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深度文章:美国大选背后的人类价值观方向之争

京港台:2020-11-26 23:51| 来源:新世界评论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深度文章:美国大选背后的人类价值观方向之争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美国大选动态!相关新闻总汇

  

  前言:2020年美国大选所表现的左右之争,也是人类文明的价值观方向之争。这决定接下来人类先进文明是继续向左转,还是回调向右转。因此,川普或拜登(专题)的当选,不仅是美国的方向选择,而且是人类文明的方向之争。你可以不关心美国政治或国际政治,但这却会影响到全球人民及子孙未来。

  注意:本文所说的左派右派是基督教-人文主义之下的左派右派,与伊斯兰教等文化无关,莫生搬硬套。比如,把西欧的封建制,套到中国秦始皇之后的君主中央集权制,结果闹了巨大笑话。实际上,秦朝之前才是“分封建国”的封建制,秦朝之后是君主中央集权制。因此,本文仅适用于国际上流行的左派右派,也仅做思想价值观的讨论。

  提示:本文较长,后面更深刻,请阅读完毕。人类文明的万年基业,百年就会摧毁。人类文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拯救人类文明的未来,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参与,感谢散播智慧的思想。建议保存此文。

  2020美国大选背后的人类文明价值观方向之争,深刻认识左派右派及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

  作者:刘忠良,著《大国危途》

  首发:新世界(电视剧)评论(Newworldreview)

  在美国,民主党属于左派,共和党属于右派。2020年的美国大选被称为美国的生死之战,也就是左派和右派对美国的掌控之战。左派,也被称为“自由主义”。右派,也被称为“保守主义”。左派和右派之争,是一个国家走向的政策之争、方向之争、命运之争。美国作为人类文明的自由民主灯塔,美国的左派和右派之争也是人类文明的命运之争。

  【1】左派右派与真理的关系

  对于如何划分左派和右派,如何区分“自由主义”(左派、个人主义)和“保守主义”(右派、古典自由主义),很多人还不是很了解。左派和右派的划分起源于18世纪的“法国大革命”。“革命派”站在主持人的左边,“立宪派”站在主持人的右边。“革命派”指责“立宪派”是“保守主义”,“立宪派”指责“革命派”是“激进主义”。从历史结果来看,法国大革命的左派是错误的,右派是正确的。注意,这里的“保守主义”是属于“启蒙运动”和“人文主义”范畴,与伊斯兰教的保守派等毫不相关。

  从右派思想家约翰·洛克、亚当·斯密、埃德蒙·伯克和左派思想家让-雅克·卢梭及极左思想家的对比来看,右派代表着对真理的谨慎探索,左派则是激进的思想。真理是一扇窄门。右派是谨慎的打开真理之门,左派则是激进的横冲直撞。显然,谨慎的右派比激进的左派更可能接近真理。

  如何认识左派的实质,我们先看看左派在欧美国家的作为。左派打着“自由”的旗号颠覆传统文化,让人性的邪恶失去约束。左派打着“科学”的旗号消灭基督教,让人类患上“理性自负”和“无法无天”。左派打着“平等”的旗号搞平均主义,实行高税收或高负债,或者政治经济集权专制。左派打着“博爱”的旗号引进黑人穆斯林,带来大量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不断颠覆欧美白人基督文明。左派打着“民主”的旗号给黑人穆斯林及非法移民(专题)选票,他们绝大多数投票给左派(黑人穆斯林约90%投票给左派),民主退化为民粹民主。左派打着“人权”和“法治”的旗号维护犯罪分子和恐怖宗教,却对邪恶侵犯正义视而不见。

  左派是什么?简单的说,左派就是偏离真理。从人性而言,左派就是人性邪恶的释放。比如“自私、懒惰、无知、愚昧、狂妄、贪婪、自负、虚伪、堕落”等人性缺点。比如,左派颠覆传统文化约束的自由就是堕落,左派打倒上帝就是狂妄,左派追求结果平等就是懒惰,左派的博爱就是愚昧,左派的民主、人权、法治等就是虚伪,左派设计的天堂社会就是狂妄和理性自负。

