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帖“焚书坑” 美团蒸发万亿 仍有三大利空…

京港台:2021-5-12 04:44| 来源:多维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一帖“焚书坑” 美团蒸发万亿 仍有三大利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5月10日,美团股价盘中一度大跌超9%,最低跌至255港元,这是4月26日美团因涉嫌“二选一”被反垄断调查之后,其股价连续第九个交易日下跌,创下了上市之后的最大连跌记录,市值蒸发超过1.2万亿港元,成为近期香港(专题)市场的最惨科技股。

  如果从2月18日美团股价最高点460港元计算,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美团股价跌幅达到44.57%,已经近乎腰斩,并已跌破273.8港元的配股价,包括腾讯在内参与配股的几大股东悉数被套。

  

  2月18日以来,美团股价连续下跌,截至5月10日跌幅达到44.57%。(Wind资讯)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美团创始人王兴依然保持一贯的“大嘴”状态,虽然没有直接点评股价和反垄断调查,但是5月6日其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首唐诗,也引发了外界的诸多联想,虽然美团公关紧急灭火称王兴本意是“督促创新”,但是王兴曾经多次暗讽华为(专题)的往事,恐怕让美团在舆论环境中处以不利的位置。

  事实上,除了如何去“督促创新”,美团股价暴跌的背后,不只是“二选一”反垄断调查带来的潜在罚金影响,随着外界对于美团降低平台佣金的诉求愈演愈烈,以及外卖骑士是否算是美团员工的争议,都会显著影响到美团既有的盈利模式。

  大股东腾讯参与配股被套

  美团的九连跌,最直接的结果就是跌穿了此前280港元一线的支撑位,接下来会面临250港元的60日周线的“股价保卫战”,也让刚刚参与配股的大股东腾讯被套。

  在这个港股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再融资计划里面,作为美团最大股东的腾讯也参与其中,认购不超过4亿美元增发股份。目前腾讯在美团的持股比例高达17.73%,远高于美团创始人王兴9.73%的持股比例。

  不只是腾讯,美团这笔配股共融资66亿美元,参与的老股东已经悉数被套,不过考虑到美团上市之后的巨大涨幅,对于这些老股东来说恐怕只是九牛一毛。

  自2019年1月美团创下40.25港元的历史最低点之后,其后两年美团股价就一路暴涨,2021年2月18日创下460港元的历史最高点,两年涨幅超过10倍。

  不只是腾讯及美团创始人团队赚得盆满钵满,红杉资本等风险投资机构也获利极为丰厚,不过,在美团再融资完成后,红杉资本就开始套现。

  4月27日,红杉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电视剧)、美团非执行董事沈南鹏于,以每股平均价300.3864元,出售47.57万股美团股份,套现1.43亿港元,持股量降至7.09%。

  从美团2020年财报披露的持股信息可以看出,不只是红杉资本,腾讯作为美团的最大股东,去年也在小幅减持美团,不过此后又通过参与配股进行了增持。

  在美团接下来将披露的2021年一季报中,恐怕会有更多机构出现在减持名单中,可供参考的一组数据是,在过去三个月里美团是南向资金净流出额度最大的股票,净流出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专题)。

  

  资金流向数据显示,美团是过去三个月里南向资金卖盘最大的股票。(Wind资讯)

  无论是股东减持还是南向资金净流出,都体现了机构对于美团的风险偏好,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获利回吐,随着中国对于互联网平台反垄断的坚决态度,事实上扮演“平台裁判官”角色的美团,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甚至其商业模式也充满挑战。

  美团仍有三大利空

  4月26日,中国市场监管总局在官网公告: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随后美团回应称: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目前公司各项业务一切正常。

  面对反垄断调查,当时资本市场的最初反应是“靴子落地”,股价不跌反涨,美团股价一度回升至300港元以上,不过,这显然是配合再融资的“昙花一现式”反弹,随着再融资计划的迅速落地,美团股价又重回下跌区间,并迅速跌破了之前的低点,股价再创今年新低。

  第一大利空依然是反垄断,早在4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被处以创纪录的反垄断罚金之后,投资人就已经嗅到了美团会步阿里后尘的味道,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大幅下跌,4月13日,美团股价一度跌至274.2港元。

  当下美团的反垄断调查依然还在进行中,外界也普遍预期罚金应该会低于阿里巴巴,加上美团手上资金充裕并不差钱,但是反垄断不只是罚金,对于美团业务模式的冲击也不可小觑。

  参考阿里巴巴集团的股价走势,在反垄断调查结果落地之前,美团的股价恐怕很难反转。

  反垄断调查不只是财务上的影响,很可能影响到美团正大力推进的“社区团购”等新业务的落地速度,此外,降低佣金也就成为了必然选项,这会对美团长期以来的盈利模式带来一定的影响。

  第二大利空就是降佣金的述求愈演愈烈,很可能会冲击美团最核心的外卖业务。

  今年3月25日,中国国家发改委等28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培育新型消费实施方案》就提出,降低平台交易和支付成本。引导外卖、网约车、电子商务等网络平台合理优化中小企业商户和个人利用平台经营的抽成、佣金等费用,用技术赋能促进平台内经营者降本增效。

  餐饮商户对于美团佣金过高的抱怨,早已经是一股暗流涌动的民怨,并将其形象地称之为“美团税”,而这种怨气,在2020年疫情期间更是达到了顶点,中国云南、山东、河北、四川等多个省市餐饮协会向美团发出公函或公开信。

  目前,从中国餐饮企业披露出现的信息,美团的外卖最低佣金在18%,最高近30%,不只是让餐饮商户吃不消,也显著高于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外卖平台。

  2020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美团的营收规模首次突破千亿元人民币大关,其中外卖的贡献最大,达到了662.7亿元,占比高达57.7%。

  参考阿里巴巴集团在遭遇反垄断处罚之后,主动表态降低平台进入门槛,美团降低佣金也是一个必然选项。

  除此之外,外界对于美团外卖员工的争议,尤其是美团是否应该对这些外卖骑士交社会保险,则是美团面临的第三个利空,也是潜在的最大利空。

  据中国官媒《北京卫视》的报道,4月底,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就体验了一天做外卖骑士的感觉,送单12小时只赚了41元人民币,此事在中国社会各界引发极大关注度,也让中国舆论对于千万人规模的外卖骑士的福祉问题愈发关注。

  王林等官员与美团代表交流时获悉,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骑士有将近千万人,而这些人都不是美团的员工,而是属于劳务外包的关系。假如外卖骑士发生工伤事故等,美团目前的解决方案是通过商业保险来保障,而这笔商业保险也由外卖员自己来承担。

  显然,美团这样的一种用工模式,不只是有转嫁平台自身责任的嫌疑,是否涉嫌违背中国现行的《劳动法》,接下来也会是一大舆论热点。

  相比于平台“二选一”面临的几十亿元反垄断罚金,无论是降低平台佣金,还是完善外卖骑士的基本保障,甚至直接将这一群体纳入到社会保险的范畴,对于美团而言这才是真正的考验。

  仅计算外卖骑士的商业保险一项,假如改由外卖平台来承担,每人每天3元人民币的保险金,一年下来外卖平台多出的成本就达到百亿元人民币。

  显然,这不只是一种舆论压力,对于美团而言,也是一种真实的成本压力,甚至会让美团重归亏损。

  5月11日,美团股价开盘后再度大跌,早盘最大跌幅超过8%,股价十连跌的走势,就是投资人对于美团用脚投票的结果,也是对美团未来业绩的担忧。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6: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