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贵州客船侧翻幸存者:船侧倾时有学生大喊“关窗”

京港台:2021-9-20 19:44| 来源:封面新闻 | 我来说几句


贵州客船侧翻幸存者:船侧倾时有学生大喊“关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9月20日,贵州六枝特区牂牁镇鲁戛村。这是村中的一处坡道,坡下的江边是孩子们每周末坐船上学和回家的码头,坡坎上就是高海洋(化名)的家。

  高海洋家门口坐着几名邻居,正在表情严肃地小声议论。高海洋的家人坐在门口干家务活,现场隐隐有一股悲伤的情绪在蔓延。

  今年15岁的高海洋是牂牁镇中学的初三学生,9月18日当天下午4时30分左右,13岁的妹妹高美丽(化名)和他一起踏上了回家的客船。一个多小时后,被救起的高海洋得知:妹妹永远地离开了。

  

  死里逃生:客船侧倾时有学生冷静高喊“关窗别让水漫进来!”

  像往常一样登上船的高海洋,坐在第二层,妹妹和同学们坐在第一层。兄妹俩有时乘坐同一艘客船,有时又分开走,因为放学时间不一样。

  在高海洋的记忆中,客船上只有两个大人,其余全是镇上小学和中学的学生。 “第二天就放假了,我其实还多高兴的。”高海洋坐在凳子上皱着眉头回忆,“那天上了船,江面上风平浪静,也没有下雨。”

  想到这里,高海洋思索了一下,又继续说,“船开了大概有10多分钟,我们在江中央,这时突然下起了大雨,还起了一阵大风。大风很猛,刮得船直摇晃,窗户也直响。”

  船上开始有人慌了起来,高海洋又想了一下,“这时我听到一个学生喊了一声,‘大家不要慌’。”但是,不到一分钟,大风就将客船吹翻了。

  船开始倾斜,冰凉的江水,开始一点一点蔓延进来。船外,呼呼的大风一点不客气地继续猛刮,大颗的雨滴打到人们的脸上。船里船外,一片叫嚷声和惊呼声,夹杂着哭声。

  这时,那个声音又冒出来了:“大家不要慌!”高海洋回忆时,不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的声音,这时他又听到了一个学生的声音:“大家把窗户关上,免得水漫进来!”

  于是,几名学生赶紧将身边的窗户关上。大家穿着救生衣,在关闭了窗户斜倾的客船中焦急地等待。

  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多小时后,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碎响,救援人员的铁锤打破了客船的窗玻璃,将人们救了出去。

  惊魂未定的高海洋左瞧右看,怎么也没有找到妹妹高美丽的身影。“但愿妹妹没事吧!”即便到了晚上,高海洋的心里,一直在祈祷着妹妹平安归来。但他知道,这祈祷有些苍白无力。

  

  中秋团圆饭:奶奶准备了自家猪肉炖土豆过节,父亲不回家与女儿竟成永别

  9月18日下午4时过,高海洋的奶奶吴凤(化名)看了看时间,走进厨房,开始准备为三个孙子孙女准备晚餐。

  自家的猪肉、土豆、白菜,吴凤准备为三个孩子准备猪肉炖土豆、炝炒白菜。第二天,就是中秋节,当晚三个孩子与妈妈还有他们的奶奶准备过一个愉快的节日。

  高海洋曾经问过在上海打工的父亲,父亲说中秋节就不回来了,春节回来团圆。但没想到,就是这一别,父亲与女儿高美丽竟成了永别。

  高美丽从3岁开始就跟着奶奶吴凤一起生活。“她在家里排名老二,出生后不久就跟着我生活,是我一手带大的。”谈到此次事故让她与孙女永别,奶奶数次哽咽。“丽丽从小就很懂事,放假都会帮着家里做农活,也会帮着我带更小的娃娃,陪着我说笑话。”

  “我这两天都非常难过,已经连续两晚睡不着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她父母交代,她是我一手带大的,现在我永远也见不到她了。”

  吴凤眼圈通红,“临近的孩子都是这么上学放学的,我想不通为什么我的丽丽就这么没了。”她很想再去镇上看丽丽一眼,但家人们都不让她去,“我去了会更伤心。”

  在高海洋眼中,妹妹一直很独立,“出事那天她和我打了个招呼,说不和我坐一起,要和同学一起坐。”高海洋说,他没想到这会是妹妹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高海洋、高美丽三兄妹父母这些年一直在外面打工,就是为了让孩子们和奶奶过上更好的生活。去年他们的妈妈回到贵州,开始照顾家里。

  

  

  当事人讲述:船只驾驶员为小学老师家属,每人每学期160元

  高海洋时小学七年级时开始坐船上学的,妹妹高美丽是今年7月才开始坐船上初一的。每个周日,客船从鲁戛村的水上码头出发,接上高海洋们,一路经过2小时左右,到达镇上,沿途不断在别的村搭上小学生和中学生,开到镇上。周五再用同样的方式,把他们送回来。

  娃娃们单边到学校最远要2个小时,才能到达学校。封面新闻记者尝试从镇上一路驱车50余公里赶到鲁戛村,也花了2个小时,如果孩子们集体乘坐车赶到学校,走陆路确实会花更多时间。

  

  

  高海洋说,当天开船的驾驶员为鲁戛小学某老师的妻子,她有两艘船,换着接送学生。“我们从陆路上学太远、太绕。平时也没有固定的车次。”高海洋说,所以临近几个村子的学生都是坐船上学,按学期缴费,每学期160元。

  在高海洋看来,2小时的船程也比陆路方便很多,陆路要翻过几个大山。9月20日下午,封面新闻记者按照导航从镇上出发,沿着水黄公路前往高海洋所在的鲁戛村。50余公里的路程,大多数路段绕山而修,部分道路未硬化,车速较慢。

  回程时,记者在小卖部买了一瓶矿泉水,老板向我们念叨,“娃娃些太可怜了,我们村子里死了7个,有小学也有中学的,邻村也死了几个。哎!希望他们的家人,不要太伤心!”

  9月20日的太阳很温暖,甚至有些刺眼,但这座隐藏在大山脚下的山村,仍然沉浸在悲痛之中。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2: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