  【2】美国的自私邪恶联盟

  理解了左派作为人性邪恶的本质,就理解了左派的所作所为。右派虽然不代表真理,但右派一直追求真理,并以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的结果正义作为真理的评判标准。比如,左派为了选票而大量引进黑人穆斯林,带来大量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右派就反对这样做。再如,传统文化经过历史检验,是维系人类文明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左派颠覆传统文化对人性罪恶的约束,其实就是毁掉人类文明发展的文化根基。

  华尔街金融大富豪和硅谷互联网大富豪,都是全球化的最大获益者,也是掏空美国产业和就业的最大力量,这反映了人性的堕落与贪婪。民主党作为左派,以福利购买穷人的选票,其实就是利用了人性的自私与懒惰,进而实现民主党的政治权力。由于他们都代表着人性的邪恶一面,因此他们能够在堕落的价值观基础上结成联盟。川普和共和党推进美国“再工业化”,反对其他国家掏空美国的产业和就业,这就侵犯了华尔街金融富豪和硅谷互联网富豪的利益,因此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川普!

  华尔街金融大富豪和硅谷互联网大富豪的全球化利益,会掏空美国的产业,让中产阶级不断萎缩,进而变成吃福利的人,也就是变成左派民主党的票源。左派通过引进非法移民,降低大富豪企业的劳动成本,给大富豪带来更多利润。因此,大富豪和民主党在掏空美国产业和引进非法移民方面是利益一致的。因此,他们勾结在一起(电视剧),企图长期统治美国。

  

  

  

  【3】右派更接近真理的窄门

  通过观察左派的所作所为,我们就可以理解左派的本质是什么。中国学者刘军宁认为:“左”就是“悖逆”,左派就是悖逆神和神的律法。对于基督徒,这样的定义很好理解。但对于非基督徒,这就不容易理解了。按照我的理解,“左”就是偏离真理与“结果正义”。左派反映了人性的邪恶一面,也就是反映了人的“自私、无知、懒惰、狂妄、自负、嫉妒、贪婪、虚伪、卑鄙、狭隘”等人性缺陷。

  “左”在中文里有“偏、邪”的意思。《圣经》[传道书10:2]:“智慧的人心居右,愚昧的人心居左。”(Ecclesiastes 10:2:The heart of the wise inclines to the right, but the heart of a foolinclines to the left.)中华文明和基督文明不约而同的对左派和右派有了相似的定义,似乎这就是天意(电视剧)。从历史、现实和逻辑来看,右派是谨慎的去接近真理与智慧,左派则是反映了人性的邪恶与愚昧。

  右派在政治上追求共和民主,在经济上属于古典自由主义,在文化上是坚守传统文化的智慧,在自然与社会的规律上坚守自然秩序,在真理的价值判断标准上坚守“结果正义”。因此,纯正右派、正统右派、古典右派、保守主义就是“共和民主+古典自由主义+传统文化智慧+自然秩序+结果正义”。可以认为,正统右派就是趋向于真理与正义,是“伟大信仰+科学精神+结果正义”的结合体。相反,左派则是趋向于“堕落+愚昧+邪恶”。本质而言,左派就是“反正义”、“反真理”、“反文明”。

  真理之门是很窄的。由于广义的右派比较宽泛,就导致整体右派群体也有一定问题。同时,一个人的思想在不同领域的对错有差异。比如,一个人在经济和政治上属于右派,但在文化和种族方面可能属于左派。比如,“白人至上”非常反感左派引进黑人和穆斯林,就站在右派这一边。虽然“白人至上”有错误,但维护了先进文明族群,显著优于左派颠覆先进文明。其实,“白人至上”属于广义右派的愚蠢部分。如果“白人至上”联合亚裔、犹太人,吸收拉美裔、黑人的优秀者,以“优秀至上”的名义抗击左派就能获得道义的高地。

