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给互联网大厂投一圈简历,只有一家发来面试邀约

京港台:2021-1-12 23:11| 来源:刺猬公社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给互联网大厂投一圈简历,只有一家发来面试邀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应届生们投递简历热度最高的企业前十名都是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是热度最高的三家企业。

  从 2020 年 6 月起,我就开始着手 2021 届校招。为了能找个好工作,我已经准备了三年,从进入大学那一刻起目标就很明确:毕业后找个好工作。

  但好工作到底是什么样的?我现在也迷茫了。

  我就读于一所普通一本院校的传媒专业,但我在校期间的履历还算丰富,简历密密麻麻两页 A4 纸:学生干部、省市级大型会议志愿者、参与支教调研项目、在央媒实习过。

  这些履历在我看来是一份很有竞争力的求职资本。我在找工作前底气很足。

  2020 年 6 月起,我把投递目标锁定在互联网大厂上,腾讯、字节、阿里、百度、美团、搜狐、拼多多都投了个遍,但是只有搜狐发来了面试邀约。

  据教育部预测,2021 年高校毕业生将首次突破 900 万人,达到 909 万人。加上因疫情海归(专题)及往届未就业学生,有超千万 新人 涌入 2021 届校招市场。我好奇,像我这样想往互联网大厂却又碰壁的 2021 届大学毕业生多吗?他们又是怎么样的遭遇?

  做完腾讯的笔试题,我很懵

  互联网大厂校招的流程基本相近,大部分岗位校招流程为:网上报名 - 简历筛选 - 线上笔试 - 技术面试(2-3 面)-HR 面试(0 或 1 面)- 发放 offer。

  以腾讯、字节和阿里为例,秋招、春招期间,同一批次只允许投递一个岗位,字节跳动可以投递两个。限制岗位数的条件无疑加大了应届生的选择难度,不少人想去的岗位和自己的专业背景并不匹配。

  在腾讯宣布开启校招后的第一时间,我就申请了内容运营岗。在网站上填写个人信息时,我开始幻想面试时如何把自己介绍给 HR 的场景,手上敲着字,嘴角微微上扬。

  投递简历后,我时刻关注着腾讯校招网页里关于自己的流程进度。没几天,我便收到了腾讯发来的笔试邀请。当时还挺开心的,收到笔试邀请,说明简历筛选和测试算过了,笔试时好好答就完了。

  我以为笔试仅围绕内容运营或者相关岗位进行考察,如果以自己的专业背景和实习经历答题,考取一个还不错的成绩应该不成问题。在线上笔试的当天,我早早地坐在电脑旁打开了笔试链接,一边看着屏幕上的倒计时,一边喝着刚咬开袋的牛奶,满怀期待地等待开考时间的到来。

  时间一到,开始答题的按钮由灰变红,点击后,网站跳转至答题页面。

  我打开卷子,傻眼了。

  笔试题第一部分十道题是文字语言逻辑题,刚开始做自认为还行,毕竟我是文科生。到了第二、第三部分,试题考数理和图形的关系。只有第四部分的两道题与运营有关。花了一个多小时做完,脑子是懵的,根本没有为此做其他准备,这像考公务员的行测题。

  后来我得知,互联网大厂非技术岗位的笔试普遍采用行测题,包括语言理解、数理计算、推理判断、资料分析和常识判断五大块。而大厂的行测题每一道都会有答题时间,一般在 60~80 秒。

  在腾讯、阿里笔试的当天, 腾讯笔试 阿里笔试 一度冲上微博热搜。不少学生感叹笔试的难度,也有不少和我一样没有准备的同学答完笔试后感到很懵。

  

  

