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蒋欣再翻红,她演出了所有“华妃”背后的可怜人

京港台:2021-4-27 00:44| 来源:每日人物社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蒋欣再翻红,她演出了所有“华妃”背后的可怜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蒋欣永远都在剧组里。第一个电话她是在转场的车上接的,第二个电话,恰好碰上她提前收了工,不过她聊着聊着就叹了口气,因为看了一眼第二天的排期,有十多场戏要拍,早上六点钟要起床,她说自己该去背台词了。每天晚上做功课两个小时起,如此拍了两个多月,睡六小时都是奢侈。一年365天,零零散散地,她最多能休息30天。

  《小舍得》已经是蒋欣一年前拍的戏了,她的记忆很快就被新的戏覆盖掉,她很少能想起当时的故事。日常生活里她也健忘,总是朋友说起,才会记起来,「哦,还有那件事,我还跟谁谁吵过架呢」。她说脑袋全让给了台词,还有很多她特意保留下的感受——哭泣的,生气的,快乐的。她要留存这些,以供演戏时调取。

  在热播的《小舍得》里,蒋欣饰演的田雨岚,行为令人窒息:鸡娃,不让孩子踢足球,随时随地炫孩子的成绩,让他表演背圆周率,热衷问别人家孩子考几分,举报老师,让钟点工女儿退出金牌班好给儿子腾名额,四处走动拉关系让儿子竞选班长。

  观众一方面认为田雨岚过分,但看到她道歉时又忍不住原谅她。为了让孩子进金牌奥数班,在众人面前,田雨岚给之前举报的老师道歉,说话时憋着哭劲,泪水越积越多,眼袋都挤出分层了,「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谁愿意赤眉白脸的,挣,挣命一样,在当父母之前,谁还没有点傲气,总之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每次在角色里,蒋欣卸下强硬的一面,显露出疲惫、脆弱、无奈的时候,都忍不住让人共情,有人评论说蒋欣「就是能演出一个崩溃的、极端的、痛苦的、狰狞的极品人物里藏着的那个可怜人」,不止是田雨岚,蒋欣塑造的樊胜美、华妃角色都是如此。

  2011年,因为在《甄嬛传》中饰演华妃,蒋欣走红,大家记得她总是骂「贱人就是矫情」,也记得她临死前失望透顶,哀哀戚戚,「皇上,你害得世兰好苦啊」。这部剧让蒋欣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导演郑晓龙评价她是个非常具有爆发力的演员,越是有难度,她越是能演好。

  但直到6年后,她才有了第二个被大家记住和讨论的角色,《欢乐颂》里的樊胜美。到《小舍得》的田雨岚,她又用了4年。这些年,蒋欣拍戏一直没有中断过,几乎全年无休,很多剧没有水花,也有的剧被嘲出圈,在《情深缘起(电视剧)》里,她和刘嘉玲分别出演曼桢、曼璐,这部戏在豆瓣评分3.1,蒋欣从身材、服装到演技,都被嘲讽,她也被批评不会接戏。

  蒋欣承认这是自己的弱点,但她想得很明白。她不打算要变得更谨慎,更爱惜羽毛,她要一直演下去。从8岁那年,蒋欣就开始演戏,到如今快30年了,她从孩子演到了妈妈,还想演到外婆。生活就是一部戏接着一部戏,如果一段时间不演戏,她不知道待业要做什么,「我这么热爱(电视剧)表演,就只能在家对着镜头演,那多无聊!」

  以下是蒋欣的自述——

  1

  最开始田雨岚的角色找过来的时候,我拒绝了。其实我不太能够理解田雨岚,太陌生了,我离这个角色很远,未婚未育,没带过孩子,眼神里不慈祥。

  后来他们又约我见面,诚意真的很打动我,而且演员的阵容让我眼前一亮,我想如果错过了,以后很难有机会合作,所以还是咬紧牙关,硬着头皮上。

  田雨岚逼着孩子学习,像抽陀螺的鞭子,不停地抽。我从小家庭教育的氛围比较自主,所以我不太清楚,还会有这样的家长存在?