  【4】左派的自由是人性的堕落

  由于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不同,左派和右派具有巨大的认知差别。比如,对于“自由”,右派坚守“有合理约束的自由”,是可持续发展的自由;左派则倾向于“个人主义的放纵自由”,比如淫乱、吸毒、不负责任。其实,就其本质而言,“自由”属于中性词。“自由”必须限定在一定范围之内,并不是所有的“自由”都符合正义。符合正义的“自由”,本质是“合理的权利”。比如,随意的暴力不是自由,淫乱不是自由,因为这不是“合理的权利”。但是,左派却把摆脱优秀传统文化对人性的约束及人性的堕落当作自由,这将摧毁人类文明的未来。因此,一个左派说某事是“自由”,并不表示是正确的。

  

  【5】左派的平等违背自然法则

  “平等”也是一个中性词,与正义没有直接联系。只有符合正义的“平等”才是正确的。自然秩序是差异的、不平等的。“平等”经常与自然秩序相冲突,泛滥的“平等”往往带来秩序的混乱,最终违反“结果正义”。比如,追求个人财富的绝对平等,实行高税收高福利,就会导致社会失去发展活力。或者,采用政府管控经济,导致政治经济集权专制,走向奴役之路,比如苏联。再如,左派打着“平等”的旗号,实行入学和工作的种族配额,或者给少数族裔特权,这严重违反公正原则。如果一个左派说某事应该平等,很可能导致非正义的结果。左派的自由与平等,是现代社会秩序混乱的最大根源。

  左派打着“平等”的旗号,无原则的推进多元化,实际上是对自然秩序和结果正义的破坏。比如,左派推动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变性人等,这违反自然秩序,有损文明的可持续发展。左派把引进黑人、穆斯林、非法移民、低端移民等作为多元化,实际上是破坏人口结构和信仰结构,导致更多暴力犯罪和社会负担。多元化不代表正义,破坏人口结构和信仰结构的多元化是反正义。只有符合结果正义的多元化才是正确的。比如,犹太人和亚裔进入美国,给美国带来更多科学家,推动了美国经济科技的发展。

  【6】左派的博爱是毒药

  “博爱”的前提是正确的去爱。否则,博爱就可能变成用蜂蜜调和的毒药。正确的“博爱”应该是“由近到远”,支持正义和优秀。但是,左派的“博爱”却常常“由远到近”,支持落后和邪恶。比如,欧美左派打着“博爱”的旗号,不断引进黑人和穆斯林,带来大量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最终颠覆先进的基督文明。在欧美国家,由于黑人和穆斯林经常处于社会底层,消耗大量福利,给白人基督徒带来很大的税赋负担。但同时,白人基督徒又要承受黑人穆斯林的暴力犯罪和圣战恐怖。左派愚昧的博爱就是背叛和颠覆先进文明,左派的博爱就是反文明。

  法国作为左派的发源地,深受左派思想的毒害。由于左派思想和左派的政治利益,导致法国引进大量黑人与穆斯林。因为左派“平等、博爱”的旗号非常吸引黑人、穆斯林、非法移民及底层人口,他们就把选票投给左派。左派再给他们更多福利,让他们生育更多孩子,进而颠覆白人基督文明。不同数据估计,2020年穆斯林超过法国总人口的10%,新生人口占比2~3倍于此。2020年10月,法国发生多起穆斯林斩首白人基督徒事件。法国采取反制措施,结果引发全球穆斯林和伊斯兰教国家的抗议。法国的自我拯救已经非常艰难,甚至是孤立无援。

  

  欧洲和北美打着“博爱”的旗号,不断接收黑人和穆斯林难民,导致大量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这是非常愚蠢的“博爱”。如果需要引进劳动力,最好就是聪明且勤劳的东亚人,其次是优秀的白人和其他亚裔。欧洲和北美,一方面不断接收非法移民和难民,另一方面又严格限制亚裔移民,这是十分愚蠢的。左派以“政治正确”和“反对种族歧视”、“反对宗教歧视”的旗号,不断破坏欧美的人口结构,这是自毁欧美文明的未来。

  【7】左派的民主是“多数人的暴政”

