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阿里员工猥亵案”:两个女人的维权路

京港台:2021-9-9 13:24|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 我来说几句


“阿里员工猥亵案”:两个女人的维权路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 马云相关新闻汇总

  9月6日晚,“阿里员工涉嫌强制猥亵案”的男主角王某文重获自由。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检方宣布其“不构成犯罪”,警方对其做出治安拘留15日的处罚决定。

  微博认证账号“王某文妻子”在次日凌晨2点25分发表了开博以来的第五条消息,表达了对不少于五位律师的感谢。她的代表律师表示,王某文已回家。两人商议后,将决定是否申请行政复议。网友对王某文妻子的信任也达到了事件以来的最高点。

  该事件的女主角——控告王某文强制猥亵的阿里员工周某,从全网支援到舆论转向的1个月,始终未正面回应公众疑问。

  一起内部维权事件何以越演越烈呢?凤凰网根据警方通报,以及周某、王某文妻子、第三方报道,略去自说自话的部分,跳过发生在私密空间内——饭桌上、房间内尚未证实的细节(8月10日,济南市公安局曾表示:“该案很多细节都是发生在私密空间,调查有难度。”),梳理出两个女人的维权路。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周某:我的诉求是公司开除他

  王某文入职阿里已有五六年,周某入职刚满一年。阿里员工平时以花名互称,王某文的花名是曲一,周某的花名是新月。

  两人于今年4月因业务调整分到同一组,是阿里巴巴淘鲜达华北区商家运营组同事,向阿甘汇报工作;但王某文偶尔会指派工作给周某。

  7月27日(周二)下午,两人代表淘鲜达出席与济南华联超市的签约仪式。王某文比周某先去济南几天。周某计划周一坐动车前往。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周某的预定行程后来因台风发生了变化,一度曾打算不去济南了。”在两人的微信往来中,王某文不止一次抱怨周某,还对她说:“在大事面前准备不足,都好多天让你提前过来了,最终还是来不了。”周某最后如期而至。

  签约成功后,王某文提出共同庆祝。7月27日晚,阿里方四位代表(三男一女)与华联方代表(三男一女)酒桌联谊。根据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分局通报的调查结果(以下简称“警方通报”),周某饮用白酒约250毫升。晚上10点,宴请结束。

  警方通报称,7月28日上午,周某认为自己可能在醉酒状态下被人侵害,与丈夫通话后于中午报警。“第一次送我回来是两个同事一起,后面其中有个男同事自己单独折返进入我房间,那个时候我已经喝醉了,然后可能发生一些事情。”当时,她的诉求是希望警方协助查看录像,因为酒店方以涉及隐私为由拒绝提供。

  当天下午3点15分,公安机关电话通知王某文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然而,王某文在接受24小时警方问讯时,表示“这一切是周某主动的”。

  8月2日,老公接周某从济南返回杭州后,第一时间到公司反应了这件事。当晚6点半,她向花名为悦尔和阿甘的两位BU级(业务群)领导讲述了整个案件的经过,并给他们看了一些证据。随后,她提出了两点诉求:

  “一,根据公司《员工纪律制度》里一类违规的规定以及第七项的规定,开除曲一,且阿里系公司对其永不录用。二,我的身心健康受到了很大影响,需要休一个长假。”周某希望公司在3日内告知处理结果。

  三天后,公司没有做出开除王某文的决定。周某向领导表示,“不必再打着(为)我名声的借口了,我要的就是公司开除他。”领导表示,在8月6日下班前,一定给她一个处理结果。

  8月4日,周某再次报警称在饭店吃饭时,“因醉酒被人猥亵”。经警方查证,宴请期间,晚上9点29分,“周某因饮酒过度欲呕吐时,张某陪其一起走出包间。周某出包间后一路呕吐至饭店大厅吧台垃圾桶处。随后,返回包间途中张某对周某实施了强制猥亵行为。”

  根据《澎湃新闻》报道,济南华联一员工后对王某文妻子说“张某之前与周某并不认识,那天是两人初次见面。”

