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被裁的38岁互联网人:10年赔偿18万 他打算送快递

京港台:2020-11-28 02:07| 来源:直面派精选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被裁的38岁互联网人:10年赔偿18万 他打算送快递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被一家互联网大公司辞退1年后,2019年10月20日,吴东下定决心结束北漂。

  这个想法在他脑海里缠绵了3个月,尽管他清楚,一旦回到自己的老家——山东鲁东某山区县城,意味着从事10年的互联网DBA(数据库管理员)生涯宣告终结,但他觉得自己非走不可。

  找工作8个月毫无进展,之前投递简历的公司,多数招聘信息已经清空,“DBA基本没希望了!再待下去也是耽误时间。”看不到求职的希望,每月5500元的房租烧得吴东心疼。

  工作十几年,他几乎没有积蓄。大厂给的18万赔偿金,半年内就用得一干二净。在大厂工作的3年,赚得多花得快,月薪3万但没攒下一分钱,得亏之前在小公司攒了十几万,但大半被家乡的同学借去盖房子,现在都没还。

  没钱又失业,在吴东看来,回家成了唯一的退路,“至少能省房租” 。

  那天中午,吴东在家整了两个菜,一盘素煎豆腐,一盘土豆丝豆干,搭配4罐啤酒一块儿喝,酒足饭饱后发条朋友圈,跟大家告别:希望轻松离开。

  

  吴东的朋友圈

  但他没想到, “轻松离开”最终演变成一连串出于虚荣的盛大告别。

  有酒友在吴东的朋友圈下评论,离开前要好好喝一杯。吴东碍于面子,答应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红酒局、啤酒局、生蚝局、牛排局应接不暇,他和酒友喝光了珍藏多时的上万元红酒、白酒,又买了2万多好酒以备不时之需。

  

  吴东在酒桌上一如既往吹牛侃大山,喝到脸颊绯红,和酒友亲亲抱抱,和喜欢的女孩大声表白,尽管对方拒绝过他几次。

  出租房也清空了,吴东把烤箱、冰箱、豆浆机、瑞军军刀、收藏的黑莓手机等全部送人。随后这场告别盛宴非但没有结束,反而进一步升级:他飞去日本(专题)、广州两地旅行,即便身上的积蓄只有9万多。去日本7天,花了2万多,途中不忘给酒友们带手办。在广州、香港(专题)徘徊4天,花了近万元。

  在广州的最后一晚,吴东发了一条朋友圈:出身985,工作996,劝退035……

  

  吴东的朋友圈

  从那以后,吴东几乎消失在朋友圈。

  A

  回家不过2个月,吴东浑身上下已经散发出传销喜爱的味道。

  家乡没有互联网产业,吴东找不到对口的工作,他想借钱开一家酒吧,被多位老同学连泼冷水,“济南的酒吧都不赚钱,在家乡基本赔光!”

  在他的视角范围内,家乡能做的工作只有两种——进工厂当工人,或者去药企做销售。

  但他都做不了。工厂拼死拼活一个月,最多赚6000元,吴东不愿意干。听说县里一家上市药企的销售岗,10年前就有人年薪百万。他跟老同学打听应聘门路,却被告知:上头政策收紧,药类销售岗位很快会取消。

  眼看老同学过得都比自己好,有车有房有孩子,家庭美满,不愁事业,学历还比自己低,吴东心里不是滋味儿。他把自己闷在家里,不敢出门。他害怕一出去,就有村民在背后指指点点:这么年轻,怎么不出去工作?

  

  更害怕当面被损:一段时间没见,去哪儿工作了?