  “民主”是一个中性词,与正义没有直接关系。民主是通过选票决定国家政策,进而影响每一个人。也就是说,民主就是自己用选票决定别人所承受的政策。显然,民主会侵犯他人权利,进而让民主沦为恶政。比如,古雅典的民主,以民主方式剥夺伟大思想家苏格拉底的生命权。因此,民主不是褒义词,它仅是一个中性词。民主也可能是“多数人的暴政”,并不一定比专制的“少数人的暴政”更好。比如,专制掠夺私人财产,人民可以共同反抗。但民主投票掠夺私人财产,让少数人民无处申冤,这比专制还可恶。

  左派所谓的“更民主”、“扩大民主”、“平等民主”,实际上是更接近“多数人的暴政”。民主应该是具有智慧和美德的人参与治理国家。如果无知和自私的人掌握选票,这是民主的退化,也是民主走向邪恶。所以,民主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平等权利。给错误思想和缺乏价值的人(如极左分子、犯罪分子、暴力宗教、吃福利的人、创造价值低的人)同样的选举权,这是十分荒谬的,必然给民主带来更多邪恶,让恶政渗透民主。

  只有按照正义标准设立的共和制度才是正确的,只有“共和民主”才是正义的民主制度。按照“共和”的原则,给予每个人基本的权利,规定合理的权利义务准则,实现巧妙的权力制衡。因此,民主是共和规则的一部分,是为了反映人民的利益和智慧,是为了实现良好的权力制衡机制。因此,单纯讲民主是错误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很容易导致民粹主义和“多数人的暴政”。如果抽走共和,民主就是暴政。正确的民主,应该给予拥有智慧和美德的人更多选举权,应该给更有贡献和价值的人更多选举权。民主的前提和基础是选民的智慧与美德,缺乏智慧与美德的选民是对民主的最大破坏。没有对选民投票权进行差异化选择的民粹民主就是共和制度的最大毒瘤!

  【8】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是美国民主退化的结果

  在人类历史上,最符合共和原则的制度是美国国父们所建立的共和体制。国父们明确指出,美国是共和制而不是民主制,且国父们严厉谴责民粹民主。美国建国之初,只有纳税的白人男性拥有投票权。这虽然看起来不平等,但确保了民主的理性,这是美国民主质量最高的时候。但是,随着左派所推广的“平等民主”或扩大民主,美国的共和制度不断退化。共和制度的退化,也就是正义民主制度的退化。黑人穆斯林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并不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发展,而是美国民主退化的结果。

  由于白人基督徒比例的不断降低,由于左派思想的不断泛滥,导致美国民主理性的不断降低,才使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奥巴马当选总统之后,进一步推动美国向极左方向发展,进一步恶化美国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和价值观结构。目前为止,奥巴马是美国最糟糕的总统,奥巴马是最背叛美国建国精神和基督文明的总统。清醒的美国人要永远记着,不要再投票给奥巴马这样的黑人穆斯林。

  

  我指出奥巴马的黑人穆斯林身份,我提到黑人和穆斯林给欧美国家带来大量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并不是“种族歧视”和“宗教歧视”,而是说出事实。黑人在1500年之后才走出原始社会,智商进化较低,心智进化较低,缺乏农业文明和工商业文明的锤炼,缺乏传统文明的熏陶。黑人的低智商与懒惰,很难适应知识经济时代对更高智商、更高学习能力的要求,更容易沦为社会底层,继而暴力犯罪。伊斯兰教被封印于7世纪的宗教战争时代,导致伊斯兰教的封闭、暴力排外,缺乏自由与宽容,很容易与其他族群或文化产生冲突。伊斯兰文化难以适应知识经济时代对自由宽容的要求,导致穆斯林更容易沦为社会底层,继而更多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同时,黑人和穆斯林又更高的生育率,这必然导致未来大量的文明冲突和暴力犯罪。如果选举黑人穆斯林为领导人,很可能扩张黑人穆斯林,进而导致更多文明冲突。

  【9】一人一票的民主仅适合优秀族群国家

  欧美白人和亚裔最适合知识经济时代的要求,智商和文化的进化也是最高的。欧美白人和亚裔是属于犯罪率最低、创造力最高的群体。同时,欧美白人和亚裔共同面临黑人与穆斯林的暴力犯罪、恐怖袭击。因此,在美国、欧洲、加拿大(专题)、澳大利亚等,白人、亚裔和所有族群的优秀者都应该更加紧密合作,一起支持保守主义拯救人类先进文明。