  8月6日,周某没等到想要的结果。阿甘和悦尔要求她提供醉酒的视频,并称“真的没办法开除他(王某文)”。两位领导还表示,问题已经汇报给BG层(事业群,仅次于集团)的领导老鼎和丁冬。周某将两人拉入维权群,@了他们,但两人的状态均显示“已读未回”。

  晚餐时段,周某穿着一袭黑色连衣裙出现在了阿里西溪园区A区8号楼一层的员工食堂。从一段内部流出的视频中,能够听到她失控(电视剧)地喊道:“阿里高管强奸女下属……没人管这个事情……”由于周某太过激动,非阿里员工并不能分辨出她口中“P8P9P11”(阿里员工职级,王某文为P7,一般工作三五年可达到。)到底指什么。在其散发的传单上,倒是白底黑字地写明:“阿里高管曲一强奸猥亵女下属,老鼎、丁冬、悦尔、九戎、阿甘知情却不处理,请求公司还我公道!”

  晚上9点45分,周某给公司内部群发布的消息截图(由王某文妻子向《南方周末》提供)显示:“我手上只有少量证据,但是这些已经可以证明他(王某文)违反了公司一类违规里的规定了,我的诉求就是公司开除他,但是公司连停职都没停。”

  8月7日晚6点40分,周某于公司内网上载了一篇7000字的自述长文。该文近4000字着重于讲述其本人在阿里内部维权时遇到的阻力。

  文章开头,周某提到:“被灌醉后,在酒桌上被男商户摸胸(原文是一个熊的表情)、摸腿、摸私处,且被男商户带到其他无人包间进行猥亵;男领导当夜更是带着避孕套四次进入我房间,对我进行侵犯!!!”

  在细数过往经历时,她写道:7月28日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浑身赤裸地躺在酒店床上”。她模糊地记得一些片段,例如“曲x压在我身上一直在亲我摸我……”她还提到王某文先后四次进入周某房间。这在后来的警方通报中得到了证实。

  全文有一处使用了“强奸”二字。在公司做出对王某文不予开除的决定后,周某打了一个比喻:“这就好比一个人被强奸了,去找公司希望做开除处理,结果公司说为了你(电视剧)的名声不开除了,就假装无事发生吧。”

  文章最后,周某表达了“豁出去”的决心:“我现在已经流干了所有的眼泪,再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我会抗争到底!永不屈服!”

  不知是哪位同事将她的长文以PDF格式发到了社交平台上。至此,小范围的维权事件彻底扩大到公共舆论场。后据彭博社消息,阿里巴巴有严格的规定,内网论坛的内容禁止传播。泄漏周某长文的10名员工,已被阿里开除。另有3名员工因在社交平台上发表了不当言论,接受了训斥。

  “猥亵案”全网皆知后,阿里巴巴CEO张勇在内部论坛“阿里味儿”上的发言被截图传播:“该道歉的不仅是HR团队,相关的各级业务主管都有责任,都首先应该为冷漠、为没有及时处理而道歉!国家有法律,公司有规矩,请调查组一方面全力配合警方调查案件,另一方面在公司内部尽快把这件事情和处理的全过程调查清楚,给全体阿里同学和全社会一个交代!”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阿里CEO张勇回应

  王某文妻子:我丈夫有错但无罪

  周某将控诉公司不作为的长文发到内网后,她的所作所为引发了另一个女人的反抗,那便是王某文的妻子。

  王某文妻子最初委托了济南本地的李静律师,但由于案件重大,李律师通过大案刑辩合作计划,于8月13日联系上了中国著名刑辩律师徐昕及其团队。徐律师透露,大概两天后,双方签订了委托合同。

  徐昕团队经过研究,认为王某文无罪,反复向公安和检察机关提交了无罪辩护的意见。徐昕表示:“案件的争议点主要在于周某是否主动。”徐昕全程参与了案件,其透露“以‘助理’身份直接到检察院沟通案情。”