  笔试后同学们在微博上的吐槽 图源来自微博

  被搜狐刷掉的原因

  经历了腾讯笔试失败后的我,一边刷题一边继续投其他大厂,一圈下来,互联网大厂里最终只有搜狐发来了面试邀约。

  在参与搜狐线上面试前,我嘱咐舍友给我一个安静的面试环境。之后,便精心打扮了一番,好好地洗了遍头,还特意喷了些发胶让头发定型。

  面试开始了,我先按 HR 的流程做了自我介绍,因为经历比较多的原因,我讲了十多分钟。

  面试官全程保持微笑仔细聆听,不时还点一点头。在我做完自我介绍后,面试官针对简历问了一些具体的情况。我与面试官聊得很好,基本上对答如流。

  但面试官最后对我所说的一番话,让我内心震荡了一番。

  HR 说: 你很优秀,放在往年来看确实挺不错,但是和你竞争的人都是一些海外常青藤留学回来的硕士和国内 985 高校的硕士毕业生,而且,他们有的人也有不错的大厂实习经历,所以今年对于本科生来说很难。但不要灰心,面试结果会在一两个工作日内发到你的邮箱里,通过的话会是进一步的业务面试;没通过的话,不代表你不优秀,你也要认清这一届的形势,好好规划一下自己接下来的目标。

  我这下想明白投大厂频频被阻的原因了,我的对手是常青藤海归硕士和 985 高校硕士,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和他们掰手腕。

  面完搜狐后,我的目光便不再只盯着互联网大厂了。转投了一些非互联网企业,岗位只要有点兴趣就投,很快便收到了部分企业的面试邀请,从一面、二面、终面到拿到 offer 都较为顺利,但我因为种种原因最终都没有接受一些 offer。

  春招我还是会去试试,但不会再那么坚定选择互联网大厂了。

  这一段时间的求职经历让我成长很多。但毕业后到底去哪?做什么?还是继续升学?我现在心里也没有一个定数。

  不光是国内应届生,应届海归们也很难

  和我一样目标在互联网大厂上的吉喆,同样在大厂秋招的战场上败下阵来。与我这类文科生不同,理科生的求职情况明显好于文科生,但想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也很难。

  吉喆就读于某 985 理工类院校,大二时曾在某知名厂商实习过两个月,加上 985 高校的背景。他一开始将主要目标也定在互联网大厂的运维岗和测试岗上。

  他的经历和我相似。他把简历投给了很多互联网大厂,走完了笔试环节,但只有字节跳动有回应,在二轮技术面试环节挂了。

  吉喆想到过竞争激烈,但没想到竞争这么激烈。

  投大厂频频失败后,吉喆也产生过自我怀疑,但吉喆没有死磕,他立刻调整求职方向,转投了一些国内的知名厂商。经过一轮又一轮投简历、笔试和面试后,吉喆在 2020 年底拿到了三家知名厂商的 offer。

  但他仍有些落差。

  他说,虽然秋招拿到了 offer,心里也有了底,但薪资待遇和自己的预期有些差距。

  据《拉勾 2020 互联网行业秋季校招趋势报告》数据显示,应届生们投递简历热度最高的企业前十名都是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腾讯、阿里巴巴是热度最高的三家企业。除了很少部分坚定想做互联网相关工作的同学外,大部分同学都是奔着高薪资去的。据 Boss 直聘发布的数据显示,30% 的互联网行业应届生薪资过万,远高于其他行业。

  吉喆身边同学的互联网求职经历近乎相同,能走到终面的人不多,最终能拿到大厂 offer 的人已算是翘楚了。

  不光是国内应届生,应届海归们也很难。

  王雨在踏上回国飞机之前,从未想过国内的求职市场会如此严峻。 我想过国内求职市场会很激烈,但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 王雨坦言自己现在有点焦虑。

  本科毕业后,王雨申请到了英国伦敦一所以传媒专业为王牌的大学攻读硕士学位。2020 年 8 月,王雨经历了艰辛的回国旅程后,终于回到久违的家中。但王雨没有让自己放松,一边调整时差,一边寻找信息投递简历。

  一开始我的投递方向也是当前大热的互联网大厂或是一些知名媒体。9 月投了腾讯、搜狐、网易这三家大厂的运营岗或者是与我专业相关的一些岗位。但一点回音也没有。 王雨说, 回国前,我想着自己也不差,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但现实频频冲击着王雨的心态。

  不光是互联网大厂没有回应,给一些媒体投递的简历也没有回应。按理说,王雨就读的学校在传媒圈还有些名气,可现实着实让她有些意外。

  我不知道他们筛选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实习实践经历我也有,学校也不算差,可就是一点回应都没有。 产生过自我怀疑的王雨也有向一些求职机构寻求过帮助,可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不论是辅导简历,还是上一些笔、面试的课程均需要花钱,而价格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还不算低。