  按照共和原则的要求,按照优质民主的要求,黑人和穆斯林并不适合拥有与白人基督徒相同的选举权。或者说,个人价值低、价值观落后的人,其选举权应该更低。个人价值高、价值观正确的人,应该拥有更多选举权。如果让穆斯林投票,可以杀死基督徒,只因为他没有皈依伊斯兰教。如果让黑人投票,可以剥夺白人财产,因为黑人会报复数百年前的仇恨。当民主沦为“多数人暴政”,民主即专制,民主即暴政。

  南非曾经按照共和原则设计了共和民主制度,但却被曼德拉等黑人民权领袖毁掉了。在1994年之前,白人、亚裔和少数优秀黑人拥有投票权,这样的设计保障了南非的民主质量。在共和民主制度之下,白人把南非建成准发达国家,还制造出核武器。在那时,南非发展迅速,黑人也获利。但是,1994年之后,选举权扩大到占人口80%的黑人,共和民主变成了民粹民主,导致南非发展倒退。黑人获得选票后,白人基本权利失去保障,很多白人农民被抢走土地或被杀,黑人也失去经济发展的希望,变成所有人的失败。从实际来看,黑人的民主,缺乏人权、安全、宽容、自由与宪政,违反了民主的精神。从历史来看,曼德拉毁掉了南非的共和民主,曼德拉是南非的最大罪人。

  在美国建国之初,按照共和民主原则,纳税的白人男性仅有投票权,这是美国民主质量最高的时候。2020年的美国大选,从人口结构、信仰结构和价值观结构来看,这是美国民主质量最烂的时候。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和南非曼德拉一样,都是破坏共和民主的罪人。在1960年代之前,黑人没有真正的选举权,单亲家庭和暴力犯罪还不是太多。黑人获得选票之后,更多黑人就变成了“福利懒汉”和犯罪分子。结果是,黑人获得选票让黑人堕落,也让美国民主堕落,所有人都受损,只有左派民主党获利(民主党收割了黑人90%的选票)。

  土耳其共和国的缔造者凯末尔用专制强权推进伊斯兰教世俗化,用专制强权建立了土耳其的民主共和国。但是,随着凯末尔的逝世和后继影响力不断弱化,穆斯林用选票选出倾向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埃尔多安,将土耳其重新伊斯兰化。在一些伊斯兰教国家,只要说某个人侵犯了真主安拉或默罕默德,就可以随意处死。伊斯兰教的民主,缺乏自由、宽容、人权与宪政,实际上是违反了民主的精神。在欧洲,由于穆斯林获得了选票,政客只得容忍穆斯林的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实际上,正是穆斯林获得了选票,才纵容了穆斯林在欧洲的暴力犯罪和恐怖袭击。

  从全世界来看,只有欧美白人和东亚人的民主制度比较成功,其他种族和宗教的民主都不怎么好。从智商来看,欧美白人和东亚人智商较高。从文化来看,基督教新教文化和东亚文化都比较勤劳、宽容。只有这样的种族和文化,才能具有较高的价值创造能力和努力进取的价值观,才可能让社会制度更有效运转。这样的种族和文化,一人一票的负面作用较小。相反,黑人、穆斯林不适合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或者说,黑人、穆斯林的民主制度必须特别强化共和、弱化民主。这在拉丁美洲等一些发展中国家也是一样的,比如委内瑞拉。

  【10】美国和欧洲民主的持续堕落

  现在,欧洲和美国正在向伊斯兰化、拉美化、非洲化的方向发展,民主质量持续下滑。如果欧美的人口结构、信仰结构和价值观结构持续恶化,东亚或许成为最后一个自由民主的灯塔。目前,美国的人口结构正在变成“法国+南非+委内瑞拉”,美国民主的人口基础正在崩塌。现在,现场投票和边境墙已经成为捍卫美国民主的最后一道屏障。现场投票排除了一些不合格选民,边境墙阻止了非法移民的快速流入。但是,民主党的邮寄选票和拆除边境墙政策将毁掉美国民主的最后屏障。大规模邮寄选票和选举舞弊,将2020年美国大选变成史上最烂的选举。

