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谎言——『艾滋病』的前生后世(文:子秋)

作者:chiu08112003  于 2015-8-3 04: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随笔|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关键词:达摩克利斯, 艾滋病毒, 免疫系统, 传染病, HIV



关键词:原发性艾滋症候和HIV逆转录病毒、性、血液无关;HIV逆转录病毒对人体无害,抗艾滋病药物才是导致继发性艾滋病及机体死亡的主要原因。

在一九八六年的一个夏日里,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通报了全球首宗艾滋病毒感染案例,并把该病和性及血液传播联系在一起,自此人类便展开了与这头号传染病的漫长抗争。一时间里,人类的爱欲浪潮如同突然被泼上了一盆冰凉的水,有人甚至把艾滋病和各种宗教道德、上帝对纵欲的惩罚等等的臆想联系到了一起,浪漫而多情的男女『人人自危,谈艾色变』,似乎每个人头顶都高悬一柄和『爱』有关的达摩克利斯利剑,一个HIV测试的阳性结果分分钟就会变成万劫不覆的死亡判决书。


几乎所有的人认为,艾滋病已经成为威胁人类生命的最大梦魇。艾滋病的神秘不可知性及强烈传染性,使人类对它束手无策。从艾滋病权威经典定义看,它是一种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由人类免疫缺乏病毒(简称HIV)的反转录病毒感染后,因免疫系统受到破坏,逐渐成为许多伺机性疾病的攻击目标,从而促成多种临床症状,最后导致人类肌体严重随机感染/或继发肿瘤并死亡。


然而自『艾滋』诞生以来,有很多公义良知的生物学家、知名医生从一开始,就一直对这种传染病抱有强烈的质疑,他们质疑HIV和 所谓艾滋病之间的病理关联甚至怀疑这种『世纪瘟疫』的存在。他们断言,所谓『艾滋病』不过是由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和美国医药利益集团刻意制造出来的不治之症。他们说,人类普遍对艾滋病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原发艾滋病仅仅是免疫力低下的症候,它不会通过性途径传播。至于HIV病毒会不会通过血液传播,目前还不得而知。然而可以确定的是,HIV病毒只是一种对人体无害的过滤性病毒而已,和所谓的『艾滋病』没有任何瓜葛关联。


他们认为,原发艾滋病的本质原因,实质上只是与吸毒或身体摄入有关化学毒素,而导致免疫系统低下或崩溃的结果,无关乎机体内『艾滋病毒HIV』 的存在与否。而这一切美国疾控中心早就知道,并有大量相关于『艾滋病』无关乎HIV的权威文献报道。美国『反思艾滋病』前任会长、『医疗公义国际联盟』前主席、南非总统特别顾问大卫博士现身,以所著《细菌的谎言》为例,揭露艾滋病是由无良专家、掌握着庞大政治资源的黑心医药企业、共济会及美国政府集体炮制的弥天大谎!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治愈艾滋病的药物竟然是用于杀死人而不是救人的,他们是用治疗癌症的化疗剧毒去瓦解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


现在市面上所有的抗HIV药都有最严重的黑色『剧毒』警告标志。大卫博士揭示,这些药都是基于HIV病毒破坏了人体免疫系统的假设。而继发艾滋病人最后的死亡原因一般都是严重感染状态下的肝衰竭,而肝衰竭的原因并不是所谓的艾滋病毒HIV,罪魁祸首恰恰就是那些价格昂贵的『抗艾滋药物』的毒性所导致,但所有的艾滋防治机构都不会提这个事实。那些临床医生还发现,服用了这些抗艾滋的药物后,很快会产生一种叫IRS(重新毁灭免疫力综合症),换一种说法,就是感染了对人体无害的HIV病毒以后,因为服用了所谓抗艾滋病药物,因为药物作用,人体继发了临床艾滋病症候群,最终导致机体死亡。导致死亡的继发艾滋病实际上不是自然疾病,而是一种关乎死亡的、人为的医源性的免疫系统伤害的悲剧。