  我当时做了很多工作,让自己去信服角色。我加了一些家长群,也会问朋友,她们会跟我讲她们见着的一些「鸡娃妈妈」,教育孩子到自虐。也看了一些纪录片,有一个爸爸为了孩子放弃了工作,孩子不会的时候,他自己几近崩溃,躲在角落里哭。

  当我知道所有事件是真实存在的,我就把自己搁田雨岚里,也会给这个角色加一点点色彩。

  田雨岚家里有一面放奖杯的墙,最中间空了一个。我当时一进到场景,就突发奇想,问导演,为什么不给我留一个空?他说为什么要留空?我说因为要留着放奥数杯赛的最高的奖杯,这是我逼孩子的动力,没有放奖杯的洞,永远看着空空的,我永远都在想:孩子,你一定要把这个C位给我填满了,等你什么时候填满了……这些词加了很多。我永远都看着这面墙,每天吃饭我都面对着,我不高兴了会看它,我高兴了也会看它。我觉得我的孩子受伤了,我会看它。我觉得我被孩子伤害了,我也会看它。

  田雨岚对孩子的爱,是把自己的心,完完全全搁在他一个人身上。她希望孩子什么都不要去想,好好学习就好了,所有的问题妈妈来帮你解决,所有的负重妈妈来帮你背。我永远都在拿着孩子的书包,不管是我生气也好,高兴也好,孩子的书包永远在我身上。哪怕她在学校当着大家的面说「妈妈并不爱我,妈妈爱的是考满分的我」,我特别委屈,特别伤心,心都碎了,我回来还是依然做好营养加餐,放桌子上,我才进屋哭。这种细节我觉得对角色是加分的。

  我们剧组氛围特别好,宋佳是一个特别会演戏的人,我特别喜欢她,跟好演员在一起(电视剧)搭戏真的很幸福。就像打球一样,我发出去她接过来,打给我,我再发出去,很开心,每天开工特别快乐,导演只要说拍完了,就会啊?拍完了?这么快就拍完了?这对演员来讲是最幸福的。

  我们俩单独的戏,印象都极深刻,默契到恨不得动作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们经常同时做一件事情,在同一个画面里同时把左腿翘在右腿上,同时把左腿放下来。前段时间刚刚播的一个桥段,她帮我去拉货,我们去摆那些货,最后竟然同时把水瓶拿起来喝水,这些都是没有商量好的,但我们的节奏是一模一样的,那种默契真的很难演。

  

  图源电视剧《小舍得》

  2

  我总是演这种出力不讨好的角色。所以就只能放大她可爱的地方,让观众更容易接受她。把一个不讨喜的人演得不让人讨厌,还挺难的,但你会特别有成就感。

  华妃也好,樊胜美也好,田雨岚也好,都是经历和内心很丰富的人。你很想去表达人物身上,很多别人看不到的酸楚。演主角会有光环,很难去毫无保留地发挥,相对会收敛。做配角,我可以去找她很多特别的点,可恨的、可怜的地方,你会无限放大她的各种点,反倒会出彩。

  《欢乐颂》是导演慧眼识珠,他认为我能演樊胜美。我是真的不喜欢那个角色,我当时也不想演,我说我想演曲筱绡。他说,不,你就适合樊胜美,我当时还觉得为什么非要让我演樊胜美。

  对樊胜美,我加了一些细节,原剧本樊胜美一直把钱都花在她的吃穿打扮上,我改了一下,让她把真皮的包包、鞋、衣服全都卖掉,换钱寄给家里,自己买一些A货,可能更容易得到同情。