  改善民主的质量,其本质是回归共和的精神原则。共和原则要求民主参与者具有智慧和美德,追求真理与公义。但现在,绝大多数民主国家的选举权已经变成一人一票,大量自私且愚昧的人也有了相同选举权,导致共和精神和民主质量的逐步沦丧。因此,现代民主应当回归共和精神。比如,根据纳税、贡献、学历、财富、智慧、美德等确定每个人选举权的大小,分别给予1~10张选票。如果民众素质差异过大,可以分别给予1~50张选票。从30~50人中,按照加分制的方式选举3位选举人,让选举人负责选举和重大决策。按照加分制的方式进行选举,防止相同观念的人相互稀释选票。比如,首选的候选人给予3分,第二位是2分,第三位是1分。

  在非洲等存在很多部落的国家,可以部落为单元实行共和制,部落酋长为1票,根据部落人口再选1~3位选举人。让部落的酋长和选举人去负责国家选举,这远比让非洲人自己去投票更具有理性精神。如果要恢复南非的共和民主,就应该按照纳税、财富、学历等大幅度拉大选举权的差异。比如,吃福利的人仅1票,不吃福利但也没有纳税的人拥有3票,纳税人拥有10~50票。由白人、黑人和亚裔(或国际组织)各一人组成联合监票人,验证选民和选票,保障选举公正。只有这样,在黑人占80%以上的南非,才能让优秀的白人和亚裔脱颖而出,进而挽救南非糟糕的民粹民主。

  【11】人权当以捍卫人类文明为前提

  “人权”是后来才有的价值观念,且“人权”不一定都是正义的。比如,一个恐怖分子,就应该剥夺他的人权。或者说,消灭其他合理人权的人,就应该取消他的人权。一些极端宗教信仰不承认其他人的人权,那么其他人也就没有必要承认他们的人权。否则,把人权给了没有人权观念的人,很可能就是消灭其他人的人权。把人权给了消灭人权的极端宗教信仰,就会消灭所有人的人权。因此,人权只能是相对的、有选择的。人权只能给予认可人权且自由宽容的人,否则人权就是自我毁灭。

  在古代社会,缺乏人权概念,导致大量侵犯人权的事情。但是,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人权标准去要求古人或近代人。否则,所有的古代文明和近代文明都是邪恶的。比如,部落战争、黑*贸易、驱赶印第安人,那是发生在缺乏人权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并不是错误。因此,美国的国父们和先民们并没有错误,现代的白人也无需向黑人和印第安人道歉。就像以前可以猎杀老虎,但现代不能猎杀老虎了,两个都没有错。

  【12】法治的原则是正义与价值

  “法治”应该以正义为最高标准,因而“恶法非法”。法治是服务于社会正义和社会价值创造,因此正义和价值就是法治的两大基本原则。但是,现代的很多判案是根据法律条文而不是正义,导致大量非正义的判案,这就违反了法治的精神。在正义与邪恶的战斗时刻,更不应该以人权和法治去羁绊正义。以人权和法治限制正义,就是助长邪恶、背叛正义。比如,解决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圣战”恐怖,就必须突破人权与法治的约束。

  符合“结果正义”的才是正确的,这是辨别真理的基本原则。正确的“自由”,实质是正当的个人权利,而不是人性罪恶的自由释放。正确的“平等”,实质是公平的正义原则,而不是违反正义的平均主义。正确的“博爱”,实质是合理的同情心、对优秀与正义的支持,而不是对野蛮与邪恶的供养。正确的“民主”,实质是共和原则的制度、个人正当权利的表达,而不是让自私与愚昧统治社会。正确的“人权”,实质是对人的正当权利的保护,而不是对罪恶的保护。正确的“法治”,实质是为了贯彻正义,而不是让法律条文葬送正义。