  很快,传销嗅着味儿来了。

  骗吴东的人是他的干哥。两人从小一块儿长大,家住对门,互相知根知底。吴东也清楚地知道,干哥初中毕业就出去混社会,期间进过好几次传销。

  干哥告诉吴东,在南京做暖气片生意很赚钱,投资几万,能赚大钱。

  吴东没多想,约定年后就去南京。因为疫情耽误,到5月中旬,吴东失业的第18个月,他再也坐不住,催着干哥赶紧出发。

  这一去,果然有传销大坑等着他——这个名为“1040 阳光工程”的传销组织,在国内隐匿横行十多年,打着投资69800元就能赚到1040万的幌子,坑骗了成千上万人。

  尽管在吴东看来,1040的洗脑方式极其拙劣。

  不仅有干哥一路过分殷勤示好。一路开车护送吴东到南京栖霞区某拆迁安置小区,包吃包住,晚上备好三菜一汤,有素有肉。早上准备早餐,包子、油条、豆浆应有尽有。

  再是团伙洗脑言辞漏洞百出。第一天和1040见面,给吴东洗脑的大姐就露馅了。大姐50多岁,打扮朴素,一见面就唠家常,说自己文化不高,当过收银员,做过保姆,靠投资国家项目翻了身,年收入几百万。手里适时拿出一张满是大红字的文件,自称是国家审批的红头文件,1040的项目都经过了国家批准。并一再强调,美国富起来靠的也是1040。

  吴东断定1040是传销。他有这份自信,在互联网行业干了10年DBA,用科技手段分辨信息真伪是小菜一碟,更别说1040早已在百科上被定义成新式传销组织,手机一搜就能知道。

  吴东在传销大坑里待了4天,被团伙和干哥轮番PUA。

  干哥动之以情,说内部项目保密,网上的信息都是假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不会骗你”、 “不听就是不给你哥面子!”

  传销团伙软磨硬泡,“如果我是传销,警察怎么不来抓我?劝吴东听话,“你不愿意跟人交流,怎么了解行业?”

  他们一再提醒吴东,“中年人没钱就没尊严!”

  B

  熬到第4天,吴东再也待不住,不顾干哥反对,转身就走。干哥拦着他,不让走。吴东声音猛提八度,一双眼睛瞪得滚圆,质问干哥:1040是传销,为什么要骗我来?你有没有投资?要打架,你们能打赢我么?

  这一顿发火,对方真不敢拦着。吴东打车直奔酒吧,想好好喝一顿,又觉得囊中羞涩,只点两杯啤酒,还没喝完,已经觉得大脑恍惚。

  他回想起之前在大厂工作的3年,每一次去酒吧,随随便便消费上千,身边有一群朋友可以喝酒吹牛侃大山,哪像现在,天差地别。

  吴东现在觉得,当初在大厂工作真快活:工资高,不用加班,10点到公司,7点可以走人,周末双休,每天有免费健身房锻炼,即便半夜手机收到警报,要处理紧急故障,也是组长第一时间反应,不要求大家一起处理。

  特别是DBA这一工种,收入普遍比程序员高,但工作更轻松。根据美国2013年公布的职场调查表,DBA被评选为“最快乐工作榜”榜首。赶上国内互联网光速发展的10年,DBA在国内愈发吃香。从入行开始,吴东的职业路径顺风顺水,4次跳槽薪酬都是翻倍涨,从4500元涨到大厂的3万月薪,2015年面试大厂时,更是半小时拍板入职,薪水翻了2倍。

  

  碰上2015年大厂高歌猛进,业务量全线走高。入职不到2个月,吴东便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参加了一场盛大年会,被三亚别墅、30万现金红包、5个亿的抽奖砸得眼晕,坐收1个月工资年终奖。

  “有做公务员的感觉”,

  吴东说。

  而他的下班时间,曾经被好友吐槽:不是在喝酒,就是在喝酒的路上。家里的冰箱成了酒柜,威士忌、红酒、白酒、啤酒应有尽有,嫌出租房冰箱不够放,自己又买了一个冰箱回来囤酒,光是喝酒的杯子就收藏了30多种,每个月在喝酒上的花费至少5000多块。