  我也加了一场樊胜美在江边的独白戏。在拍摄时,我看了很多在外漂泊的女孩子的纪录片,能给我很多灵感。我当时告诉自己,这段独白的词我不要写下来,不要去记,我就要临场的,我要站在樊胜美角度,去感受,把她所有的难过,所有的心酸,全都一股脑掏出来,完成她的一个告白。

  导演都同意了。我就让他帮忙,多几个机位下来,因为我不知道我第二遍还能不能记得住这些词,所以我是一条下来的。出来的效果也蛮好的,观众印象极其深刻,我还挺开心。

  我不是那种自来水型的演员,我遇到过很多超级能哭的演员,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帘,我做不到,我不太会那样哭,我觉得那样很好看,也很打动人,但我做不到那样,我哭都很丑。

  平时我不太会哭,但是偶尔哭的时候,哭着哭着,演员蒋欣就会跳出来,提醒我要记住现在这个点,此刻内心的真实感受。瞬间就不想哭了,还蛮有成就感的,因为我记住了一个以后演戏可以借鉴的点。

  

  图源《欢乐颂》

  出演《甄嬛传》之前,我试的是曹贵人那几个角色。我对华妃印象深刻,但我并不觉得自己能演,因为我当时名不见经传,不可能让我演这么重的角色。

  试戏的时候,有个人帮我搭戏,演华妃,我就突然有一根筋被揪在那,觉得不舒服,这完全不是我心中的华妃。我就跟导演说我想试试华妃。我按我想要的方式演完了,挺过瘾的,没想别的,就走了。这么大的一个戏,又是我喜欢的导演,什么角色对我来说都可以。过了两天接了个电话,让我去试妆华妃,我整个人都傻了,天上掉下了一个肥大的馅饼,把我砸晕了。

  很多人觉得她可恨,但我一开始看华妃,就觉得她是可怜的,所以我觉得我演华妃,算是理所应当,跟很多人聊起的时候,就好像只有我可怜她,只有她是真正爱皇上的,难道你们没有看到这份爱吗?

  华妃被赐死的那场戏演好可以帮她博得同情,如果演不好,可能所有的工作都白费了。在拍摄之前,我一个人在冷宫的景里坐着,工作人员忙着布景,我躲在最阴暗的角落里,没人看得到我,坐了半小时,感受她濒临死亡的孤独、无助,在那一刻我真的活在华妃角色里。

  我后来完整看过那场戏,有个遗憾是,当时拿了三样东西让我选自杀,我不要,我要自己选择死的方式,这个点没有呈现得很清晰,但是很多观众也解读到了。

  那场戏还真的没挑出太大毛病,如果让我现在再重新演也不一定会演成那样。我之前跟杨亚洲导演合作,他说蒋欣你看剧本看得太细了。我蒙了,剧本难道不应该看得细吗?他说你的表达太准确了,我当时不理解,这到底是夸我,还是在给我建议?后来导演跟我聊,说我不太会留白,好的演员是会留白的。宋佳在这方面就特别棒,她的留白很高级,所以会觉得她的表演特别舒服,这可能是我最欠缺的。

  华妃是我人生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个角色给我带来了无限幸运,它带给我更多想演的角色,有更多好的导演想跟我合作。

  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你有了热度才有更好的戏来找你。之前我会参加一些综艺或时尚活动,后来我经纪人觉得我实在排斥,也减少了我这类工作量。我以前其实都不太愿意接受采访,我也不想说什么,你问我问题我一两句话就能够结束,不太会打开话匣子。

  那会儿我也不是一个有综艺感的人,参加综艺节目,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编导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编导让你怎么玩,你就怎么玩,过分听话,最后发现出来的效果怎么是这样的?我怎么在里面显得尖酸刻薄?我怎么可以这么听话?从那以后,我才学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

  还是演戏最适合我,是最开心的。身体哪怕有不适,或者是疲惫,只要开机,我就好像病都好了。

  