  【13】右派护国,左派误国

  在民族和国家方面,左派主张“民族虚无主义”、“国家虚无主义”、“文明虚无主义”、不讲未来的“无神论”和反对奉献精神的个人主义,导致爱国思想的虚弱,也让先进文明失去自我挽救欲望。同时,左派的“无神论”演化出绝对的“科学主义”,彻底否定人类的存在价值,也否定了民族和文明的价值,继而有可能导致人工智能灭亡人类(或人工智能与极端宗教相结合而导致人类的巨大灾难)。也就是说,左派摧毁人类先进文明的延续根基,又破坏先进文明自我保护的欲望。左派已经成为人类先进文明的最大敌人!相反,右派坚守伟大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和奉献精神,捍卫先进文明的未来。保卫人类文明,必须阻止左派思想的泛滥。

  在政治和经济方面,右派推崇小政府,积极发挥自由市场经济的作用;左派推崇大政府,采用广泛的政府干预,比如高税收高福利、广泛的政府管控、政治经济集权模式。政府是由人来组成的,而人是自私、有限理性。政府干预过多必然侵犯公民权利和自由,还损害经济的正常运行与发展。财政的本质是“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既不讲节约也不讲效率”,很容易损耗社会财富。比如,政府官员花纳税人的1万美元,肯定比纳税人花自己的1万美元更缺乏效率。因为纳税人自己辛苦赚1万美元,肯定要更有效率的使用资金。但是,政府官员花纳税人的1万美元,不需要自己去赚钱,缺乏对资金的爱惜。

  在宗教和文化方面,右派坚守传统文化的智慧,而左派则以“自由、进步”的名义不断破坏传统文化的内在智慧。由于左派思想不断破坏优秀传统文化和自然秩序,导致人类文明的不断堕落。随着科学、教育和左派思想的发展,宗教和传统文化越来越薄弱,无神论、自然神论、不可知论越来越多。如果这发生在极端的伊斯兰教社会或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代,这种变化是好的。但是,在科学主义、理性至上和左派思想泛滥的今天,需要重新回归基督教和优秀传统文化的价值。教育和科学增强了人的理性认知,也增大了人的狂妄、破坏力、文化颠覆、理性的自负。教育和科学的发展,更需要伟大的信仰和伟大的宗教。

  敬畏神是认识真理的开端。人是生而自私且无知的,由人性和自然规律所决定:无神论、自然神论、不可知论,最终走向理性的自负、理性的有限、理性的困局、精神的荒漠、价值的虚无、秩序的混乱、灵魂的慌乱。个人有限理性的自以为是,道德约束的虚弱,精神秩序的混乱,最终导致有限理性走向愚蠢的选择。这不仅导致个人和家庭的不幸,也导致社会、民族、国家和人类文明的不幸。

  【14】信仰的智慧拯救人类文明

  在约束人性罪恶时,道德是前端防线,法律是中端防线,神是最后的防线。道德无法约束的,还有法律。法律无法约束的,还有神。如果一个人的道德修为比较高,思想观念更接近于真理与正义,可以不需要法律和神明的防线。但是,人是生而自私且无知的,人性是邪恶的,人的理性认知和自制力都是有限的,因此需要法律和神灵。如果不相信神明的存在,人可以变得很可怕,可以做出一切罪恶之事。因此,无神论是一种危害人类文明的邪教。类似,自然神论、不可知论也有一定的危害。当然,推动分裂、仇恨、暴力和杀戮的宗教,远比无神论的危害更大。

  按照理性推理的结论,权利、真理、正义等都可能没有可以达成共识的标准,或者标准因个体而存在巨大差异。同时,理性推理的结论,缺乏神圣性,缺乏信仰根基。所以,依靠人的理性,很难在全社会建立权利、真理、正义的共识标准,更难以成为神圣的信仰。但人类文明的发展延续需要伟大的信仰基础,社会运转和法律制度也需要伟大的信仰基础。所以,敬畏神明,拥有伟大的宗教信仰,是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发展的需要。上帝不需要统治人,但人需要上帝。

  一神论与多神论相比,一神论容易走向信仰专制。比如,中华文明一直是多神论文明,因而比较自由宽容。相反,伊斯兰教是最极端的一神论宗教,导致极其封闭及暴力排外。耶稣以《新约》赋予《圣经》更多自由宽容。基督教经过“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摆脱了中世纪的专制与愚昧。近代的基督文明,成为人类近现代文明的开端。