  即便碰到事故后的大裁员,公司也没让吴东吃亏。据他所知,别的部门裁员,最多赔偿7个月,自己拿6个月,不亏。

  2018年10月,舆论中的大厂兵荒马乱,36岁的吴东则在暖阳照拂下,坐在会议室数钱。

  他翻来覆去数离职协议上的赔偿金,8位数,小数点前面有6个数,再数一遍,确定前面有6位数。

  工作3年,6个月赔偿,将近18万到手,入行10年,吴东第一次见识到给钱这么大方的公司——要是按照正常赔偿,3年合同到期,公司最多给4个月工资。

  领导顺便附赠吴东两项福利——签完字下班就可以离开公司,未来一个月不用上班,工资不会少。不签竞业协议,明天就可以出去找工作。

  HR也给吴东吃定心丸:下个月发薪日,18万会一次性打到工资卡上。

  离职流程一气呵成,15分钟签完协议,从会议室出来,吴东不想再工作了,公司刚招了2个新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数据库事多繁琐责任重。吴东所在的小组,8个DBA管理4000多台服务器,就算每人每天工作24小时,工作都做不完。工作内容不外乎整理、维护数据,机械却要求细心,一旦出现操作失误,整个APP都会崩溃。

  “领导也一定怕我心情不好坏事。”整个下午,吴东心安理得摸鱼,看新闻、玩手机,或者去酒庄网页上瞅瞅新酒,下午4点左右再去公司健身房锻炼1个小时,7点一到,拿起手机,准时下班走人。

  他什么都没带走。桌上的电脑,水杯,文件和笔也都没整理。直到5天后的周六下午,公司不上班,吴东才回到工位,把自己的物件收拾回去,他说,“不想遇见老同事。”

  

  当时的吴东,也没想到未来会失业1年。

  10年DBA经验,又在大厂待过,朋友圈还有不少大厂DBA朋友,吴东不愁找不到工作,他觉得,即便大厂有年龄限制,自己去创业公司工作,也至少能当个技术总监。

  C

  从大厂离职成了吴东的命运转折点。如果说此前是青云直上,那么往后两年,他的人生属于断崖式跌进谷底。

  吴东原本不打算在年前找工作,但抵不住无聊。喝酒要等周末,其他5天时间实在不好打发。

  熬了2周时间,吴东找朋友帮忙牵线,拿到字节跳动的面试机会。但很快露了怯。

  对方递过来的笔试题,他草草回答了一部分,大部分空着,心里不满,资深DBA哪还需要笔试,面试聊聊天就可以了,一聊就能知道个子丑寅卯。

  到面试环节,被问到产品开发的问题,吴东依旧回答不上来。入行DBA十年来,他从来不用写代码、做开发,在大厂的3年,部门有专门配合DBA的开发团队,他只要管好自己的数据库,其他业务都不用操心。

  磕磕绊绊2个多小时的面试,对面4个面试官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他们告诉吴东:你技术不行。

  

  吴东没把这句“忠告”当回事,甚至在心里腹诽:字节的技术也不怎么样。在他看来,DBA看重经验,重视人品,并不要求必须具备研发能力。

  他觉得,自己从大厂出来,不可能找不到工作。等18万赔偿金一到账,索性回家过年去了。

  回到北京已经是2019年2月下旬。每年最好的求职期——金三银四即将来临。但对吴东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这一次投简历,吴东只挑薪水满意的公司,工资至少比大厂高1万——1.5万。筛选下来,能投的公司只有四五家,诸如百度、快手、新浪、网易等公司。其中,百度给的待遇最丰厚,资深DBA能拿到至少5万月薪。

  无一例外,简历石沉大海。他去找百度的朋友咨询,才知道,百度DBA的岗位一直挂着,但从不邀请人来面试。

  难道大厂不招DBA?吴东不敢再端着。招聘软件全用上,不管工资多少,只要有公司招DBA,他都投简历,哪怕薪水低到了1万以下,公司只要初级DBA,他也要试试。

  果不其然,发来面试邀请的6家公司都是初创企业。企业规模不大,只有几十人,但薪水不差,2万多一点,吴东不觉得跌份,心里盘算着,要是顺利入职,当技术总监也不错。

  面试流程也简单,纯聊天。面试官是90后,title是开发部总监,刚一开口问,就暴露了自己的不专业,从网上现找的面试题,吴东10年前就看过。“面试官太菜了,一点不懂数据库!”

