》,公务员职务分为领导职务与非领导职务,领导职务层次由高到低依次为:

  国家级正职、国家级副职、省部级正职、省部级副职、厅局级正职、厅局级副职、县处级正职、县处级副职、乡科级正职、乡科级副职。

  非领导职务在厅局级以下设置。

  综合管理类的非领导职务由高到低依次分为:

  巡视员、副巡视员、调研员、副调研员、主任科员、副主任科员、科员、办事员。

  由此,肖亚庆从省部级正职降到相当于乡科级正职的一级主任科员,连降六级。但他并非乡科级的领导职务,而是职级等同乡科级,也按此级待遇退休。

  断崖式降级后,办理退休

  多数官员在通报被断崖式降级的同时,也办理退休或提前退休手续。

  例如,2017年10月,中央纪委对重庆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党组书记、局长何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决定给予何挺开除党籍处分,由监察部报国务院批准给予其行政撤职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办理提前退休手续。

  由省部级官员断崖式降级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后,他只能拿着副处级的工资,退休后也只能拿副处级的退休金。

  还有干部被降级到边缘处室任非领导职务后,感觉过去的属下不再“笑脸相迎”,导致心理落差太大,在单位连厕所都尽量少去,也不去食堂吃午餐,显得越来越“自闭”。

  因此,绝大部分断崖式降级后的干部,从此淡出公众视野。

  比如,2015年,山东省委原常委兼统战部长颜世元,被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后,名义上还有个岗位,但当时媒体引述其周围知情人说,颜世元“搬离了原来的部长办公室后,就几乎未在机关办公大楼出现过,基本处于退休状态,据说心态还不错,平常在家养养花、弄弄草。”

  又如,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由于没在昆明买房,被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后,不得不另寻安居之所,最后选择搬进女儿家里,和女儿、女婿一起生活。

  身边住着老市委书记,成了小区住户们闲聊时常提起的话题,张田欣的举手投足在小区里都备受瞩目。邻居们常看到张田欣和夫人带着外孙在小区里遛弯,有些邻居还和他保持经常性往来。

  

  断崖式降级后,又被查

  也有部分干部断崖式降级后,又被查。

  比如,2023年11月,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原科员赵智勇(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接受江西省监委监察调查。

  2014年7月,赵智勇已被开除党籍,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科员。在降为科员9年后,赵智勇又被查。

  

  而像赵智勇这样,从副部级被“断崖式”降级后仍不吸取教训,再次接受调查的还不止一个。

  2015年,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到了2019年他又再次接受调查,并被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法所得,移送司法。

  针对“断崖”后再度被查这一现象,《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在2019年4月刊文指出,一些干部被“一查再查”,究其原因,有的是发现了之前没有被发现的违纪违法问题,有的则是不吸取先前教训,没有止步改过,反而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

  文章强调,党员干部被“一查再查”的案例充分说明:

  一次处分,并不会把问题干部的所有过错和责任“一笔勾销”,只要发现新的或者遗漏的问题线索,仍然要进行查处、追责。

  这也警示广大党员干部,切莫心怀侥幸乱伸手,只要有了腐败行为,最终难逃纪法追究。

  断崖式降级后,复出

  断崖式降级的干部,也有起复者。

  例如,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2019年被降为一级调研员。2023年7月,刘士余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参事”的身份在企业调研。

  央行官网介绍,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室是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的一个司局级单位,设立于1959年。主要承担金融决策咨询工作,进行经济金融调查研究,提出意见建议。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方针、政策,参加统战工作和统战联谊活动。接受金融历史等方面咨询,编撰回忆录和工作经验汇集等。

  此外,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徐立毅,2022年1月,因“720”特大暴雨被党内严重警告和政务降级处分。2023年1月,徐立毅当选河南省第十四届人大代表。

  根据河南省公布的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名单,徐立毅的名字出现在南阳市代表团,而且在河南人大代表网上联络站可以查询到徐立毅代表信息,也可以给他留言。

  

  受到断崖式处理的官员,是否能复出?

  对于这一话题,以往专家提到,“降级”与“免职”有本质区别,“免职”后可以复出,“降级”后难以复出。

  此前,官员先“免职”后复出的现象,并不鲜见。

  如2005年12月,时任环保总局局长的解振华因松花江环境污染事件,引咎辞职。2007年1月,解振华起复,被任命为发改委副主任(正部长级)。

  “免职”仅仅免掉官员的职务,但他的级别没有变动,因此,权力、待遇等都没有变化,因此,还是有复出的机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8 18: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