  中国有众多古代先哲,诞生了很多智慧的思想,还吸收了佛教思想,创建了思想智慧繁荣的东亚文明。基督教的《圣经》由众多先知所书写,创造了最系统的智慧信仰。基督文明还吸收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思想智慧,开启了近现代文明。现代,东亚文明和欧美基督文明是两大比较自由宽容的先进文明,很多思想智慧具有相通之处,也有很多互补的地方。

  在世界上所有文化和宗教的经典中,基督教的《圣经》是最完备的、最智慧的、最伟大的、最符合人类文明自然秩序的。走进耶稣基督,是拯救灵魂的捷径,是走进智慧的捷径,是社会光明的捷径,是人类文明伟大延续的捷径。走进耶稣基督,也许就是上帝留给人类文明的捷径和最后的赎救之路。

  随着人的死亡与新生,理性的推论需要每次从头再来。无神论、自然神论、不可知论的思想价值观体系总是需要花费巨大精力的重复建设。学习《圣经》是获得正确观念和正确信仰的捷径。作为“基督教+启蒙思想”的新教,是建立社会思想规范体系的捷径。但正确观念的发展延续,需要正确逻辑的继续推导。当代的优秀思想,可以认为是对神的启示的当代解释。独立思考和吸收优秀思想,才能更接近于真理的智慧,才能与神的启示更近。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精神世界皈依上帝,世俗世界按照社会的法则。信仰与政权是分立,而不是对世俗社会不管不问。当社会需要正义时,基督徒需要积极站出来。当捍卫人类文明的保守主义需要选票支持时,基督徒应该积极投票。科学是人类发展的发动机,基督徒应该积极参与科技发展,保持基督文明对人类文明的贡献价值。

  认识上帝是智慧的开始,但理解上帝的启示需要智慧。成为基督徒,并不意味着就代表更接近真理。一方面是源于人性的自私与无知,另一方是错误的思想认知和各种诱惑。神的启示是智慧的,智慧的是符合逻辑的。因此,真正的神的启示符合智慧的逻辑,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否则,就是假借神的名义,或者是对启示的误解。

  【15】人类文明需要右派重建

  现代,全球左派思想泛滥,到处悖逆真理与智慧,到处祸害人类社会,导致人类文明的堕落。一个比较极端的左派,无论是什么宗教信仰,最终都会导致结果的邪恶。所以,无论左派的基督徒,还是左派的自然神论或无神论,只要是左派的就倾向于是错误的。理性自负、自由放纵、无知博爱、自私虚伪的左派,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最大敌人。

  现在,由于左派思想的泛滥,人类先进文明陷入堕落和低生育率。比如,智商较高、积极进取、自由宽容的东亚民族和欧美白人民族,都陷入低生育率,聪明的东亚人生育率更低,这导致人类先进文明走向自毁之路。从种族来讲,黑人生育率最高,与黑人通婚或交配都变成黑人。从宗教来讲,穆斯林的生育率最高,与穆斯林通婚都变成穆斯林。如此下去,黑人和穆斯林人口持续爆炸,东亚人和欧美白人的人口持续萎缩,百年下来,全球人口结构彻底巨变。人类文明的万年基业,百年就会摧毁。人类文明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日裔美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著作《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认为:由于科技发展和人们追求平等,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但从现在来看,缺乏伟大信仰支撑的一人一票的自由民主是现代人类文明的祸乱之源。塞缪尔·亨廷顿所著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才正确反映了人类文明所面临的危机。只有共和民主、伟大信仰、保守主义思想和先进文明人口的可持续发展,才能维系人类文明的未来。

  因此,拯救人类文明,需要右派重建思想、文化、信仰、价值观和制度的秩序,扭转人口结构、信仰结构、价值观结构的持续恶化。否则,人类先进文明将遭到毁灭。一旦先进文明族群遭到毁灭,人类文明将陷入黑暗。看看欧美的黑人社区和穆斯林社区所带来的高犯罪率与恐怖袭击就知道了。

 

相关专题:美国,美国大选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6 20: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