  面试官还想套话。问大厂的数据库管理流程,出bug怎么处理,出过怎样的错误——吴东闭着眼睛都能答。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对答如流的结果是,6家公司都不给offer。他这才明白过来,创业小公司根本就不招DBA,找他去面试,纯粹想学大厂的数据库管理流程。

  200多份简历砸下去,没拿到一个offer。入行10年,吴东第一次感觉失去信心,他控制不住地怀疑自己,“居然会没人要!”

  他把这一切归咎于年龄。“互联网人除非技术牛逼,成为公司骨干、领导,否则过了35岁基本失业。”

  他甚至厌恶大厂,认为是大厂浪费了自己3年,“生活过得太安逸,上进心没了!”

  D

  “在IT行业被淘汰,基本就是不思进取,没有提高自己。” 如今吴东明白过来,已经后悔莫及。

  2017年大厂数据库往自动化升级,已经给吴东提了醒。当时小组8个人,6名同事都是90后,他们不仅会管理数据库,还能单独写产品代码,懂C语言。组长和吴东年纪一样大,35岁,毕业就做DBA,同样会做开发。只有吴东,说是计算机专业出身,但十几年没写代码,只能写简单的产品功能代码,还因为写得吃力,需要同事帮忙。

  当时吴东浑不在意,他认为,DBA和研发是两回事。“如果我想做开发,就不会做DBA。”

  随着大厂DBA往自动化转型,吴东发现,此前DBA讲究的资历、经验都成了泡影,不少DBA寻求转型,要么做培训,要么创业。

  他觉得自己实力不行。“要是水平高,公司不敢辞,成本太高。”

  如果说10年前,他敢跟人拍着胸脯说,市面上所有的DBA书籍都看了一遍,时至今日,基础知识全忘,业余时间忙着喝酒,从没想过要提升,即便是和刚入行的DBA比,吴东都没有底气。

  曾有朋友推荐吴东去广州工作,帮他内推进腾讯、华为(专题)、虎牙等公司试试机会。但事到临头,吴东打了退堂鼓,他担心自己能力不行,年龄又大,“除非部门大领导跟我很熟,否则没戏!”

  特别是从南京回来后,吴东陷入迷茫,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10年DBA经验无用武之地,在家乡贫瘠的土地上,品酒找不到知己,开酒吧注定赔本,吴东实在想不出,自己的下一步路该往哪儿走。

  

  他想过送外卖或者送快递,但心有不甘;想找稳定的工作,但年龄超过35岁,考公失去机会,他也不认为自己这把年纪,能面试进国企。

  吴东开始明白干哥说的话。中年男人没钱没工作,确实没有尊严。不仅村民不待见,相亲对象也摆脸色。听说吴东没工作,要么见面一次后没有下文,要么连面都不来见。

  经济压力摆在眼前。兜里只剩几万块,还要养父母,吴东每月的生活费降到1000多块,只够吃饭,酒是不敢喝了。

  2020年10月15日凌晨,吴东辗转反侧睡不着觉,上知乎回答了一个问题:找工作找到崩溃,该怎么办?

  他答:失业一年多,准备送快递。

  

  他打算去广州送快递,一个自己没去过的城市。不想回北京。即便这块土地积累了多年人脉,吴东说,那都是酒友朋友,只能一起吃饭喝酒吹牛,没有工作,人脉全完。

  但在2天后,吴东换了主意。他决定先学车,老同学是驾校教练,他告诉吴东,有驾照,工作好找一些。

  哪怕以后当大厂司机,也比送快递舒服。而且,他的人生又一次和大厂产生了联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4 04: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