  王雨说: 我还没有找到工作赚到钱,就要花钱给这些求职机构,心里有点不平衡,我就没有选择花钱给他们。

  据 2020 年 12 月 8 日脉脉发布《人才吸引力报告 2020》显示,在工作幸福感与满意度的排行榜上,互联网行业果不其然名列后茅,在所有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三。996、高强高压的工作内容依然抵挡不住应届生们冲向互联网大厂的热情。

  大厂在秋招、春招期间开放出来的仅有岗位,带给倾心于这些岗位的应届生们进一步内卷竞争,很多人为了在笔试环节取得高分而不断刷题,为了面试顺利花费时间、金钱、精力去参加面试培训班。

  秋招不太顺利的王雨,在 10 月份转投到了自己所在省市的电视台实习。 实习很苦,没有工资,而且转正也很难。带我的老师说岗位很难有空缺,而且台里有很多合同工。我觉得实习转正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要为春招好好做个准备了,要竭尽全力不能再悠悠闲闲的。

  其实,王雨秋招时也不是一点回应都没有,只是收到面试邀请的都是自己并不心仪的工作,或一些当地的小企业。这让 海归 回来的王雨并不甘心。

  成功的人

  不是所有人都会失败,总有人能通过一路的坎坷走向成功。

  李燕的学校是一所双非一本,文科专业的她能够进入大厂,很大部分原因源自她大学期间比别人更多的付出和更坚定的目标。

  在校时,李燕参加过互联网创业大赛,做项目、做市场调研、做产品,从 0 到 1,很累,但自我提升不小。此外,李燕还会利用假期去媒体单位实习,也去过某知名支付平台做内容运营岗位的实习。跟着朋友一起做过互联网创业,在区域内有一定的成绩。正是这些实践实习经历,让李燕认定自己适合做互联网相关工作。

  汗水和努力为李燕换来了某互联网大厂宝贵的实习转正机会。

  2020 年 6 月,北方长大的李燕只身前往南方,在陌生的城市租下房子安顿好后,前往公司办理了实习入职。

  刚开始工作很不适应,工作强度高、压力大,很多东西都需要现学,非常耗费精力。我之前参加互联网大赛和创业时的经验根本不够用,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实习的那段时间里,除了工作时间外,李燕每天挤时间自学产品策划知识和了解业内生态,只有这样她才能在工作时听懂同事们提到的一些理论和关键词,自己才能更好地融入这个环境里去。

  在实习过程中,李燕因压力和情绪上的问题也萌生过退意,但好在李燕遇见了一位对她很好的导师。

  在一次饭局中,与导师的一番长谈解开了李燕实习以来的心结。 每个人的前三个月都很苦,我只有想办法解决工作和生活上的问题,努力地坚持下去才有可能留下来。

  熬过艰难的三个月后,李燕在转正答辩会上,通过层层考核终于成功拿到转正 offer。

  努力没有白费,但新的压力也随之而来。

  这一届同期校招进来的大家学历都很高,可以说只有我一个人是本科,其他人都是海归硕士或者是名校硕士。其实,在实习期间就有遭遇过学历歧视,也产生过自卑,害怕自己融不进去。所以我的压力非常大,不敢犯错,努力去把每一件事做好。 她说。

  不论往日多么艰辛,前路多么坎坷,在 9 月开学时成功拿到大厂 offer,也使得不少同学对李燕投来羡慕的眼光。 看到朋友和同学们想通过大厂校招网申的途径进入大厂,我不犹想跟他们说一声,这条路真的异常艰难。我这类实习转正的人首先就占据了一部分空位。网申那条路真的是神仙打架。

  很多学生最初都是抱着 非互联网行业不进 的目标择业,但往往四处碰壁后心灰意冷。如今应届生想进互联网大厂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谁具有走钢丝的能力,谁就能成功上岸。

  互联网行业对年轻人来说,俨然是一座盖起的新围城,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其实只有卡在墙中间扯着裆的那部分人最难受。

  与其在浪潮中随波逐流,不妨停下来问一问自己再出发:挤破头进大厂真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吗?

  (文中吉喆、王雨、李燕均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8 14: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