  图源《甄嬛传》

  3

  如果不演戏要干什么,我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小时候没有想过,后来也没有想过。

  8岁开始,我就一直在拍戏。不是童星,是童工。因为一直在拍戏,我在学校也是很有名的,那可能是我这辈子最虚荣的几年,现在想起来也蛮傻的,每次拍完戏挣了钱回来,会请大家吃喝玩乐。我从小到大就不是特别愿意歘尖的人——站在中心的位置,你们看我在这儿,我来了,我不是那种。我一直在学校里都低着头走路。

  小时候拍戏爸妈会给我一个学习目标,我要考多少分,我想干什么都可以。我会真的逼自己学习,因为我太喜欢拍戏了,我期末考试成绩基本都是中上。当时可以上普通中学,但因为从小就想考中戏,想试试艺术学校,没想到我的专业成绩是女孩子的第一名,那时候会有一些虚荣心:我是第一名,我要上这个学校,爸妈拗不过我,就让我去上了艺校。一直以来,他们都很尊重我的想法,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一定会找到我的那条路,他们不会限制我的想法。

  小时候演戏,根本就不懂,大人说你噘个嘴我就噘嘴了,大人说你哭,我就哭。不管你演得好与坏,大家都会夸你好,没人会愿意伤害小孩。

  真正觉得演戏快乐,是在成年以后了,当时十七八岁刚刚开了窍,你就会觉得自己对演戏还是有天赋的,才真正感到热爱。

  2001年拍《大脚马皇后》的时候,爸爸在报纸上看到招演员,让我打电话,都把我说哭了。他说你既然那么喜欢演戏,你为什么不去争取机会呢?这个机会不就是等着你的吗?他们要求身高1米7,长相清秀,年龄在16、17岁左右,有表演基础,这不就是你吗?你为什么不去试呢?

  我当时就真的抹不开脸求人,我真的不会。我哭着打了个电话,给中国儿艺的老导演,小时候带我拍戏的倪美玲老师,我说我爸非让我打电话给你。打完电话又嚎啕大哭。还跟我妈打电话哭,我妈妈就说,刚把你爸说了,怎么能逼孩子干这种事情。后来我试戏通过了,我那会儿就在想,我怎么那么没出息,无非就是一个电话而已,我为什么都做不到?这对我还是很难,但我能把握机会,一般只要我试戏的戏,没有不给我角色的。

  拍《大脚马皇后》,和吕丽萍、唐国强老师合作,经常看人演戏都看傻了,怎么还可以这么演,经常忘了自己要干什么。我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学过来的。看他们演戏,我就感叹,原来演戏是这样的。一点都不沮丧,是兴奋的,有大量的东西可以学习,有什么好沮丧的呢。我特别喜欢跟老演员在一起聊天,他们讲曾经拍戏的过往,也能学到很多东西,耳濡目染也就进步了。

  当时几个老师还因为我,争论了一番。有两位老师跟我讲说你要去考学,要去学专业的。周晓文导演说,她就应该多拍戏多实践,这要比在课堂上学到的多的多,她年轻,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课堂上。

  我后来17岁没考上中戏,也没继续考,像周晓文导演所说的,一直在剧组,在沉淀、积累。我当时觉得考不上也没关系,反正我还有戏拍。我迟早能遇到合适的角色,而且我喜欢演戏,我也不太计较到底这是个什么戏。在我这儿没有角色的轻重,不管是女主角还是女配角,有好的团队,我就想去。

  但我挺羡慕学院派演员的,我缺失了理论知识,声台形表这些功课,我完全是靠实践来弥补的。拍《甄嬛传》的时候,第一天在大观园拍,导演当着大家伙的面夸我台词说得像自己说出来的话,我还真的蛮开心的,因为我没正经学过台词。

  考中戏失败,我跟爸妈回(老家)湖南,那对我是个很陌生的环境,几个月我都游手好闲,无事可干。有一天晚上,想了很久,我说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第二天早上我就跟爸妈说,我想去北京。爸妈说你让我们考虑一天,第二天他们就告诉我,陪我一起去。