有许多临床医生描述,在临床上遇到的原发性艾滋病人,在未曾服用西药之前,病情非常平缓,可是一旦服用AZT , DDI , DDC或鸡尾酒疗法的药物之后,病人的病情立刻急转直下直至『艾滋末日』,所以说病人很大机会是死于药物强大的免疫系统伤害 , 并非死于艾滋病毒HIV感染。据未经证实的消息,当初声称 HIV 引起艾滋病的美国科学家罗伯特盖洛 (Robert Gallo) 了,他现在已经被指控专业失当,因为他的实验被揭露出来是一场骗局,与他共事的两名实验室成员也被控以刑事责任。


羞羞答答的『性』在这场世纪瘟疫中被当成了替罪羊,性被道德权宜陷害了。艾滋危机的谎言编织者们为了维护自己因『艾滋病』带来的各种利益,就要把『艾滋病』 庞大的效应贯彻下去。若要吸引大众关注,最佳的借口自然是最敏感最禁忌的『性』。事实上,所有性病都会快速扩散,并在精液中发现大量病毒,唯独艾滋病例外。因此艾滋病和性的关系不能成立。反观染上艾滋病的妓女,大都是毒品使用者。从以上事实看,除了毒品以外,性、血液跟艾滋病无关。因此,艾滋病不是由性及血液而得的传染病。


为何这个世纪谎言在三十多年的质疑中风生水起,肆无忌惮伤害千千万万的无辜生命呢?首先,我们得看看『艾滋病疫症』的效应下,谁是最大的受益人及与HIV之间的利益关联:

l   研究HIV的医生如加路,现今已经成了百万富翁;

l   AZT药厂拜艾滋病和医学权威所赐财源滚滚;

l   所有生产与艾滋病有关的医疗物品制造商如安全套公司、胶手套商、药商、医疗配备商等都成为最大受益者;

l   美国政府在『找出』艾滋病真相和治疗方法后(管它是否有效)便如释重负,可向大众及国会交差,并可获得巨大的政治资本;

l   负责处理与艾滋病有关的政府部门取得更多资助及权力;

l   被传为艾滋病发源地的海地及非洲,从其居民的入境申请,甚至成为政治难民的要求,便更明正言顺被霸权国家如美国拒绝。

    l   如果这个世纪谎言穿帮,会给美国医疗体系甚至美国政治结构体系造成多大的冲击?美国政府已经在这个『莫须有』的愚蠢项目投资了2500亿美金,这个政治后果应该由谁来承担?如果揭穿这個谎言,美国政府、美国医药既得利益集团,会要那些『被艾滋』而无辜死亡的千千万万生命承担多少责任?结论不言自明。


我们把话题转到中国,如果用如此坚定的口吻否定人们普遍认定的『艾滋病』存在,这时肯定有人会反诘我,中国的河南省因为输血有那么多的人感染艾滋病,你对此有何解释?其实面对这个复杂的问题,我并不十分清楚当时发生的过程和那么多HIV阳性是如何产生的,也不清楚当时没有参加任何检测和治疗的『漏网之鱼』,今日是否还好好活在人世间?不过我们可以用大卫博士的观点假设一下,就算血液可以传播HIV逆转录病毒,它也和当时纷纷扬扬的艾滋病毫无关系,反而导致最后HIV阳性最后死亡的原因,更有可能是以后的药物及医疗行为所造成。


综上所述,艾滋几乎是美国人主导的由医疗演绎为政治麻烦的大问题,而在中国也亦然,大型医疗事件往往会演绎成为政治事件。而在这些扑朔迷离的一团乱麻中,我 们追溯科学真相必然也会遇到很多制肘,就让我们耐心等待真相的那一天吧!笔者并无能力推翻这个还没完全证实的『世纪谎言』,但从理性的角度宁愿相信大卫博 士和众多有良知医生的艾滋批判和艾滋反思。亦希望有艾滋困惑的『良民们』多一种救自己的思维角度,能使自己从虚构的绝望中勇敢走出来,和绝大多数正常人一 样,活在灿烂的阳光下。


最后在这借用大卫博士的话说:『任何人如果做过这些HIV测试的话,请忘记这件事。因为有机会做出不同的结果,如果检测出HIV阳性的话,请一直检测下去,直到做出阴性为止,而绝不服用那些所谓治疗艾滋病的毒药。』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8 23: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