  律师团队正式介入的第8天,也即8月23日,王某文妻子也发布了一篇自述长文。与周某不同的是,她直接发在了微博上。

  在以“王某文妻子”之名发表的《我丈夫有错无罪》(以下简称《我》)一文中,重点提到了酒会散场后,周某与王某文在车内发生的事。

  当时,作为接待方的陈某丽陪王某文将周某送回酒店。“我丈夫和周某坐在后座,陈某丽在副驾驶。路上周某借酒劲搂抱我丈夫,摸他胸、全身甚至下体,并强吻我丈夫,在脖子左侧留下了明显的吻痕(俗称草莓印)。我丈夫明确表示拒绝:‘新月,别这样,别这样’,周某回应‘对不起’。”

  王某文妻子选择相信丈夫,因为她打电话向陈某丽求证过。但根据《南方周末》的报道,陈某丽仅听到了“别这样”“对不起”的声音,并未亲眼见到两人之间发生的行为。

  王某文与妻子相识于大学,互为初恋,交往至今已有15年。她认为丈夫是“被冤枉的”,还提到“周某对外宣称‘豁出去’是因为公司不予处理,但据我所知,周某仅联系HR和上级主管,从未主动、单独联系公司高管。”

  事件发酵后,王某文家里“公公婆婆也不堪遭人白眼,身体每况愈下,婆婆已病倒多日; 8岁的孩子天天哭闹着找爸爸; 我更是连日四处奔波,夜不能寐,体重从102斤骤降至90斤。”

  控诉中,王某文妻子写道:“(周某的文章)导致我丈夫突成‘猥亵犯’,丢了工作,失去了自由!”她还宣称周某的文章是“一部情节几乎全是虚构的‘小说’作品”。

  《我》一文扭转了舆论。支持周某的声音逐渐滑向质疑,甚至侮辱和谩骂。舆论转向后,部分网友揪住周某发的文章,一窝蜂地怪罪她“撒谎”“夸大其词”等。周某最初的诉求已被公众淡忘,阿里的内部调查和处理也被忽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翻转的舆论

  王某文妻子在文中指控周某“利用网络散布谣言,引爆网络舆论,引发了严重的网络暴力、透支了社会对女性的信任与同情,伤害了真正需要被帮助的女性。”

  9月5日,王某文妻子又发表一篇《我丈夫失去自由26天,我在为真相而奔走》短文,再次指控周某“涉嫌诬告陷害、强制猥亵、寻衅滋事……”。“猥亵”和“猥亵犯”,一字之差,却是一般违法行为与刑事犯罪的区别。

  9月6日晚,检方“不构成犯罪”通报发出后,王某文妻子拒绝了多家媒体的采访邀请,仅通过律师团代表回复消息。

  9月7日凌晨1点,王某文重获自由,并于当日晚8点回到家中。是否申请行政复议,夫妻俩要商议后再决定。

  “阿里员工猥亵案”持续了一个月,瓜还没落地。但就阿里内部来说,他们在三个方面做出了反思和行动:开通了专门的举报通道;对性骚扰零容忍,由外部专家和员工代表共同制定《反性骚扰行动准则》;旗帜鲜明地反对丑陋的陪酒文化。”这或许是阿里6000名员工联名支持周某的动因。

  一切似乎都要结束了。然而,9月8日上午10点37分,徐昕律师在“大案关注群”发了条消息:“预告一下,这个案件还有大瓜。”当有人质疑“车上(主动)不代表后续行为的合理性”后,徐律师进一步表示“完全是周(某)主动,证据非常充分。”

  凤凰网就徐律师的“预告”联系到周某的代表律师——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裴杰律师。他表示要与周某商量后,再决定是否回应。

  周某自始至终没有参与炒作。她一直试图借助阿里内部的反性骚扰机制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在司法机关介入案件后,她仅在8月27日委托律师在“河南洛太律师事务所”的公众号和微博(新开)上发布了一则《律师声明》:“个别自媒体以犯罪嫌疑人家属的名义在网络上刻意对被害人周女士污名抹黑,故意传播未经核实的虚假信息,以期干扰办案机关的侦查,该行为违反了媒体人的基本职业伦理和职业纪律,同时给被害人及家人造成了严重的二次伤害。”

  从微博34个点赞数上看,截至9月9日中午12点,该声明并未引起网友关注。

相关专题:马云,强X,维权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9 13: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