  有他们的陪伴,不会有任何的压力或不安,我就来做北漂了。跑组跑了两个月,那个时候自己身上有刺,很多剧组希望找学院派演员,我会回对方说我不是学院派的,找学院派别打我电话。

  但我很幸运,没跑多久,我就去拍《公安局长》了,之后是《天龙八部》,再之后是《神探狄仁杰》,反正就一直在拍戏。都是运气好,我也不是那种特别努力的人,这一点还蛮对不起自己的天赋。

  在《天龙八部》,时隔两年,我第二次和周晓文导演合作,他夸我进步很大,说我起码提高了30分,我还蛮开心的。我也意识到,我开始会演戏了。突然知道怎么理解人物,怎么给角色定型,怎么塑造她,让她更好看。开窍了。

  4

  从正式做演员以来,我一直在拍戏,从来没断过,一年零散加起来能休息的时间只有一个月。只有去年,因为疫情,我停了53天,在拍摄过程中停的。这是我一次性停下来,最长的时间。有时候会想歇一歇,但有好的角色、好的剧本、好的团队找过来,我好想跟他们合作,就又歇不住了。

  我可能没有那么挑,因为我太喜欢演戏了,什么角色都想演,我觉得演员就是一个橡皮泥,要不停捏,不停搓成团,在人物中不停跳脱,这才是演员。演戏,可以活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可以把一个不合理的角色演得合理,把一场不好的戏演到好看,这种成就感,很难在别的地方得到。

  我本身就不是一个少女型的人,没有必要去强装少女,在每一个阶段,我都可以找合适我的角色。只要我喜欢的角色,我觉得我都行,让我演外婆都可以。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我演了妈妈以后再也不能演未婚的了,年轻的角色不会来找我了。但我好像没有太考虑这些。我不着急。我的工作团队,他们会比较着急。

  我在女演员当中,算是最胖的,但观众也对我挺宽容的,觉得她戏好,我们就看戏好了。以至于到现在,我减肥都没有成功过。有段时间,大家对我的体型真的是发愁死了,动不动蒋欣胖了,蒋欣瘦了,蒋欣又胖了,每次看我都会自己笑。

  反正已经不是很在意了,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必要再去演窈窕淑女了,我都已经开始演妈妈了,何必还要那么虐待自己?我本身骨架就大,人家小姑娘瘦瘦的,她是美的,那我现在再瘦瘦的,可能就柴了,皮肤都松驰了。

  其实也是一种自我安慰。我一直属于自嘲型的,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再瘦一点,穿衣服好看,我还是要努力一点的,这种话,回头写下来让我经纪人看见得骂死我,刚才那段你就当没听见啊。

  我刚在看明天的通告,一看就叹气了,因为太早了。我最近只有累,每天早上6点钟就要起来,晚上要做功课,12点才会睡觉,白天一场接一场戏,来杭州两个多月,哪里都没去过,连在外面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

  但这是我热爱的事情,哪怕是负担,你也会很快乐。我现在过的就是我的理想生活,会因为大家配合特别默契,演得特别好,开心好几天。我的生活就是工作,我每部戏都像搬一个家一样,好多大纸箱,甚至有的纸箱都不打开,但一直都带着。

  《小舍得》之前,有很多人问我,是不是蛰伏了,我没有,我一直在拍戏。我其实也有别的作品,只是大家印象不深,或觉得不合适我,其实我都无所谓的,我自己演的时候过瘾了就好了,我不可能每一部戏都让观众记住,每一个角色都深入人心。不可能有人做得到。

  很多人会说我不会保护自己的羽毛。但是我的愿望不就是演到老吗?如果我要是越来越谨慎,因为各种理由挑戏的话,那可能就真的会停下来,处于待业状态,不知道我的价值在哪。我喜欢拍戏,我就是喜欢,这就是我热爱的东西。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20: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