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弘进轮”获救始末: 崩溃的他们拍视频求救

京港台:2021-8-10 13:21| 来源:新京报 | 我来说几句


“弘进轮”获救始末: 崩溃的他们拍视频求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8月9日晚上,周念安目送第一批被援救的船员从“弘进轮”上离开,登上前来救援的拖轮,往岸上驶去。

  弘进轮是一艘巴拿马籍货船,根据船员名单,这艘船上的船员都是中国人。

  周念安说,7月30日驶离菲律宾后,弘进轮从轮机长开始,20名船员里,陆续有13人先后出现发烧等症状。

  在网上发出呼救后,弘进轮的困境引起关注。舟山卫健委发布关于弘进轮处置情况的通报称,8月9日上午11时,舟山海关、卫健、疾控等部门人员登船,对船员进行核酸检测。8月9日21时30分,确认16人核酸检测阳性。

  通报称,已将11名船员点对点闭环接至定点医疗机构,其余患者暂留船治疗。

  周念安也很想下船,但他不在这一批名单内。等待仍将继续,但无论如何,最糟糕的时刻已经熬过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8月9日,舟山市疾控等部门人员登船为船员进行核酸检测,受访者供图

  “沦陷”

  周念安很确定,第一个发烧的人是轮机长陈骄。

  “我们7月2日从连云港出发,装着水泥管到印尼莫罗瓦利下货。半个多月后又去菲律宾塞米拉拉装煤炭。离开菲律宾的当天晚上,7月30日,陈骄开始发烧。”周念安说,当时大家都没太在意,因为感觉发烧很正常,而且陈骄的情况也不太严重。

  弘进轮是一艘巴拿马籍货船,长186米、宽31米,共有船员20人。根据船员名单,这艘船上的船员都是中国人,籍贯遍布11个省市。他们在船上服务的时间不等,陈骄今年6月登船,周念安已经服务了差不多一年。

  周念安从没想过自己会遇到新冠感染。疫情暴发以来,所有船员都面临重大考验,可无论形势如何变化,中国船员一直都是“防疫工作做得最好”的群体。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弘进轮近期航行轨迹截图

  但弘进轮自身的防疫屏障,不是在所有地方都能起效。“在印尼莫罗瓦利下货时呼啦啦上来50个工人,吃住都在船上。他们没什么防疫意识,基本没人戴口罩。”周念安当时就觉得害怕,“卸了半个月,防疫措施不可能完全做到,一直干活,我们也没空洗手啥的。”

  去菲律宾装货时,弘进轮都一切如常。离开塞米拉拉港的当天晚上,陈骄开始发烧。“他是全船唯一一个打了疫苗的,第二天就好了,第二天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症状。”周念安说。

  陈骄好了,但弘进轮紧跟着“炸锅了”。根据船员向外界发出的求救信息,7月31日,二管、三管、机工、大厨同时出现发热症状。弘进轮在发现疑似疫情后,立刻给船管公司和代理公司汇报情况,并且尽力保证消毒和隔离,但是依然无法阻挡发热蔓延。

  “到了周三(8月4日),已经有8个船员发烧。”周念安用“沦陷”形容此时的弘进轮,“到8月6日,船上2个厨师全倒了。船员倒了一半,已经没法做隔离措施。”

  求救

  周念安说,8月3日航行至宁波舟山附近时,船舶主机出现问题,弘进轮在马迹山岛抛锚修理主机。

  从这一天开始,弘进轮基本停滞了下来。“主机修好后,机舱人员实在是无法再继续工作,病人出现发热、咳嗽、咽喉痛,浑身无力。”

  困在海上的几天,对弘进轮的20名船员来说,折磨感与日俱增。

  有的人发烧好了,又开始发烧。有的人呕吐、腹泻,丧失味觉和嗅觉。8月8日晚上,管轮(轮机员)出现了呼吸急促,浑身无力的症状,开始上吸氧机。

  周念安后悔自己没有打疫苗,但在他登上弘进轮时,新冠病毒疫苗尚未上市。就算后来疫苗推出,这群在海上日夜漂泊的人,也几乎没有固定时间和地点打满两针疫苗的机会。

  疫情暴发前,出海的船员们还有机会在停靠的几天时间里上岸踩一踩土地;疫情暴发后,无论到达哪个国家的哪个港口,船员们基本都没有下船的可能性。他们给这样的日子取了一个名字——坐水牢。回家,是最大的盼望。

  8月7日,船员们决定拍视频向外界求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8月9日,船员家属发布的船员求助照片。受访者供图

  拍视频当天,水手王巍峨出现了发热症状,他今年56岁,是船上年龄最长的几人之一。“他基本上是所有(出现发热症状的)船员中最后一个发烧的。”周念安说,王巍峨发烧后情况比较严重,还出现了腰痛的情况,精神压力极大,几近崩溃。

  这种崩溃在求助视频中被明确地传达了出来。“7月31号发现船上有发烧人员……8月3日船在路过舟山时主机出现了问题,……主机修好后机舱人员由于发烧人员过多,病情严重,浑身无力等,实在是无法坚持到目的地。”视频中,王巍峨手持身份证,操着一口福建口音的普通话求助,在说到弘进轮的现状时几度哽咽,“船上人员现在情绪越来越激化,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发烧的蔓延已无法控制……”

  解困

  8月4日,中国海事局发布的《船舶船员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操作指南(V7.0)》中,明确要求船舶请求救助时,对在我国境内港口出现伤病的船员,无论是否属于“四类人员”(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均应采取救治措施,必要时转运至口岸所在地相关医疗机构就诊,保障船员及时得到救助。在接到船舶救助请求后,所属辖区海上搜救中心应及时掌握船上需救助船员的信息,以及所有在船船员健康状况。相关海事管理机构按程序向海关、边检、地方人民政府(包括卫健部门)报告,配合有关部门做好船上是否存在疫情的确认工作,以便在存在疫情情况下,对“四类人员”采取合理的救助处置方式。

  8月6日,举着身份证求助的王巍峨开始反复出现在航运相关的各个群里。航运业内人士戴九江关注到这件事,开始想办法和弘进轮取得联系,同时,他把求助视频配了文字,发在自己的视频号上。另一边,多个航运相关的自媒体也对弘进轮的困境进行报道。“有20个中国船员被困在舟山,船上已有多人发烧”的消息,很快冲破行业圈,开始被大众知晓。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8月9日,舟山市疾控等部门人员登船为船员进行核酸检测,受访者供图

  8月8日,舟山市疾控防控办发布通告,启动紧急救助程序,当天指定了船代完成弘进轮进口岸程序。当晚8点半,弘进轮起锚前往指定锚地停泊。

  9日上午11点,舟山海关、卫健委、疾控等部门人员登上了弘进轮,对船员进行核酸检测。根据“双采双检”结果,弘进轮上共有16名船员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目前,舟山市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在评估船舶锚泊安全和船员身体状况后,已将11名船员点对点闭环接至定点医疗机构。其余患者将暂留船治疗,待船员管理公司后续换班船员到岗后轮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弘进轮船员名字均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0 13: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